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第三十六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簌簌秋叶落下, 不知不觉在帝国已经入秋了。

帝国的船只从暮色之海驶来,平安归来。最令人瞩目的便是项斐少将,皇帝亲自为其授章, 两个月过去, 这位曾经是少将,现如今是上将的男人, 仿佛在帝国上层神隐了一样,没有媒体能打探到他的消息。

现在主流的话题是老皇帝病重,都在猜测下一个皇帝是谁?老皇帝有五个子女,二皇子不慎陨落暮色之海, 剩下的四个继承者各有好坏, 都有各自的拥簇者。

渔村已经空了,暮色之海从里向外蔓延不明成分的白雾, 覆盖住渔民为生的浅水区, 政府派遣的军队把他们迁移去了另一个地方, 现在渔村除了偶尔回来带一些遗落物品的人类, 几乎没有人再涉足。

有一个青年从海边往有人烟的地方走去。

他蹙着眉, 似乎是第一次走路一样, 很慢地向前走动,直到渐渐适应了才加快脚步。

银色的头发散落在身后, 被一根海藻绿的带子绑起来, 几缕碎发飘荡在脸颊旁。眼睛倒不那么显眼, 是浅黑色,在阳光的照耀下还会反射出深棕色的光芒,映着无波无澜的瞳孔。

池鱼走到了渔村,他没有时间的概念,不知道从自己沉睡到醒来的这段时间过去了多久。要找一个可以看时间的东西, 顺便再确认一下,他的长官去哪了。

身后,浓厚的白雾渐渐散去,蔚蓝的大海一望无际,苏醒的海鱼跃出水面,又下潜进海底。一切复苏。

从干净的街道向外,正好有一个中年男人匆匆打包了剩余的物品向外走,他背着双肩包,看见有一个人影往这里走,他忍不住喊道,“别过来了,这里被封了你知不知道?”

一看小青年就是从不远处的城市过来取景的,现在海都被封了,还能过来干什么。

他往青年的身后一看,奇怪,也没有摄像机跟拍。心里正纳闷,那个青年听见了他的话往这里靠近。

一看,乖乖,中年男人在海边那么多年,看过大大小小的游客或者是其他人过来拍照旅游,但他从来没见过像面前青年这样的相貌的,足以秒杀当众的银色的头发不像是漂染过的,在太阳底下闪着十分自然的颜色,还比他高半头,中年男人需要仰头看着他。

他白色的衬衫袖子卷起挽到小臂旁,白皙的手臂上青筋微微鼓动,手指纤长而骨节分明。

此刻,那双完美的手正拿着一朵开的灿烂的小花,指甲掐出一些花汁,手上沾着一些嫩绿,他微微低头,那双深邃的眼睛看向中年男人,清凌凌的仿佛微风拂过、月色缓慢流淌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您好,大伯,我想问一下,进城的路怎么走?”

大伯不禁呆了一下,他问道,“你咋连进城的路都不知道,导航呢?”

心中油然而生了几分怀疑,面前的这个青年,突然出现在沿海地带的封锁地区,还不知道怎么进城,导航也没用。

怎么看怎么让人怀疑。

他的手已经摸上了手机。

下一秒,池鱼的眼睛突然间现出了隐隐的银色,和大伯的眼睛对视,他扬起唇角对中年男人道,“带我去城里,谢谢。”他礼貌地道谢。

大伯呆滞地应下,摸向手机的手垂下,随即恢复神智,对池鱼道,“害,你这后生,要是去城里早说,我正好要去城里,你和我一道吧。”

他往前领路,刚才的那些怀疑不翼而飞,还一路跟这个年轻的后生搭话。

“怎么来这个渔村来?害,鸟不拉屎的地方,人都走光了,要不是我今天正好回来,你走到城里至少得两个小时。”

“来找人。”池鱼答。

“找到了吗?”

