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项斐的喉结滚动, 他的眼睛没有闭上,以至于池鱼可以看见他眼里的星光点点,睫毛一直在颤动, 他吻的很小心, 舌尖小心翼翼地舔过他的嘴唇,轻轻舔舐, 然后再探进去,鼻尖几乎要碰到一起,呼吸交错,项斐的手一直贴在池鱼的腰间, 手心的温度似乎烫到了池鱼。

他的手撑在床上, 单凭上下位置来看的话,是池鱼在主动, 但分明是项斐占据了主导地位。

项斐的脸颊染上一层带着水光的粉红, 像熟透了水蜜桃, 轻轻戳一戳外面的果皮, 就会陷进去, 犯的汁水四溅。

任何一个人看了都会升起怜惜之心。

池鱼的手摸住了项斐的后颈, 迫使项斐抬头,项斐脆弱的脖颈完全暴露在池鱼的面前。

白皙的、隐隐可见青色的血管, 喉结滚动, 再往下被扣子盖住。

池鱼侧头, 嘴唇里似乎还有刚才接吻的触感,两颗尖牙毫不留情地探出来,咬上了项斐的脖颈。

项斐微皱了皱眉,他的手放在池鱼的后背上慢慢抚摸着他,手指划过曲线优美的蝴蝶骨。

直到池鱼的嘴唇里尝到弥漫的血腥味, 他才松开,舌尖舔了舔项斐的伤口,又惊得项斐控制不住地颤了颤,往下缩了缩。

黑发的青年在自己的身/下,他没有反抗,甚至是一种完全服从的姿态。刚才被池鱼咬上脖颈时扣子被扯开,池鱼的心微微一动,他说不清是什么感受,仿佛完全陷入了一个名为“项斐”的漩涡里面,不能离开。

他低下头,吻上了项斐的唇瓣。项斐的眼睫颤动,手臂从池鱼的后背上滑落,他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暧昧上涌,久到池鱼不得不喊刹车。

他在旁边躺下,懒洋洋搭着项斐的腰身,一只手揽过去道,“该睡觉了。”

项斐:“?”

他闷笑了声,“你吃完不认账啊?”

池鱼和项斐靠在一起,冰凉的鱼尾贴着项斐的双腿,他的热度很高,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

池鱼的脸上一点没有受到影响,依旧是白皙的冷玉般的颜色,除了眼睛有些湿润,银色的发丝有些凌乱地散在耳边。

“我给你盖章了。”池鱼道,他心满意足地摸了摸项斐脖颈上那个属于人鱼的牙印。

项斐主动亲了自己,于是池鱼鬼迷心窍咬上他的脖颈,看见上面的牙印时更加兴奋,尤其是项斐乖乖躺在自己的身下。

神经刺激,池鱼吻上了他的嘴唇。

项斐说:“那你是我的了。”

“不。”池鱼侧过身,转头和他对视。他的的鼻尖和项斐点在一起,然后他舔了舔项斐的脸颊,“你是我的。”

柔软的触感传来,项斐的眼睛发亮,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

他啄了啄池鱼的唇角,“我是你的。”

池鱼轻轻笑了一声,他继续吻上项斐的唇角,“刚才那样不够,要这样。”他黏黏糊糊道。

今夜的事情走向,至少池鱼在进项斐的房间之前是没有想到的,但他看见项斐趴在桌子上的身影,还有靠近时手上攥着的海螺突然心软了,被一个名为“项斐”的人类无意识喂了好大一罐糖,甜的他心里软塌塌。

于是在项斐吻上来的时候没有拒绝。

快到黎明了,项斐沉沉地睡过去,他穿的睡衣,半截手臂露出来搭在一边,被池鱼揽着,池鱼一个晚上没有睡意。

啊,池鱼揽住项斐的腰,他的心里甜乎乎,这就是爱情的感觉。

初尝爱情·没有见识·鱼如是想到。

谁能想到,之前的池鱼还在犯愁伴侣的事情,今天就有了伴侣。

还很乖,池鱼珍惜地摸了摸项斐的头发,细软的发丝在手中的触感很好,项斐紧闭着眼睛,他感受到人鱼的抚摸,贴近他的手掌往上面像小动物一样蹭了蹭。

“快睡觉。”项斐低声。

“你睡吧。”池鱼贴着项斐的脸颊,“我好开心哦,项斐。”

“该开心的是我。”项斐无奈地睁眼,他的心脏还在砰砰砰地跳动,“好像做梦一样。”

