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池鱼含着笑意, “长官,好久不见。”

他斜靠在墙上,把自己新买的手机抛给在角落里蹲着的“今天第一次上岗就被抓”的男人, 示意他离开。

灯光被罩在白色的灯罩里, 大面积地向下倾泻而出,照在池鱼的身上, 他的神情温柔,正等着对面的答复。

那边似乎停顿了片刻,池鱼透过手机,听见了项斐慌乱拉开板凳的声音, 他走了几步把音乐关掉。

——然后就是真真切切的安静, 项斐那边什么声音都消失了。

池鱼听见他说,“嗯, 好久不见。”

他说着“好久不见”, 但声音轻的仿佛雪被吹散, 落在地上随即融化。听起来又像是在说“我想你了。”

似乎在权力场上与他人周旋的话术一个也用不出来, 只会说出这几个字来, 若不是藏在里面的感情太浓厚, 谁都会以为这是一场久别的寒暄问候。

有一个白色的飞蛾在灯光下打转,一个少年背着书包骑着自行车进了小巷, 车轱辘撵在地面上, 他好奇地看了在一边的池鱼一眼, 随即不感兴趣地哼着歌骑走了。

又归于安静。

池鱼弯起唇角,他探出手掌,手中握着一拢聚在一起的光线,池鱼阖上手掌,对项斐道, “我这次不会再离开了。”

“我知道。”

“你离开了两个月。”项斐又说。

“那……请长官原谅我?”池鱼道,“下次不会了。”

“不是下次不会了。”项斐严肃地指出来,“是没有下次。”

“好。”池鱼顺着项斐的话,“没有下次了,我在岸上只认识长官一个人,一定要天天粘着他,寸步不离。”

项斐红着脸轻轻咳嗽了一声,他的眼前真的浮现出这样的场景,寸步不离,如胶似漆……他每天幻想很多遍的生活。

“对了,你把定位发给我,池鱼。”那边道,“我派人过来找你。”

项斐靠近窗户边,他所在的地方是帝国军部大楼的顶楼,从窗户边眺望过去,离大楼不远的白色建筑便是阿贝卡帝国的皇宫,高耸巨大,经过多次的修缮,变成了阿贝卡帝国的标志建筑之一。病入膏肓昏迷的皇帝正在里面苟延残喘,其余的四个继承人虎视眈眈。

他现在暂时无法脱开身,很多人都在盯着项斐的风吹草动。这也是他在得知池鱼来到宛城之后没有立即动身过去的原因,尽管他现在心急如焚。

谁知还没等他主动联系上池鱼,池鱼先一步联系上了他。

池鱼把定位发给项斐,他便在原地没有动。

池鱼的耳朵露出来,是和人类一样的耳朵,唯一有些不同的便是耳朵向上有一些尖,在耳垂上还有一颗浅浅的小痣。池鱼清晰地听见了隔着一道街道商户的叫卖声,闻到了各种食物的味道。

他背着一个帆布包,蹲下身,等着项斐的人把他接走。

鱼鱼落泪,他刚刚了解到,没有身份证,连酒店都不能住。

要是刚刚没有找到项斐,池鱼还准备去公园凑合一个晚上。第二天再想办法。

生活不易,池鱼叹气。

一辆低调的黑色轿车驶入小巷,车门打开,下车的女人是池鱼刚刚见过的——

金店老板娘。

她还是刚才的打扮,黑色的细高跟落地,素净的手指关上车门,对着池鱼嫣然一笑,“池先生,上将让我过来接你。”

池鱼坐上后座,司机沉默的开车,老板娘在他的另一边,隔音板降下,老板娘的手里摇着扇子,盘着的鬓发优雅端庄,对池鱼道,“您可以喊我徐许。”

池鱼靠在后座上,他点头道,“可以喊我池鱼。”

“早就听说了。”徐许抿唇一笑,“我来宛城就是为了等您,现在可算任务完成了。”

池鱼在见到徐许之后才明白为什么金店里时她的视线含着诸多打量,还暗含着很多好奇。

池鱼上车时直到现在,他的电话一直没有挂,始终通着话,那边也很静,偶尔听见落笔的沙沙声。

徐许在车上看见了,羡慕地一笑,道,“你们感情真好。”

“你和爱人的感情应该也很好。”池鱼道。

池鱼在成年后的特殊能力,他在徐许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甜蜜的像是热恋一样的气息,粉红色的气泡从她的心中钻出来,她和爱人应该很甜蜜。

徐许的眼睛落在窗外的景象上,细碎的灯光在她的眼里映出一些微弱的星光,在这一瞬间,池鱼又感受到了酸涩的气息,像是柠檬被炸开,挤出酸涩的汁水。

“借池先生吉言。”若是那样就好了,徐许想。

他们回到了金店,从正门进去,徐许引他到后院,后院里假山顽石,流水阵阵,她引着池鱼到了一个房间门口便退下了。

池鱼一进去里面便是一个小型客厅,中间环绕的不是沙发和茶几,而是一个被挖开的水池,从地底涌出的泉水流淌在水池里,清澈见底。

项斐听见了门被关上的声音,问:“喜欢吗?”

“喜欢。”池鱼干脆地点了点头,他脱下衣服,下一秒,笔直的双腿变成鱼尾,他懒洋洋进了水池里,鱼尾惬意地拍打着水波,水花溅到外面。

他的鱼尾已经完全变了一个颜色,若说是之前鱼尾的颜色是属于大海的深邃,现在则是隐隐的有瑰丽的紫色流转其间,手臂上的鱼鳞隐去,胳膊随意的支起来,他把手机放在水池边,泡在水里。

项斐垂眸,他按下书柜上的一个按钮,书柜从两边打开,露出里面的休息室。

手机的收音功能很好,他听见了那边的水声,还有池鱼的满足的谓叹声。

他慢慢走进休息室,书柜自动合上,除了洗漱间,里面只摆了一张床,还有一面贴在墙上、正好对着床的镜子。房间昏暗,没有开灯。

池鱼正要和项斐说什么,却听见他的长官道,“池鱼,我想看看你。”

“嗯?”池鱼疑问,“怎么看?”

“开视频。”

下一秒,他的手机上显示了来自另一边的视频邀请。

作者有话要说:  我死了,我要被背书折磨死了。

啊~接下来的剧情恨不相识在海棠,可惜了,脑子里好多嘿嘿嘿不能写。

还有营养液,今天收到了好多营养液,好幸福,贴贴你们。

至于投雷的,叛逆>_<

感谢在2021-06-26 00:09:47~2021-06-26 22:38: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redemption、白酒云烟、一只想当陆妈的猹、suz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墨薇白 50瓶;k;、46857131 20瓶;我love巧克力、未殇忧兰、米mj、惨绿少女 10瓶;轻羽 9瓶;suz 6瓶;黄烦烦的喻文州、懒狗今天也在摸鱼追更、徵羽、莫念、佛罗伦萨小夜莺、木子拙 5瓶;念青、唐墨紫蝶、西西 3瓶;36072998、游人间戏中客 2瓶;沉夕、作者本人给自己、杯杯的卡卡、谢瑹、涪歌、胤兮、123、软萌的樱诩、爱糖的小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