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丧尸恋爱手册 > 第48章 第 48 章

我的书架

第48章 第 4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心里始终无法平静下来, 一种莫名的烦躁困扰着他,方衍拿着手中的书,瞟了一眼书名——《恋爱心理学》。

天啦, 他这是有多卑微哦, 不仅是人池塘里面的一条鱼, 还要看恋爱心理学, 把人挽留住。

方衍抱着书有些闷闷不乐, 没有人会喜欢这样卑微喜欢一个人的感觉。

“方衍,你又一个人看书啊!走, 一起去打篮球。”有三五成群的几个高个子男生看见了方衍, 连忙过来和方衍打了一个招呼,邀他一起打篮球。

“算了, 我等下还有事。”方衍礼貌地拒绝了对方的好意。

拒绝之后,他又皱了皱眉, 不对劲。

见方衍真没打篮球的意思, 几人就又说说笑笑离开了。

有些熟悉的场景, 他以前应该经历过,但又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又一个人坐在树下, 手上随意翻着恋爱心理学书籍, 方衍起初是有些烦躁的,但看着书籍内容, 他又感觉到了诡异的熟悉, 他是真的看过这本书。

所以他真的是江御池塘里面的鱼, 可为什么他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江御不是这样的人,在他的印象中他分明还在追求对方。

头一阵胀疼。

或许他应该去看一下医生。

方衍看完医生回来的时候,已是近黄昏, 医生只说压力太大有点失眠,除此之外没有任何问题。

方衍带着那本从学校到医院,再从医院到学校,期间翻了对方三次,三次给他的印象都是这本书他已经看完了,可这书明明才看到65页,和他印象中的完全不同,如同他记错了。

方衍抱着书,品着这莫名其妙的诡异。

黄昏下,林荫小道中洒下了一片片金黄的光斑,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靠着长椅,漫不经心地点着手机,脸上不见任何不耐烦,而是静静等着那。

哦,忘记和江御说一声自己去医院了。

方衍想要蹦跳过去和江御打招呼,但他没有动,在他印象里他就是这么看着对方的,并没有靠近。

很熟悉的感觉,眼前的场景如同在很久前经历过,方衍看着眼前的场景发呆。

“你怎么傻愣在那,来,过来。”江御抬头看见了方衍,对着他招了招手。

方衍连忙上前几步,向江御点了点头,“刚刚去了趟医院,抱歉,来晚了。”

“没事。”江御收了手机,而方衍早已瞟了一眼,对方刚刚是在和一个女性聊天,对方还一口一个哥哥呢。

方衍脸上的笑容僵了僵,江御不仅没有关心他为什么去医院,还在和其他小鱼聊天。

他未必要江御怎么样,无须对方做一个完美情人,至少他们交往期间对方总该守住底线,不与其他人纠缠不清。

两人与寻常情人一样漫步在林间小道,看似亲密无间,实则早已走到末路,他们就如同那夕阳,夕阳终究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退去,只剩下些许余光,然后夜幕将要降临。

方衍早就做好了这样的准备。

夏夜的风,像情人漫不经心的吻,轻轻地拂过他的面颊。

江御就像这风,看似温柔,实则最是无情。

飘忽不定,难以捉摸。

方衍很努力地想抓住这抹风,但风怎么可能是能被抓住的,它是自由的,是会消散的。

人为什么总是明知结果,还要飞蛾扑火。

方衍揉了揉自己的头,太疼了,他的头似乎在跟着心脏一起疼,让他只感到一阵麻木。

江御点了一根烟,瞥了方衍一眼,“是哪里不舒服吗?为什么去医院?”

方衍呆萌地眨了眨眼,两人在沉默地走了两分钟路后,没想到江御居然会主动关心他。

方衍在一开始的惊喜之后,有些不高兴地责怪道:“你为什么约会都迟到呢?”

“我一个学妹电脑坏了,让我帮帮忙。”江御笑了笑,慵懒低沉的声音响在方衍耳边。

这话如同一盆冷水浇下,方衍身体颤了一下,险些站立不稳,什么学妹修电脑还要来麻烦江御,以至于江御约会迟到,这个借口实在太过于不走心。

方衍身体发冷,他知道他和江御或许走不远了,但万万没想到这么快。

之前他与江御本不是这样的,直到他发现江御除了他还有其他人,背叛这事是不能原谅的,一旦发生心里某个角落,就会生出一根倒刺儿,隐隐不爽。

方衍并不知道江御是不是真的在外面养了很多鱼,但之前撞见了一次对方与别的女性暧昧不清,自此之后不论看什么,他总会猜忌三分。

方衍心烦意乱,他问道:“哥哥,你真的喜欢我吗?”

“自然是喜欢。”江御笑着看着他,“怎么了?”

