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如池鱼预料的那样,士兵一夜未归。

他半夜的时候发现项斐从一边起身走了出去,几乎没有声音,要不是池鱼没有睡觉,还不会发现。

池鱼掀开帐篷的一角,发现项斐在离帐篷不远的地方,只有一个身影。他的右手指尖还有处还有一根亮着的红点。

是烟。

但是项斐没有抽,他在石头上坐着,那个穿着军装的身影隐在黑夜中。

池鱼把帐篷放下,他窝回了原来的被子。

陷在柔软的枕头里,头发被压在脑后,池鱼盯着帐篷上方,他想,今晚的烤鱼很好吃。

手掌搭在被子上,他的胳膊露出,池鱼侧了侧身,闭上了眼睛。

至于项斐几点回来的,或许他在外面坐了一夜,谁知道呢。

第二天一早池鱼听见了几个激动的声音喊道,“少将!”

“少将!”

“我们回来了!”

还有一个声音冷冷淡淡地应道:“回来了就好。”

今早是项斐做饭,几个士兵围在他的身边,黎克望了望四周,“少将,人鱼还没有出来吗?”

“你找他干什么?”项斐抬眼望他。

“没有。”黎克挠了挠头,不经意露出的手掌光滑平整。他笑道,“我就是问问,对他有点好奇,毕竟和我们不一样的生物……”

他的话暂停在项斐冷淡地看向他的目光中,黎克不敢说话了。

他像个鹌鹑似的缩在原地,嘴唇抖动了几下,“少、少将?”

“好奇心害死猫,几天后我们就该回去,别对未知的东西抱有太大的好奇心。”项斐把罐头拉开,清脆的“咔”的一声让黎克的心颤了颤,呼吸不由得急促,鼻翼微翕。

他瞥了一眼黎克,黎克似乎过分紧张,在项斐看过来时低了低头,手中拿的树枝在地上画着花,“你想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吗?”

“知道了,少将。”黎克应道,他的指甲深深地掐着树枝。

项斐把手中的食物放下,黎克的话恰好提醒他,池鱼该出来了。

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传来,池鱼的耳鳍动了动,这个脚步声一听就是项斐的,只有他的脚步声是这样。

规律地被精准测量过一样。

帐篷掀开一角,黑发黑眸的男人进来,他对池鱼道,“醒了就出来吃饭吧。”

池鱼自觉地把被子推到一边,伸出双臂。

他现在可不是暮色之海的霸主,也不是以一敌几的战斗狂,他只是一条平平无奇的需要人抱的小人鱼。

项斐的眼里似乎闪过一丝无奈,他想要说什么,但是还是低下身把池鱼抱起来。

今天天气不好,池鱼能闻见潮湿的海风从远处刮过来,早上的太阳还没有出来,估计一天都不会出来了。

项斐把烤鱼递给他,没想到池鱼看了一眼,然后道,“我想吃罐头。”

项斐冷酷无情:“没有罐头。”

池鱼:“你当我是傻子吗?”

“不是当,就是。”项斐说。

“你好坏哦。”池鱼的脸凑到他的面前,眼睛眨了眨,继而垂下,浓密的睫毛在眼底凑成一排扇子,“我只是想吃一口罐头,你为什么要这么凶……”

最后的尾音简直要被池鱼拉成丝了。

项斐的脸一僵,他蹙着眉,“你……好好说话。”今天的池鱼像是打开了奇怪的开关,怎么让他感觉那么诡异?

他的上半身不禁往后靠,离池鱼远一些。

池鱼的目标达到,没理他,手一勾把在项斐身旁开好的罐头拿过来。

项斐不理解池鱼刚才的行为,并且还表现出了一定程度的嫌弃。

其实池鱼就是趁着自己现在还在扮演一个受伤的寄人篱下的人鱼,好好的玩弄项斐一把。同样的,池鱼也不太理解项斐,之前那么冷冰冰,怎么今天还和他拌嘴了?

变幼稚了,是因为心情好,那几个人回来了?

啧,回来的还不一定是人是鬼。池鱼冷冷地想,他一眼扫过去,原本在悄悄看他的三个人一下子转移了视线。

他们的喉结动了动,不明显的口水吞咽声在三个人之间响起。

好香……好香……

黎克大口吃了一口饭,“今天的罐头真好吃。”他夸奖道。

清脆的碰撞声响让池鱼回神,是项斐往罐头里放了一个勺子,勺柄碰到了罐头的边缘。

项斐言简意赅,“吃饭。”

“哦。”池鱼拿着勺子在罐头里搅了搅,“这是什么肉?”

