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项斐不知道这些鱼要把他们推向哪里,前方是未知的路途。

船员加大马力,想摆脱鱼群的束缚,却绝望地发现“阿贝卡号”下汇集的鱼群越来越多。

无数种分不清什么品种的鱼,纷纷汇集在下面,黑压压的一片几乎像是整个暮色之海的生物都来了。一时之间陷入了僵持,谁也奈何不了谁。

池鱼不急,他慢悠悠地跟在最后面人类发现不了的地方,他有的是时间和他们耗,而那群人类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他耗。

最终还是项斐发了话,他转头对船员道,“把船停下,看看它们要把我们推去哪里。”

“少将!”惊呼的是旁边的副官,他急忙道,“我们趁现在加大马力,还有可能逃出这一片海域。”

更何况阿贝卡上面配备了很多杀伤力巨大的武器,上次抗击鬼面鱼时种种原因考虑没有动用,但这次情况特殊,用武器轰炸未尝不能炸出一条生路。

“来不及了。”项斐望向不远处的海面,还有越来越多的鱼类,从海底游过来。

有组织有预谋,越来越多的鱼类汇集,还有其他的海洋生物,肯定有什么东西在指挥他们。

那个生物想干什么?

项斐的眼睛微沉,他说,“在大海里是那些生物的地盘,我们躲不过去,不如看看他们要干什么。”

躲得了一时,但只要他们在大海上,还在属于暮色之海的水域,就永远摆脱不了这些怪物的追踪。

项斐不愿意把它们称为海洋生物,对他而言,暮色之海和别的大海有一条明确的界限,这里是怪物的温床,是海怪肆虐的地方,根本没有正常的海洋生物。

船员听从了项斐的命令,他们信任项斐,这是无数次战斗中的本能。

船只渐渐熄火,最后甲板点亮了明亮的灯光。

对船上的人而言,答应来到暮色之海就已经是决定把身家性命抛之脑后。甲板上没有多少人,都在船舱里各做各的事。

二皇子有些焦灼不安,他来回地在甲板上踱步,灯光拉出项斐长长的影子,微瞥了一眼二皇子,项斐开口,声音如冷玉碎珠掉落在地,敲打满室清脆。“二皇子不如进船舱休息一下,总在外面的话海风吹得难受。”

看得他也心生烦躁,不是对二皇子,而是对前路的未知,超出了掌控的感觉让项斐心里极不好受。

二皇子的声音有微不可察的颤抖,很轻,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显然在极力遏制内心的恐惧。

“少将,我们的信号真的不见了。”

“我刚出来时已经和二皇子说了,”项斐对此结果丝毫没有惊讶。“信号消失是迟早的事情,二皇子应该早做准备。”

“可是……”二皇子烦躁地止步,“我以为以我们的设备,不可能会没有信号。”他太狂妄自大了。

可事实就是这样,在实验室理研究员告诉他所有的仪器上面的表针在疯狂转动,先是信号不见。二皇子本来还在镇定地安抚研究员,告诉他们这是常事,下一秒意想不到的,所有的仪器也坏了。

“信号消失,仪器失灵。”二皇子不顾风范地咒骂,来到暮色之海之前文质彬彬的气场全然消失不见。“这该死的怪物要把我们带到哪去。”

天气愈发阴沉,烈烈的海风吹过池鱼柔软的脸颊,有些潮湿。

他突然想到了人类的“山雨欲来风满楼”,扬起唇角笑了笑,这山雨还有风都是对着人类的。要怪就怪他们不在人类世界好好呆着享受生活,非要来暮色之海探寻不属于自己的领域。

人类听不见的声波传入“阿贝卡号”下面的鱼群,命令它们前进——朝着池鱼想要的方向去。

众多鱼类集结起来的力量不可估量,一步一步推进,偌大的船只缓缓地超前移动。

这个时候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不是渔民说的大雨,微凉的雨丝落在身上,很舒服。幸亏丑鱼的体型够大,游起来很稳,不带一点颠簸。池鱼眯了眯眼,在丑鱼宽厚的脊背上躺下,头枕着手臂,漂亮的银色长发微微扫过脖颈,带来一些痒意。