他和池鱼对视,一人一人鱼不由得笑出声,然后磁铁相吸一样,他们不由得又吻上了一起。

一个晚上不知道亲了多少次。

清晨的时候水手很早就起来了,他们一天一轮换,今天轮到乌苏和其他的水手打渔了。

必须先观测好,渔民在一旁指挥着,确保没有海怪或者其他生物在附近,再把网撒下去,捞出今日份的供船上的海鲜。

有几条鱼很大,被乌苏特意挑出来,放到一边。

“今天的鱼真多。”渔民感叹,“都没有多少小杂鱼。”他粗糙的手捞了一条大鱼,“你看这体型。”

乌苏也感叹道,“就是,今天的鱼不仅多,还大。”

剩下的几个水手把几筐鱼抬到餐厅里交给厨师处理。

乌苏也跟着过去,厨师的手脚利落,刀起刀落,一条大鱼很快被处理好。

不多时旁边已经攒了一堆被处理好的鱼。

乌苏的眼神发飘,他往旁边看过去,在心里盘算着还有多长时间自己能回到家乡……

他突然听到一个惊呼,“这是什么?”

厨师从鱼腹里拿出了几枚深蓝色的鳞片。

普通的鳞片根本不值得厨师惊呼,而在他手里的三枚鳞片,即使从被厨师剖开的鱼腹中掏出来,仍然不染一丝血污,在手里闪过微光。凝视久时令人目眩神迷,沉醉在海水流动的深邃中不能自拔。

乌苏忍不住伸出手触碰了一下不知名的鳞片,触感微凉。

“这是什么……”他忍不住道。

厨师挠了挠头,“该不该上报给少将?”

他们遇到这样的鳞片,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上船航行是为了找一件东西,但是具体找什么,只有最核心的几个人知道。

要是没有上报,但是又是什么重要线索怎么办?乌苏一咬牙,“给我吧,我去找洛兰少校。”

先报给洛兰,再看看有没有必要再往上报。

他拿着几枚鳞片出去,穿过长长的通道往船舱的位置走去,刚经过实验室,实验室的大门打开,二皇子带着眼镜打了个哈欠。

他眯着眼,听见乌苏打招呼道:“二皇子。”

“嗯。”二皇子点头,他看见了乌苏手中一闪而过的蓝色光芒,问道,“你手里的是什么?”

乌苏把手张开,在他的手心里,是三枚鳞片。他道,“刚才我们在处理的鱼腹里捞出了这个东西,正准备送去洛兰少校那里看看。”

二皇子推了推眼镜,他微微勾起唇角,“今天刚打捞到的鱼吗?”

“是,就是今天早上打捞到的大鱼,在鱼腹里发现了这个东西。”

来自大海的鳞片,还有……二皇子想到他那次去项斐的房间中在书桌下的笔记本里翻到的,和这三枚鳞片一模一样的鳞片。断断续续的思路被串成一条线。

父皇,我们的少将,似乎有一些小秘密。

“先给我吧。”二皇子自然道,他朝乌苏伸出手。

乌苏愣了一下,“这……”他有些犹豫。

“正好我在实验室,拿着鳞片研究一下,如果真的有问题的话回头再和少将说,也不必什么事情都打扰他。”

“那真是谢谢二皇子了。”乌苏把鳞片给他。

二皇子看着乌苏的身影消失,他拿着几枚鳞片,轻轻哼着歌,走进了实验室。

会是他猜测的那个东西吗?二皇子有些兴奋,他舔了舔自己的下唇。手中的鳞片深邃的光芒,让他此刻没有研究,就已经确定了百分之五十。

走过转角的乌苏,心中越想越不对劲,他快手快脚地走向洛兰的办公室,不管怎么说,先和少校汇报一下,再看看有没有必要。

说来也奇怪,昨晚胡闹到最后,先撑不住的是池鱼,困意一阵阵上涌,眼皮耷拉着。他懒懒打了一个哈欠,“睡觉吧,我好困了。”

第二天也是项斐先醒过来,他几乎一夜没睡,但是面上丝毫没有疲倦的神色,池鱼在床上把自己卷成一团,不仅卷自己,还把项斐也一起窝着,两个人贴的严丝合缝。

项斐费了好大劲才把自己从他的身边抽开。然而就算这样,池鱼也没有被惊醒。

项斐眉心微皱,感觉池鱼最近睡的时间有点长,总是犯困。看池鱼习以为常的样子,心中偶尔闪过一丝不对劲也被忽略。回头得问问,池鱼怎么了。

项斐轻手轻脚穿上拖鞋,池鱼缩在被子里,他给池鱼掖了掖被子,池鱼睡的很香。

项斐轻轻地吻上他漂亮的眉眼,再继续吻上他的鼻尖,最后啄了啄他的唇瓣。

心中满足,这是我的……我的鱼鱼。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努力想写到三千字,便签上一看:3040,结果复制到jj上就变成了不到三千。躺平了,四舍五入就是五千了(狗头)

明天日六日六!我一定要日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