不像猪肉。

“牛肉。”项斐弯着腿坐在他旁边,他的手里还拿着刚才给池鱼烤鱼,只能自己吃。

池鱼没说话了,今天项斐的耐心不好,他可不想挑战他。

黎克和其他的两个人已经吃完饭,他们脸上还带着一些疲惫。

池鱼一下又一下舀着罐头,尽管回来的士兵在极力掩饰,但是眼里仍然掩饰不住对池鱼的渴望。

他不知道他们在“根”那里经历了什么,池鱼又吃了一口罐头,眼睛满足地眯起,人类的食物果然好吃。

但是可以猜到,无非是“根”没有吃掉他们,让这三个人变成肥料,而是污染了他们。现在的黎克,还有剩下两个人,看着神志清醒,其实已经变成怪物了。

项斐知道吗?池鱼想。

远方染上一层云翳,乌云渐渐汇集,项斐不设防的后颈在池鱼的面前。他正对着几个士兵,身形利落瘦削,颔首道,“说说你们昨天晚上遇到了什么吧,怎么今天早上才来。”

黎克的眼里闪过一丝恐惧,他现在的神情不似作假,旁边的人见状,向前道,“少将,我先说吧。”

他叫任毅,脸上伤痕还没有消退的就是他。

“昨天我们没有办法,进了左边的通道。一开始什么都没有发生,连那些蛇也不见了,但是通道里没有灯,一片漆黑,回去的路被堵死,我们只能向前走。”

任毅的腿在滚进通道的时候受伤了,被两个队友架着向前走,一直向前走,穿过长长的通道,打的手电筒只能照亮前方一两米的道路,这条路长的让任毅心生绝望。

他的手指不受控制的抖动,“我们不记得自己走了多久,只记得快筋疲力尽的时候,出现了……”

当任毅的心情越来越低沉,以为面前的路是死路时,突然闻到了一股很浓烈的香气。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黎克的眼睛慢慢变得通红,他细细嗅着空中的香气,好香,好香……

这股香气从他们的鼻腔直往脑子里钻,尽管任毅和剩下的两个人第一时间戒备并捂住了口鼻,但浓烈的香气像是无处不在一样,熏的他们直发晕。

然后真的晕了,像软泥一样瘫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也就是说,你们不知道昨天是怎么出来的。”项斐道,他冷厉的眉眼如同晨雾,掩盖住重重思绪。

“我们奇怪的就是这个,明明山洞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但是第二天醒来时我们就在回营地的路上。”

三个人面面相觑,惊起一身冷汗,身后的山洞像是一个巨大的口子,盛满了未知的恐惧,他连忙和剩下的队友回来了。

项斐点点头,他又望向发呆的黎克,“你也不知道吗?”

黎克愣了一下,他挠了挠头苦笑道,“昨天我和他们是一样的情况,昏迷之后什么都不记得了。”

假的。池鱼在项斐的身后无声道。

黎克是感染程度是最深的,他会受到“根”的引诱然后深入,谁都有可能昏迷,但是黎克不会。

他淡银色的眼瞳让黎克回避似的往地面上看去,额头上浸出些冷汗,转移话题,“少将,那里太诡异了。”

“确实很诡异。”项斐点了点头,也不知道认同没有。

正好和池鱼他转头的时候,和池鱼的目光对上,池鱼的眼睛眨了眨,听见项斐问,“他们的情况是正常的吗?”

池鱼故意摇了摇头,他看见黎克的手悄悄捏紧了衣袖,一眨不眨地看向他,青筋鼓起。

心中的恶趣味得到满足,池鱼勾起唇角,又道,“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可能。”

黎克松了一口气。

“哦,对了,少将。”任毅开口道,“今天要不要再去暮色岛的腹地探查一下情况?”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哀伤,“如果可以的话,回来的路上能再去洞穴看看吗?”

任毅的声音渐渐低下去,“我想去看看薛川的尸体,能不能……留下点东西。”

任毅和薛川的关系很好,项斐知道,他本来也打算今天去给薛川收尸,“如果山洞里的那些东西没醒的话就进去看看。”

暮色岛深处的树林里突然有几声鸟叫传到这里,先是高昂,又猛地一停,再接着像被扼住了喉咙从气管里发出的声音,极为凄厉,最后什么都没有了。

所有人都听见了这个声音,项斐目光沉沉地看向树林。

池鱼抬头望天,暮色岛的天空除了云翳什么都没有,没有一只鸟飞过的痕迹。

或许之前是有的,但是都死了。

暮色岛的鸟还能剩几只?

他面前的这些人,还有船上的人,恐怕都要像这些鸟一样葬身在这些地方了。

不多时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雨水冲刷在地上,山林笼罩在阴郁的雨丝中,像是披上了一层黑布,远远地望去给所有人的心中笼上了一层不好的预感,沉甸甸的压在心里。

留给项斐的时间不多了,他决定再带两个人去暮色岛的腹地探一探。

“你待在这里。”项斐抬起手,顿了下,对池鱼道。

池鱼的眼里闪过一丝迷惑,他警觉地把身子往后躲了躲,耳鳍尖尖,“你刚才想干什么?”

“没什么。”项斐收回手。

黎克主动请缨,留下来照顾池鱼。

项斐深深地望了他一眼,可有可无地同意了。

“那就你们两个,休息一会,和我一起再去一次腹地。”项斐的身形挺拔峻峭,像是悬崖的松柏。

他对池鱼道,“你好好在这,别乱动。”

他的声音仿佛山巅上飘下的一粒雪,降落在池鱼的心里。

池鱼应下来,他乖巧地点头。柔弱的人鱼能去哪?

池·戏精·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