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丧尸恋爱手册 > 第45章 第 45 章

我的书架

第45章 第 4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开门没有发现方衍, 江御一时间惊怒交加,险些就要联系巫曼帮忙一起找猫了。

夏日的风透过窗台吹了进来,夹带着闷热与烦躁, 最后所有情绪在这并不凉爽的风中化作了担忧。

他来到大开的窗台, 打量周围痕迹, 如果有人掳走方衍不可能一点动静也没有, 而且屋里全无挣扎过后的痕迹, 除了那个人极强外,还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方衍是自己跑的, 再看了看窗台上留下的痕迹,很明显方衍就是从这里跳下去溜跑的。

他甚至已经反推出方衍的逃跑影像, 以及对方是如何的猫猫祟祟。

江御目光明显沉了沉。

艹,他家猫这是告白失败就离家出走吗?

江御本来由于担忧平息下去的怒火又嗖嗖往上涨, 那一阵阵燥热的风只让他的怒火更盛。

熊孩子果然还是欠教训!

与此同时, 在外逗留的方衍全然不知自己溜出来的事已经被发现。

上城区某栋别墅里, 方衍还在似笑非笑地看着那个他原本不怎么在意的小姑娘,笑容危险。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邹冉冉在那张逼近的脸下, 颤颤巍巍, 生怕方衍真的跟丧尸一样扑上来咬她一口。

“我?”方衍闻言想了一下,有人说他是校草, 有人说他是学霸, 江御也时常叫他方大少爷, 可若真的问他是谁, 方衍还真不知道,沉吟了一下,他道, “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学生。”

方衍觉得做人要低调,不能太张扬,选了一个最切合又不至于像是炫耀显摆的。

平平无奇的学生,邹冉冉信他才怪,看方衍的目光并没有因此而好看丝毫,眼中仍藏有惧怕。

方衍对这个表情还算熟悉,那些要被他挖石头的高级丧尸也总是在他面前颤颤巍巍,生怕下一个被挖的就是自己,方衍沉默了一下,没有过多暴露自己的信息,而是道:“你,认为我是什么?”

邹冉冉怎敢回答,生怕自己一说出丧尸这个词对方就把她杀死或者吃掉。

手中握着红色宝石的方衍在运转力量之后其实早已听清对方心中的话,他面色微沉,有那么一瞬间残暴的想法当真涌上心头,先是告白失败,然后来换个喜欢的东西,还得被对方想成那样恶心还呆呆傻傻的东西,他怎么可能是丧尸。

望着越发惧怕的邹冉冉,心生杀意的方衍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反而笑了,低低的,带有莫名的磁性。

青年的轻笑声扫在她耳边,性感撩人,邹冉冉却情不自禁地颤了下,她觉得这个让她生不起反抗心思的魔鬼要动手了,然耳边只传来青年慢慢悠悠地,且意味深长地叹息,他轻声说:“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不会乱说的,对吗?”

邹冉冉险些控制不住的软下去,这个不会乱说到底指的是今晚的事,还是她的猜测,她不得而知,但她在那强大的威压下不得不屈服,从齿间挤出,“我知道了,绝不会将大人你的事透露半分。”

方衍目光扫过邹冉冉,同时也运用红色宝石读心,见对方真没这方面意思之后才放过了邹冉冉,对方挺聪明的,并没有巫曼说的那么蠢。

他撤回身体,笑道:“真乖。”

又一声愉悦的轻笑,邹冉冉吓得闭上了眼睛,在她都以为对方是在玩弄她,如同猫捉弄老鼠一般在戏弄猎物、玩弄猎物感情之后要吃掉猎物的时候,一阵热风吹来,刚刚在夜色中白皙俊美得不似常人的青年消失了,只有大开的窗台证明对方曾经存在过。

邹冉冉身体彻底软下来,脸色苍白,大口大口喘着气,她想要第一时间去和李奕说方衍的不正常,但她腿软一时间起不来,等冷静一点之后就又不敢了,对方能在安保这么好的上城区随意进出,李奕真的有办法对付对方吗?那个人如若知道自己泄露他的消息,恼羞成怒来要她小命,李奕又真的护得住她吗?