“正要去找。”池鱼笑了一下,“会找到的。”

项斐离他很远,远的池鱼要费很长时间。

他的目光遥遥地望向远处,跟着面前的人类搭上了他的顺风车,一辆面包车,六菱宏黑。

一路颠簸,渔村近海,城里靠海,但暮色之海没能把这座城市的经济带起来,反而城里开了很多旅馆,有很多对暮色之海好奇的年轻人或者过来探险的人,就近栖在酒店里。

最近萧条了不少,晚霞日落,透出温柔的别样的色彩,映照在墙壁上蔓延的玫瑰花藤上,爬山虎垂下,贴着青色的石板墙。有几个纳凉的人坐在青石板路的两边,就近看着自己的商店,里面买的大多数是当地的特产,但很可惜,池鱼一分钱都没有。

他什么也买不了。

让大伯放他到路边,池鱼轻巧地下车,他在车上的角落里放了一颗明亮圆润的黑色珍珠。

这座城作为养老是很好的,晚风轻抚,池鱼一路走一路看,他想找到一家可以换东西的店铺。

然后再买一顶帽子,挡住他的脸。

池鱼皱了皱眉,他无视了一路看过来的目光,炽热的,痴迷的,看呆的……他走进了一家金店。

人类的语言文字对池鱼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人鱼自有一套语言的转化系统,而且还可以学。和项斐相处的那段时间,人类的高科技也了解了不少。

至少不是一条土土鱼。

池鱼弯着唇角,“海神之泪”在召唤他,他要尽快去找他的军官。

进门之后不像是寻常金店的装饰,大堂明净,两边是黑檀木做的古董架,摆的不是金饰而是其他的小物件,五色斑斓色彩明亮,池鱼一扫过去便知道全是真。

在这些古董架的后面,才是这家金店的主营,各种各样的金饰衬得空间明堂堂,老板晃荡在摇椅上,穿着一身旗袍盘着发,手腕上的白玉镯子衬得肤色白皙,正慢慢摇着一把扇子,见有客人来了,老板从躺椅上下来,披了一个薄披肩。

“客人看什么?”她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这样的青年倒是在城里没有见过,倒像是个外地人。

面上笑吟吟,她不动声色地扫过池鱼显眼的银色发丝,转而收回视线。“小店什么都有,您想带些纪念品呀什么的也可以看看。”

池鱼颔首,道,“想问问老板收不收金子。“

老板一愣,她摆过扇子挡在嘴边,抿唇一笑,“当然是收的了,不知道客人有什么样的金子?”

她引着池鱼走进内室,专门鉴别的房间。

池鱼把一块手掌大小的金砖放到桌子上,问老板,“够吗?”

这是他的那些东西里面最小的一个金砖了。

池鱼拎了一个黑色的帆布包走出来,这是店里的老板友情赞助的,在池鱼要求用现金支付之后,池鱼给老板打了折,不然店里的现金不够。

他脚步轻巧,先买了一顶帽子带上,压下引人注目的脸。目光移向电线杆上贴着的广告,【身份证,学生证,找我补办,靠谱!联系电话888888】

当然,池鱼不知道这是办假证,他现在只是很心动,没有身份证什么都做不了,要去办证。

正在这时,大屏幕上正播报着新闻,主持人口齿清晰,“项斐上将今日出现在114军团的演习,并对……”

播放的视频里,他的长官在最前面走着,身后跟着副官和士兵。在场的所有人中只有他最显眼,目光冷淡,胸口的徽章的光芒晃动,金色的流苏挂穗从肩上缀下连到胸口,帽檐压下他深邃的眉眼。

这是录屏,而真正的上将,此刻正坐在军部的办公室里,座机电话响起,那边是盯着暮色之海附近地区的洛兰。

“上将,我们的人发现了您要找的人的痕迹,他刚刚去了宛城的金店,老板在他走后给我传了消息。”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有点刹不住,总想让鱼鱼卖点什么东西或者去淘宝贝hhhhhh

少是少了点了(扭扭捏捏羞涩脸),这不是期末了吗,再多也写不出来了,理不直气也壮,嘿嘿。安安,明天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