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第四十三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说谎的后果就是伴侣不理自己了。

池鱼委屈地缩在沙发上, 他的上半身□□,刚才穿的衬衫皱巴巴搭在沙发上,双腿变成鱼尾, 视线黏在项斐的身上。

看起来十分可怜。

然而项斐看都不看他一眼, 独自搬了一个椅子到了落地窗旁,晒着太阳看着书。

在项斐发现池鱼胸口上的伤口后, 他的脸色冷的池鱼这辈子、他的鱼生都不敢再回忆第二次。唇角平直,眉目像蕴了霜雪一样,含着浅浅的、冰凉的冷意。偶尔瞥他一眼,都是没有表情的那种。

但是项斐还是强压着怒气给他包扎了伤口, 下手又狠又重, 丝毫没有以前的温柔。池鱼任由被摆弄,没敢发出一点声音。

伴侣的身上是冷的像冰一样的蓝色泡泡, 密密麻麻, 在池鱼的视线里把一楼的空间充满, 还有往外蔓延的趋势。

池鱼:别问, 问就是害怕。

项斐给池鱼包扎完伤口, 无情地把他赶到了另一边, 像没事人一样继续慢条斯理地吃着饭。

池鱼也只好继续吃。他食不下咽,明明十分美味可口的饭在他嘴里像失了味道一样, 吃一口抬眼看看项斐, 吃一口抬眼看看项斐。

项斐……项斐还是没有理他。

吃完饭, 两个人几乎是同步放下筷子。项斐抬眼静静地问他,“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池鱼:“我错了,不该瞒着你的,长官。”

“还有呢?”

池鱼思索着回答道,“我不是故意受伤的。”

“算了。”项斐瞥他一眼, “今天时间很长,我和你慢慢来。”

巨大的落地窗,正对着的是小花园,繁花似锦。军官的镜像映在镜子上,他低垂眼帘,又翻过一页书,手中勾画笔记。目光专注,郎心似铁,看书,看天,看花园,就是不回回头,看看后面的池鱼。

池鱼尾巴蔫蔫地搭在沙发上,他喊道:“长官——”

项斐“嗯”了一声,他的笔尖在纯白的纸页上点了点,“喊我干吗?”

池鱼语塞,“就……喊喊你。”他只是担心项斐不理自己。

项斐叹了口气,他说,“你过来。”

池鱼拖着鱼尾过去,他成年后几乎和原来划分了两个不同的界限,尤其是在人鱼的形态时,更是不自觉地就会流露出极强的压迫感。

但是脸上的表情完全把气势盖过去,

池鱼听见项斐让他过去的要求后,他扬了扬唇角,一下子窜过去。

可能当时在深渊去打须肥的速度都没有刚才的快。

池鱼第一次被项斐凶,还有点不适应。脑海里一个小小的,白白胖胖的幼态人鱼冒出来,他睁大了眼睛,对着池鱼道,“被老婆凶算是什么凶?这是爱的抚慰。”

接受了项斐“爱的抚慰”的池鱼硬是挤在了项斐的椅子上,本来一个人做绰绰有余的椅子塞了一人一人鱼,顿时变得有些狭小起来。

池鱼偏偏还黏糊在项斐的身边,贴着他,手臂揽着长官腰身,怎么挤都不撒手。

池鱼道,“我错了。”

项斐似笑非笑,“错在哪了?”

池鱼诚恳地认错,“不该骗你。应该主动告诉你。”

“不仅如此。”项斐把书阖上放在膝盖上,侧过头看他,他的表情很严肃,“为什么受伤?”

池鱼的伤口很深,尽管不流血了,看着还是十分的可怖,项斐给他上药的时候手都不稳,自己受伤的时候都没有那么难受过。心中仿佛被一块沉甸甸的石头压着喘不开气,偏偏,偏偏……池鱼还像没事人一样,更让项斐生气。

“我自己做的。”池鱼说,他缓声道,“之前说好的,长长久久在一起。人鱼的心头血是你们的皇帝真正想找的东西,虽然不能真正的长生不老,但是寿命可以和我一样。”

池鱼吻了吻项斐的唇角,他黏黏糊糊道,“长官,下次不会了,我保证。”

他举起三根手指严肃道,“真的。”

项斐的心中复杂,在听见池鱼的第一句话时思绪就停滞,他的睫羽微不可查的颤了颤,按在书页上的手指用力。

“因为我?”

池鱼对于自己的心头血和伴侣之间,还是能衡量出来重量的,血没了可以再生,伴侣没了可什么都没了。“对呀。”

项斐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什么都不足表达他现在的心情,暖流从他的心头向上涌,最后直达眼眶,他用力眨了眨眼,但还是止不住眼里的泪意,睫毛上颤颤巍巍沾了几滴泪珠,将落未落。

把池鱼吓了一大跳,他手足无措地擦着项斐地眼睛,“长官,你怎么了,别哭。”

池鱼一边给他擦眼泪一边哄他,项斐的哭是无声无息的,只堪堪掉落了几滴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池鱼替他伸手抹掉,项斐眨了眨眼睛,又似乎觉得自己太丢人,把头搭在池鱼的肩膀上,遮住自己的脸。

他还带着鼻音,“没有。”

项斐又道,“你没有和我说。”

他闷在池鱼的肩头,努力遏制住心中的情绪。

池鱼的两个胳膊一伸,把项斐环住,然后往前挪了一个位置,鱼尾变成人类的双腿,在某些时候,人类的双腿是比鱼尾好用的,比如现在。他的腿撑着,把项斐抱起来然后坐在腿上。

隔着落地窗,外面的花朵簌簌,早上浇的在花瓣上的水滴早被蒸发的无影无踪,只剩下灿烂的日头映着淡薄的云翳。午后的阳光会把影子拉的很长,在钟表滴答滴答的走动声中,两个影子交叠在一起,时间的流逝被无限制地拉长。

