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阿贝卡号”平稳地向前, 他们航行快两个月,始终在暮色之海的海面徘徊,就算加足马力向前, 也是进一步加剧船上的人的绝望。

无论他们朝哪个方向一直航行, 也找不到尽头,反而仪器失灵, 没有信号,他们带上的通讯仪器上显示的空格让士兵们一次次地摸出自己的手机,又一次次失望地放下。

冰库里冻的新鲜的果蔬储存量所剩无几,罐头剩余不多, 大多数在暮色之海上的时间都是阴天, 白雾弥漫,再加上断断续续的袭击, 已经让他们身心俱疲。

上次, 所有的海怪对“阿贝卡号”的围攻, 在池鱼的干预下并没有伤亡多少人, 恍惚间只是大梦一场, 所有昏迷过去的人类做了一场美梦, 醒来后还要面对无望的前路。

没有人知道在他们昏迷的十几分钟内发生了什么,没有任何仪器记录那一段时间, 率先醒过来的人看见躺在地上的同伴几乎心脏骤停, 谢天谢地的是随着这一批人的苏醒,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地醒过来。

而项斐是第一个。

二皇子拿着笔,没有信号之后电脑反而不如他的脑子好用,一条一条线被串起来,比如为什么在暮色岛上只有项斐活着回来,比如为什么在海怪围攻时项斐是第一个醒过来的, 还有项斐书页中夹杂的鳞片。

“人鱼。”他用笔尖点了点,似笑非笑,“和我们的少将有什么关系呢?”他谓叹出声,“太让我好奇了。”

可惜不能报告给父皇,二皇子可惜的想,消息在加密的通讯仪器里转了一个上午,始终无法传递出去。

告诉皇帝,我们阿贝卡帝国的少将,似乎生出异心了,二皇子冷冷地想。

实验室建在“阿贝卡号”的一个偏僻角落,它占据了最大的一个位置,研究员在其中是不亚于士兵的又一个团体,签署了保密协议进入暮色之海的每一个研究员,几乎半数都做好了为科学葬身的准备。

当然只是半数,还有半数的研究员不想死在无法出去的暮色之海。

有一个研究员避开了第一个编号的实验室,他穿过银白色的金属大门继续向前走,旁边的研究员看见他问道,“拉尔,再往前就是关押那头海怪的地方了,你去那儿干吗?”

“我去看看情况,注射了三代之后想看看效果,毕竟三代的研究我也参与了一开始的测算。”拉尔道。

直到注视他的同伴回过头不再关注他,拉尔才松了一口气,他继续向前走,手心攥紧,面上维持着镇定。

“滴——”第二道门打开。

他走了进去,再穿过长长的通道,拉尔到达了一个房间。

第三个门打开。

巨大的水箱被鲜血充斥,只留下一半的粉红色药剂竖立在试管架上,剩下的一半——拉尔抬起头,被注射进了海怪的身体里。

海怪的鲜血把水箱浸染,它失去了挣扎的力气,但是没有死。

连接的仪器上下起伏着红色的折线,滴滴的声音在空旷的实验室中持续不断,拉尔咽了一口唾沫。

或许是察觉到陌生的气息靠近,海怪不知哪来的力气,开始疯狂地撞击水箱,水位持续上升,水箱的颜色更深,“砰砰砰”的声音没有间断,随着海怪的动作,拉尔的瞳孔里映出了海怪狰狞的身躯,掩藏在它的躯体下的血管浮现在表面,细小的血管一个个爆裂,是三代的另一个作用。

或许是三代的药效上来,海怪很快又安静下来,它失去了力气似的沉在巨大的水箱。

只有缓慢跳动的曲线显示它还没有失去生命。

拉尔不再犹豫,他拿出藏在暗扣里的,另一个半管粉红色的试剂,在外表上看起来,它们几乎无差,就像一对一模一样的孪生兄弟。

他把两个药剂交换,袖子里藏着另一管药剂出了实验室,镇定地和遇见他的研究员打招呼。

池鱼醒过来的时候天还没亮,仅有的几分光线透过半遮的窗帘透进来,把房间切割成泾渭分明的三块地方,一块是属于他和项斐的床上,独有的夜灯光亮静静照耀,温馨的氛围萦绕。

一块是窗户前方的地方,黑色和白色混在一起,形成了特有的黎明前的混沌,还有门口的位置,被看不见的黑暗笼罩。

池鱼的直觉很准,就像这次,未知的第六感告诉池鱼,似乎有危险在靠近。

项斐浅眠,不需要池鱼把他喊醒,在池鱼刚刚把被子掀开准备起身时,他就醒了。

人鱼淡银色的眼睛望向他,清冷单薄的光线照在他的身后,夜灯的一些暖光映在他过分好看的面孔上,在鼻梁附近投下深沉的阴影,在看见项斐醒来的一瞬间软化下来。

池鱼的声音本就很好听,在人鱼中数一数二的,此刻他压低了声音,更是带着一些还没有清醒下来的磁性,“再睡一会吧。”

他的手碰到项斐的耳廓,从耳垂向上,再到耳朵尖尖,池鱼冰凉苍白的指尖顺着给他往下掖了掖凌乱的发丝。

项斐抿了抿唇,耳朵上传来一阵阵酥麻的痒意。

他问池鱼:“出事了吗?”他想到在船上迟迟没有动静的二皇子,是他行动了?

