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三十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早上的时候, 在池鱼临走前,他的胳膊被项斐拉住。

项斐的目光落在池鱼的鱼尾上,他抿了抿唇, 问池鱼:“如果你走了就不来了怎么办?”

池鱼的身体一僵, 他确实打算消失一段时间的,理理项斐和自己的关系的。

但不能告诉项斐, 不然看项斐这个姿态都不准备让自己走了。

于是他自然道,“怎么可能,我是那种鱼吗?”他的眼睛看向项斐,淡银色的眼睛十分诚恳, 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撒谎的样子。

“你是。”项斐没有一丝犹豫, 十分肯定地答道。

池鱼:“……”

“我不会,你一点都不了解我。”池鱼往后退了一步, “不了解我的人, 有什么资格说喜欢我。”

这下轮到项斐无话可说了。

他停顿了半天才耳尖红红地道, “我没有说喜欢你。”

“?”

“我想让你喜欢我。”项斐说。

池鱼假装没有听见, 他的眼神向下落去, 避开了项斐认真的眼神。



池鱼按了按他的鱼鳞, 在侧边有一块鱼鳞打开,然后他从里面掏出了一块很小的海螺, 迷你的只有池鱼的三分之一个手掌大小。

海螺的颜色透蓝, 尖端还有一个小孔, 上面还有一些银色的花纹,一圈一圈地扩散开,是一个十足漂亮的艺术品。

池鱼的鳞片阖上,看起来和其他的鳞片并没有什么不同。

那是人鱼专门的储物空间,表面上只有一个小小的鳞片, 实际上里面能装很多东西。

要是换一种说法,那就是里面通往另一个空间。

池鱼把小巧的海螺递给项斐,“喏,这个可以联系到我。只要你对着它说话,我就能听见。”

项斐接过去,他含着笑意在海螺边喊了一声“池鱼”,接着便眼睛发亮的问池鱼,“你能听见吗?”

池鱼:“你今天怎么变傻了,在我面前喊,当然可以听见了。”

和昨晚的军官判若两人。

然后项斐闪身进了旁边的洗漱间,池鱼的耳边响起了一个带着磁性的低沉的声音,他小声地喊道,“呼叫池鱼。”

池鱼“嗯”了一声。

“池—鱼。”项斐又喊。

“嗯。”池鱼再次应下,他似乎也被对面的军官传染了,勾着唇角,“池鱼收到。”

这下那边没有说话了,洗漱间的门打开。确认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项斐的眉眼上扬,眼睛的尘埃仿佛被拂去,肉眼可见的好心情。

项斐把他给的海螺珍惜地放在兜里,对池鱼道:“你走吧。”

目的达成,池鱼该去做自己的事了。项斐只要确定自己能联系到池鱼就可以了。

池鱼没有废话,钻出了窗户,纵身一跃进入大海。

淤泥里诞生的小生物并没有之前的记忆,池鱼确认了它没有威胁之后就朝远处游去。

他没有对他下杀手,归根到底还是一条刚刚出生的“小乌贼”,对池鱼造不成什么威胁。

他的速度并不快,鱼尾摇曳时水波晃动,海里的温度刚刚好,细碎的日光随着池鱼向上游时渐渐的显露。

小章鱼的触手现在仅存两只,剩下的都断了半截还没有长好。

跟着池鱼时的速度很慢,必须要努力的划动才能跟上。

他正往前,手臂又被细软的触手戳了戳,【鱼……】

池鱼回头,发现小章鱼的触手里卷着一个色彩斑斓的红色小鱼正对着他摇摆。

【好看……】

小章鱼很开心,但是被他卷在触手里的鱼挣扎着吐出爆裂的泡泡,鱼尾奋力挣扎着,扑腾着想要挣脱束缚。

池鱼看见小章鱼手里的那条鱼,突然一下子想到了在暮色岛的时候。

在湿热的帐篷里,他懒洋洋搭着鱼尾,等待着军官的投食。

结果项斐给他端来的也是和这样差不多的鱼,他半蹲在地上,手里拿着刀叉,鱼尾扑腾,一滴水珠落到了他的脸上。

晶莹剔透的水珠顺着眉骨向下滑,他的嘴唇偏薄,一颗浅浅的小痣印在眉骨上面,抬眼看池鱼时那颗水珠正好划过他的下巴,“滴答——”

