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池鱼的歌声算是无差别攻击, 人类昏倒在地,海怪温顺地放弃了攻击,悬在项斐上方的那个触手摇摇晃晃地挪到栏杆上, 柔软的不像是刚才要攻击项斐的生物。

触手慢慢收回, 在歌声里回到了主人的身边。

人鱼的歌声没有停息,飘渺的从天际传来, 温和地抚在项斐的心间。

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歌声,和……难以忘记的这一天。

海怪渐渐地如潮水般散去。

池鱼遥遥看了项斐一眼,军官总体看起来没有缺胳膊少腿,他来的并不晚。

于是他的尾鳍不经意般翘了翘, 有些开心。在危机解除之后便准备游走了, 回去继续养伤。

这算是美人鱼救英雄?在童话故事里都是英雄救美,这回变成了美人鱼救军官, 他想。

毕竟东西还在项斐的手里, 要是他死了再被某个海怪吞吃入腹, 池鱼还要再找一遍“海神之泪。”

那可是一项浩大的工程, 费时费力, 还不如把项斐看在自己的面前。等到什么合适的时机诱哄项斐, 拿到“海神之泪。”

海怪簇拥着他,池鱼看见了夹在里面的小章鱼, 几乎被淹没。

它的触手不知道被哪个人类打伤了, 只剩下两节断掉的触手, 伤口被海水泡的发白。看着很凄惨的样子。但它看见池鱼还是猛地睁大了眼睛,想急切往他那边拱过去。

但是他周围的海怪太多了,池鱼周边的海怪也很多。那些海怪簇拥着他,小章鱼比起他们的体型实在是太小了。

它只能举起那截触手向池鱼打招呼,确认池鱼看见了它。

池鱼笑了笑, 他的淡银色长发在雾色中泛着微微的光,眼睛比起头发的颜色似乎更深邃一些,流转着月色的光辉。

海怪是臣服的姿势,他们簇拥着他慢慢地向外面游去,放弃了对这艘轮船的攻击。

有智慧的海怪心中不解,它们排斥外来的生物不是一天两天,但是只有今天的攻击,人鱼出现阻止这件事的发生。

但屈服在池鱼的威势之下,它们下意识地追随着池鱼的踪迹,就当放弃一顿美餐了。

这个时候池鱼的耳鳍突然听见了,白雾的那边传来的一个声音。

那个人的声音很低,像是呢喃一样,但是又蕴含着十分坚定的力量。

他喊道,“池鱼。”

池鱼的尾巴僵了一下,但是他没有回头,继续地得往前面游去。

假装自己没有听见一样,自欺欺鱼。

总感觉这个时候出现在项斐的面前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池鱼对自己的第六感很准,说是不好的事情,一定会是不好的事情。

是项斐想要得到他的心脏吗?池鱼思索,他在几天前的早上确实听见了他们的谈话,但这早在池鱼的预料之内。

区别只是项斐早知道和晚知道而已。

但是他又听见项斐喊了一声。

他的目光直直的穿透了浓厚的白雾。

喊:“池鱼。”

这次的声音很大,池鱼就算是想忽略都很难忽略。

它们尾巴一直在海底下没有显现出来,只有上半身显露,常年在海底不接触阳光,又捂了几百年。皮肤白皙。腰部看似细瘦,实际上蕴含着很大的力量。曲线优美,从腰部到鱼尾无一不流畅。