项斐第一次看池鱼这样的样子,唇角平直没有笑意,只有看他时眼中没有变化的情感让项斐确定池鱼还是那个池鱼。

项斐想起自己在暮色岛的山洞中看见的人鱼雕塑,仿佛和此刻的池鱼重合了。

他们的身上都相似的、近乎出现了一种脱离现实的神性。

“没事。”池鱼坐在床上,他蹙了蹙眉,手指点在自己的心脏处,对项斐道,“但是我有不好的预感,少将。”

他们之间偶尔出现的“少将”是池鱼对他的昵称,有时“项斐”和“少将”换着喊,调/情时还会来一句拉长了声调的“长官”。

晚上二皇子搞出动静,前半夜还有一些士兵的动静,但随着入夜,夜色渐浓,没有声音了。

有什么声音在说,危险,离开。

但是池鱼没有动,因为项斐在这里。

他的耳鳍微动,听到了很轻的繁杂的脚步声。

项斐在此刻也意识到了不对劲,他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在扣上扣子的下一秒。

“叩叩叩。”门被敲响了。

二皇子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少将,你在吗?我有些事要和你商量。”

来者不善。

池鱼把自己塞进了窗帘里面,半坐在窗台上,厚重的窗帘足以挡住人鱼的身影。

项斐开了门,二皇子看见他的军装显然毫不意外,他打量了一下四周,军官的身影挡住了他向内窥探的视线,于是二皇子笑了笑,“您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他的身后是穿着白色防护服的研究员,手里拿着木仓,看见项斐的目光扫过来纷纷低下了头。他们也是没办法,二皇子说了,抓到人鱼就可以回家……

“二皇子有什么事情直说吧。”项斐冷淡地道,“这么晚了来找我——”他黑曜石般的眼睛上下打量着他,对着二皇子轻轻笑了笑,“是敌非友?”

二皇子耸耸肩,“话不能这么说。”

“若是你肯分享人鱼的下落,我们自然还是朋友,帝国的荣誉依旧属于你。”二皇子的眼神往里面看去,他问道,“或许人鱼就在您的房间,对吗少将?”

他看起来胸有成竹。

“不对,无可奉告。”项斐冷冷道。他的手触碰到了藏在军装下的配木仓,那双充斥着霜雪的眼睛冷淡地看向二皇子,像是帝国最冷的雪峰。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少将。”二皇子嗤笑了一声,他一挥手,研究员的木仓口对准了项斐。“除了我的人,现在是不会有人来的。船上的其他人被我下了迷药,保证他们现在还在美梦中,说不准一觉醒来,找到了人鱼的心脏,他们就能回到阿贝卡帝国了。”

“谁还会在意一个少将呢?”

而在窗帘后的池鱼,他的面上晕上一丝潮红,冰凉的银色发丝散落在身上,丝毫没有缓解灼烧般的热意。鳞片很痛,很痒,急切地需要伴侣的抚摸,躁的他整条鱼都烧起来,指尖有些颤抖,抓住了窗帘的一角,项斐……

人鱼的天性让他回到大海,回到自己最熟悉的地方,但是此刻项斐还在这,池鱼勉强保持住清醒。

能真正的跟着二皇子前来的死忠不多,项斐的速度很快,在二皇子来不及反应时他就抬起了木仓,冲着他扣下扳机。

但二皇子也不是什么花拳绣腿,他猛地拽过旁边的人挡在自己的面前,然后从兜里拿了一个什么东西扔出去。

浓厚的白雾弥漫,刺鼻的气味刺激的人睁不开眼,二皇子的目光望向窗帘上明显的鼓起,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兴奋,“找到了。”

然后无数道木仓声响起,他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敢置信,胸口出现了几个血洞,二皇子手中的粉红色药剂还没来得及使用,就摔倒在地。

他不敢置信道,“你……”

身后的项斐面无表情地把手放下去,他的木仓口出现一缕轻烟。

“不如让我来告诉你。”项斐蹲下身,白雾对他造成的影响不大,研究员被洛兰带的人控制,他把地上已经空了的试管举起来,对着还有一丝生息的二皇子道,“这个,我派人换了。”

“迷药,根本没有几个人中招。”

试管被冷漠的军官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他慢慢站起来,嗓音微凉,“我提醒了你很多遍,二皇子,在这艘船上,我才是指挥官,主要负责者。”

“你凭什么认为,这些事情我不知道,嗯?”

“我以为你还会再忍一段时间,没想到今天就迫不及待了。”

项斐转身,他对身后的士兵道,“帝国第二顺位继承人二皇子,危害帝国第三十五条法律,按照规定,处以死刑,执行人:项斐。”

房间的白雾散去,刚才发生的戏剧性的一幕很快地如潮水般退场。

窗帘的后面很久没有动静,项斐怕刚才弥散的白雾刺激到池鱼。

然而他刚刚掀开窗帘,还没有来得及反应,鱼尾缠上他的身体,一个带着热气的身体环住了他。

池鱼很热,他轻轻蹭着项斐柔软的脸颊,鱼尾硌着项斐。

项斐感受着不正常的热度,他的下颚被抬起,池鱼的动作很轻缓,但是又带着不容置疑的占有欲,在项斐的下巴处捏出了一个浅红色的指印。

他喑哑的声音在项斐的耳边响起,“长官,我的成年期要到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章应该是是十五万字到十七万字之间写完,没错就是那么短小,一开始想的是三十万字写完,谁知道剧情进展那么快,仿佛被狗撵着是的,鱼和媳妇的感情不受我控制,落泪了,七月初就能ok。

买v章的话如果全订才三块钱左右,超便宜的呜呜呜,我没有精力去打击盗文了,别看盗文,在鱼鱼这里做一个尊贵的vip读者吧,还会有每天的贴贴。

贴贴我的仙女们≧≦,感谢支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