第二十二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池鱼被拽的尾巴从尾鳍向上泛着细微的痒意,鱼鳞似乎变得格外敏、感。让他心里都不太对劲起来。

在床上躺着,还能感受到另一个人类的清浅的呼吸,皮肤的热度顺着柔软的被子传递。

池鱼翻身到另一边,背对着项斐。项斐坐在床上,他显得很自在,拿着那本《洛丽塔》正在看。

明明在一起睡了几个晚上,甚至那时的空间更狭小,池鱼不小心乱动的话还会贴到项斐的身上,再被他冷酷无情扒下来,扒不下来就把池鱼拍醒。

啧,还是走吧。

池鱼掀开了被子,露出鱼尾。项斐疑惑地看他。池鱼“啧“了一声,懒洋洋道,“我走了。”

他的心里像是有火在烧一样,现在留下来,不确保会不会直接和项斐打一架。打架事小,万一不小心把脆弱的人类打死了就不好了。

项斐云淡风轻翻开另外一页,雪白的书页衬出他英俊的侧脸,他低下头看着书页,对池鱼的离开毫不意外。

“欢迎下次光临。”他淡淡道。

池鱼怀疑项斐就是故意气他的。

趁着夜色跳入大海,溅起微小的水花。

项斐走到窗前,他的目光凝在窗户上,似乎还能透过干净的窗户看见之前的手掌印。 “阿贝卡”号还在缓慢行驶,海浪拍打的声音还有烈烈的海风吹拂,什么也听不见。他拉上了窗帘,那盏明亮的小人鱼台灯被主人按灭。房间陷入黑暗。

他回到了床上。

一夜好眠。

池鱼第二天在贝壳里醒来。

洁白的贝壳里,有几枚深蓝色的鳞片格外显眼。在深海里闪着熠熠的光。

池鱼把鳞片拢在手心里,他感觉自己的成年期快要到了,确切时间不明,但这些鳞片在他沉睡的几百年中只掉了几片,但仅仅昨天的一个晚上,就掉了不少。

他看了一下自己的鱼尾,鳞片细密光滑,看不出来哪里秃。

听说人类掉头发也是这样的,一开始一点一点的掉,一次几根十几根。在你察觉不到,没有丝毫防备以为是正常的时候,积少成多,一下子就秃了。

人类的头发尚可以挽救,戴假发套掩饰自己秃发的事实。可池鱼的尾巴该怎么办呢,如果鳞片掉光了,没有鳞片光秃秃,他在求偶中什么优势也没有了。

池鱼的动作一僵,他怎么又想到求偶的事情了。

成年期着实害鱼不浅。

可是在池鱼的记忆里,未成年人鱼向成年人鱼的过渡,虽然会掉鳞片,但是也不会很多。这些鳞片只是让人鱼知道,你即将度过幼年期,变成更加强大,更加美丽的人鱼。

他看着自己掌心的几片鳞片有些发愁,不知道这算不算多。

为了不让自己的鱼尾巴变成光秃秃,池鱼要去一个他不太想去的地方查一查资料。

那种“不太想去”的感觉和在前往暮色岛的“不太想去”不一样,池鱼一看见暮色岛他的鼻腔仿佛就会闻到腐臭的味道,想到累累的白骨,暮色之海所有死亡的人类的尸体都堆砌在暮色岛上,让他打心里厌恶。

而第一个“不太想去”,是他偶尔回忆时就会从心里涌上浓重的哀伤,不仅是属于池鱼的情绪,而是所有人鱼共同的情绪。

——人鱼的宫殿。

池鱼在往更深处游去。

他经过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海洋生物,丑鱼不见所踪,不知道去哪里觅食,小章鱼亲亲密密在池鱼的身后跟着。