至于为什么只露出了上半身,当然是因为鱼尾上面的伤还没有痊愈,追求完美的人鱼当然不可能把自己的鱼尾露出来了,他甚至还想在海底沉睡个几个月,直到鱼尾完全的痊愈。

要不是因为这次海怪集中攻击,它们的声波传递间被池鱼接收,他又及时的醒过来。等他鱼尾愈合时再过来,他们的船和在场人类恐怕连骨头渣渣都不剩了。

但是项斐这次的呼喊,不容置疑。

池鱼回过头发现项斐的手搭在栏杆上,他的腿部受伤了,正在勉强着用手臂支撑着,但是尽管这样他还是在望着他。

用一种池鱼看不懂的眼神。

脸色因为失血过多有些苍白,唇瓣轻抿着,看起来格外的可怜。

池鱼叹了一口气,他似乎对这样的项斐狠不下心。

平日里一个强大的似乎没有破绽的人,一旦露出受伤的表情,就会让人格外震撼。

像此时受伤的项斐,又像看见了他脆弱一面的池鱼。

海底的一只海怪举起了他最粗的一只触手,池鱼坐在触手的上面,鱼尾斜放着,他渐渐的从海面上向上,与船只持平。

和项斐一样的高度,中间隔了一个金属栏杆。

他的嘴唇微微翘起,像第一次见面时的那样,对着项斐轻轻地说了一声,“抱。”

海浪拍打在礁石上,礁石总会慢慢软化,然后滴水穿石。

项斐无视了自己腿上伤口,他努力站直了身体,对着池鱼伸出了双手。

“我接着你。”他说,开口的声音微微沙哑。

他看见了池鱼尾巴上的那道没有愈合的伤口,心中揪紧。

池鱼这次笑的眼睛微微弯起,是真正的笑意。不像是刚才冷冰冰的勾起唇角。他的手搭在了项斐的手上,掌心相贴。

“你真的好乖哦,项斐。”他再一次感叹。

项斐的耳朵微红,他抿唇低声“嗯”了一声,没有否认。

项斐下意识地握住手掌,没来得及握住时池鱼就放下了手掌,他的心中涌现一股失落。

池鱼手臂一撑,没有落进项斐的怀抱里,而是往旁边偏了偏,从栏杆这边跨过去,自己落在了地上。

船上的人类陷入昏迷,死的死伤的伤,没有一个没有受伤的。

但当务之急是处理项斐的伤口,那些人类到了特定的时间会自己醒过来。

池鱼排出了优先级。在所有的人类里,项斐是最高等级。

——毕竟怀揣着他的“海神之泪”呢。

他微弯身体,在项斐瞪大的不敢置信的目光中,把他抱了起来。

他还是没有放下心,人鱼的伤口不再流血,但是可以透过外面看见他受伤那天伤口多深。

项斐下意识揽住了池鱼的脖颈。

“你的尾巴的伤……”项斐不知道怎么开口,池鱼不说,他就什么都不知道。是谁伤了他?

人鱼戏谑地笑了笑,他低头往下,项斐顺着他的目光看见了自己的腿。

正在流血的、伤了的腿。

半斤对八两。

池鱼说,“你先关心你的伤口吧大军官,伤了我的生物早死翘翘了。”

“等回房间再和你说。”

上下的位置颠倒,项斐第一次在一个被动的位置,他被一个非人类的生物环抱,连腿部的疼痛都隐去。

他垂下眼帘,心脏被一只无形的手攥紧,像是魔怔了一样。

既甜蜜又苦涩,各个参半。

但很快他就收回了这样的心思,池鱼的鱼尾就不方便在船只上行走,再加一个伤员在怀里,尽管力量可以承受的起,但是鱼尾的摆动就显得很扭曲了。

是人类无法行走出来的弧度。

项斐忍不住勾起唇角,他努力压住快要溢出喉咙的笑意,但当池鱼从走廊拐角时,因为有三节台阶,他皱了皱眉,然后鱼尾用力,一起一跃一落地。

项斐终于忍不住从喉咙间发出了一声压低的笑声。

喜欢一个人,不对,是喜欢一只人鱼,总会在无时无刻中发现他的可爱之处。

然后某个人鱼就不动了,他低头看在怀里幸灾乐祸的某个人类军官,“你是不是想让我把你扔下去。”

项斐:“……”

他无法为自己辩解什么,拳头抵在唇边勉强收拢笑意,说了一声“抱歉。”

但眼睛眨了眨,还是流露出几分笑意,从从眼角眉梢。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去洛阳了,晚上没想到太开心了,喝醉了呜呜。刚写完更新。祝写作业的宝贝早点把所有作业写完,感冒的宝贝快点好,还有考四级的宝贝过过过!

安安安,睡觉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