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身后满地是猴子的尸体,他们开辟出一条长长的道路,能看出来近些年没有人类来过这里,杂草横生,树木茂盛,夏日里树林里最不缺的就是蝉鸣,但在他们行走的这一条路上,除了沙沙的脚步声,什么声音都没有。

项斐面无表情地抱着池鱼跨过又一只死因不明的鸟类,虽然说他们途经的大坑才是鸟类尸体的聚集地,但这里死去的数量也不少。

项斐无意去探究更多小岛上的秘密,他知道一切有古怪,解开暮色岛的秘密或许就可以知道为什么暮色之海是“阿贝卡禁区”的原因,但他的任务是寻找长生不死的的宝物,不是这些。

池鱼的脸色有些苍白,他恹恹地耷拉着眼皮,项斐抱着他一走动,暮色岛散发的臭味会更明显,往他鼻腔里钻,人鱼的嗅觉敏锐,池鱼要被熏晕了。

好像在垃圾堆里呆了三天三夜还没有洗澡一样,池鱼抬起胳膊,嫌恶地闻了闻,自己都要被熏臭了。

他的手指往一个方向指了指,那里再往前走确实是项斐要到达的腹地,不过在到达腹地之前,他们要经过一个山洞。

池鱼要找的地方有两处,一处和项斐目的相同,是暮色岛的腹地,还有一处就是这个山洞了。

要是这两个地方没有,池鱼可能真的找不到海神之泪了。

海神之泪会在山洞里面吗?

项斐停住脚步,他的面前是被层层藤蔓遮掩的一个洞口,洞口黢黑,没有任何的光线从里面透出来,藤蔓有的发黄枯死,有的还是新鲜的艳绿,一层层遮盖住洞口,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黎克问道:“少将,我们要进去看看吗?”他踯躅在洞口旁边,有些犹豫。黑森的洞口,还有墨绿的藤蔓,反射在黎克的脸上,呈现出一种类似于蜥蜴的皮肤的颜色,以至于其他的士兵忽略掉他眼里的一丝猩红。

身后的一个士兵,在此刻和黎克的动作出奇的一致,他们同时嗅了嗅空气中的香气,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洞口幽静,在这片树林里怎么看怎么诡异,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

“先进去看看。”项斐眼里闪过一丝思索,还是决定先进去看看。

他率先抱着人鱼进去,池鱼闭上了眼睛,他贴在项斐的胸口,能过滤一点臭气是一点,下次再也不来暮色岛了。

项斐的手护在池鱼的后背,轻轻拍了拍,安抚的意味很重。

他低声道,“再忍一会,我们很快就要回去了。”

项斐以为池鱼是离开海里的时间太长,才会这样,池鱼也没有解释,他应了一声,抬起头,下巴垫着项斐的左肩,对他道,“进去之后……不、不要打开手电筒。”

项斐不知道原因,但介于池鱼的语气很郑重,他还是示意身后的士兵不要打开手电筒,拿好武器进去。

黑色军刀把藤蔓拨弄到另一边,露出一个仅容一人进去的缝隙,项斐刻意收敛了脚步声,他抱着池鱼低头钻进这个入口相对矮小的洞穴。

藤蔓正好有一株垂落在池鱼的脸颊旁,他的手掌悄悄冒出两个尖锐的指甲,把藤蔓的一节掐断,浸出的绯红色汁水浸到池鱼的手心,池鱼没有在意,他确认了心中的猜测,随意把藤蔓的指节扔掉。

藤蔓也是吸足了“血”的,幸亏他们来的时间不算晚,现在藤蔓还没有生出自主意识,不会攻击。要是不把腹地的东西毁掉,这里很快就会变成怪物的天堂了。

池鱼眼里的思绪不明,他在想要不要彻底以绝后患,反正都来到了暮色岛,不如干脆把这些异化的东西毁掉。

士兵没有开手电筒,前脚刚踏进眼前就陷入了黑暗,一进去温度骤降,仿佛上面压了一层冰块,比外面的温度低了十度以上。

很明显的可以感受到内里的空间比外面的空旷不少,好像从一个拥挤狭隘的小房子来到一个空旷的舞会大厅,还是开了空调的。

池鱼感受到一些舒适,这个洞穴是池鱼的先祖设计的,很符合人鱼的习惯。很可惜的是,随着上千年前人鱼数量的骤减,到只剩池鱼这一只独苗苗,在此期间,再也没有人鱼登岛。

他的尾巴不自觉动了一下,紧接着被一只手轻拍回去,那只手放在池鱼的鳞片上,不小心指尖划过两片鳞片,池鱼的尾巴一僵,然后像是被电到一样猛地弹起来。

那只手又拍了拍池鱼的鳞片,项斐低沉的声音闷在胸腔,在空旷的山洞里似有回音,“别乱动,我抱不住你。”

池鱼勾起嘴角笑了笑,他凑近了项斐的耳边,呵出的热气引得青年微微往一边侧了侧头,却不知这更方便了池鱼的动作。

他的左手搭上了项斐的肩膀,手指仿佛不经意往下滑,碰到人类突出的脊骨,蜻蜓点水般点了点,往往最漫不经心的触碰越能引起对方的感觉。

仗着黑暗,他靠近了项斐,殷红的嘴唇勾起,银发冰凉有一缕随着池鱼的动作似乎钻进了项斐的衣领,项斐的心不自觉紧了紧。

池鱼的嘴唇离项斐的耳边很近,只差一毫米的距离就可以贴上去,但是他偏偏没有动。

他拉长了声调,声音有些沙哑,还有些低,带着一些笑意,“知道了,我的……长官……”

他们的气氛不对劲,项斐的手还覆盖在人鱼的鳞片上,可能只有通过这些鳞片的凉意才能缓解一下自己脸上升腾的热意。

项斐面上毫无异色,“知道就行。”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士兵的声音,他抖着身子,不敢乱动。

“少……少将,我好像踩到什么东西了……”士兵心中惊慌。

项斐不用猜他踩到的是什么东西,因为在他回头时,看见了在地上亮起的一双幽绿色的竖瞳。

——一双独属于蛇类的眼睛。

蛇尾被士兵踩着,它高高地立起身子,蛇信子嘶嘶的声音响起,士兵不敢动弹。

项斐蓦地抬头往上方他的头顶望去,一双双眼睛在慢慢亮起,在幽暗的山洞里,像是绿色的萤火一样。

不过萤火可没有那么大,那么密集。

它们的竖瞳盯住了在下面的一行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