它睁大了好奇的眼睛,不知道要去哪里,但还是紧紧地跟在池鱼的身后。

但随着越来越深入,深海的压力不断施加在它的身上,在经过了一个比它大的很多倍的怪物后,小章鱼只能委屈地勾了勾池鱼的手臂。

池鱼停下来摸了摸它的脑袋。

它的触手贴上池鱼的手臂,柔软的像是在撒娇一样。

然后再把他往前推了推,像是在说,我只能陪你到这里了。

它游走了。

池鱼继续向前,小章鱼不在,属于人鱼的气势放开,本来蠢蠢欲动的怪物一下子老实了,躲在暗处,睁大了猩红的眼眶。

他远远到不了该到的地方。

还有一段距离,池鱼在估算时间。

鱼尾摇晃,随着水波向前游动,离目的地越近,池鱼的速度就越慢。他穿过层层荡漾的水波,池鱼眯了眯眼,面前的亮光照亮了一片的海域。

面前的区域丝毫看不出来是在暮色之海的最深处,它的海水蔚蓝,水质透明,绿色的水草在慢慢摇晃,还有各色的珊瑚,手掌大的小鱼在其中穿梭。

看见池鱼来了也丝毫不慌,还会凑上去吐个泡泡表示自己的亲昵。

再抬眼看过去,是一座巨大的、安静的宫殿。

如果项斐可以看见这座宫殿,他一定能明白山洞里场景是仿制这里的。

池鱼到达的水域好像和旁边的区域有薄薄的隔膜,而洒遍海域的柔和的亮光则是来自头顶的一轮“月亮”。

和山洞中的“月亮”如出一辙的散发着光芒,宫殿是莹白色如玉一样,在宫殿的门口有一尊人鱼的雕像。

人鱼手托举巨大的明珠,冷玉一样的皮肤没有丝毫违和感,从腰身向下是巨大的鱼尾,深蓝色的鱼尾不显妖异更添两分神圣,鱼尾落在巨大的云母贝壳里,一头淡银色的头发垂落,如果不是他闭上了眼睛没有动的话,看起来和有生命的人鱼无异。

池鱼从白玉铺砌的正门进去,这里如果被发现,绝对是探险家的天堂。

珍珠玉石遍地都是,不知名的宝石散落着耀眼的光芒,宫殿的内部是一个巨大的环形结构。有一棵用红色宝石做成的树木,枝桠挂着铃铛,池鱼游过时还在铛铛作响,发出清脆的声响。

宫殿大的不像话,无数的珍宝不要钱的摆在地上,他没有看一眼。池鱼没有向上游,他穿过宫殿的草地,轻轻拍动了一个地方,随着轰隆隆的声音,宫殿的地砖缓缓下落,露出一条通道。

里面是人鱼的宝库。

两边是柔和的夜明珠,道路上还有一个破旧的拨浪鼓,池鱼捡起来之后发现上面还有一个牙印。

是某个幼年的人鱼咬的,牙齿很锋利,拨浪鼓的鼓面还凹进去一小块。

还有什么人鱼吃剩下的鱼骨头,人鱼出生的一百年纪念品,人鱼的日记……只要是人鱼们觉得有价值的东西,纷纷扔进了这里。

在别人眼里,这是垃圾堆,和外面的珍宝没有任何可比性。但在人鱼的眼中,这是无价之宝。

池鱼慢慢向里面游走,豁然开朗之后是一块石壁,全是关于人鱼的记载。

他按照记忆轻车熟路地找到人鱼的过渡期记载,一行一行的寻找可以和自己相吻合的症状。

【人鱼从幼年期到达成年期,需要漫长的数百年时光……】

【如果没有提前找好伴侣,便需要海神之泪的帮助……随着人鱼的生长,人鱼的鳞片是层层进化的,当你的鳞片大规模脱落,注意,对于人鱼来说,一下子掉落三个以上就是大规模脱落。】

池鱼想到自己掉落在贝壳上的五六七八片鳞片,陷入了沉默。

他继续往下看。

【如果你的鳞片在脱落,恭喜你,这是即将步入成年期的标志之一,你的身体正在发出求偶信号。】

池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