他侧了侧头,半透明的耳鳍尖尖的竖着,不得不让人感叹人鱼果然是海神的宠儿,就连耳鳍的形状都无一不完美。长长的鱼尾在黑色的对比下更显神圣,深蓝色的鳞片闪着淡淡的光辉。

丑鱼感受到身上的重量,下意识地想抖一抖,但被池鱼的鱼尾巴抽怕了,它一有什么动作下一秒池鱼的尾巴就“啪”地甩过来,让它稳住。于是丑鱼只能哭唧唧地努力稳住身体,载着池鱼缓慢地向前游去。

这个时间还没有天黑,刚到下午,却像是入夜了一样,茫茫大海只有一艘船在航行,桅杆高高支起,下面黑色阴影浓厚,不靠船本身的动力前进。

如果真的有幽灵船的存在,那么这艘用了很长时间建造,装备无数武器,算是阿贝卡帝国最优秀的船只,在此刻,若是有人说它是幽灵船,相信其他人毫无疑义。

一茬又一茬的海洋生物,毫无停息一样。

它们很有秩序,里面的累了游到外围来,外围的鱼群再游到里面,像换班一样,井然有序地推动着“阿贝卡号”前进。

游过来的一只章鱼讨好地把腕足上勾着的鱼奉上池鱼的身边,它空余的触手上一只触手勾着一只不同的鱼类,把狗腿子的架势做到了极致。

【吃……好吃……】章鱼断断续续的话传到池鱼的脑海。

那是它特意从大海里搜寻的美味的鱼类。

池鱼刻意收敛了身上的威势,他坐起身,尾巴斜坐在丑鱼的脊背,尾鳍一下又一下地轻拍着丑鱼,是警告,让他不要轻举妄动,毕竟丑鱼的食物之一就是章鱼。

池鱼挑了一只背鳍是蓝色的鱼,这种鱼的味道很鲜美。他的指甲锐利地伸出来,把鱼一分为二。

章鱼的个头不大,只在海面上冒了一个头,和丑鱼的速度保持一致,两个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池鱼,似乎在催促他快点吃。

小章鱼的头上有珊瑚红色的花纹,一圈又一圈,看着还有几分丑萌的可爱。

池鱼示意章鱼的嘴巴张开,手里的鱼已经被他分成两半,个头还不小,一半就有他的两个手掌那么大。章鱼乖乖长大了嘴巴,随后嘴里就被喂进了一半的鱼肉。

它下意识地吞咽进去,一只空闲的触手摇摇晃晃地抬起,小心翼翼地戳了戳池鱼的手臂,【你吃……吃……】

“我不吃,给你吃。”池鱼抽空看了一眼前面的情况,一切如他所料。他回头,撕了一块鱼肉塞进了章鱼的嘴里,他有点享受到喂宠物的乐趣了,一块一块的鱼肉还有小虾被喂完,小章鱼看起来已经饱了。

而前方的“阿贝卡号”因为有东西挡路已经停了,在他们的正前方,是一个漂浮的小岛。

池鱼拍了拍小章鱼的脑袋,“回去玩吧。”

他要开始做事了,没有闲心顾及小章鱼。

船上的人类也看见了前方的小岛,他们在海上漂流十几天,第一次看到陆地,不由得有些激动。

“阿贝卡号”的供应充足,但每天吃海鲜,一连十几天还是腻了。有小岛,说明有新鲜的肉类,有美味的水果。

项斐拿起望远镜,向小岛望去。

在昏暗中,项斐透过望远镜,很清晰地看见了小岛上浓密茂盛的树林,还有高矮起伏的山丘,几只鸟扑腾着翅膀飞进了树林。

这里,应该就是“那个生物”想让他们来的地方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