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丧尸恋爱手册 > 第40章 第 40 章

我的书架

第40章 第 4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方衍怔了怔, 刚刚眼里的小委屈转瞬间消失殆尽,饭也不戳了,脸色微变, 在这一瞬间他的心跳居然加快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 似乎是江御那句“如果非要欠一个人, 欠我好了”。

“咚咚咚”, 他的心跳在不受控制的加快,不只是心跳, 就连他脸上都在不受控制的升温。

失控,心跳骤快。

方衍低头看向自己的胸膛, 难得地开始恐慌起来, 不受控制的感觉又来了,他的病这是越来越严重了吗?

“方衍, 你怎么了?”方衍的异常实在过于明显,江御随手放下手中盒饭,一把拉过方衍, 紧张地询问起对方情况, 一手还搭在方衍的肩头。

肩头指尖微颤,方衍身体跟着一起微微颤了一下。

江御眉头紧锁, 想看看方衍到底是什么情况, 见方衍不回答正要强制性把方衍的头抬起来,不想直接和那双漆黑的眼眸撞在了一起,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 如同冷漠机器般冰冷的眼眸,眼底暗得看不见一丝光,似失明的盲人,又似无渊地狱, 仅凭一眼就能看的人心头一颤。

一切快得如同幻觉,还不待江御看清,方衍就委屈地看向江御,伤心道:“江御,我可能得了不治之症。”

江御面色冷厉,还不等追寻那抹冰冷,就被方衍委屈的表情砸了一脸,方衍在明目张胆地向他撒娇,江御如此想,然后才反应过来方衍说了什么。

“嗯?”江御顿了一下,原谅他没有跟上方大少爷的脑回路,不治之症是什么鬼。

方衍放下手中的饭盒子,先长叹一口气,还按了按自己的胸膛,把自己缩成紧巴巴的一团,委屈而无助。

虽然心跳频率已经趋于稳定状态,但几次三番的情况,无不在说明他出大事了,他以前从不这样。

“什么不治之症?有哪些症状,你和我说说。”江御拍了拍自己团成一团的某人,安慰道,“别想太多,哪来的那么多不治之症。”

“心跳加快,不受控制,之前还胸闷绞痛过,它是不是要坏了。”方衍对此十分担忧,要真坏了他怎么换一个新的,别人的总感觉好脏。

江御沉默了,在这诡异的沉默中方衍更紧张了,十分怀疑自己得了什么了不得的大病。

江御在沉默了一下之后,不确定道:“方衍,你又在撩我?”

“不是!”方衍果断否决,他明明超认真的。

把自己团一坨的方衍抬头看江御,“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是在撩你。”他只是在描述自己的病症。

为什么,能是为什么,当然是引导性太强。

江御就差冷笑一声了,他刚刚那么郑重地说一件事,方衍突然说自己心跳加快,怎么看怎么是在撩人好吧。

方衍抱紧自己,看起来十足无辜,一点不像在撩拨人。

方衍撩他,果然还是想多了,江御让自己冷静严肃起来,一板一眼道:“心跳加快,心绞痛,心慌吗?”

“有……有点吧!”方衍自己也不确定,他现在的感觉应该算是心慌。

“那还有没有其他症状,什么时候开始的?”

“就最近几天。”

“有可能是心律失常、心肌缺血,或者冠心病和心绞痛之类的病,我也不是专业人士,实在不行我们去医院看看,当然也有可能……”

“也有可能是什么?”方衍超紧张。

“也有可能是你心理作用,或者是熬夜熬多了,正常人熬夜都会出现心跳加快,心律不齐的情况,这基本就是内分泌激素紊乱,交叉神经兴奋等对心脏造成的不良反应,如果单纯是因为熬夜注意休息与饮食健康就好。”

方衍听得一愣一愣的,但不影响他觉得江御超厉害,他从团着的状态中出来,惊喜道:“江御,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江御叹了一声,“一半常识一半非法灌入。”

“非法灌入?”

“我有个朋友是医学生。”

一般人听到这句基本就懂一半了,但方衍现在对常识都有些不清不楚的,江御只能再添两句,“洁癖晚期,健康饮食,早睡早起,力求将所学知识普及周围所有人,全都健健康康长命百岁。当然一到期末考试就是熬夜奋战到凌晨几点,这熬夜之后心跳加速的话就是对方当时说的。”

方衍听得直感叹医学生也不容易,他问道:“那我学的什么专业?”

“怎么,你还想专业对口不成,都末世了,想专业对口可不容易。”

“问问。”方衍端起自己的盒饭,打算还是再吃两口。

“金融高材生,不过听说你之前是打算专修物理的,也有谣言说你是要学兽医。”

兽医?这与前面的两样差别是不是有点大。

方衍还想再问点什么,江御就转移话题道:“好了,认真吃饭,你下午还得继续工作。”

休息时间所剩不多,方衍无奈叹息,认真扒饭。

他的目光在四周快速扫过,并没有看见那个和他一起工作的大叔,果然是趁着这个时间回家看闺女好点了吗?想着对方说的牵绊,方衍发了会神,如果真要说牵绊,江御或许就是他的牵绊。

江御在吃完饭后,没有和方衍呆在一起,而是与巫曼打了一通通讯。

“什么?!你问我心跳加速和心绞痛是怎么回事,我还以为终于良心发现关心关心我这忙成狗的朋友,结果就这。”

