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人鱼在一定程度上和伴侣的情绪相通, 就像现在。

他预感到要发生什么事情,伴侣身上的粉红泡泡多的快藏不住,透过一根看不见的弦传过来, 不仅有粉红色的……池鱼有些好笑, 居然还有隐藏在粉红泡泡下面的黄色泡泡,这是生怕他不知道项斐在想什么。

他捋了一把头发, 两个尖尖的耳鳍露出来,池鱼坐在水池里的一节台阶上,水池的水是引自地上的活水,水波荡漾, 他接受了项斐的视频请求。

露出屏幕的是项斐白皙的脖颈, 喉结滚动,还有凌厉的下颚, 看不见其他。

然后屏幕一转, 是项斐的脸, 池鱼在对面懒洋洋地望向他, 他看见了军官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 再往下……嗯, 看不见了。

本来在手机里和池鱼聊天聊的好好的项斐这会儿看见他反而不说话了,只是用眼睛一遍又一遍的描绘着池鱼, 从银色的头发, 到耳朵, 再到他蕴着很多笑意的眼睛,项斐的眼神仿佛化作实质,有重量一样在池鱼的身上扫过,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

“看够了吗?”

“没……”项斐下意识地答道,他随即反应过来, 靠在床上,自暴自弃道,“没有看够。”

床上有一个抱枕,项斐拿过来抱在怀里,身后靠着枕头,他感受到一些热意,又扯了扯领口。

“那就继续看。”池鱼笑着对项斐眨眨眼,“看好了,我给你表演魔法。”

他拿起手机,摄像头对准了自己的鱼尾。

尽管摄像头不如人眼的精细度,但是在另一边的屏幕上,还是可以看出鱼尾和之前的不同,瑰丽的色彩像是最纯净的宝石,然后鱼尾下一秒就变成了双腿。

两条赤|裸的大长腿在水池里放着,每一个骨骼无不完美,按照人体器官的最优解构成,每一处都富有力量美。

项斐的呼吸微微一窒。

偏偏人鱼还坦荡,池鱼得意地把手机照上去,展示着每一个角度,“好看吗?”

“……好看。”项斐顿了顿,答。

他看见了不该看的地方,不该看的东西。

池鱼拿着手机的手一顿,他感受到了,很多很多的黄色的泡泡从军官那里传来。

覆盖了粉红色的泡泡,很难不让池鱼知道项斐在想什么。

他抬眼望过去,偏偏项斐还是那副正经的样子,冷冷淡淡,好像真的在欣赏他新变出的双腿一样。

不过项斐不知道,他的脸上已经染上了一大片没有察觉的红,耳朵也是红的,就像一个垂着耳朵的兔子,把自己又白又柔软的一面暴|露出来。

池鱼轻轻地笑了,他凑近了屏幕,那双眼睛看着项斐,含着一丝丝戏谑,“长官,你在想什么?”

项斐还是一本正经的样子,他似乎有些热了,松了松扣子,垂下眼睛没有直视池鱼道,“你很好看。”

“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拉长了尾音。

项斐没说话。

他听见了池鱼从屏幕那边传过来的声音,像是海水拍打礁石后溅出的透明水花,落在了项斐的心口,让他的心一颤。

池鱼说,“长官,你看完我了,该我看看你了。我要检查检查,你没有受伤。”

项斐的抱枕欲盖弥彰地抱在怀里,他问:“怎么检查?”

池鱼轻轻笑了笑,他说,“你说怎么检查?”

