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丧尸恋爱手册 > 第72章 第 72 章

我的书架

第72章 第 7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方衍并没有等到答案, 听到方衍的提问,种树狂人彻底的狂怒了,对方这不仅杀了他家小宠物, 还在质疑他的审美。

树心可以吃, 宠物可以杀,但审美是万万不能质疑的。

方衍也没想到就一个疑问,招来更加猛烈的攻击,一旁并没有第一时间插手的江御无奈,方衍这说话也太直了, 对方不是偶尔也知道委婉一下, 怎么这时候又直的吓人。

“我不是在质疑你对宠物的选择, 我只是觉得……”这话说一半戛然而止, 好吧,方衍根本没办法承认那家伙是可爱的。

长得七星鳗有些相似,甚至看起来还要更加恶心的东西,实在与可爱挂不上勾。

种树狂人不说话只一个劲地与方衍打,方衍打着打着也真打出一点火气来,一开始他是理亏, 但也尝试跟对方好好沟通,结果这家伙动手又狠又辣,一副恨不得neng死他的模样,方衍本就不是什么好人,这么一通打,那点心虚愧疚都要被打没了。

“我都说了不知道那东西有主, 也说赔你了,打什么打?”方衍这话显得自己一点也不想动手一样,要不是他的脚正踩在对方的身上, 这话会更有说服性一点。

说完方衍继续补充,“那宠物更是一个意外,谁知道那水里窜出来就要咬人的怪物还有个主人。”

方衍自己还挺委屈,一不小心把对方的树心和小宠物都给弄没了,他是很抱歉了,也打算赔偿,可对于一开始一无所知的方衍来说那就是一个无主的树心和一个突然要攻击他们的怪物,他做出的选择都没有问题,但就因为那些东西有主他现在跟个罪人一样,就差打不还手了。

江御本意是想趁机看看方衍的能力,没想到两人居然越打越凶,这后面就不是他能插手的了。

江御拍了拍气呼呼的方衍,有意让方衍冷静一点,毕竟种树狂人才是受害者,徒增无妄之灾。

没想到方衍这边还没冷静下来,刚刚眼睛因为愤怒发红的种树狂人居然哭了起来,那一颗颗眼泪无声地掉落



方衍整个人都懵了,他这是还把人欺负哭了,方衍首次遇见这种情况,手足无措,脸上一幅面无表情,冷漠无情的模样,实则心里已经慌得一批。

脚默默往旁边移了一点,又趁人不注意悄悄地挪了一点。

然后在短短一分钟之内那只jiojio就已经踩在平地上,方衍悄咪咪地用复制异能白嫖到的治疗异能给种树狂人简单的治疗了一下,把身上的疼痛尽数止住。

只可惜就算疼痛消散种树狂人的眼泪也没有止住,反而流得更凶了。

方衍蹲下身子,也不怕对方突然反击,而是戳了戳种树狂人的肩头,“你怎么打不过就哭啊!”

种树狂人不理他。

“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方衍苦着脸试图安慰一下对方,甚至开始反思自己,是自己不对在先,他应该态度稍微好一点,不说对方宠物丑,打人的时候也稍微轻一点,唉,不对,是不应该与对方交手。

种树狂人并没有因为方衍的话而止住哭,而是沉默的流泪,用这种方式哀悼自己这操蛋的人生。

“哎,你别哭了,我知道错了。”方衍叹气,他也不是那是特别苛刻,唯我独尊的人,还是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我把树心的能量赔给你好不好,全是我吸收提纯出来的力量。”

江御其实也被这场景搞得有点懵,平时遇见的人大多快言快语,就算耍阴谋诡计也很少会用到哭这一招,哭算是最没用的东西,除了宣泄自己的情绪什么都不能做到,哭泣并不能解决问题,江御是认同这一点的,但没想到方衍居然吃这一套。

要知道刚刚的方衍打到后面是真的不怎么收着力了,对方怎么攻击他的,他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反正最后把人打得挺惨。

这样的方衍按理来说应该没什么好脾气,这赔偿别说能不能赔偿,可能连种树狂人自己的小命都保不到,可对方一哭,方衍就慌了,手足无措之后语气都缓和了下来,江御是真的没想到方衍居然这么吃这么一套。

某些时候人真的

不能安慰,你不安慰他说不定过一会就好了,可有人安慰就像可以跟人倾诉一样,情绪反而更加猛烈,眼泪更加止不住了。

江御是真的不知道最后的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眼前的种树狂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讲述着自己与他家小宠物的主仆情,方衍蹲在一边乖巧递纸巾,脸上带着歉意,时不时捧一两句场,恰到好处的插一两句自己的歉意。

其中种树狂人重点阐述自己的审美很正常,他知道小宠物并不好看,只是凭借着这一年多来两人的感情,小宠物在他眼里就是一个小可爱,那是多么可爱的一条虫。

对于这一点方衍暂时还无法苟同,但见对方情绪稍微好一点还是略微松了一口气,对方要是一直像之前那么哭他绝对会对这方面造成恐惧,恐怕以前看见人眼泪就头疼,人类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还可以对人造成眼泪攻击。

