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二十八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池鱼窝在了项斐房间里的小沙发上, 把尾巴缩成一团,继续之前没做完的事情,拿过搭在床边的书, 沿着之前的笔记继续看。

项斐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他或许要好晚, 船上的事情一大堆,都在等着他的处理。

他的笔尖在书页上划出一条横线, 项斐在书的空白页上写“人类发展的最具代表性的xx年。”池鱼就在另一边添“鱼类发展最具代表性的xx年。”形成了完美的对称,连字迹都差不多。

是他的恶趣味。

二皇子的身上似乎还带着一些他熟悉的味道,但是太浅了,尽管池鱼的嗅觉很灵敏, 但仅仅凭借在房间里遗留下来即将消散的气味, 还是没能成功勾起池鱼的记忆。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钟表上的指针滴答滴答。他没有开灯, 外面的光透进来, 遮光的窗帘没有拉上, 房间里有些昏暗, 倒也不会完全没有光。

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在慢慢靠近, 门被打开, 项斐的手里拿着一盘烤鱼,还有两杯酒。

从门口推门进来, 项斐看见黑暗的屋子, 他微微怔了一下, 把托盘放在桌子上,他轻轻叹了一口气。但很快有一个声音轻盈的响起,“项斐,开灯。”

原来他还没有走吗……项斐的手按下开关,他垂下眼帘。

池鱼把书放在一边, 他发现了项斐拿了一些食物。

房间一下子亮起,池鱼懒洋洋的窝在沙发里,灯光照着他暖融融的,就连银色的发丝都显得十分温暖,而不是像平时那样冰冷。

靠近窗边有一个小桌子,项斐拉了两个椅子,他和池鱼面对面坐着,桌子上富有情调的插了一朵玫瑰花,烤鱼的香气蔓延,红酒香醇。

“凑合着吃吧。”项斐把盘子摆好,烤鱼很大,完全够两个人吃,银色的刀叉把烤鱼从中间划开,他挑了一块刺少的放到池鱼的盘子中。

“很香。”池鱼夸奖。

“如果有机会的话,带你去吃陆上的食物。”项斐继续划着烤鱼,他的声音像是潺潺的流水倾泻而下,仿佛不经意般说道。

“我出任务时,在一个小寨里,沿着河走二百米,顺着湿泞的软泥向下铲开,能找到一种生活在泥地里会呼吸的鱼,没有鱼刺,鱼肉雪白。”

“或者在首都,有一个掩在深巷的小店,那里的老板做的醉鱼是最好吃的,他有独特的秘方。”

“在极地,捕捉队会捕捉第一只跳出冰湖的鱼……”

池鱼静静听着项斐讲述的故事,那是他未曾接触过的人类世界。

项斐讲了很长时间,直到他们的鱼快要吃完。

池鱼的脸颊晕上微微的红色,他喝酒上脸,但是自己不知道。

“船上的事情都处理好了?”

项斐点头,“所幸伤亡不大。”

他刚刚咽下一口酒,就听见池鱼猝不及防地开口说,“你们船上的那个人类今天来你的房间了。”

能有胆子来到他房间的只有一个人。

池鱼吃了一口鱼,项斐问他:“他发现你了没有?”

池鱼的指节叩击在桌子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他另一只手托着下巴,“你说发现了没有?他要是发现了我还能出现在这里吗?”

“早该被切片做研究了。”他开玩笑。

项斐松了一口气,然后又问他二皇子来这里干什么?显然对这件事没有惊讶。

——看起来像是早有预料的样子。

池鱼托着腮想了一下,“他翻了你很多东西,看起来像是找什么。”

“他怀疑我在暮色岛上找到了什么东西没有告诉他。”项斐说。

在他回到船上时,二皇子就旁敲侧击地打听过,但是都被项斐缜密地挡过去了,人鱼的存在是一个秘密,他不希望任何人知道。

池鱼“嗯”了一声,面前的盘子里被插进了一块被剃好的鱼,项斐不动声色地道,“先吃饭吧,吃完饭再说,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的。”

他不想让池鱼因为这些事情烦心。

两杯酒下肚便喝的有些微醺。池鱼的酒量并不好,他摇晃着手中的杯子,灯光昏暗又暧昧,项斐的眼睛亮晶晶在望着他,流光溢彩似的。

他点了点项斐的手臂,“之前就想问你,这个胳膊是怎么回事?”