项斐的眼睛湿润,他揉了揉眼睛,抿直了唇角,就像一朵花经过雨打之后花瓣簌簌,蔫了吧唧偏偏还想努力挺直花茎一样。

池鱼摩挲着项斐的腕骨,然后顺着抚摸上他的小臂,另一只手在拍他的背。

“没事啊,不疼的。”

“我之前和海怪打架的时候,也受过很多伤,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在暮色岛的时候,你记得吗?那个时候我刚醒来不久,因为和海怪打架受伤了,睡了很多年才醒过来。”

项斐摇头道,“那个时候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池鱼凝神思考了一会,那会确实是第一次见面啊,前面的几次都是单方面的,他隔着遥远的海面,遥遥地看着项斐,而军官……

项斐勾起唇角笑了笑,他淡定地看着池鱼道,“你没想过,如果我的手臂被改造过的话,眼睛难道不会也被改造过吗?”

池鱼:“失算了。”他想到第一次挑衅似的对着军官笑,第二次在远处看着那些被丑鱼唤来的生物拖着“阿贝卡号”前进,第三次还在岛上装柔弱,这些长官如果都知道的话,在那晚的暮色岛上,当池鱼对着他伸出手时,项斐是怎么想的?

“那你之前就看见我了?”

项斐反问:“你说的是哪次?”

“……懂了。”池鱼顿了顿,他的手指抚上项斐的眼睛,很难想像这样的眼睛是被改造过的,眉眼深邃,还带有一层浅浅的雾气,项斐看着他,睫毛轻颤。

“疼不疼?”

“……不疼。”项斐垂下眼帘,“当时的任务受伤了,没有办法。”

他的眼睛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但是可以看见的东西比别人要远的多。在海面上隔着雾蒙的雾气,第一次看见池鱼时,面上镇定,但心中远远扬起了惊涛骇浪。偏偏那条人鱼懒洋洋潜在海里,似乎以为远在船上的人类看不见他,还和项斐的视线平行对视,然后笑了笑。

项斐:?

中午的事情说开了,池鱼又和项斐甜甜蜜蜜,接受着伴侣的照顾,尤其是因为受伤的原因,项斐看着比平常温柔的多。他和项斐一起插花,慢条斯理地剪掉花上面的枝叶,修剪枝茎,项斐插的花比池鱼好看的多,池鱼完全是凭借自己的潜意识,怎么好看怎么来。

正在这个时候,项斐的手机响了。他对着池鱼点了点头,然后拿着手机出去,池鱼继续在桌子上,他拿过一边的水壶,对着花瓶的几束花撒了撒水,欲落不落的水珠落在上面,更衬得花朵鲜艳。

项斐回来了。他轻轻拉开椅子坐在另一边,对着池鱼道,“大公主邀请你和我一起去今晚的晚宴,你想去吗?”

项斐随即意识到池鱼不认识大公主,然后解释道,“徐许的伴侣。”

“那你要去吗?”池鱼想了想,他有点兴趣,人类帝国的宴会,还没有亲自去看过是什么样子的。

项斐又拿过一束花,他表情淡淡,在专心打理面前的这束花,似乎外界的纷扰和他无关一样。“今晚要去一趟,这几天会有一点忙,皇帝不老实了,正准备让他下去。”

他说的“下去”不是“下台”,项斐的眼里闪过一丝冷意,是该送老皇帝去“黄泉了。”

大公主刚才打通讯的意思不仅是为了今晚办宴会的事情,而是向其他的皇子宣告,她和项斐联手了。

“那几个蠢货,最近的心思又活泛了。”大公主吐出嘴里的烟圈,飘飘缈缈升腾在半空中,“总得给个警告。”

“还有老皇帝。”项斐把一根垂下来的藤蔓晃到一边。

“哟,准备动手了?”大公主感兴趣地问,“不打算忍了?”

“……”项斐反问她道,“就算我可以忍,你能忍得了?”

“什么时间?”那边沉默了一下。

“看情况,也就这两天的事了。”

既然项斐要去,池鱼肯定也跟着去,他本来对这件事就有兴趣。

下午有专人把礼服送过来,项斐拿着一件白色的西装靠近他,“试试,合不合适?”

池鱼穿上这件西装,竟然意外的合适。换衣间的巨大镜子映出他的身影,池鱼穿着裁剪合身的西装,他平视着镜子,表情平静,但是单单给人带来一种极强的压迫感,注视着池鱼的眼睛,仿佛被什么大型危险生物扼住了喉咙一样。

然后这个大型危险生物的胳膊一伸,把自己的伴侣捞到了怀里,下巴搭在项斐的肩上,满意地看着镜子中的两个人。项斐也换了黑色的西服,一黑一白,两只颜色的距离无限制地拉近,贴合在一起。

“西服刚刚好。”池鱼笑眯眯夸赞道,“长官好有眼光,真好看。”

“当然,就是特意为你做的。”在池鱼还没到来前,项斐按照自己心目中幻想出的身形,特意派人定做了几身西服,池鱼身上穿的……也只不过是其中之一,还有更多的东西被项斐珍藏,等待某一天翻出来给池鱼一一察看。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一个大大大粗长,让我叉腰得意一会。本来以为可以写到结局,结果还是没有。可恶,什么时候才能去自由的海洋。

谢谢观看,晚安~

感谢在2021-07-01 23:40:26~2021-07-02 23:24: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水加宝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redemption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uz 2个;坤系少女、幽幽子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傅奕 7瓶;邙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