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丧尸恋爱手册 > 第96章 番外9

我的书架

第96章 番外9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方衍在和江御告白没多久之后, 就与白君怡说了自己真正喜欢的人是江御,也不管白君怡如何看待自己,白君怡一开始有点接受不了的样子,后面也没怎么再来打扰方衍。

方衍很想知道白君怡有没有对江御说什么, 但他克制住了询问江御的冲动。

转眼快要到期末, 各科都需要复习起来, 还有各种论文要写,悠闲的大学生活,一下子就忙碌起来, 方衍找江御的时间一下子就缩水了一大半。

就连每次聚在一起也都是呆不了多久就要去忙其他的, 学生会和社团总有一堆很烦人的琐事, 方衍都有点想退出算了。

方衍不是有意要冷落江御, 但落到江御这边,方衍这行为就很可疑, 对你很热情的人突然不怎么热情, 这说明什么, 移情别恋,还是想要转移策略。

巫曼闷了一口酒, 想要缓一下,结果, 这特么的根本缓不过来, “你丫的特意叫老娘出来就为了让我来分析一下你与另外一个人的感情, 还特么是一个男人!”

“嘘。”江御一指抵唇,示意某人小声一点, 周围已经有好几个人在看他们了,见巫曼做出拉拉链的手势,江御笑了声, “我们未来的人民教师注意你的言辞。”

酒吧暧昧灯光中巫曼翻了个白眼,“你之前不是喜欢白君怡吗?这么快就换人了。”

“你的意思是我喜欢他?”

“你都关心对方找你的时间为什么变短了,不是喜欢是什么,总不会是习惯了被人捧着,对方突然不捧着了,你不习惯,要真这样当我没说,不过我觉得你不是那种人。”

江御笑了一声,喝了口玻璃杯里面的酒液,“巫曼你觉得我找一个男朋友回家,我爸妈会怎么样?”

“打断你的狗腿。”巫曼回答的很不客气。

“差不多。”可既然这样他当初为什么要去考虑方衍的告白,只是玩玩这种行为太不靠谱,可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方衍又是怎么想的,不理还好,一理就是一头乱。

“所以你这算一开始就不打算与人交往,但又不拒绝干净,说实话有点渣。”巫曼中肯评价。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以前真没想过找一个男性。”

“你看起来也不像双性恋。”巫曼又喝了一口酒,摇着手中被反射出各种暧昧光芒的玻璃杯,“但是吧,感觉你也不是会反感同性恋的人。”

江御沉默了片刻,叹息一声,“算了,顺其自然,船到桥头自然直,要真喜欢上了,大不了两人一起面对就是。”

巫曼喝酒的手顿了顿,穿着黑色连衣裙的性感美女闻言后竟是笑了笑,“可真勇敢,那祝你幸福。”

“你这祝福有点早,我现在又没想好。”

巫曼慵懒笑,“我这不是追不到人,就只能祝福对方幸福快乐了,比起同为女性的其他人,当然是异性让我接受度更高,当然要是让你感到幸福的人是我更好,江御同学要不要考虑一下。”

江御只是笑,这话不好接,他只能适当装傻。

江御顺其自然,可在方衍找他,对他笑的时候,他竟也情不自禁地跟着笑,他的态度早在一开始就已经软化了,被攻略下来不过是时间问题。

在某个风和日丽的一天,江御约着方衍一起去爬山,彼时已经放了暑假,方衍在学车,他一般是早上练车,下午两人嫌热,几乎都是晚上出去玩,最大的乐趣大概就是街边篮球虐菜了,方衍这人并不如表面那么纯良,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虐菜,不论是游戏还是现实,但这种行为在江御看来就是还挺可爱,而某人还可爱不自知。方衍是比较吸引蚊子的体质,每次出来玩都会被蚊子咬不少包,后面江御干脆每次出来都带一瓶花露水。