这个疑问一旦提出来,邹冉冉便更不敢轻举妄动,只能老老实实地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邹冉冉想起身倒一杯水给自己压压惊,然后就发现她身边有着一朵一看就是有毒的蘑菇。

毒蘑菇五彩斑斓,如同生怕有人不知道它是一朵有毒的蘑菇。

邹冉冉:“……”

对方不会是懒得亲手杀她,让她自己服用毒蘑菇自行了断吧。

走在回家的路上,方衍把玩着新到手的漂亮石头,按理来说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他应该心情愉悦,更何况这东西还有着一个有趣的功效,可以读别人的心,但他眉头却是死死皱着,想着邹冉冉对他身份的猜测。

他当然知道自己与其他人存在很多的不同点,他甚至不怎么像是一个人,别人的身体是温热的,是有着蓬勃生机的,而他的一切生理机构却都还得由自己自主控制,这很不正常,他在一个个鲜活的人里尤显格格不入。

方衍说不上来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就挺复杂,还有那么点迷茫无措,或许自己与江御真的同飞鸟与游鱼一样,压根就不是一个物种,这样还谈什么恋爱。

夜色里,方衍走走停停,是不是还能踢一块路边的石子,踢到前方,然后继续往前踢,乐此不疲。

在玩了一会之后他摸出了一个与之前留给邹冉冉相差无几的毒蘑菇,那蘑菇不大,刚好可以一口丢嘴里咀嚼咀嚼然后吞掉。

不知道那个女人到底会不会吃这蘑菇,方衍漫不经心地想着,这东西看似是一种毒蘑菇,但里面暗藏力量巨大,足够让邹冉冉拥有异能,不过能不能是精神异能就不好说了,就当是对方心里说他坏话,扣的一点点小代价。

等到快要到家,方衍先是高兴于快要到他与江御共同的家,然后又有些不想遇见江御,他还没有想好应该如何面对江御。

等走到楼下的时候也不用方衍再多想了,看着自己房间灯火通明,方衍倒吸一口凉气,暗道不好,他出门前可没有开灯,看来他晚上不睡觉跑出去玩的事被江御发现了。

深知回去绝对会面对生气的江御,方衍有些踌躇,见自己房间的灯一直不关,而江御的气息还在他房间后,方衍不得不通过旁边的树,像一只灵巧的猫儿一样,爬上了自家的窗台。

他礼貌地敲了敲窗户,悄悄看里面的身影,不着痕迹地扫了江御一眼,然后探头道:“江御哥哥我可以进来吗?”

已经坐这等了几乎一个小时的江御冷飘飘地看向某人,窗台处,也不知方衍是怎么稳住身体的,只从外探了个头进来,跟犯错之后害怕挨打撒娇卖萌的猫猫一样,脸上带着几分天然和纯真,那双好看的眼眸内好似盈满了星河灿烂,亮亮闪闪的,此时流露出希冀与期盼之色让人不忍拒绝。

江御冷着的一张脸略微动容,没有人能拒绝这样的小可爱,但江御是一个态度强硬的人,话语依旧冷硬,“不知道走正门吗?翻窗算什么事?”

艹,又不是真猫,这掉下去绝对出事。

“哦。”方衍弱弱地应了一声,正打算跳下去去走正门。

见方衍又有跳窗的嫌疑,江御连忙叫住,“回来,都爬上来了还跳什么跳。”

方衍扒拉住窗户边缘,委屈兮兮,“那我可以进来吗?”

瞧瞧,这都什么小可怜,江御一肚子火气都散了,“进来进来,不进来你要挂墙上当挂件不成。”说着他就已经主动来拉方衍了,生怕人一不小心就啪叽一声掉下去。

被拉进来,然后被江御上下打量有没有受伤的方衍眼睛有些发涩,见方衍完完好好,江御开始自己的教育工作,很难想象他一个学渣居然有朝一日能教育学霸。

江御用严肃的语调道:“你这大半夜的跑出去做什么?”

“去和人交换喜欢的东西。”方衍耷拉着头。

“头抬起来,认真看着我,这大半夜的,翻窗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离家出走呢。”江御冷笑一声,正要开始正式教育,他对这一套挺熟悉,他老妈要长篇大论之前也总是这样,一顿理骂一旦开始少说也是一个小时。

江御这还没有开始呢,就看见乖乖靠墙站着的方衍已经眼圈发红,委屈兮兮,江御都怕他下一秒要哭出来,艹,这还怎么教育。

绕是江御自觉心狠手辣,日后也是一大严父,但面对可怜兮兮的方衍一时间却骂不出口。

方衍对这个世界懵懵懂懂,什么都不知道,他的一切善恶都是由江御在引导,所以他理因对方衍更严厉一些,为对方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但他实在是太乖巧可爱了,没人能距离一只又乖又听话还依赖自己的小可爱,等江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对方衍已经纵容过了度。

沉默良久,江御叹了口气。

方衍揉着发涩的眼睛,在江御都以为是夜风刮来的沙子迷了眼时,方衍眼中隐隐有一层薄薄的水雾,那水雾有愈演愈烈之势,他看着江御,很小声地问:“江御,你是讨厌我了吗?”

