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丧尸恋爱手册 > 第77章 第 77 章

我的书架

第77章 第 7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要是以前的方衍说不定就已经乖乖的了, 可此时的方衍明显有些安分不起来,他眼尾发红,轻声道:“江御, 我难受。”

方衍难受, 被到处点火的江御又能好受到哪去, 被疯狂点火的他只能比方衍更加难受, 忍得他自己都要佩服自己了。

两人的男朋友关系, 真发生点什么其实也没什么, 毕竟有多少人只注重精神恋爱, 男男朋友之间发生点什么不是很正常, 但此时的方衍,并没有以前的记忆,他对一切都还不够了解,这种没有记忆状态的方衍, 江御是真不打算和对方发生点什么不可挽回的事。

没有记忆, 对一切懵懵懂懂的方衍喜欢江御,这份喜欢有多少,依赖和小朋友的雏鸟情节又有多少, 江御不清楚,所以他不确定方衍恢复正常之后,还能不能一口一个的江御哥哥, 一个一个的喜欢。

等恢复记忆的方衍万一后悔了怎么办, 为他们这不属于主流的感情感到后悔怎么办,太多的不可控因素, 让江御不得不更慎重一点,这既是对方衍的负责,也是对自己的负责。

一切纠结犹豫在脑中转得很快, 现在的方衍就跟个发情的小猫咪一样在江御的身上东蹭蹭,西蹭蹭,把江御衣服都撩起大半。

他再一次轻轻地对江御说:“江御,我难受。”

这一次说得更加的慎重,尾音却带着点难受,软软糯糯的,让他光是听着心都软了。

方衍有记忆以来第一次体会到这种热意下涌感觉。

江御安抚地摸了摸方衍的头,柔顺的头发从指尖滑过,带起一丝更要命的凉意,江御无奈叹息,“你今天怎么了?”

方衍能怎么了,只是看了一点成年人可以知道的事,然后亲亲蹭蹭了一下,整个人都不对劲起来。

他的眼角已经泛起了些许的湿意,雾蒙蒙的如同蒙上了一层水雾,让人忍不住地想要欺负他。

见江御一个劲看着他,他把头埋在了江御的肩窝,试图自己去沉息躁动,只不过方衍如同一头扑入森林的怀抱,鼻尖全是属于江御的味道,方衍感觉自己要吸氧过度中毒了。

感受着对方的炽热,江御叹息一声,他可以说服自己不和方衍在那之前发生关系,但情爱之事本就是自然而然的,他实在看不得方衍难受。

最后两人互相解决了一下,方衍惬意得如同一只吃饱喝足的大猫,懒洋洋地靠着江御,对着江御下巴细密的亲吻。

江御扒拉下方衍,把对方按在胸膛,眼色暗沉,声音也带着忍耐的暗沉,他低声道:“好了,乖,睡觉。”

方衍明显有点兴奋过头,就算解决了一次,依旧很兴致勃勃,他贴着江御耳朵,如同在和江御说什么悄悄话一样,他吐息着问道:“江御,你舒服吗?”

江御沉默了好一会,在方衍又要不老实地到处摸摸之前,“嗯”了一声,当然有也不忘把方衍的手禁锢起来。

“我也觉得挺舒服的。”方衍发出猫猫打呼噜类似的惬意声音,他一头长至肩头的半长发已经被弄得乱糟糟,一股子慵懒味,他嘴唇一勾,声音意外有些低沉性感,“还有更舒服的,我们要不要试……”

方衍还没有说完,就被江御整个人压到了身下,江御当然不是要霸王硬上弓,而是凝眉看着还一脸懵懵然,眼尾发红,跟干了什么不可言说的东西的方衍。

“谁教你的这些?”作为又是男朋友又是大家长的江御很关注方猫猫成长,一听到这话就知道方衍今天是为什么这么反常了。

“啊?”方衍挣扎了一下自己的手没挣脱,不确定地问,“江御,你想要在上面吗?”

江御脸色这下子更黑了,方衍现在不仅知道了一些不得了的东西,而且还看起来很懂的模样。

“你这些是谁教你的?”江御重复了一遍,这次声音可比方才严肃了很多,要是第一次认识江御的人,说不定还要被吓得不清。

“我,我自己看见的。”方衍扁了扁嘴,委屈道。

江御这也太凶了。

在江御眼神示意下,方衍不得不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看见的事说出来。

江御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看来求生基地的管束还是不太够。”某两位打野战的小可怜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给盯上了。

“你为什么这么生气呀?”方衍终于从江御的手下挣脱出来,也不害怕,而是一手环住江御的脖子。

如同想到了什么,方衍脸上也没了之前的艳色,他皱眉看着江御,端量着对方的眉眼表情,然后比起江御还要面色难看起来,他问:“江御,你是不想和我亲近吗?”

