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丧尸恋爱手册 > 第50章 第 50 章

我的书架

第50章 第 5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粉发男人如同听到了什么笑话, 笑了起来,笑容越笑越止不住,最终化作了一道道古怪的笑声。

“你在笑什么?”

“笑你的狂妄啊, 王。”粉发男人爱怜地抚摸着自己的玩偶, 如同在通过这样的方式抚摸他懵懂无知的王。

“狂妄?”方衍重复了一遍,也不知道是在问粉发男人, 还是在问自己。

方衍似乎不急着动手,或者是根本看不起粉发男人的手段,他肆无忌惮地坐在了屋檐上,朦胧月华下, 漫不经心地晃悠着腿,如同在想着什么深奥的问题,在粉发男人笑够之后, 他问道:“你是凭什么断定我是王?”方衍更想问的其实是对方凭什么判定自己与他是同类。

“自然是……”话说一半, 男人又笑了起来, 俊秀的面容因有了一条条缝线的痕迹而显得古怪恐怖, “自然是无可奉告啊。”

“那我能把你揍到想说吗?”方衍发出疑问, 他觉得对方这性格实在不怎么讨喜。

粉发男人歪了下头, 想了想可行性,最后笑容诡异地摇头, “恐怕不行哦~”

丧尸除非失去晶核,不然就算被揍得面目模糊, 断手断脚都不会真正的死去,疼痛吗?丧尸可不怕这东西,而他更不怕这东西,他甚至喜欢在疼痛中寻求快感。

方衍看着粉发男人,看似幽深的眼底带着点疑惑, 对方比他想象中更像人类,如果高级丧尸已经能做到说话,面部表情如此丰富,那他是一只丧尸的可能性极高。

方衍现在正处于一个很矛盾的阶段,他即不想承认自己是丧尸,又不得不面对这个越来越趋近于事实的答案。

为什么事情会变得如此复杂。

在方衍思索这一复杂问题的时候,粉发男人动手了,他都能以精神力制造幻境暗算方衍,难道还能等方衍主动攻击他了,才开始动手?

他手中浮现出不知何从而来的丝线,纤细到肉眼难以捕捉的丝线牵扯住了玩偶的四肢,让玩偶能随着他的动作随意动作,就在这一瞬间,方衍感觉到了拉扯感,一股神秘力量在操控他的四肢。

他被控制了。

以方衍的性格,或许他该为这种新奇的力量而感到好玩,但从方衍醒来起他就没有这么不自控过,从之前心跳不受控制就可以看出,他很不喜欢自身不受控制。

方衍目光冷了下来,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个玩着傀儡玩偶的男人,眼中的黑色逐渐化为猩红。

粉发男人能察觉到方衍的气场彻底变了。

猩红眼眸的青年眼中带着天然的残忍,一样是看着他,不过之前是被人冒犯后的不悦与看待死者的冷漠,而现在对方眼中与面上都不带任何情绪,然而只是看上一眼就如同看见了什么尸山血海。

冷,彻骨的冷。

居然有人什么都不做,就会让人想要臣服。

粉发男人身体颤抖不停,不是害怕,而是兴奋。

这种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栗感让他兴趣更浓,月色下眼眸猩红的方衍很美,他强烈的想要击败对方。

细线划过手指,血液融于丝线之中,那股操控傀儡的力量在鲜血的洗礼下变得更强了。

方衍还是坐于屋檐之上,清楚地看到那无形之间飘于虚空又能控制他的丝线,现在他就如同一个傀儡娃娃,被巨大的双手操控了。

方衍久久看着那丝线,这区区几条线又哪里能真正的操控他,方衍能感觉只要他愿意,他就可以轻易挣脱,可他偏偏还要恶劣地看对方发现自己根本操控不了他时该是什么表情。

方衍既不喜自己这种看待蝼蚁般的冷漠,却又忍不住地想这么做,残暴因子如同藏在他的身体深处,只是一直没有彻底被激发出来而已。

轻叹一声,方衍弹了一下那缠绕上他手脚的丝线,看似随意的一弹,暗藏巨大的力量,丝线尽数在那漫不经心的一弹下断裂。

当方衍脚踩上对方胸膛时,他一点也不意外这个结果,他知道自己很强,对付个以往当做口粮的东西并不难,但他却不急着真的杀掉对方,取出对方的晶核。

他问了一个问题,一个简单又愚蠢的问题,“你知道自己是谁吗?”

“当然,我还记得末世后我被我亲人丢到了实验室,那可真是一段美妙的回忆。”粉发男人咳出一口血,说话都难受,他的粉发已经沾染上了血污,但依旧笑着,笑得变态又疯狂。

方衍的眼眸已恢复黑色,如黑曜石般的眼睛快速闪过一丝困惑,别人都有着不一样的过往,或可令人怀念一生,或令人痛彻心扉,而他什么都不记得。

出来得已经够久了,方衍的手伸向粉发男人的脑子,对方其实很年轻,看着和方衍差不多大,如果那张脸是完好的,不知道又是怎样的俊俏,他手上还抓着那个已经破破烂烂的玩偶,看着那玉白的手伸向自己的脑子也不害怕,反而笑着道:

“没想到王就连同类也不放过,不过也对,哪个高级丧尸不是靠着吞噬同类变强的,不过能在我死前允许我做一件吗?”

方衍是个好说话的人,闻言便把脚从对方身上挪开,倒不怕对方临死反扑。

粉发男人艰难地擦了擦自己唇边的血污,将他那破败的玩偶送到唇边轻轻一吻,随后满足地闭上了眼睛,“好了,您请随意。”他的脸上没再露出任何诡异的笑容,而是平静地迎接自己的死亡。

方衍算是第一次如此真实地认识到丧尸也是一种生命的载体,他之前吃丧尸脑袋里面的石头就如同吃橙子,吃蘑菇一样,那都不过是吸取能量的一种方法,他本能地汲取能量努力变强,这个粉发男人对他来说吃了就是大补,他曾经为此心动,放以前更是毫不犹豫,而现在却又有点不想吃了。

方衍将玩偶掉落的胳臂捡起来,放在了粉发男人的身上,看了一会之后,然后一声不吭地离开了。

感觉到方衍一系列动作的粉发男人猛然睁开了眼,惊诧地看着方衍,“你这算什么?”

“突然不想杀了不行吗?”方衍头也不回地原路返回,他现在只想扑入江御的怀中,告诉对方自己不小心把别人的玩偶弄坏了,他该怎么办,而且他莫名地胸口闷得厉害,有点难受。

他……很想他。

天空渐渐泛起了鱼肚白,初升的太阳在天幕中吻着云霞,浅淡的晨光洒满大地。

赶路的方衍在不太合适的时间与地点遇见了他的江御哥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