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停下来原地休整了一会,项斐把水杯中的水一饮而尽。

杯壁上映出项斐沉静内敛的侧脸,这次出来,他的背包中带的最多的就是水,害怕池鱼这个“向导”缺水。

不光是黎克,项斐的心里也有担忧,怕池鱼晒成人鱼干……

幸亏到现在还没有出现这个迹象。

池鱼的长发散落在项斐的胸前,他的耳鳍清晰地听见军官一声又一声的心跳,和昨天的心脏跳动声不太一样,今天的很有规律。

池鱼知道在其他人眼中,自己就是一个娇生惯养的人鱼,随时随地都要让项斐抱着,但是不得不说……

真的很舒服啊。

他在心里暗自可惜,项斐怎么是一个人类呢。

人类不能在大海里生存,寿命又那么短……

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瓶水,瓶盖被扭开,项斐望向他道,“再喝一点吧。”

池鱼的尾巴在项斐的腿上,项斐感受着冰冰凉凉的温度,透过一层薄薄的布料和他的大腿相贴。

等池鱼喝完,项斐把池鱼放置在旁边突起的石头上。

鱼尾摩挲着粗糙不光滑的表面,池鱼把鱼尾盘起了一些,细碎阳光透过树叶间隙撒下来,项斐的头顶聚了一层灿烂的光圈。

黎克盯着池鱼的鱼尾,轻轻地咽了一口口水,他的手掌发痒,心中也痒痒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觉得很饿……

明明早上吃过饭了,黎克回过神,他又咽了一口口水,控制住自己的目光不落在池鱼的身上。

池鱼感受到了前方的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不止是黎克,还有一个人。在之前探险时的被划伤的痕迹印在脸颊,过了一天时间,微微发红,他忍不住挠了挠脸颊,目光发红地盯着池鱼。

池鱼不再多看,他收回目光,又落在了项斐身上。

项斐正半蹲着,他的手上带了一层白色手套,轻轻拿起一只猴子的尸体,观察着它的部位。

猴子的毛发旺盛,摸上去不像是正常猴子的毛发,有一些僵硬,触感和仙人掌的刺有些相似。手掌利爪尖锐,

猴子的头部被一木仓爆头,血液的混合十分恶心,缓慢地滴落在地上混合深色的泥土融为一体。但项斐丝毫不嫌,他若有所思地把猴子的嘴巴张开。

嘴巴的牙齿泛黄,牙龈上染了一层红色,和之前项斐碰过的鸟喙处的颜色一样,他的手套摸上去,很快被浸了一层绯红色。牙缝处有肉丝,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肉,黏连在猴子的牙齿里,有可能是动物,也有可能是……人类。

黎克为了转移注意力跑到项斐的旁边,他开口道,“少将,我有一个猜想。”

他挠了挠手上的伤痕,明明敷了药了还是没有好,好像还开始腐烂了,真是怪事。

可能是天太热了吧,黎克安慰自己。

“什么?”项斐也猜到了黎克要说什么,他把手中的猴子放在地上,慢条斯理地把手套摘下,搭在一边。

“少将,你没有发现这些猴子和我们一开始遇见的鬼面鱼很像吗?”黎克大着胆子提出来。

他打了一个寒战,鬼面鱼的鱼脸上厚重的嘴唇咧得很大,眼里时常闪烁着对血肉的渴望,但他们的下半身,如果把这些鬼面鱼的鱼脸挡住,他们的下半身简直是一模一样的。

可是又怎么可能呢?一个是海底的生物……一个是陆地上的,并且只有下半身一样。

“是凑巧吧……”

其他的士兵也想到了,他们的眼里蕴含着一丝丝的恐惧,本以为自己从帝国来到暮色之海只是一部探险片,没想到现在反而变成了一部蕴含着血腥暴力和死亡,各种诡异事件的惊悚片。

