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项斐走到池鱼的面前,他弯下身把池鱼从水池中抱出来,鱼尾上还有身上的水迹沾到项斐的身上,把他的衣服弄湿,浸出一块又一块深色的水迹。

池鱼和雕像对视,他的先祖在静静地看向他,他微笑的嘴唇,还有那被明珠映照的眼睛,似乎带着神性一样。

池鱼和雕像对视了几秒,无言地撇过头去。

项斐打量的目光从人鱼雕像扫到大厅上空悬着的明月旁,然后问池鱼,“水里有什么不对劲吗?”

“没有。”池鱼的尾巴气馁地扫了扫,他说,“水池的水通外面的海域,里面什么都没有。”包括海神之泪。

“那就走吧。”项斐淡淡道,“这里没什么好看的。”

既然项斐没问池鱼刚才在干什么,池鱼也没说,他心中的疑惑缠成一团,找不出那根开头的线,自然也理不清。

不应该,池鱼想。

项斐还在抱着他向前走,他们走出了那个巨大的大厅,面前和他们来时一样,是一个长长的望不见头的甬道,他的每一步都刚刚好,落下的每一步都有一盏前方的烛火亮起,照亮前方的黑暗。

但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的池鱼并没有发现。

暮色岛上只有两个地点有可能会有海神之泪,一个是刚才的大厅,他的先祖曾经居住的地方,这是可能性最大的,但是池鱼在水池里捞了一圈,除了水还是水,连个海神之泪的影子都没看到。

池鱼可以感应到,在他醒来后,海神之泪就在他的身边,在这片海域,可哪里都找不到。

对于明天的腹地,他不抱希望。

出来后才发现他们在山洞里耗了太长时间。

一轮弯月悬在天上,和他们在山洞里看见的一样。

项斐摸出表看了一眼时间,又把表盖扣上,池鱼在一闪间看见了项斐怀表上的一张泛着黄色的照片,然后他听见项斐道,“我们需要尽快回到营地。”

“那些士兵?”池鱼问。

他倒不是担心那几个人,毕竟深入了暮色岛的“根”,无非是三种结果。

一种是他们怎么去怎么回来,一种是全部死亡成为“根”的肥料,还有最差的结果是三个人全部感染,受到“根”的蛊惑变成怪物回到营地。

他只是想看看结果什么样,“根”会怎么办。

项斐垂眸看向他,“你知道左边通道的出口在哪吗?”

池鱼沉默,左边的通道他没有记忆。

项斐说,“走吧,回营地。”

开辟出的小道,在杂草间投出月亮照下的影子。

池鱼问:“你不担心他们吗?”

“担心没有用。”项斐道,他的眼睛在此刻让池鱼有些琢磨不透,或者说,项斐这个人类大多数时候的想法,池鱼总是观察不到。

他沉默时,更像一尊雕像。

“在进入这片海域的时候,所有人都做好有来无回的打算了。”说到底,不过是所有人的性命为皇帝的私欲买单。

“你不怕死?”池鱼问。

“怕。”项斐言简意赅吐出一个字,便不说话了。

池鱼怀疑他在骗自己,项斐的脸在月光下显得格外冰冷,他不说话时就是这样的神色。

要是怕怎么会来暮色之海?

项斐不像是会对宝物有贪婪之心的人。

一路无言,到达营地时果然没有一个士兵在营地。

池鱼的目光看向项斐身后,他们来时的那条路。士兵今晚还没有回来,估计是凶多吉少。

项斐呢?他的头转回来,发现项斐只是淡淡看了一眼,似乎对此早有预料。他把池鱼放在一边,先点燃了篝火,池鱼离火光很远,湿润的海风吹过来,项斐已经回帐篷里换了一身衣服。

他把衣服搭在一边问池鱼,“想吃什么?”

“吃鱼。”池鱼道。

项斐已经可以理解他的“吃鱼”。早上的水桶里还游着几条鱼,项斐把袖子挽起来,利落地抓住一条最肥美的鱼,开刀去内脏,顺着鱼骨划开,没有划到鱼肚。

池鱼看见项斐的步骤,他正冲洗,好奇地问,“为什么不划鱼肚?”

项斐沉默了一下,道,“好烤。”

“噢。”池鱼继续看着他做。

项斐的动作很熟练,三两下处理好,又拿竹签串好,坐在篝火旁,一边撒着调料一边烤。

火光化出他冷冽的眉眼,烤鱼慢慢散发的香气飘到池鱼这里。

他的手里拿着项斐的手机,里面的软件很简单,通讯录,信息,照相机……

有一个游戏叫俄罗斯方块,池鱼玩了几关,又点进记录,发现项斐是记录的最高保持者。

他疑惑地点开一连串的记录,发现项斐的记录都是在几年前,并且成绩参差不齐,有很低的分数,还有很高的,好几次是最高分。

池鱼的手指灵活地按动,点进游戏,几点钟后页面出现了一个“game over”,顺便爆出了一串烟花。

页面设计的很简陋,但是分数实打实的,突破了项斐这次的记录。

池鱼的嘴角翘了翘,他退出。小手指不小心碰到照相机,手机一下子开启了夜景模式,前置的灯照的池鱼一晃,他点了关闭。本来在下面的信息页面也被池鱼点开了,有一条消息。

未读消息。

【项斐少将,留给你的时间不多,希望你可以完成我的夙愿,期待你的归来。另,我在古籍中查到,长生不老的宝物似乎和暮色之海传说中的生物有关,资料不明,希望你自行判断。】

时间是在几天前发送的,或许今天项斐的手机不小心有了信号,让这条消息被接收。

没有署名。

军官还在烤鱼,池鱼的手指动了动,把这条信息删除,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在项斐的手机中彻底消失。

他勾起唇角笑了笑,继续点开俄罗斯方块,挥霍项斐不多的电量。

项斐的鱼烤好了,香气越来越浓郁。他走到池鱼的面前递给他,“吃吧,没有带太多调料,可能会有些腥。”

话刚说出口项斐看见池鱼的鱼尾,他心中闪过一阵荒谬,刚才居然真的把池鱼当成人类了。

今天和项斐在一起的池鱼表现得太像一个柔弱的人类,让他都不由得有些错乱。

池鱼接过项斐的鱼,顾不得刚刚烤完温度还没有下去,满足地咬了一口,鱼肉的香气在嘴里蔓延,下一秒他的舌头一痛。

池鱼瞪大了眼睛,鱼肉像烙铁一样,最初的香气散去后,在嘴里烫的他生疼。

但人鱼的面子不能丢,他还是硬生生咽下去。

项斐的眉眼上挑,露出了今天晚上唯一的一个微笑。

“感谢你对我厨艺的肯定,如此捧场的顾客我第一次见到。”

池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