大概是情绪上头,又或者是种树狂人太过于可怜,孤苦伶仃一个人,养个树心被他吃,养个宠物被他杀,最后还得被他打,方衍良心发现,不仅把那部分力量还给了对方,还承认会帮助他复活小怪物的。

然后凝聚凝聚把那一堆灰弄在了一起,等把有能力把对方复活就给他送回来。

把人送走之后,方衍直接虚脱,倒在江御身上,感叹道:“江御,男人太可怕了。”

江御:“……”他和方衍性别都是男好吧。

方衍闭目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才真正认识到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个大麻烦,复活这事怎么可能那么简单。

等感性过去,理智回归,方衍深刻反省自己怎么脑袋就抽了,答应了一件十分麻烦的事,复活这事复杂得很,就只能考虑一下时间、言灵或者是治疗等方面的异能。

言灵有点类似于等价交换,想要复活一个个体,付出的代价可能会比较高。而治疗,想要用治疗术治疗一个几乎已经成渣渣的残骸,方衍得治疗异能精深到什么程度,而方衍又偏偏是主暗系异能,暗系异能与光系治疗异能是成反比的,互相有压制作

用,主暗系异能的方衍也根本不可能光系异能精深到活死人肉白骨的程度。

方衍叹气,如此看来,也就只有时间异能这一条出路,可方衍目前还从未碰见过时间异能者,可见这个异能十分罕见。

江御见方衍一脸恨不得跑到种树狂人面前去反悔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

方衍“啊”了一声,疯狂摇起了江御的手,“江御,我都这样了,你怎么还笑得出来?”

江御脸上笑容更浓了一点,“所以现在知道了吧,不能轻易答应别人的任何事。”

“我已经深刻反省到自己的错误,可这事好像也确实是我的不对,我要是真的就什么都不管,或者把他弄死,感觉都不太好。”方衍松开江御的手,苦恼托腮。

“这样其实挺好,你没有哪里不对。”江御并不觉得这是麻烦,反而还有点欣慰,这说明方衍至少还有一定的道德观。

说真的,一开始把方衍捡到身边的时候,他对什么都懵懵懂懂,并没有什么道德感,三观之言,而现在的方衍较之之前真的变了许多。

方衍疑惑歪头,他有时是真跟不上江御的思路,他拦下这么一个麻烦又难以完成的事,江御难道不应该生气吗?

“方衍,人之所以叫着人,是因为我们与禽兽有着本质的区别,我们有着自己的道德底线以及那么一丝的善意,我们未必要去拯救什么人,见人就散发自己的善良,毕竟我们不欠任何人,做好自己就好,说难听点就是独善其身,但也同样不要仗着自己的力量去做欺凌他人的事。”

方衍想自己大概是懂的,他点了点头,“江御,我知道的,反正你在我身边,我以后真有什么做的不对,你和我说就是。”

江御说的,方衍一定愿意去改正,只要那事在他可控范围。

“你都不说说我独善其身的言论太过于冷漠?”江御问。

“为什么要说啊!”方衍惊奇,“每个人都互不相欠,难道因为我的力量比其他人强,就必须要保护他们吗?我觉得这并不公平。”毕竟他们要是弱小可未必

有人愿意保护他们。

“你自己自己衡量一下自己做人的标准,反正不一定要以我的标准为准,毕竟我也并不是就绝对是对的。”

这世界的对错很难说明白,到底什么算对什么算错,就像这世界的黑白两面,没有人是绝对的白,也没有人是绝对的黑。

方衍似懂非懂得点了点头,这世界实在太过于复杂。

有人愿意保护他们。

“你自己自己衡量一下自己做人的标准,反正不一定要以我的标准为准,毕竟我也并不是就绝对是对的。”

这世界的对错很难说明白,到底什么算对什么算错,就像这世界的黑白两面,没有人是绝对的白,也没有人是绝对的黑。

方衍似懂非懂得点了点头,这世界实在太过于复杂。

有人愿意保护他们。

“你自己自己衡量一下自己做人的标准,反正不一定要以我的标准为准,毕竟我也并不是就绝对是对的。”

这世界的对错很难说明白,到底什么算对什么算错,就像这世界的黑白两面,没有人是绝对的白,也没有人是绝对的黑。

方衍似懂非懂得点了点头,这世界实在太过于复杂。

有人愿意保护他们。

“你自己自己衡量一下自己做人的标准,反正不一定要以我的标准为准,毕竟我也并不是就绝对是对的。”

这世界的对错很难说明白,到底什么算对什么算错,就像这世界的黑白两面,没有人是绝对的白,也没有人是绝对的黑。

方衍似懂非懂得点了点头,这世界实在太过于复杂。

有人愿意保护他们。

“你自己自己衡量一下自己做人的标准,反正不一定要以我的标准为准,毕竟我也并不是就绝对是对的。”

这世界的对错很难说明白,到底什么算对什么算错,就像这世界的黑白两面,没有人是绝对的白,也没有人是绝对的黑。

方衍似懂非懂得点了点头,这世界实在太过于复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