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丧尸恋爱手册 > 第52章 第 52 章

我的书架

第52章 第 5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段邱锦越看越确定面前的漂亮青年是方衍, 追究谈判什么的都被他放到了后面,二话不说给方衍先来了一个虎扑熊抱。

“兄弟我可算是找到你了。”段邱锦抱着方衍,那眼中的惊喜藏都藏不住, 眼角都有点湿润起来, 这阵仗着实把方衍弄得有点手足无措。

方衍眨了眨眼,他就出去洗了一个澡而已, 这什么情况。

也是对方好像真的是他以前的朋友,感觉上也有点熟悉,不然方衍根本不可能让对方近他的身。

段邱锦一抱到方衍就开始絮叨,“兄弟你咋瘦了啊, 是我的错,没早点找到你,让你受委屈了, 本来就跟个竹竿一样, 现在更是瘦得不成人形。”

方衍本来想拍对方两下肩, 以示安慰, 结果一听这话, 差点就想把这玩意儿一脚踹开, 眼瞎吗?他哪里有那么瘦。

段邱锦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自家兄弟嫌弃了,还在那里絮絮叨叨, “之前你家派那么多人来找你都没有找到,我还以为你已经死翘翘了, 悄悄哭了好几回来着,没想到你小子居然活得好好的,简直是浪费我眼泪。”

方衍:“……”他现在没动手已经很给对方面子了。

大少爷段邱锦这一番操作,别说方衍就连巫曼与江御都懵了一下,方衍原来与这位是认识的吗?

一开始巫曼还以为真是什么挚友, 听到后面唇角直抽抽,这是什么神仙损友,但不管是挚友还是损友,要方衍与对方真熟识,凭着这层关系,和平基地那边应该也不会特别为难他们。

巫曼这边脑子里已经转了好几个弯,段邱锦现在已经压根不想考虑物资不物资的事,把方衍从怀里推出来,两手放在方衍肩上,上下打量,最后发出灵魂的一问,“兄弟,你咋不说话啊!该不是哑巴了。”

不等方衍说话,他就又咋咋乎乎地道:“卧槽卧槽,我懂,方衍你不会被人割舌头当做小情人养在身边了吧,你这头发都还是湿的,脸色这么白,总不会是刚被人拉着来了一发,劳资之前就和你说了要努力锻炼,你这小白脸的模样不行,你还不听,现在好了……”

这一句句话的蹦出来,方衍额头青筋直跳,终于忍不住一脚把对方踹开,“滚。”

这都什么朋友,他失忆前绝不可能和这种人做朋友,就算交朋友,也是得交江御这样的朋友。

“方衍,你好狠的心。”段邱锦直“嗷嗷”叫,如同自己受到了什么严重创伤一样,一旁的手下都有点不忍直视,没想到大少不仅在老爷夫人面前这么混不吝,连在朋友面前也这样。

莫名其妙被人来了这么一波指控,方衍皱眉看着面前的人,“你谁?”

“段邱锦啊,你连你的小邱子都不记得了,你个负心汉。”刚刚被人踹开的段邱锦不仅没生气,又没脸没皮地搭上了方衍的肩,表现的十分亲密。

大概以前真是什么好友,方衍对段邱锦生不出什么排斥心,任由对方半搂着,但就是觉得有点别扭,江御都还没有这么亲密地搂过他。

“衍儿,真不认识我了。”见方衍眼中真切的疏离,段邱锦收起嬉皮笑脸,颇为严肃地端详着方衍。

“不认识。”

“别慌,让哥找点证明。”段邱锦放开方衍在自己身上倒腾起来,找到一个怀表,打开给方衍看,“瞧,是不是我们兄弟俩的合照,哥哥我可是随身携带,感动不。”

说着就又勾住了方衍的脖子,方衍挣扎无果后,也就放任了,顺便看了看段邱锦手中怀表的照片,的确是他们两个,不过要早很多年前,看照片上的两小少年这差不多得六、七年前的事,照片上两个年龄相仿的少年笑得一脸阳光,靠得极近的身体可以看出他们关系亲密。

“怎么样,哥我这些年变化是不是挺大,想当年我也是一个小白脸,不过当年你更弱,软软小小的谁看见都想rua两把,受欺负了还要跑我这里哭,委屈到冒鼻涕泡,我当时和你说要一直保护你,才练了这么一身漂亮肌肉,哥哥我现在一拳打倒三四个小可爱不成问题。”

方衍沉默不语,但心底到底没他表面上那么平静,他这刚有点心弦触动,就听到段邱锦继续道:“看手机不?”

“嗯?”

