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四十一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项斐安置的别墅在绿茵大道的附近, 却没有靠近街道,车子行驶到大道上还要继续沿着主路向前,到新开发的区域。因为房价高昂, 暂时还没有多少人入住。

而且最重要的是, 离军部的地方很近,项斐不动声色地想。离家往返只要半个小时的时间, 很方便,他六点下班,六点半回家,就可以和池鱼享受美好的夜晚生活了。

池鱼一路听着项斐的介绍, 对阿贝卡帝国的首都了解不少, 和暮色之海的情况差不多。暮色之海是越往下,越靠近海底的人鱼宫殿, 里面生活的海洋生物就越强大。在首都, 越靠近皇宫的地方, 基本上住的都是有钱有势的权贵和他们的家族, 盘踞在阿贝卡的首都, 像圈了地盘的地头蛇。

最大的“地头蛇”自然是住在皇宫里的那位, 垂垂老矣的皇帝陛下。

一路经过各式的建筑,穿过高大壮丽的梧桐, 到了一栋三层的别墅里, 别墅外面看起来和其他的没有两样, 进去之后是一个巨大的庭院,入目是白色的郁金香,还有很多其他的花卉。

在正门口有一个雕像,底座莹白如玉,被雕刻的栩栩如生的小鱼在吐着泡泡, 水流从鱼嘴引出来,撒向周围的植株。

鱼是蓝色的,池鱼看了项斐一眼,他道,“这个鱼?”

“是你。”项斐含着笑意,他今天真的很开心,从下午开始唇角就没有放下来过,眼睛也弯起。“人鱼太明显了,我让他们做了一个鱼的雕像摆在这。好看吗?”

“好看。”池鱼摸了摸小鱼的鳞片,触手冰凉,摸起来很舒服,“我很喜欢。”

“里面还有。”项斐道。他压住唇角,想让自己的笑不那么明显一点,但是听见伴侣的夸奖,还是心里不可避免的膨胀,这里的每一处都是他亲自过问,亲自和设计师交涉设计的。加班加点两个月,池鱼来之前刚好完工。

池鱼拉着项斐进去,别墅里,整个大厅的中间全部被挖开,垫上了浅蓝色的地砖。四周倒是留了可供穿行的道路,还有一块地方被单独开辟出来,在离水池有一段距离的地方铺了柔软的地毯,摆了一些家具。

从旋转楼梯上去是二楼,除了主卧,剩下的每一个房间都被利用起来,三楼则又是一个露天的泳池。

现在他们正坐在一楼单独开辟出的角落里,柔软的沙发上,电视正开着,增加了一点声音。

池鱼看着节目,他又想起来了什么,对项斐道,“我发现这里都没有给客人安排房间。”

“正常。”项斐淡定道,“这里没打算接待客人。”

项斐吻了吻池鱼的嘴角,温和的触感在池鱼的脸上一触即离,项斐面上淡定道,“一切都是以你为先,池鱼,你在我的心里是最高优先级。”

这里变成项斐和池鱼的常驻住所,那么一定会不可避免地会有客人上门,这样池鱼就不能随时在双腿和鱼尾之间转换。既然如此,项斐在装修的时候就想好了,还不如谁都不接待。

给予池鱼在陆地上的最大自由。

池鱼触碰到项斐的唇瓣,从上到下,轻轻地触碰,指腹在唇瓣上滑动,竟然出奇的柔软。紧接着手指向下,又捏起项斐的下巴,留下来了一个不明显的红痕。

项斐说出那句郑重的话,本来就不好意思,面上强装淡定,但是耳朵都红了。他的皮肤就像一个探测雷达一样,凡是项斐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的,通通一个不落地展示出来,就像现在。

他揽住军官的腰,项斐穿着居家的常服,柔软的布料贴合着腰身,刚刚好可以被池鱼的手臂揽过去,他往前一带,项斐没有防备的伏在了池鱼的怀里。

池鱼笑了笑,他的手顺着腰身往下,身体依旧靠在沙发上,窝进去一角。

“长官对我那么好,我是不是应该以身相许?”他低下头,咬住了项斐的耳垂,磨着那块软|肉,语气暧|昧,又亲昵地蹭上军官的脸颊,看向他的眼睛,笑意在眼里浮现,“以身相许,许一辈子。”

有时陷入情|欲中的人很难分清楚时间的流逝,加之许久不见,更是干柴碰上烈火,熊熊燃烧。

人鱼的性格在平时上看不出来,但在欺负项斐的时候,表现得尤为恶劣,人鱼的形态是两个,那自然变幻成双腿也是一样。

他在车上让项斐同意了“自己动”,果然刚开始的时候都没有动一下,项斐在上面,他表现的没有多少经验,眼尾泛红,甚至眼睛都泛起了薄雾似的水光。

然后池鱼吻上他的眼尾,再向下,亲着他的唇瓣。手掌抚在腰间往下按。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经过一片的混沌,项斐累的蜷缩在池鱼的怀里,偶尔触碰一下他的皮肤就会引起颤|栗。

池鱼轻轻把项斐放在沙发上,给他盖了毯子,刚要起身,手臂又被抓住。

池鱼回头看过去,项斐还是闭着眼睛的,嘴唇通红,手指抓住他的左手手臂,力度很轻,起身一带他的手就滑落了。

池鱼叹了一口气,他就近坐在沙发上的另一角,一只手给项斐抓住,另一只手的手指伸出尖锐的指甲,他对着自己的心口毫不犹豫地一划。

蓝色的鲜血涌出,不多,顺着上半身向下,这只是皮肤表层的鲜血。池鱼皱了皱眉,他的手指向心脏探去,指甲尖锐,剧痛传来,他的额角渗出些冷汗,但是痛苦完全被池鱼无视。

在最痛苦的时候,池鱼反而笑了出来,他勾起唇角,找到了,心脏源头的血液——帝王心心念念的,长生不老的东西。

项斐还在沉睡,他的唇角又被吻住,当池鱼的舌尖探进去时他下意识地张开嘴,无意识地容纳。然后他就被喂了一口冰冰凉凉的东西——池鱼的心头血。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唇瓣更是失了血色,但是一切都是值得的。把血迹收拾干净,池鱼变成人类的形态,穿上宽松的睡衣,胸口的伤口凝固,但是看起来还是十分渗人,他把扣子一排排扣上挡住里面的伤痕。

然后钻进了毯子里,和项斐一起窝在沙发里,他吻了吻项斐的唇角,把刚刚的残留鲜血舔掉。亲昵地贴着项斐的脸,池鱼抱住他蹭了蹭,“长官,说好了一辈子哦。”

项斐不知道听没听见,他下意识地缩在池鱼的怀里,然后无意识地“嗯”了一声。

作者有话要说:  媳妇:我得想个办法留住他。

鱼:我得想个办法让我们长长久久。

——

更新虽迟但到,用了很多分割线,怕被锁。安安,明天见_(:d)∠)_

还有今天比昨天粗一点点点感谢在2021-06-29 22:56:52~2021-06-30 23:24: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uz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茶衍圻 20瓶;寒夜戚戚 5瓶;淡定、卡卡西 2瓶;咚沙、谢瑹、胤兮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