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丧尸恋爱手册 > 第74章 第 74 章

我的书架

第74章 第 7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最后住房问题解决的很快, 方衍他们不是要那种有院子的房子吗,接待小姐姐就给他们提出了两个建议:

一是让他们完成一定的贡献,然后来兑换, 二是自己去找土系异能者与工程师来完成, 申请一个小地方要求并不高。

江御把做决定的选项全权交给了方衍, 方衍沉思了好一会之后, 决定还是完成贡献值, 毕竟建新房需要一定的时间, 而且还要通风透气, 一时半会可不能入住, 还不如去完成一点什么贡献,找一个自己满意的房子。

在方衍用木系异能栽种催熟了两天的瓜果蔬菜,以及比较难搞的几种植物之后,方衍与江御终于领到自己的小房子。

方衍心情分外美好, 大概就是用自己的劳动结果换到的东西会让人成就感满满。

方衍心情好到几乎都忘了他们到这里的目的, 好在江御是靠谱的,并没有忘记,他们来距离森林公园那边这么远的求生基地, 不为别的,就是听说求生基地有时间异能者。

时间异能算是一个稀有异能,而且时间空间之类的异能听起来就牛逼大发了, 一个时间异能就已经足够让其名声远扬, 所以方衍他们知道也很正常。

只不过这个时间异能的拥有者稍微有点奇怪,或者应该说是不正常, 这位之前可是在精神病医院呆了好几年。

要不是对方在一次意外时突然激发了时间异能,可能都不会有人知道他居然还是异能者。

江御想过如何接近对方,不过方衍全程跑去催熟植物了, 大概已经忘了他还有一只虫要复活。

看着捧着西红柿黄瓜和鸡蛋回来的方衍,江御更加确定了这一点,方衍种菜正种得不亦乐乎。

好在江御还记得正事,在这两天他不动声色地了解了一下那位时间异能者,甚至连正主都观察过。

那位虽然在他人口中是在精神病院呆过好几年,但在江御眼中那就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人,面色苍白如纸,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时不时会跑到基地内最大的树上看日落。

这一点与方衍有点相似,但方衍不论是日出日落都看,比起看本身,方衍更注重的是吸收日月精华,而这位少年却只看日落。

江御大概有点懂对方是在看什么,日落说明什么,说明夜晚即将到临,夜晚降临既是黑暗降临,也是时间的一个交替。

第三天傍晚,江御如常去看少年人看日落,至于方衍,正抱着猫去偷学人家种花种菜的技术,凭借着嘴甜让不少小姑娘老阿姨喜欢他的紧,走的时候都不忘塞一点菜给他。

那个时间异能者的名字名叫神阳,神是一个很稀少的姓,要不是身边遇见姓这个姓的人,大概许多人都不知道居然还有神姓。

神阳很孤僻,据说他之前不是精神病,就算是私生子,家庭条件也十分好,他的母亲是神家小姐,从小就过着娇生惯养的日子,但年轻时候被渣男欺骗,怀上了神阳,这个不应该存在的孩子本应该打掉,神阳母亲最后嫁一个门当户对的好家人也就是了,这不过是年轻时候的过错,但神阳母亲还是坚持生下了他,且决定今生不嫁。

有一个温柔坚强的母亲,神阳的日子过得很不错,他母亲是大学老师,陪他的时间很多,只可惜长到十岁他母亲家突生变故,家道中落,母亲在晚上接他回家的路上意外出车祸死亡,外公外婆对他本就不喜,宝贝女儿又因为这么个孽种年纪轻轻就没了,神阳外公外婆也算知识分子,没做什么打骂小孩的事,最后把他送到了亲生父亲那里,只可惜亲生父亲那边早已有了妻儿,对于这么个突然冒出来的便宜儿子,神父态度平平,连改姓都没改,结果才两三年的功夫这小孩就被送进了神经病院。

要说神阳到底是不是精神病不好说,毕竟对方之前就一挺正常的小孩,那一系列操作一看就能看出来是豪门恩怨,小孩无依无靠的,被恶毒继母送进了精神病医院不是很正常。

可一个正常小孩在精神病院里待了这么久,还真的正常吗?