江御心弦微颤,用尽量平和的语调道:“方衍,你这样是不对的。”犯了错不应该用撒娇来逃避错误。

“江御。”方衍小小叫了一声,也不知是在撒娇,还是害怕。

“我并不是要如何责怪教训你,但方衍你要知道半夜出去玩是很容易遇见危险的,而且你这样招呼也不打一声,我是会为你担心的。”他的声音有些模糊,如同夏夜里的叹息,无奈中却是夹带着一丝安抚。

江御只希望自己没有吓到小朋友。

方衍扒拉着自己的衣摆,过了好一会他才道:“江御,我错了,你不要生气好吗?也不要讨厌我。”

比起略带苦涩不会得到回应的爱恋,还有一个更可怕的事,那就是喜欢的人讨厌自己。

方衍很怕江御真的会因此而讨厌自己,如果真是这样,他宁愿自己没有告白,也没有去找这颗自己喜欢的宝石。

面对邹冉冉,方衍可以肆无忌惮地运用宝石的力量,可面对江御,他却有些不敢探寻对方内心的秘密,他怕听见自己不想听的话。

“小可怜。”那小可怜模样,江御再也难以忍受,上前两步摸了一把方衍的头,什么避不避嫌,不要给方衍无谓的希望都不重要了。

他摸了摸方衍的头,在方衍惊诧地看着自己时,道:“怎么会讨厌,只要你以后不胡闹,我想我总会原谅你的。”

江御无奈的同时眼中却是含着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笑意,没有人会不喜欢有人这么在意自己,就连江御也不能例外。

“江御,呜,你最好了。”方衍向来很好哄,只是这么一句他就啪叽一声扑入江御的怀里,在对方怀里寻求安慰。

江御险些被方衍抱得退后一步,下意识想推开,但,怎么说呢,没有人能拒绝一个小可爱,更何况方衍明显有点被吓到了。

江御容忍了十分钟,觉得方衍还会继续抱下去的时候,方衍从江御的怀里出来了。

眼睛有点红,江御怀疑方衍趁着刚刚那十分钟哭了,但对方都悄悄的了,他也当没有听到。

“江御,我去带了一个很喜欢的东西回来。”

江御懂了,这就是方衍之前口中的美丽瑰宝。

不等江御说话,方衍就从身上扒拉了一下,扒拉出一条古朴漂亮的玉石项链,红色玉石色泽润泽,江御不懂玉,就觉得还挺好看,方衍拿住玉石之后就欢喜地道:“江御,快看,是不是超好看。”

“是。”这块项链是挺好看,但他怎么觉得有点眼熟。

“你喜欢吗?”

“嗯?”

“你要是喜欢我就把它送给你。”方衍是个大方的人,喜欢的东西当然要送给喜欢的人。

江御笑了声,“你喜欢的东西自己留着就好。”

江御仔细打量着项链,很怀疑这东西是怎么来的,但现在问小朋友是不是有点不好。

“唔,你不喜欢吗?”

“并不是喜欢就一定要得到,更何况这是你喜欢的东西,这个就是你今天说的那个很喜欢的东西吗?”

“嗯。”方衍应了声,“很漂亮的瑰宝,拥有神奇的力量。”

想了想,方衍又补充了一句,“你也是瑰宝。”

江御:“……”大可不补充这最后一句。

江御一开始等着方衍是打算好好教训教训翻墙溜出去的熊孩子,但最后却成了哄人,还给人煮了一杯热牛奶,就差哄睡了,等回到自己房间之后,江御怎么想怎么不对,但他总不能大半天去翻方衍的铺盖,然后和对方讲人生道理吧!

留方衍独自一个人的时候,他把项链的其他部分全拆了,只留下了那块红色宝石,将宝石揣进衣兜兜里。

今天方衍情绪大起大落,难得有些疲累,他先是告白失败,又是宝石事件,然后就连自己的身份也存疑,如果他真是丧尸,难道他自己的脑子里也有一块石头,这个想法起来,方衍差点想看一看,但想着掏了可能就没有办法复原了,这才罢了。

这一晚就这么平静又不平静地过去了,第二天早上八点大家很快就聚集在一起,毕竟还有任务要执行,江御当初觉得巫曼选择第一个任务的可能性更高,没想到巫曼不按常理出牌,选择的反而是第三个任务。

“曼姐,怎么选这个,这个多浪费时间啊,来回少说得几天。”有人马上就提出了疑问。

“为什么选这个,当然有我的理由。”巫曼一扬眉道,“这次这个任务我们只需要出一个城,隔壁基地的人会在哪里与我们汇合,花耗不了太多时间,唯一值得担心的就是路程中可能会遇上许多高级丧尸,但是这个任务给的实在太多,本人实在是很心动。”

