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第三十一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池鱼一直趴在礁石上, 随着月亮的出现,海水渐渐漫过他的身边,覆盖住他的身影。

池鱼的思绪陷入混沌, 穿过色彩斑斓的记忆到达深沉的大海。他清楚地知道, 自己又做梦了。

这次比第一次要详细的多,他沉在海底, 被海水淹没,身上没有力气,虚弱地连手臂都抬不起来。海水的波纹每划过一次对他来说都会造成刺痛,池鱼在梦中皱起眉头, 他往下看去——

我的鱼尾呢?

他的鱼尾由原来的深蓝色, 变成了初生的乳白色,从腰部向下, 白的温润像玉, 手指碰上鱼鳞的下一秒疼痛传来, 鱼鳞凹下去一些, 随着池鱼的手指离开, 鱼鳞又恢复原状。

软软哒哒。啧, 一点防护力都没有。

鱼尾不能摇晃,每一次都是加倍的疼痛, 太疼了, 海水的晃动对他来说就像刀子在割一样。池鱼只能慢慢向下沉, 但当他抬头时。

他看见了头顶上的巨大阴影,是一艘冲破水浪的船,在向前航行。

但船只行驶到池鱼的位置,庞然大物突然不动了。

像一个黑洞停在海面,充满了未知。船上落下了铺天盖地的渔网, 在往下沉。池鱼只能忍着痛苦向一边躲避,渔网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捕捉自己才落下,但他躲开了,池鱼松了一口气,他的头发有些散乱,银色的头发失去了平日里的光华,有些暗淡,就像月亮被穿过的乌云暂时遮住了光辉。

他现在应该在度过成年期的最后一个阶段,鱼尾换鳞。一点攻击性都没有,若是被抓到就麻烦了。

会被人类送到研究所的,池鱼想着之前看过的话本,不属于人类的生物被捕捉送到研究所折磨,他决定要尽快远离这里。

在他刚要转身离开时,肩膀猝不及防地一痛,他抬头看去,有一个穿着黑色潜水服的男人,他的手里拿着特制的麻醉木仓,瞄准了他,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一针不成,看池鱼并没有倒下的迹象,黑色潜水服男人继续瞄准,他开了第二木仓。麻醉剂毫无阻碍的穿过了池鱼的鳞片,剧痛传来,海水中飘扬着淡蓝色的血液。

黑衣人缓缓地笑了,他发出沙哑的声音,“抓住你了,人鱼。”

他认出了黑衣人潜水服上的标志,属于“阿贝卡号”的特有标识。

池鱼在倒下的最后一瞬间的意识是,项斐在哪?

场景转换,这一次他还是在海底。

海底的水波温和,海草碧绿,漂亮的小鱼游来游去,花纹绚丽。

池鱼的手中似乎放了一个东西,十分坚硬。

他低头看去,在自己手中的正是他辛辛苦苦寻觅的“海神之泪。”

它发出耀蓝色的光,池鱼能感受到他的心情十分雀跃,回到久违的家乡。

他正在人鱼的宫殿。

宫殿的后面有一个被毁坏的祭坛,在池鱼的梦中完好无损,繁复的花纹雕刻上面,莹白色的祭坛发出柔和的光亮。池鱼在祭坛最高处的中间位置,他盘旋着鱼尾,在祭坛的下面,是一个个雕刻的人类。

他们的双手举过头顶跪在地上。每一尊的雕像神情都不一样,有的眉眼慈和,头发花白,脸上狂热;有的则眼神偷偷上瞟,闪过贪婪;有的闭着眼睛喃喃祈祷。

池鱼在最高处,只能看见他们的头顶,人类祈祷的声音似乎穿过层层的时空到达他的耳边,在此刻,他仿佛真的变成了祭坛上的“神灵”一样,纷杂尘念没有阻碍,怀着恶意的善意的祷告一一在池鱼的脑海中浮现。

“家财万贯。”这是几百上千年前的祷告。

“成为亿万富翁。”这是一个大海边打渔的年轻人的祷告,他点燃了供奉海神的三炷香。

“家人健健康康。”稚嫩的声音响起,房间里穿着洋娃娃裙子的小女孩对着自己的大鲨鱼玩偶道,“鱼鱼,让我的姥姥健健康康吧,别再让她生病了。”

他有些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

池鱼的手心攥紧了那颗“海神之泪”,尖锐的一角划过他的掌心,但他却无暇顾及,鱼尾正在发生蜕变,鱼尾的鳞片迅速褪下,一阵阵的热意涌来,被手心中的宝石吸收,再传过去阵阵冰凉,最后鱼尾一步步进化成更加耀眼的颜色,海里真的出现了一轮月亮,粼粼月光撒在池鱼的身上,随着“海神之泪”在手中消失,池鱼的鱼尾完成了最后一次的蜕变,他获得了莫大的力量。