小朋友脸色都有些发白起来,如同深受打击,环住江御脖子的手都隐隐有要往下放的趋势,江御第一反应就是想要安抚方衍,他没这个意思,他不反感方衍的亲近,反而还挺喜欢,可为什么他又要生气,这似乎并不是能轻易解释通的。

江御只能亲了亲方衍的眼睛,难得抱怨一声,“尽乱想。”

“嗯?”

“我喜欢你,可喜欢你了,也喜欢你的亲近。”

这一大直球都把方才还一脸正色的方衍搞得不好意思起来了,方衍“哎”了一声,在江御的目光注视下慢慢脸红,脸上从新染上漂亮的艳色,跟个勾人犯罪的艳鬼一样,漂亮的紧,缠人的紧,又可爱的紧,让人有那么一点离不开。

方衍这亲亲抱抱都习惯的人,就算被江御这话搞得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愉悦地抱着江御,对江御道:“我也是,那江御为什么要拒绝我。”

江御可不就是在拒绝方衍的进一步亲近。

“我该说你什么好,小笨蛋啊,你现在认定自己喜欢我,那你真的确定以前喜欢的也是我吗?你恢复记忆之后也依旧对我初心不变吗?”江御甚少对方衍说这些,这次却说了出来。

“我……”方衍想一口说自己当然确定,但他其实不知道,谁也不会知道未来的事会如何发展。

就这一瞬间的犹豫其实就够了,“你看,就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不是吗?”

方衍想要反驳,江御却是安抚性地笑了笑,“我好像没怎么和你说过以前的事,我虽然和你说我们是朋友,但其实我们以前的关系没有这么友好,我和你严格意义上算得上是情敌。”

方衍投来好奇的目光,什么情敌什么的,他真不知道,段邱锦也没有和他说过,他以前不是就喜欢江御吗,怎么可能会是江御的情敌。

方衍反应并不慢,很快惊诧道:“你喜欢的那个白什么喜欢我?”

“对,是白君怡。”江御补充方衍口中的白什么,好笑又无奈地道,“要是她知道自己在你这里连个名字都无法让你记清,大概能难过到自闭大半天。”

方衍尴尬地摸鼻子,记不清不是很正常吗,他记得清才是不正常,情敌什么的就应该忘记对方的存在。

江御简单与方衍说了说他们的过往,方衍与江御以前关系真的不怎么好,只能勉强算是点头之交,见面的次数都不多,方衍听得都怀疑自己以前是不是真的喜欢江御。

“对了,你钢琴到底多少级,有八级吗?”之前对方弹钢琴的场景江御印象还挺深。

“应该是十级,段邱锦有和我提以前一起学钢琴的事。”方衍脸上有点纠结,道,“江御,其实钢琴考级主要针对业余,真正的什么钢琴家之类的很少考级,八级在业内人士看来算是比较初级的阶段,我当时听段邱锦说不少小学生都有六级的水准。”

江御:“……”我眼中的小学怕是和你们眼中的小学不太一样。

说起小学,他那会全去打架斗殴,动不动逃学了。

“当然钢琴考级分为业余和专业,要说专业八级我应该也差不多,应该,我也记不到了,只听段邱锦说我弹琴挺牛逼来着。”具体牛逼不牛逼谁知道啊!

“你的琴很好听。”江御补上迟到的一声赞扬。

方衍在愣了愣之后,然后笑开,“谢谢,虽然已经不记得了,但是我可以为你再学一下。”

“不用,我又不懂这些,在我听起来也就一个好听难听的区别。”江御说道。

“没事,我记忆挺好的,应该可以的。”方衍打了一个哈欠,抱着江御睡觉。

一切的兴致勃勃都在这一句又一句的家长里短里没了,但方衍挺放松,没觉得难受,反而觉得挺舒服,很温馨的感觉,他们的感情并不是建立在肉谷欠之上,而是觉得喜欢觉得合适才决定在一起。

“江御,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不论是之前还是现在,又或者是未来。”方衍刚刚还有些想睡的模样,现在却还能提起精神说这么长一段话。

江御眼中漾出笑意,“好好好,我知道了,就算你以后反悔了,我也要把你拘在身边,你要是敢跑,就打断你的腿。”这话明显已经带有玩笑的意味,江御是在吓唬放下豪言壮志的方衍。

“嗯?”方衍闻言后尾音上扬,然后用染着笑意的声音道,“还有这样的好事,乐意之至。”

江御“啧”了一声,感觉自己被方衍反撩了,他把方衍本就乱糟糟的一头头发揉得更乱,“你现在就这么说吧,晚安,秃头小宝贝。”

方衍刚刚都要闭上的眼睛猛然睁开,然后瞪着江御,不,他不秃,一点都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