只出一个城,那的确是简单了许多,可一个队二十多人一起出发,压力还是大,但同样有好处,这样的远程任务更好培养队友情,而且他们出去找到的物资什么的,不都是归他们。

大家都没什么意见,拿好自己需要的东西,提交任务之后就出发了。

一行人几辆皮卡,浩浩荡荡,并不是每个人都有丰富的与丧尸对战的经验,有几个队员还挺担心,但几人一看见江御出手之后,顿时惊为天人,连道“曼姐,不是随便定的副队”。

其实巫曼还真是凭着旧情,随便定的,她只知道江御之前露出的那一手挺厉害来着,但也没想到是这么厉害。

有了江御的保驾护航,再加上自己,巫曼胆子大了许多,到处找物资,尤其是各种种子。要不是空间不足,她连果树都想全移植了,两个空间异能者连道吃不下了,果树几棵还行,多了就着实有些占位置。

与江御的风刃绝杀相比,方衍真应了那句团宠、门面当担之名,好看是好看,废物也是真废物,他们全程就没看见方衍动过手过。有些还在心里恶意揣度方衍与江御的关系,毕竟江御那么厉害,方衍长得又那么好,这样的组合,又无什么亲缘关系,那么一下子就往包养、情人等一系列关系跑了。

方衍长得好,也不会故意得罪人,还懂礼貌,会在妹子们准备饭时帮忙,很多人还是对他很有好感,这里尤指妹子。

一般女人缘好,还没有实力的人都挺引男人讨厌,但耐不住方衍的颜挺男女通吃,除了几个个别还是不怎么喜欢方衍外,其余就是男性也对方衍很有好感。

他们对方衍的刻板印象是从方衍去采果子,有丧尸突然发现,在所有人为他惊了一把汗,而方衍却全然没让丧尸发现,还慢慢悠悠地、完完整整地回来了为止。

卧槽,这牛逼啊!居然有人可以全然无视丧尸,不对,是全然被丧尸无视的吗?

面对此等问题,江御只是轻飘飘地来了一句,“精神系。”

众人服了,不是没见过精神系,就是没见过精神系精神到这般与众不同的。

就此,就连那些个觉得方衍没什么用的人,也不敢再小看方衍了,光凭对方能让丧尸无视,就可以看出方衍精神力等级不低。

被大家一副看大佬的目光看着,方衍也就无害地笑笑,丝毫没觉得这有什么好厉害的。

他并没有特意让丧尸无视他,这是一个被动技能,如果他主动的话,这些丧尸其实是害怕他的,那这么看他不会真的是丧尸吧!

方衍苦起了脸,看着那一个个不是掉着肠子就是断胳膊少腿,就算身体完好也莫名磕碜的丧尸,叹了口气,心情复杂,他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东西。

方衍最近其实是不怎么开心的,甚至有点焦虑,除这件事外,还有江御的原因,江御看似与以前一般对他,很照顾他,但对方有时会有意保持着朋友的度,不会再随便让他抱抱,而且江御本人又帅又厉害,还有巫曼这层关系在,所以总会有人想和江御单独说话,就算大家在一起,他们也总喜欢和江御交谈。

最讨厌的是队里有一个很漂亮的火系异能者,人称小辣椒,对方似乎对江御很感兴趣来着。

趁着大家休息,方衍悄悄缩在车里,想着最近的烦心事,他觉得自己的爱情要无疾而终了,不仅无疾而终,还得看见江御喜欢其他人。

方衍委屈,焦虑,把自己缩得更紧了一点,悄咪咪吸溜了一下鼻子。

车门突然打开,方衍连忙调整面部表情,冷着一张脸看是谁来了。

江御一打开门就看见缩成一团的方衍,委屈兮兮的模样,又分外乖巧,“哟,看我发现了什么,一只野生的小可爱。”

方衍把自己身体放松开来,全当之前缩成一团的不是自己,他干咳一声,不尴不尬道:“你过来干什么?”

“看看你哭没有。”江御半开玩笑。

“我才不会哭。”方衍嘴硬。

江御笑了声,觉得方衍口是心非,明明不久前才哭了,“那你是有什么不高兴吗?”

他从身后变出来一个黄澄澄的橙子放在了方衍的怀里,方衍看着江御,又看看橙子,最后扁了下嘴,“江御,你还是喜欢我吧,不要喜欢其他人,那个小辣椒太辣了,不适合你。”

江御意外,险些呆愣当场,反应了一下才想起小辣椒是谁,一时间不知道该笑还是该无奈,方衍这是趁他不知道脑补了些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宝们的营养液,太爱你们了,二合一奉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