项斐的眼睛不经意的落在他苍白的指尖,指甲微微的泛红。他开口道,“之前执行任务胳膊被炸伤了。”

当时的情况远比他现在描述的要严重得多,项斐的这条胳膊从小臂往下没有修复的可能。而当时114军团的现任团长也就是项斐的直属上司,项老先生不能眼睁睁看着项斐失去胳膊,在项斐的同意下隐秘做了这个实验,安装了机械臂。

海神之泪镶嵌在里面,作为能源,源源不断地为项斐补充着武器的能量。

“如果里面的能量源失去那么胳膊也相当于废了。”池鱼听见项斐开口补充道。

——是“海神之泪”支撑起项斐的手臂,那就有点麻烦了,池鱼想。

他望了一眼窗外,明月高悬,时间不早了,要回到大海里。

在水中更利于养伤,而且最近他的身体逐渐虚弱,在军官的房间里面呆着,总会让他有种把自己的生命把握在别人手中的感觉。

项斐淡淡地垂下了眼睛问,“你要走了。”

他是肯定的语气。

池鱼“嗯”了一声,惊讶于项斐的敏锐,他笑道,“我总不能老占着你的房间吧。”

鱼尾支撑在地,池鱼推开了椅子。

房间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在房顶上那副画被触手缠绕的人类露出悲悯的笑。

项斐的心微微提了起来,他向前一步,腿部的疼痛不断地刺激着他的神经。

他的喉咙干涩,然后抬眼对池鱼道,“我不介意,你可以一直在我的房间里。”

池鱼愣了一下,他总是感觉今天的项斐不对劲,从他在海浪上项斐对他喊出那一声“池鱼”,到现在的这句话里面蕴含的意思。

敏锐的神经要触及到了一根线,他点了点头,对项斐道,“但是我还是更适合海里。”池鱼说。

项斐没有回应。

他轻轻蹲下,军靴弯折,手指触碰到池鱼的鱼尾,冰凉的鳞片在提醒着项斐他此刻在做什么。

从尾鳍向上抚摸,轻轻抚摸着池鱼伤口的边缘。

一道长长的豁口横贯其上,几乎可以看出当时他受了多大的伤。但是艺术品的破损只为他增添几分美感之上的瑕疵,更美得让人痴迷。

奇怪的痒意在蔓延,他的尾鳍翘了翘。

“伤口还没有好,我给你上点药吧。”项斐说,他不等池鱼拒绝就拿过了医药箱。

——奇怪的发展。

直到池鱼坐在床上,他才发觉被项斐套路。

军官很小心地在为他上药,明明鱼尾的伤已经不严重了,都没有流血。但项斐小心翼翼地喷着喷雾,再撒上特制的药粉。

池鱼低头靠着半蹲下/身的项斐,他的头发很柔软,黑色的发丝看起来很好摸的样子。

池鱼说:“我那天听到了你和他的谈话,项斐。”

项斐抬头看他。

池鱼道,“你想要我的心脏吗?”

平日里缓慢跳动的心脏在一下一下撞击着胸腔,但池鱼还是说出来了这个横在他们两个之间的,或许一旦开口就会造成巨大裂痕的问题。

也许那样才是正常的关系,池鱼想。向来只有海怪和人类斗得死去活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怎么会有向他和项斐这样,不像敌人也不像朋友。

项斐轻轻笑起来,他说:“不,我想要的是你的心,池鱼。”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上夹子啦芜湖~感谢suz和不想用大名投的雷,还有宝贝们灌溉的营养液≧≦

理了一下大纲,和上本书一样差不多还有十几万字就完结了,感觉好快呀。

今天来了姨妈,好痛,戴上我的痛苦面具,只有短小的一点点。

今天早睡觉,你们会变成仙女~晚安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