人鱼在发号施令方面是天生的王者,命令不允许反驳,他说,“礼尚往来,长官。”

“——脱下你的裤子。”

昏暗的光线只能从那片那片掀开了一半的帘子透过来,让房间里更加暧|昧不明,看不清,床上的人似乎不敢睁眼,他合着双眼,在电话那边的伴侣的命令下一步一步陷入混沌的漩涡。

池鱼在另一边,他听见了伴侣细碎的喘|息,很轻,瘙|弄着他的耳廓,他微微情|动,想着,要尽快去找项斐了。

不然看得见摸不着,很难受。

池鱼在第二天和徐许踏上了回首都的进程。项斐替他安排好了相关的身份证件,还有其他的证明,把池鱼包装成了一个落魄的渔村少年,孤儿出身,头发是非主流子时期中二染的,没什么优点,就是好看。

好看的让从暮色之海回来的项斐上将一见钟情,非要派人把他接回首都去养着。

当池鱼听见项斐的安排时都快笑的停不下来,徐许也在一旁抿唇笑着,她身上有一股阿贝卡帝国南方姑娘的特点,就算听到什么很开心的事,也不会笑的形象全失。

这边的项斐,他和池鱼正通着话,门口传来有节奏的敲门声。

一个穿着黑色正装的男人进来,眉心印有浅浅褶皱,不苟言笑。他的侍卫留在外面,一个人独自进来对项斐点头道,“上将。”

项斐颔首,“张先生。”

张云,皇帝的私人管家,现在来找他……

项斐想到今天上午时内线传来的消息,在皇帝的权力被分散解构时,皇宫里很多事都不再是秘密,尽管皇宫严防死守,但是皇帝醒来的消息依旧飞传到了各个权贵那里。

果然,张云没有废话道,“皇帝请您见一面。”

项斐起身推开椅子,点头道,“请。”

老皇帝本来该死,在项斐去暮色之海的几个月里身体情况急剧恶化,结果项斐献给他的血液又让他撑了一段时间,他现在对项斐是既防备害怕却又不得不依仗。

从正门进去一路经过长长的通道,灰色的石板印着时间的痕迹,最后张华引着项斐到皇帝的寝宫。

门口的两个香炉一直在燃着袅袅的烟雾,项斐轻轻推开白色的门,“吱呀”一声,里面的人咳嗽了几声,寝宫的药味很浓,但是很明亮。

有一个老人半躺在床上,他半垂着眼皮,脸色昏黄。

项斐不宜察觉地皱了皱着眉,他的军靴踩在明净的瓷板上,发出富有节奏的声音。

皇帝似乎听见了,他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眼睛浑浊,但是丝毫不妨碍在看见项斐的瞬间,眼里冒出的光亮,似乎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项斐上将,你可算来了。”

“项斐来晚了。”项斐道,他的目光没有和皇帝对视,而是落在洁白的瓷砖上,池鱼现在到哪了……应该在半路,还有几个小时……

他一边漫不经心地应着皇帝的话,一边想着他的伴侣。

皇帝絮絮叨叨,先是和项斐回忆往事,他的养父项老先生,他的114军团,他还是士官的时候……项斐就一直点着头,什么“是是是”“不负教诲”“您的功劳”来回在他嘴里转了好几圈。

然后皇帝终于说出了他的目的,他的眼放光亮,“上将,朕命令你,再去一次暮色之海。”

“这次一定不要让那狡猾的人鱼逃了!我要拿走他的心脏……你明白吗?我的时间,可没有多少了,上将,朕等不起。”

他枯瘦的手臂攥紧了被子,“拿到他的心脏……”皇帝喃喃道。

项斐冷眼看着,良久,他才慢慢应了一声,掸了掸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离开了。

而在私下的权贵里,盯着项斐的人不知道多少,他们不约而同得到了一个荒谬的消息。

【上将对一个渔村少年一见钟情,豪掷巨资买下豪宅只为金屋藏娇,现在少年正在赶过来的路上,预计下午即可到达首都】

这个世界,是他们疯了还是上将疯了?

“渔村少年”·“孤立无援”·池鱼,正坐在项斐的私人飞机上,往首都赶过去。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成了很多人口中不择手段上位的心机绿茶。

作者有话要说:  错别字明天改,本来想请假过考试周,但是下午心里总觉得沉甸甸的,不得劲,放不下我的宝。以后更新时间差不多都是这个时候,直到考完试为止,尽量日更。

明天我要考三场,得意叉腰,裸考让我快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