池鱼的眼帘垂下,第一次的梦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而这次的梦,可以说是人鱼的血脉的预示,“他”告诉池鱼,如果再靠近人类,你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一个是靠近人类反被人类捉住屠杀,失去心脏,最后一只人鱼陨落,暮色之海再无能够守护它的王。还有一个是夺取人类手中的“海神之泪”然后独自完成向成年期的进化,变成真正的、强大的神灵。

人鱼的血脉在告诉池鱼最优解,该选哪个,你应该知道。

但是池鱼挣脱了梦境,他强硬地睁开了眼睛,面前是黑暗的大海。

他贴在被海水淹没的礁石上,半身的银发飘扬,鱼尾粼粼,尚有几个鳞片掉落,皮肤白皙,背后的蝴蝶骨即将要展翅欲飞,流畅的曲线从脊骨向下一直延伸到腰间,像魅惑人心的海妖。

池鱼冷笑,他哪个也不会选,更不会把自己置身于第一个场景的危险处境。血脉的预示对他来说只会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心。

正这样想着,池鱼探出头来,水花四溅,几颗水珠顺着池鱼的脸颊流下,经过精巧的锁骨,淌入海水中。

月亮移到海面的正上方,池鱼的表情一僵,他似乎在下午时候答应了项斐什么事情。

他的耳边回响起项斐的最后一句话。

“我晚上等着你,池鱼。”

晚上……他抬头望月,现在还没有到凌晨,啊,是晚上吧。

他没有失约。池鱼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心虚,项斐晚上都没有联系他,让他的心中总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池鱼循着“阿贝卡号”的痕迹向前游,他走的太急,以至于没有看见,在礁石上,静静地存放着几枚鳞片。

有一只海鱼路过,它的鱼鳃张合,嘴巴一张,把池鱼的鳞片吸入腹中,满足地游走了。

晚上的“阿贝卡号”极为安静,除了正在巡逻换班的士兵,船舱里没有几过房间亮着灯。

池鱼靠近项斐的房间里时发现项斐拉上了厚重的窗帘。

——但是窗户没关。

海风鼓动着窗帘扬起一角,露出里面微微的灯光。

池鱼从窗户进去,鱼尾轻巧地落在地上,靠着手臂的力量。他落地的声音很轻,地板上一点声音都没有。

池鱼看向了趴在书桌上的男人,衬衫褶皱,勾勒出他的腰型,再往下被尽数收进去。他的眼睛紧闭,睫毛卷翘的投下细密的阴影,五官轮廓在暖黄的灯光下倒有几分柔和,不似平时那样凌厉。碎发贴在耳边,后颈露出来,对着池鱼的位置。

池鱼的手掌贴在男人没有防备的后颈处,略微有些凉意,惊得项斐动了动身体,但还是没有醒过来。

他一动池鱼才发现项斐的手里攥着他送给他的海螺,小巧的一个还被套上了红绳握在手中。

他突然心情有些复杂,晚上的时候也没有接到项斐的通话,如果自己没有来,项斐是不是会在这里睡一个晚上呢。

钟表的指针再次划过一圈,刚刚好指向十二点,已经是第二天了。

池鱼叹了口气,他弯下身把项斐拦腰抱起。

他的动作轻柔,一只手从腿窝勾过去,一只手贴住了他的腰。项斐看起来睡的很沉,池鱼的动作没有吵醒他。

随后池鱼把项斐放在了床上,将他陷入柔软的被中,池鱼的鱼尾不像人类双腿可以支撑,完全靠着手臂的力量在支撑,以至于贴的项斐有些近了。

池鱼刚要松手起身,他想躺到另一边去,谁知道下一秒,他的脖颈被人勾住。

唇瓣被睁眼的军官吻住,那只手压着池鱼向下,更加深/入这个吻。池鱼睁大了眼睛,他和项斐对视。

项斐的眼睛清明,看起来没有丝毫睡意,望见池鱼看他,他一边吻着,一边还微弯起了眼睛,映着浅浅的笑意。

他们的上半身紧贴,一个冰凉,一个火热,热度在两个人之间传递。

鼻侧的呼吸都交缠在一起,池鱼的银发垂到床上,有几缕被项斐压住,但他无暇顾及。

项斐的嘴唇很软,舌尖……也很软,那一瞬间,池鱼的心脏鼓噪。

作者有话要说:  努力想写到三千得到一个小红花,但是剧情刚刚好断在这,剩下的明天写吧。

安安,我要去睡觉了,谢谢老板们的营养液和雷,鞠躬orz

对了对了不会虐的,写不出来虐放心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