大家都有这个疑问,所以就算小孩末世后从精神病院里逃出来,大家也不敢太过于亲近他,再加上神阳本就神出鬼没的,不怎么在人前晃,大家对他的忽视更强。要不是对方有个可以让物体静止不动的时间异能,恐怕不少人都不知道自家基地还有这么一个人。

江御静静地在一旁观察着对方,少年人纤细瘦弱,由于父母基因不错还是怎的,少年人就算面色苍白得青筋可见,但也不得不称赞一句好面容。

少年感满满,本就是这个年纪最迷人的地方,只可惜他面前的少年空有一副好面容,却面无表情,眼中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冷漠。

他看的与其说是落日,不如说是生命的逝去。

神阳看了多久的落日,江御就看了多久的神阳。

等落日彻底落下,夜幕降临之时,神阳突然叹息一声。

大概是少年眉目低垂间闪过的落寞,让江御想到了自家的猫,他最初遇见的方衍是不是也是这样的,不,也有点不一样,他家方衍是哪怕独自一人面对孤独与黑暗,也会对自己遇见的第一个人笑。

“你一直盯着我做什么?”少年突然道。

在江御这略微一走神想男朋友的时间,神阳骤然跳到了江御的身后。

他的声音很冷漠,大概也没人会喜欢自己的个人时间被人打扰。

“抱歉。”江御承认自己的错误,由于刚刚想到方衍,他的目光难免不加掩饰了一点。

“抱歉?”神阳不咸不淡地重复了一句,声音听不出起伏,“你倒是除了那个女人之外第一个对我说抱歉的人。”

他的母亲对他说抱歉,因为觉得对不起他,一厢情愿地让他降生,可他并不认为那个女人有什么错,唯一的过错大概就是生下了他。这个人也对他说抱歉,但他同样不觉得对方有错,看一个人并不是错误的,看一个人自然证明对方有值得看的地方,对方看他自然也是觉得他有值得被看的地方。

“这样的吗?不过我道歉很正常,毕竟是我打扰了你看日落,一直看着一个人算不上礼貌的行为。”

“可我觉得一个人看另外一个人一定是对他感兴趣,而且你还看了这么久。”

少年人比江御矮了一个头,但对方就算半仰着头和江御说话,也没有什么低人一等的味道,反而透着股与方衍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理所当然。

“你这话也在理,我看你的确是对你感兴趣。”

“什么方面,看小精神病?不,你这样的不太像,那是看我可怜?但你看起来也不像那种会同情心泛滥的人,所以你看我是因为我的异能?”神阳在接连否定了两个答案之后,居然真的得出了正确答案。

“是。”江御与方衍来求生基地本就为了这个,所以并没有什么好不承认的。

“时间异能还真的为我吸引来了不少看客。”神阳得知江御连续盯他三天的答案之后,冷漠了许多。

“看客这可真算不上一个好词。”用看客来形容看自己的人,也不知这位小少年到底是怎么想的。

“你找我具体所为什么,看我表演时间异能?”

江御没回答,神阳就已经淡淡地继续道:“如果是这样,那我们也不用谈了。”

“好。”江御很干脆的转身走人。

他真的没打算和对方搭话的,这搭上话都是纯属意外,这个时间他应该回家吃饭了,对的,这几天饭都是由正对蔬菜瓜果以及厨艺感兴趣的方衍做的,虽然味道很一般,有时候做糊有时候夹生,但江御还是挺喜欢的,怎么说也是小男朋友的一片心意,而且每次做饭做得手忙脚乱躲油的方衍真的很可爱。

“等下。”等江御走了,神阳又叫住对方,脸上有罕见的不一样的色彩,“走的这么干脆,你是在欲擒故纵吗?”

这当然不是,江御只是想回去吃男朋友做的饭了。



方衍今天做了一个西红柿炒鸡蛋,实不相瞒他已经做了三天的西红柿炒鸡蛋,原因无他,毕竟就这么一两个菜比较简单,而且方衍觉得自己的西红柿炒鸡蛋已经做到出神入化的水准,这就是能证明他厨艺的代表,所以今晚上他不出意外地又炒了一盘。

只不过方衍都在家等了一会江御了,也不见对方回来,看了看时间才发现是今天自己做饭做早了一点,但问题不大,方衍直接出门打算接江御。

他大概是知道江御在干什么,对方之前就说了要去观察一下那个时间异能者,所以方衍很快就找到了位置,虽然没有和江御偶遇有点可惜。

结果方衍过去的时候就看见江御在和一个少年说话,那少年看起来还白白净净,模样挺精致的,方衍认真看了两眼,然后就听到了什么欲擒故纵。

方衍:“???”江御这是在背着他勾搭小弟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