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海没有精确的时间,池鱼不知道第几遍穿梭暮色之海。每天太阳东升西落,还是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第无数次掀翻了一个海洋生物的老家,看着什么都没有的海域,心中烦躁。

庞大的气压在池鱼不自觉中倾泻而出,丑陋的怪鱼忍不住瑟瑟发抖,想逃,又怕死不敢逃。

丑鱼有一定的智商,是这一片水域的霸主。它悄悄抬眼,想看看这位干什么,却发现掀翻了它老巢的家伙正环着双臂盯着他。

池鱼游过去,在丑鱼的正前方停住,他的身形远远不如面前的丑鱼大,偏偏压的丑鱼不敢动,像尊雕塑一样的立在原地装死,希望面前的这位放过它。

——我只是一个弱小无辜的海怪,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事情,丑鱼哭唧唧,身体诚实地在颤抖。像得了怪病似的,一会儿猛地颤抖一下,一会儿猛地颤抖一下。

池鱼没见过这么胆小的海怪,白亏他庞大的体型了。

“我问你,有没有见到什么很奇怪的东西,像石头大小,在晚上会发光,很漂亮的。”池鱼想了一下他要找的东西的外貌,用了几个形容词。

即使在心情很不爽的情况,池鱼发出的声音依旧像是神灵落在人间的絮语,转化成另一种声波传到丑鱼的耳朵中。

很漂亮……在晚上会发光……

丑鱼努力消化池鱼的话,像是想到什么,抬起了胸鳍,侧翻了身子,让两只小小的眼睛都可以看见池鱼。

他羞涩地摆了摆鱼鳍,池鱼愣是在那张黑不溜秋的鱼脸看见了不好意思。

池鱼一怔,又听见丑鱼张了张鱼嘴,“眼……眼睛……”很漂亮,晚上会发光的眼睛。

在阴沉的海底,人鱼不仅鳞片在闪烁着浅蓝色的光辉,眼睛也在微微发着并不炽亮的光。这样的光让所有的海洋生物都忍不住去追寻去靠近。

眼睛?

人鱼的眼睛确实在晚上会发出微微的光亮,但这是可以控制的,就像灯泡的开关一样。在亮起时池鱼的视力会在原来的基础上更强,要不是为了找东西,池鱼不会控制眼睛亮起来,这让他感觉很丑,像两个大灯泡。

这下居然被一只鱼夸好看,池鱼眯起眼,尾巴用力地一抽。“正经点,有没有其他的。”

被揍了的丑鱼来回游了几圈,委屈地咕噜咕噜吐出几个泡泡,“还……还有岛,岛……上面……”

池鱼要找的东西被人类称为海神之泪,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在暮色之海的浅水区,有人类侥幸打捞到一个东西,光滑柔润如珍珠,透明洁净像是宝石,在记载中被称为“海神之泪”。

可惜的是,在打捞出的第二天,渔民包括海神之泪消失的无影无踪,成为了传说。

海神之泪对其他生物来说没什么用处,但是对池鱼来说,那是让他度过从未成年到成年的关键东西。池鱼醒来不全是那只海怪的挑衅,还有一个原因是他成年期要到了。

按照人鱼的寿命,池鱼只能算是未成年,耳朵的位置还是耳鳍,像是精灵的耳朵,下半身是鱼尾。等到成年期,他会变得更强大,而且可以在人类和人鱼之间的形态之间转化。

要是在小岛上面,怪不得他找不到。池鱼的手指显出尖锐的指甲,闪着寒光,银色的长发顺着水流飘散身后,眉目盛雪,眼睛像皑皑月光,美丽的像是传说中的生物。

或许,池鱼的眼里闪过一丝微光,他是不是可以让那群人类找海神之泪?

怎么利用……池鱼陷入沉吟,那个军官看起来不像是很好骗的样子,得想想办法。

二皇子狂热地想把这一节完整的触手留下来好好观察,被项斐拒绝了。

“现在天气太热,归期不定的情况下,船上不可能耗费那么多的资源保存这一节触手。”项斐瞥了旁边的触手一眼,从海里捞出来到现在,一直搁置在甲板上,已经有些微微腐烂了,一坨烂肉一样。

二皇子只能可惜地选了一节完好的带回了自己的实验室研究。

【来到暮色之海的第八天,和前几天没有什么区别,唯一让我疑惑地是暮色之海如果真的如此平静,根本不会有那么多的探险船有去无回,现在我姑且认为,未来的旅途一定不会平静,还有更大的危险潜藏在未知的……】

项斐把黑金色钢笔放在支架上,木桌上放着一本摊开的日记本,从摊开的厚度看前面写了不少的内容。这样的风平浪静于他而言并不好受,一切都是未知的。

钟表滴答滴答,秒针划过一圈,时针恰好指向了一个整数,晚上八点整。

项斐的眉骨旁有一颗浅色的痣,他是混血,眉骨轮廓格外突出,眼尾微微上挑,带着别样的、凌厉的英俊。项斐又把钢笔拿起来,拇指一推,发出清脆的声响,刚想提笔再写几个字,一声木仓响伴随着惨叫打破了沉寂。

走廊上危机警报正在鸣鸣作响,红色的警报灯不停闪烁。

“救命!”

“有怪物!”

“啊救我!我的胳膊……”

船上除了项斐带的手下,还有帝国科研所的一部分研究人员也在上面,这些人不能出事。

项斐匆匆赶到了甲板,他的目光一凝,他的手立刻扣动扳机,朝着一个趴在研究人员身上的东西打过去。

那个东西惨烈的嚎叫了一声,项斐不敢迟疑,又连忙冲其他的怪物连开几木仓。甲板上的状况很糟糕,密密麻麻的站满了怪物,他们有着猴子一样的身体,但顶上是属于鱼类的头,不会行走,在甲板上跳来跳去,凶狠地撕咬着被吸附之人的血肉。

即使被木仓打中,伤口处爆出大量的鲜血,只要不是打中要害,就像察觉不到痛苦似的。

灯光明亮,照在它们狰狞的脸上。

不知道海底隐藏了多少这样的生物,项斐已经分不清他开了多少木仓,前面的死了后面的补上来,源源不断地从海里跳出来。

一时不察,有一个怪物猛地跳过来,它的嘴巴咬住项斐的手腕,项斐一凛,他的胳膊一甩,同时抬腿,黑色的军靴踢中了咬住自己的怪物,激的它“嗷——”了一声,嘴巴一下子松开。项斐的眉眼凌厉,他另一只手迅速抽出了在腰间的另一只木仓,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士兵的反应也很快,在最后一只猴身鱼面的怪物被打死之后,甲板上已经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了。

项斐的右手手腕伤得不重,简单地消毒用绷带包扎,他和别的研究员一起救助伤员。二皇子脚软地蹲在旁边,脸色苍白,喃喃道,“今天晚上的是什么怪物?”

“是鬼面鱼。”渔民看上去老了好几岁似的,他没有受伤,但吓得够呛。

“鬼面鱼?”项斐问。

“嗯,没有记载过的东西。”渔民深深的叹了口气,“还是我祖父讲给我的,没想到在暮色之海真的存在。”

“鬼面鱼,喜食人肉,好记仇,恐怕经过今天这一遭,我们被它们盯上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