两人的关系早从一开始的方衍七八次约不到江御,成了江御一两次没时间只能推了,他们似乎成为情侣就差一层窗户纸了。

方衍最近有点感冒,症状不好说,就是流鼻涕,还伴随着头晕眼花,但这是江御少有的主动约他,哪怕身体不适,方衍依旧同意了。

事实证明这是错误示范,方衍果然在第二天爬山的时候出事了。

当时一看见方衍,江御就说要不下次再来,方衍正吸溜着鼻涕,声音也有点瓮声瓮气。

方衍却觉得江御难得有这个闲心,不愿错失机会,而且假都请了,就当出来玩,就在两人找缆车的时候,方衍出事了,顶着晕晕乎乎的脑袋爬山与作死没什么两样,方衍一脚踩滑从小坡上摔了下去。

在那么一瞬间,江御心脏骤停,如同被什么狠狠抓紧了般难受,那斜坡高度还是比较高,方衍一摔下来险些当场昏迷,要不是小腿被划破,腿部的疼痛感刺激着他,他恐怕已经不省人事。

脑子越是慌乱,江御反而越是冷静起来,小心翼翼下滑下去,把受伤的方衍背了起来,期间一言不发。

方衍虚弱地叫他也不答应。

“江御,江御哥哥?你理理我好不好,不要生气。”方衍直觉江御绝逼是生气了。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吓人的。”过了良久,江御才勉强用自己干涩的声音道。

江御步伐又稳又快,他还觉得江御心理素质是不是好过头了,一点也不担心他,回头再看,哪是不担心,分明是担心狠了。

“江御,你喜欢你。”

“知道。”江御冷着脸道。

“我很早之前就喜欢你了。”

“你不要说得像交代遗言一样,不就摔了一下,顶多有点骨折。”江御语气似乎很不耐烦,有点暴躁。

“不是遗言,我只是,我只是想问问你是不是也喜欢我呢,哪怕一点点也好。”

“你这还不叫交代遗言。”江御语气缓和了一点,“你觉得呢?”

“我觉得?”方衍惊诧。

“嗯。”

“要我觉得那我肯定觉得江御喜欢死我了,恨不得明天就带我去见他家长。”方衍鬼扯。

“嗯。”

“嗯什么?”方衍没反应过来。

“喜欢你,明天带你见家长,如你所愿,您老还有什么要交代的不。”江御轻笑一声。

“你这是答应当我男朋友了?我怎么感觉像做梦一样,怪不真实。”方衍脸上表情有点呆。

“那我帮你真实一下,明天嘴甜点,你这负伤都要见他们的精神,想来他们暴起打人的时候也会温柔一点,放心,不会死人的。”

江御说完之后,方衍沉默了,“要不改天见,不然我跑不动。”

“你不是要真实感吗?”

“不要了不行吗?”方衍纠结脸。

“原来你不愿意吗?”江御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但一般人应该都是不高兴的。

方衍略微有些慌张,“我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有点突然,如果你想的话我一定陪你一起。”

江御笑了一声,也不继续逗方衍玩,“开个玩笑,好了,还早,不急,我先给他们滴滴眼药水再说。”

“那我是不是也要出下柜?”方衍在安静了一会之后又问。

“随你。”江御这方面看得比较开。

“那还是出柜吧!”方衍家又不靠他传宗接代,而且家里比较宠他,说不定不会怎么太反感。

“好。”

“江御。”方衍亲了亲江御的耳尖。

“嗯。”

“我喜欢你。”方衍趴在江御的肩上小声道。

“我也喜欢你。”江御把方衍往上面带了一点,“你乖一点,我带你去医院。”

“好,不过我不太想去医院。”

“不去医院怎么处理伤口?”

“那我们早去早回?”方衍歪头。

“好。”

夕阳斜照,两人的背影被拉着老长,隐隐约约融为一体,风温柔的拂过,似情人的喃语,似少年人轰轰烈烈又含蓄青涩的爱情。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正式完结,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或许有许多的不完美,但我觉得这个地方结束挺好的,我们有缘再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