水珠掉落在地上。

池鱼的心一撞。

他收回思绪,不知道在这个时候想起那个阴险套路的军官干什么。

他应该冷静冷静。

池鱼,你要沉住心,他可是人类。

另一边,二皇子怀着美好的憧憬对项斐说完他的计划,然后拍拍身上的尘埃走出了门。

二皇子脚步轻盈,实验室的门随着他的到来自动打开。

有几位把自己遮的密不透风的研究员正在运转的仪器下研究着什么。

一位把试管拿出来,粉红色的药水晃荡。他看见二皇子来了,声音在闷着的防护服下面有些闷闷的,手里小心端着密封的粉红色试剂。

“这已经是二代了,药效相比于之前有加强。”

“剂量可以对一只成年的大象使用,还需要再次加强吗?”

“还不够,面对人鱼,再小心都不为过。”二皇子的眼里闪过一丝恐惧,“谁知道他们是什么样子,继续研制三代。”

“是。”研究员服从,“这两天会出结果。”

“那就好。”二皇子满足地嗅着空气中弥散的甜蜜的味道,他拍了拍研究员的肩膀,“好好做,如果我们可以成功,回到帝国,父皇将给予我们莫大的功勋。”

“是。”

“对了,先瞒住我们的少将。”二皇子道,“给他一个——大惊喜。”他拉长了音,意有所指。

办公室里,项斐表情沉凝,洛兰放在一边的咖啡已经冷却了,房间里只有一股即将散去的香气。

文件上的文字只写了半页,他没有心思写下去。

手指不小心碰到口袋凸起的地方,项斐把兜里的海螺拿出来。

他的嘴角扬起,摩挲着海螺上的花纹,手下的触感并不光滑,还有一些粗糙。

他对着海螺,说了一声——

——“池鱼。”

池鱼趴在礁石上,他刚刚探出海岸,就听见了项斐的声音。

鱼尾拍打翻涌的浪花,池鱼轻轻“嗯”了一声。

这个时候找他干什么。

下一秒,他听见项斐说,“船上的厨师做了海鲜焖饭。”

池鱼:“。”

他问:“所以呢?”

“所以今晚要不要来试试?”项斐泰然自若,说出他真正的目的。

池鱼眯了眯眼,他的手伸出去,探到阳光,苍白的手上滚动的水珠很快就被蒸干。

“我要是不去呢?”

在这句话刚刚说出口的一瞬间,池鱼就意识到他说错了。

很像调情,要是不去的话他应该立刻拒绝,而不是似是而非地说一句没有确切答复的话。

项斐轻轻笑了一声,“那明天的菜谱和今天的一样。”

他和项斐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池鱼有些困,顺着暖和的太阳,他的眼皮一下一下往下面耷拉着。

几乎听不见项斐的那声,“我晚上等着你,池鱼。”

他应了一声,事实上根本不知道自己答应了项斐什么。

晚上?晚上干嘛……晚上睡觉。

池鱼的眼皮合上,海风吹拂他的银发,旁边游过的海怪悄悄地绕开这一片区域,人鱼在小憩。

项斐的手臂突然有一些发热,他的胳膊渐渐分层为银色,从胳膊的弯折处向下完全变了一个样子,不知名金属泛起冷白的光。旋转出来的武器小巧玲珑,而在上面镶嵌的宝石,似乎比之前的颜色更加深邃?

是他的错觉吗……项斐摸了摸里面的宝石,他想起来了池鱼的鱼尾巴,也是这样的耀眼。

他不知道的是,上一代的海神之泪在预警,人鱼的成年期,即将到来。

他会十分虚弱,需要自己的伴侣保护他。或者,一只鱼藏起来,藏到谁都找不到的地方,度过成年期。

池鱼会选择哪一种?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实在太晚了,抱歉抱歉。鱼被拉去换宿舍了,我们是老校区,住的是八人间(每天码字需要把笔记本放着床上的那种,根本没有空间),今天搬去了六人间,啊,这宽敞的桌子!啊,这大大的阳台。今天码字都好幸福哦。

谢谢投雷的还有营养液的宝贝,我看见了但是没有时间在作话列出来,啊贴贴贴贴!我好幸福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