方衍摇了摇头,摇去脑中的胀疼,他退后了一步,在江御担忧的目光下道:“那就好。”

“唉,你这人,身体不舒服就好好休息,不要到处乱跑,走吧,我送你回宿舍。”江御并未发现方衍的异样,体贴地将方衍送到了宿舍。

方衍回到宿舍后,晚饭也不吃,翻了翻自己的专业书,一看看到了九点过,最后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太诡异了,呆在江御身边时他会觉得一切理所当然,可当独自一个人的时候,他总觉得处处不对劲,首先他与江御是如何认识的,脑内有一定概念,可一旦他细思,却是怎么也想不出来。

糊了一团浆糊的脑子难以思考,但在他隐隐约约的记忆里江御才不是这样的,江御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会保护会安慰他,可当细想又什么都想不出来。

这太诡异了,方衍已经不能百分百相信自己脑中的记忆了。

方衍怀疑周围的一切有问题,可当与江御接触时,他又觉得一切理所当然,会忍不住亲近江御,会因为江御的一些行为而黯然神伤。

一切的转机都是江御再一次鸽了他,与一个漂亮姑娘看电影,电影院外,按方衍的人设他应该为此伤心,渐渐认清江御并不是属于他的,黯然退场。

可为什么呢?为什么他要卑微到尘埃里去爱一个人,喜欢一个人当真要卑微至此吗?甚至能眼睁睁看着另外一个人灯红酒绿,玩伴换了一个又一个。

方衍是骄傲的,一个骄傲到骨子里的人,他可以撒娇卖乖,他可以对一个人求而不得,可以为一段感情徘徊不定,却万万不可能卑微到做一个人挥手即来,又可弃之敝履的人。

阳光下,漂亮的青年眸洒清辉,眉尖舒展,最后展颜一笑,“哥哥,好久不见啊!你不是说朋友生病了,送她去医院吗?这电影院可治不好病,来这里恐怕不太好哦。”

“方衍。”江御面上不见尴尬,反而笑容从容地上前两步,拉了下方衍,“怎么说话这么冲,你误会了,她只是我的妹妹。”

“这样啊!那恐怕全天下长得好看的女孩子都是你的妹妹。”方衍甩开江御衣袖,勾唇一笑,笑容邪佞而讽刺。

“你怎么会这么想,都说你误会了。”江御叹息一声,似乎对这个爱吃醋的情人十分无奈。

“呵!”方衍轻笑一声,“这模样可不好看。”

“方衍,你今天怎么回事,我都和你解释了。”见方衍这冷嘲热讽的模样,江御脸色也难看起来。

“你是什么东西呢?”方衍颇具兴味儿地端量着面前的江御,或许不应该说是江御,“那个粉头发的丧尸,你是精神系的?”

江御愣了下,没有接话。

“你居然能改变我的认知,让我深入这样无聊的剧情当中险些无法自拔,还真是找死。”方衍眼眸微眯,端详的目光变得凌厉起来。

“方衍,你发什么疯。”江御皱了皱眉。

“这都末世了,你应该把时间定在末世后,江御接受了我的告白,这样说不定我还能陷得深一点。”方衍在略一试探之后,已经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他果然是被困住了什么里面。

之前还游刃有余的江御笑了起来,笑容病态,“你居然能在我布置的幻境里面恢复记忆。”该说不愧是王吗?

“不过猜出来又能这么样,你还不是出不去,就这么不喜欢我为你谱写的人生吗?”江御眼神变了,狠厉透着一股子戾气,连他的面貌也慢慢地变了,最后变成了那个方衍熟悉的粉发男人,粉发男人怀里还抱着那个诡异的玩偶,似乎还对着他诡异的笑。

方衍冷冷看着对方,具现的杀意带着凌厉的气势。

青年一身轻便衣物,半长黑发幽深黑眸,平日里看人带着天然的无害,而这时却是带着一股强大的气场,让人只是看着就骨头发寒。

“王,这里是我的领域,我便是这里的主人,进来了,自然也就出不去了。”粉发男人抱着自己的玩偶笑。

“不过是一个区区幻境,也想困我。”方衍浑身冷寒,冰冷到极致的杀意带来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窒息感。

他指尖在虚空中一点,无尽力量从他指间泄出,与幻境空间相互抗衡,电影院的场景快速褪去,化作了这里最原本的模样,尸山血海,蛆虫毒蝎,浓郁黑气。

粉发男人原本病态疯狂的笑容慢慢消去,他瞪大了眼睛,身体难以继续动弹,他的幻境居然在这一指的力量下快速恢复原样,然后破碎,化为虚无。

远处,已经没有继续追击方衍、江御二人的粉发男人哇得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布偶娃娃的眼睛也破碎掉落一只。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粉发男人抹去嘴角鲜血,回忆最后看见方衍和他说的话——“不过如此”。不过如此吗?粉发男人刚刚吐出一大口血,现在却又诡异地大笑起来,就跟发现什么好玩的玩具一般,有意思,有意思,有意思极了。

王嘛,自然要越强越好。

方衍一从幻境中挣脱出来就听见江御焦急的呼唤。

方衍闭着眼睛多听了两声,从话语中感受着对方对他的担心。

江御是真的很焦急,方衍之前莫名其妙就昏了过去,还是在丧尸追着他们不放的时候昏过去,之后怎么喊都喊不醒,这情况简直就差把有问题写下来了,重点是昏过去也就算了,那心跳跟着一起停是什么意思,急得江御都要对他用心肺复苏法了。

见方衍还没醒,江御是真的开始心肺复苏,在按压30下后,正俯下身打算给人度两口气的时候,方衍突然睁开眼,双手顺势环住了江御的脖子,眼眸闪着亮光,“江御哥哥是要亲我吗?亲了可是要负责的。”

江御:卧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