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池鱼正去了手机专卖店, 笑容殷勤的小哥帮他挑着手机,他不感什么兴趣地略过,随意指了一个手机, “这个。”

“不再看看了吗?”小哥指了另一款, 他的笑容诚恳,“这个体验感比起另一款更好, 配置也会更高一些,而且两款的价格差不多,我还是推荐您这一款的。”

池鱼随意点了点头,“那就这个吧。”因为他发现小哥指的另一款手机的开屏动画是美鱼摆尾, 随着黑夜散去, 蓝色的大海现出屏幕,海浪翻滚, 一个漂亮的红色小鱼跳出来, 冲着屏幕吐了几个泡泡, 然后鱼影消失。白色的手机外壳在灯光下闪着很炫酷的光, 池鱼心动了。

小哥正在给填写单子, 店里人很多, 池鱼避开人群,他在柱子边站定, 耳边却突然有一个声音, “池—鱼。”

传来的声音似乎还夹杂着缓慢流淌的音乐声, 男人压低了声音,他一字一句地喊道,“池、鱼。” 声音低哑而有磁性,仿佛已经喊了无数次,

再嘈杂的声音都没能掩饰池鱼听见的这个声音, 池鱼压了压帽檐,他眉毛一挑,疑惑道,“项斐?”

池鱼没有幻听,但当他尝试着传递自己的声音时,却听不见回音了。

项斐身上带着他赠给他的小海螺,但是只能在海上发挥效果,回到陆地上和普通的海螺没有什么两样。

池鱼迟疑了一下,他再次轻声喊道,“长官?”

还是没有人应答,他的眼帘轻轻垂下,小哥包装好了手机,在另一边喊他。

那边的项斐摩挲着表面光滑闪亮的小海螺。倒扣在桌面上的手机屏幕闪出一道细碎的亮光,下属在通讯页面发过来了一张模糊的照片。

那个人的眼睛隐在帽子下,露出形状优美的下颚,嘴唇殷红,白皙的指尖点在小哥包装好的礼品袋上。项斐只一眼看过去,他身上的血液仿佛停住流动,心脏的鼓噪声一下又一下,砰击着耳膜。

是池鱼,这张照片一看就是池鱼。

他近乎贪婪的描绘手机屏幕上的人,手指轻轻地从他的头顶摩挲往下,仿佛这样就能真切的感受到池鱼的温度。

他等了两个月的时间,终于等来了他的伴侣,想到这里,项斐只想一刻也不停息、快马加鞭地赶过去。

想触碰他的鱼尾,想亲吻他的唇瓣,想牵着他的手,项斐想的快疯了。

项斐的目光沉沉,他沉吟片刻,通过加密频道打通了内线的电话。

接电话的是一个声音喑哑的女声,她“喂”了一声,仅凭她那低沉沙哑的声音,辨别不出来年龄大小。

那边的女人道,“怎么给我打电话了?上将,我还以为你忘了我们两个之间的合作了。”

她说,“我都把我们家宝贝放在宛城那么长时间了,你也不让她回来。”

项斐的手指点在桌子上,他想到什么,对对面的女人道,“可以让徐许回来了,大公主。”

“怎么,你要找的人找到了?”大公主感兴趣地问,她斜靠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十分悠闲。

她的对面有一个相框,立在小小的茶几上,是一对贴面吻在一起的女生,一个面孔是对面的大公主,还有一个,便是项斐口中的徐许,宛城金店,池鱼遇见的老板娘。

“找到了。”项斐翘了翘唇角,隔着电话都能听出他的好心情,“所以,你该动手了。”

大公主:“那么,祝我们成功。”

房间里黑胶唱片的音乐声像一条小河缓慢地流动,项斐的身影一半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下,一半被遮在窗帘挡下的阴暗处,眼睛垂下掩盖住里面的层层思绪,右眼长长的睫毛在阳光下像是即将飞走的蝴蝶,飞到千里之外的宛城,亲吻人鱼的指尖。

他说,“我要为他戴上胜利的冠冕。”

池鱼在暮色之海中便是被尊敬的王,那么来到他的国家,尽管池鱼不介意,但是项斐依旧要把池鱼奉上权力的高位,辅以鲜花,尊敬和爱意。

他把这张传过来的照片和其他的照片一起,放进了加密的相册里面。

项斐怀念地翻过相册里面的第一张,那是一张模糊的“自拍照。”是他回到帝国之后,在某一天翻看手机的相册,找到了这张,应该是池鱼不小心按到了屏幕,抓下了这张照片。

池鱼身后的背景是暮色岛的海边,他的脸在屏幕上只占了三分之一的位置,银色的眼睛弯起,像是夜晚悬挂的上弦月,似乎在透过屏幕看另一边的人。

项斐也笑起来。

池鱼买了手机,顺便附赠了电话卡,这些东西现在临时对他来说够用的。

有谁在跟着他,池鱼拐进一个巷子,青石板路走起来没有声音,明灯亮起,在路的两边,工作了一天回家的成年人渐渐多起来,混杂在人群中的那个人,看起来毫无目的地在闲逛,但是池鱼走到哪里,他始终距离池鱼不到半条街的距离,偶尔鬼鬼祟祟地举起手机。

——这么远,能拍到什么?

池鱼疑惑,他的脚步一拐,又钻进了另一个小道。

跟着的人犹豫片刻,咬咬牙顿了下脚立刻跟着过去。

然而当他走到那个偏僻的小道时,人却不见了。他赶紧往前走了几步,可是小巷里面空空如也,除了他还有在远处的大狼狗,什么都没有。

跟踪的人背后突然窜起一阵冷汗,正在这个时候他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那个手指冰凉,按在他的身上的时候,把跟踪者吓得一身鸡皮疙瘩。

池鱼问,“你在找我吗?”

这句话在他耳边响起的时候,不亚于恐怖片的效果。

池鱼饶有趣味地看着跟踪者僵硬地摇了摇头。

他颤颤巍巍道,“我只是路过……”

“把你的手机给我。”池鱼不等他拒绝,抽走了被跟踪者攥得紧紧的手机。

果然一翻图库里面全都是被偷拍的照片,各种各样的都有。这些照片都被发给了一个人,没有备注,只有简短的一个联系方式。

跟踪者缩在角落里抱着头,哭丧道,“您可千万别报警,我就是鬼迷心窍收了钱过来跟着你,下午刚上岗的,大哥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一次……”

池鱼没有看他,他的心里似乎有预感,手指摩挲上那个陌生的号码。垂着眼睛,点在绿色的键对应的位置。

“嘟嘟——”了两声,那边被接过,还没有说话,池鱼第一次那么笃定,他唇角微弯,含着淡淡的笑意,“长官,好久不见。”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卡文,但是卡论文,太晚了抱歉抱歉,一百八十度鞠躬。

对了对了,宝贝们别投雷了,好多好多晋江币,去看其他书(震声)!

我想要营养液,吨吨吨的营养液,不花钱的营养液,贴贴~好晚了安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