“为了怀念你,我手机屏保都设置成了你的黑白照。”段邱锦趁机摸出手机给方衍展示了一下。

很社会气息的一张黑白图,氛围感满满,但用黑白照算什么意思,方衍差点气得又想踹人,什么玩意儿。

段邱锦在方衍动手前,连忙先退了两步,发出得逞的笑声,然后被一横扫扫过去,狼狈落地。

也不是躲不开,与其说是得意忘形之下疏于防守,还不如说是故意哄方衍开心。

巫曼在一旁看着,明明之前对段邱锦印象不怎么好,现在却看得津津有味,还悄悄用胳膊肘碰了下在旁边一言不发的江御,“你有没有觉得他们两个还挺配的,些许身高差,一个高大俊朗一个俊美无俦,绝配啊!”

“你又乱磕什么cp。”江御冷淡道,看向段邱锦的眼神愈加冷寒。

见自己的想法被质疑了,巫曼略一挑眉,压低声音,“这你就不懂了,亲梅竹马,两小无猜,妥妥得有点什么,再加上那位段少这么喜欢逗方衍,才刚见面就把我们方大校草欺负得这么暴躁,又能将人哄高兴。不是有句老话说,男人越喜欢一个人就会越忍不住去欺负,就跟小学中学那会儿会有很多男生喜欢揪女生辫子一样,这是一种喜欢的表现。”

“我可没听过这句老话,什么时候喜欢一个人得靠欺负对方来表达了。”

“也不是这个意思,总的来说欺负你就是想吸引你的注意力,让你在意他,你以为他这样是讨厌你,但是这却是他喜欢的方式,不太成熟的小男生都这样,当然这位段少分寸把握得比较好,有点笑着把喜欢的人欺负哭的意思,啧啧。”巫曼看得还挺感慨,别说这末世到了同性恋人比起末世前可多了不少。

江御没有接话,只是留意着方衍,想着这位段少会不会把方衍从他身边带走。

方衍能找到自己的家人朋友,这本来是最好的结果,但江御现在挺不舍得的。

一个人习惯了单独一个人,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他会不习惯,会觉得聒噪麻烦。可当这个人在他身边呆久了,让他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存在,习惯了有一个人叽叽喳喳,江御江御的叫着,对方再离开时,他会觉得心头空落落,差了点什么东西似的不得劲。可他不过是过回了以前的日子而已。

习惯真可怕。

江御注视着方衍,为对方即将离开的事而感到烦躁,不料方衍也刚好看向他。

发现江御居然也在看自己,方衍没有眼神对撞时的尴尬慌张,而是扬起了一个灿烂笑容,比那冬日的暖阳还要温暖三分,如同生怕江御不知道他的愉悦,还悄悄眨了下眼。

江御点了下头,同样露出一个浅淡的笑。

方衍更愉悦了,眼眸微微眯起,也不理会那个才见面就动手动脚,自称自己好兄弟的人,脚步轻快地来到江御身边。

他凑近江御,“你刚刚一直在看着我耶,是不是突然心动了。”

江御没忍住笑了,他说方衍怎么突然这么高兴,原来脑中脑补了一堆东西。

“或许吧。”

“或许吧?什么叫或许吧?那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啊!”

被落到一边的段邱锦干咳几声,也跟过来了,差点因为兄弟忘了正事,知道方衍要真失忆,一时半会也急不来,索性就先与巫曼这边谈判,巫曼也知道这个躲不开,只希望这位大少爷能看在方衍的面子上稍微温柔点。

段邱锦一开始还一本正经的谈判,时不时了解一下自家兄弟的情况,但他家好哥们怎么跟另外一个小子那么亲近,一时间他看江御的表情怎么看怎么不对劲,那眼神跟看拱了自家大白菜的猪一样,防备得不行。

巫曼挂上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段少要实在在乎那边情况,要不先与他们谈谈。”

“不。”段邱锦突然凑近巫曼,“你来和我说说,他们是什么关系?”

男人突然靠近,巫曼还以为是这人要非礼她,占她便宜,结果就这。

“怎么?”巫曼没一口说出答案。

“我怀疑那野小子对我家方衍有想法,他刚刚可是一直死盯着我家方衍。”

“我刚刚也在看。”

“不一样,你看的是我,他看的是我家小美人。”

巫曼战略性沉默,然后道:“这关系啊就朋友,要真说什么关系,也就方衍是他带来我们基地的,他挺照顾方衍。”

“难怪。”段邱锦稍微理解了一点,失忆的人总会对自己第一个看见的人或对自己好的人有好感。

“你是担心江御撬你墙角?”

段邱锦可有可无地点了下头。

“没什么好担心的,江御是直男。”巫曼为自己朋友解释,她之前开过江御玩笑,江御与方衍真不像那种关系。

段邱锦原本一直盯着方衍与江御,偷看他们的相处,生怕江御对方衍动手动脚,后知后觉道:“等等,你说那个人是江御?!”他就说那个男人咋看着有点眼熟。

“啊,咋?”

“听过。”段邱锦露出一个完美微笑,俗称假笑。

江御,他当然知道,在他以为方衍已经死翘翘的那一年,可是没少给方衍烧江御的小纸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