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第四十二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项斐一觉睡到中午时分, 他醒来时没有看见池鱼,心里一慌,掀开毯子起身, 却透过一楼的窗户发现池鱼正在小花园里浇着花。

穿着白色衬衫的青年, 袖口挽起来,露出有力的小臂, 一只手抻着,另一只手拿着水壶,悠闲地对着郁金香的花瓣喷喷洒洒。头发披散着没有扎,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白皙的有些苍白, 唇瓣勾起, 似乎感觉到有人在注视他,池鱼转过头对着窗户后面站着的项斐笑了笑, 然后冲他招了招手。

池鱼没睡几个小时, 心口一阵阵绞痛, 疼的他睡不着觉, 想进水池里游一会, 又怕项斐突然醒来发现他的伤口。

他不想要项斐看见, 于是轻手轻脚地掀开了毯子,在项斐地额头落下一吻, 拎着没有用过的水壶灌了水去浇花了。

海里的生物大多数奇奇怪怪, 有不少好看的, 但生长的很分散,池鱼平日里偶尔看见了也就观赏一下,要说是特意移到一起去还没有做过,但是在项斐准备的花园里,各色的花都能找到, 种类不少,并且都是当季开放的。

然后他的肩膀被人拍了拍,有一只手覆盖在池鱼放在拎着水壶的手,两只手叠在一起,继续浇着花,那一块地已经湿透了,水分充足的不能再充足,但是浇水的两个人都没有把心思放在这上面。

他们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现在是初秋,早上的时候可能会凉一些,但两个人绝不是怕冷的人,池鱼的白衬衫薄薄一层,项斐的衣服也很薄,池鱼的后背感受到了项斐的体温,温暖的、让人迷恋的温度。

他往后倚了倚,更是贴在项斐的身上,距离无限制地靠近,“你今天不去上班?”

“不去,我请假了。”项斐道。

项斐凑近看才发现池鱼的脸色是真的有一些苍白,而不是他刚才在太阳底下看的白皙的脸色,嘴唇也偏白,跟昨天的对比鲜明。

池鱼没有察觉似的,就着项斐的手,把水壶放置在一边的花架上,他的手沾了一些水,指尖冰凉,看起来更是消瘦病弱。

“那我们去吃饭?”

“好。”项斐不动声色地把心中的疑惑盖下去,池鱼什么都没说,面上看起来一向正常。

他牵着池鱼的手道,“那走吧。”

厨房很大,但是餐桌很小,项斐简直把“这个家不欢迎第三个人的到来”应用到别墅里的每一处,餐桌旁摆了两个椅子,桌面实木,中间还摆了一束花。

池鱼第一次进厨房,项斐本来让他在外面等着,但是池鱼架不住好奇和他一起去了。项斐的身上挂了一个黑白小熊的围裙,黑色的熊猫头正对着池鱼,两个黑色的眼睛还是笑眯眯的。

那边的项斐拿着菜谱,正翻着页研究。金色的阳光洒在他的头上,让他看起来消减了几分冷峻的气势,反而毛绒绒的异常柔软。

池鱼在另一边搭手。

项斐看起来终于选好了一道菜,对着池鱼道,“茄子。”

池鱼照着页面的图案找到了茄子。

“葱。”

“是这个?”池鱼举起手中的两颗绿绿的东西,葱几乎有他一条胳膊那么长,长得很壮实。

“没错。”项斐点头。

他们都不急着做饭,两个人靠在一起,一个洗菜,一个切菜,然后照着食谱下锅。

池鱼抱着手臂依靠在一边,刚才的菜都是他洗出来的,每一个水灵灵的,在项斐的手中切出来,他下锅,池鱼不喜欢热气,他在另一边看。

三菜一汤很快出来,池鱼端着菜上桌,项斐拿了筷子放上去。

空气里弥漫着饭菜的香气,池鱼坐在椅子上,他轻托着下巴,笑眯眯道,“项大厨的手艺真好。”

项斐淡定地咳嗽了一声,筷子递过去,“你还没尝,怎么知道好不好吃。”

“反正你做出来的,一定好吃。其中还融合了鱼大厨的心血结晶。”池鱼道。他得意地夸赞,“鱼大厨择出来的菜,怎么能差。”

“还有项大厨的厨艺加成。”项斐也淡定地自夸。两个人都没有经验,池鱼是第一次帮人,项斐之前常年出任务,也很少做菜。

他淡定的耳朵都红了,被池鱼看见心里憋笑,看来项斐的脸皮还是太薄。

指针的时间指向了十二,中午十二点整。

池鱼的嘴唇颜色还是有点苍白,脸颊看着也没有多少血色的样子。

池鱼往后靠了靠,倚在身后的椅子上,他不急着吃饭,伤口还在阵阵发痛,昨天晚上下手有点狠了……也不知道多久可以愈合。

又给项斐盛了一勺汤。

项斐慢条斯理地喝着汤,他抬起眼睛,仿佛不经意地问道,“你今天的脸上看起来不太好。”

“哦这个呀。”池鱼淡定地回答,“可能是身体不太行了。”

“嗯?”项斐不知道想到什么,神情渐渐严肃起来,他放下手中的勺子,蹙起眉,“怎么回事?”

“纵—欲—过—度。”池鱼拉长了音,他慢慢道,身子前倾,手又托上下巴,满意地看着军官的脸越来越红,然后笑了一声道,“长官,你昨晚好厉害哦。”

“别和我开玩笑。”项斐还是皱着眉看着池鱼,“可能昨晚也有一点原因吧……”他不太自信地继续道,“但是你上次那么长时间都没有这样。池鱼,是不是你上岸之后离暮色之海太远了,身体不适应?”

项斐的表情很好懂,他现在夹杂着一些的不好意思和郑重,显然是重视池鱼的身体问题,但是有觉得有一部分是自己的原因。

池鱼难得停顿了一下,他思考的时间很短,想法在脑海里转了几个圈,还是没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告诉项斐。等伤好了再告诉他也一样,这样还平添项斐的伤心。

于是他用了项斐的理由,“刚刚上岸确实有些不适应,接下来就好了。”池鱼道。

“那……”项斐还想说什么,但是人鱼从座位上起身。

他按住了项斐的肩膀,倾身向下,堵住了他没有来得及出口的话。

堵住长官的话的最有效方式莫过于此。

项斐不得不抬头仰视池鱼,被圈在池鱼的怀里,脊背抵在桌子的边缘上,几乎要被吞吃入腹的感觉。

他的睫毛颤了颤,忘记了刚才要说什么,手臂不由得向前,手掌按在了人鱼的胸膛上。

池鱼闷哼了一声。

项斐的脸色冷下来,“池鱼,你受伤了?”

池鱼:……

空间狭小,刚才的暧昧气息不复存在,现在只有心虚的气息。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晚了晚了,明天会多一点走走剧情,争取后天完结嘿嘿。

安安,明天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