黎克又挠了挠自己的手背,奇了怪了,怎么会那么痒。

项斐没有回答,他在思考什么,神色不明,又去了另外一边观察死去的猴子。

池鱼听见了他们的话,微微垂下了眼帘。

他们的猜想不能说百分之百对,但是也不错。

那些鬼面鱼就是由刚刚袭击的猴子变成的。

这不是异化,对于这些猴子来说,是“进化。”

池鱼在心里微微嘲讽,他勾起唇角,多么讽刺。

在项斐之前,有一船人被鬼面鱼吃的一干二净,连渣都不剩。若不是池鱼遇上了他们的船只,恐怕还不知道鬼面鱼对人肉的渴望远胜几百年前,它们的数量更多,也更加凶残。

不管如何,路还是要继续走的,就算心中怀揣恐惧,士兵抬头看看在前面的项斐,逐渐坚定下来,还有少将呢。

他们对项斐的信任远远超出对其他人的信任,所有的阿贝卡帝国公民都如此相信项斐。

项斐,一直是阿贝卡帝国最锋利的剑。

项斐把东西装好,池鱼这次还没有伸手,项斐主动把他抱起来。

池鱼的手掌触碰到项斐的胳膊,不由得往下按了按,项斐的小臂好硬,怪不得那么有力气。

项斐神色没有变化,他低下头时轻巧地扫过池鱼近乎淡漠的眼瞳。

项斐突然想到之前来暮色之海的浅水区,也就是安全区时遇见的渔民和女儿的对话。

“你别想了,“渔民戴着大大的草帽,在离岸边有一段距离的船上,对他的女儿嗓笑了一声,以表示她话语的天真,“爸爸活了那么多年,不对。”

他手里拿着蒲扇一下下扇着风,缓解夏天的燥热,另一只手不知什么时候找了一个小石子,渔民换了一个更贴切的比喻,“帝国建立那么多年,就从来没见过有成功穿过去的。”

石子往下一扔,投出片片涟漪,他打了一个颤,“听爸爸的话,别胡思乱想,这片海域是会吃人的。”

这么多年,他也只敢在外面的海域捕猎,捕获的鱼类就足以养活一家人,对于暮色之海深处的秘密,他惜命的很,一点也不想探究。

渔民几十年见过不知多少为了“揭秘暮色之海秘密”探寻人类极限”等等理由不知畏惧往里面钻的人,统统不见踪影。

“好吧。”女儿不知道听没听进去,百无聊赖地应了一声,举起手机拍了一张照片。

“咔嚓一一”定格。

深蓝色的大海,海面平静不起波澜,天空蔚蓝,飘荡着朵朵轻烟似的白云,再加上灿烂的阳光,和其他地方的大海看起来没有任何区别。

她熟练地把照片上传,发到社交网络上,并写道:真不知道暮色之海有什么

很快有人回复:【有怪物,会吃人。】

【有暗礁】

【有风暴】

有一个开玩笑的评论淹没在里面,毫不起眼。

--【有人鱼,说不准还肤白貌美】

女儿轻轻打趣,她看见了那条社交网站上的评论,于是对父亲道,“爸爸,你万一惊到人鱼怎么办?”

“胡说,哪有人鱼?”渔民被她到女儿气得吹胡子瞪眼,被女儿的幻想打败,怎么这么会胡思乱想。

“哎呀万一是真的呢……”女儿嘟着嘴巴,小声嘟囔道,“也说不准呀。”

等他们在暮色之海的船上飘荡时,二皇子和项斐又谈起此事。

“哪有什么人鱼呢?”二皇子微笑着说,手里还端着一杯红酒杯,他轻轻摇晃,轻抿了一小口,“假的,怎么可能。”

可是现在,项斐想,人鱼就在他的怀里,这些都是真真切切的。

人鱼耳鳍尖而向上,近乎透明,手臂光滑隐有鳞片,鱼尾颜色绚丽,一头长发与眼睛同色。

像大海的神灵,或者说,是瑰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