“顺便也关心一下,那你知道这症状是什么病不?”等巫曼吐槽完之后,江御再次开口询问。

“不好意思,我一个非相关专业人士还真不知道这玩意儿是什么病,有病找医生啊,沈医生还是很靠谱的。”巫曼和江御说话的时候还顺便对着身边的手下说了句什么,可以说是十分日理万机了。

“我不太信他。”实不相瞒江御觉得那位沈医生自己都多少有点大病。

“沈流溪这是哪里得罪你了,亏他还自称平易近人第一人,不过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病,但刚刚江御你和我描述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对谁心动了。”

“喜欢会心跳加快,但不会心绞痛。”江御冷静分析。

“所以我才说不知道,我从星驰退出差不多就是这两天的事,你明后天出来和我溜一圈,我们把新队伍组了,该认识的人还是得认识一下。”

“好,知道,要是有什么难处就说一声。”

“欸,知道知道,我有麻烦肯定找你帮忙,难道还能藏着不说。”

江御挂掉通讯之后,就有一个穿着白色百皱长裙的女孩子拿了一杯水过来,“我关注你好久了,你是新来的对吗?”

“嗯,和朋友一起来的。”江御礼貌地对着白裙女孩点了点头,但并没有接过对方手里的水。

女孩子属于灵动俏皮那一挂,烫着相对成熟的大波浪,不过由于长相原因看起来更加显小,女孩绕着江御走了一圈,打量着江御,最后跳在江御的面前,“我留意你好一会了,很喜欢你,你要不要考虑和我交个朋友。”

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性想和一个同样年轻帅气的男性做朋友,不用怀疑,她最后想要的朋友关系,并不是那种纯洁的男女关系。

江御笑了笑,拒绝了,他对这件事也算熟练,以前是用我有喜欢的人了拒绝,而现在直接连原因都不找了。

“江御。”一旁一直有留意江御动向的方衍突然叫了一声,来到江御身边。

“怎么?”

“江御,我肩痛。”方衍完全无视那个女孩,拉着江御手臂道。

方衍看起来本就细皮嫩肉的,之前那一扛一麻袋的,现在肩疼不是很正常吗?江御顺手给他捏了捏,方衍拉着江御就要离开。

“你不想和我交朋友,难道是因为你有男朋友了。”女孩面色古怪。

“不是,其实我是单身主义者,暂时对情爱没兴趣。”江御对那个女孩保持基本礼貌,最后还给了一个拒绝的理由,当然走的时候还是走得很果决,气得某姑娘牙痒痒。

两人一起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坐着,江御帮着方衍捏了捏肩,手上力度是偏重的那种,方衍连忙道:“嘶……轻点,好痛的。”

“你怎么这么怕疼。”江御口中抱怨,但手下力度还是轻了起来。

等江御轻了方衍又喊稍微重点,就很麻烦的那种。

方衍是个很会互帮互助的人,江御帮他捏了肩,他又反过来给江御捏。

“我倒是要谢谢你刚刚过来解围。”江御突然道。

“唔,不用谢,不过江御你是什么时候变成单身主义者了。”方衍正在运用自己的捏捏功。

“就刚刚啊!”江御笑了声。

方衍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才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她刚刚是不是在和你示爱啊!”方衍翘jiojio中。

“不能算示爱,只是表示有好感,想做朋友,不过我怀疑她可能是故意接近我,她之前有几次试图与我搭话,可能是星驰或者其他队伍的人,看我与巫曼关系匪浅才这般故意靠近。”江御让方衍捏了一下就没有继续让对方捏,而是帮方衍提了提后颈肉,还拍拍按按了几下。

方衍欲言又止,他很想说人女孩子说不定只是单纯看你帅,但江御误会了也挺好,不然要是江御真领一个女性到他们家,对方虐待他们的猫猫,让江御不要理他可怎么办。

“江御,你喜欢什么样的伴侣呢?”方衍靠着江御。

“温婉大方, 风华内敛。”江御随口一说。

“这样的吗?”方衍瞪大了眼,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性感火辣大美人。”

“没想到江御你居然是这样的江御。”方衍悄悄鼓了下腮帮子。

方衍的反应直接让江御笑出声,“你怎么还关心起我喜欢什么类型来了。”

“随口问问不行吗?”

“行,方大少爷高兴就好。”

方衍“嘁”了一声,在他以为江御是不愿意说时,江御道:“我具体喜欢什么类型我自己都不知道,其实只要性格合得来互相喜欢就好,如果真要说,我偏爱可爱的,可以适当的小鸟依人。”有谁能拒绝小可爱呢?

“啊,那我可爱吗?”方衍挠了下自己的小揪揪,莫名羞耻。

这问题问得好莫名其妙,要方衍是个女孩子江御会以为方衍在和他告白,而对方却是个男孩子,那只能说明方衍是害怕自己的好兄弟脱单之后忽略自己,朋友之间也是有占有欲的,所以说方衍真的对他产生了占有欲。

这个发现让江御有些意外,他应该适可而止,告诉方衍一个人应该有正常的交往,一个人不可能永远陪着另外一个人,正如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可话到嘴边,江御却是揉了揉方衍的头,把对方一些稍长的碎发都揉了出来,然后道:“当然可爱。”

方衍脸颊发烫,心跳再一次加快,或许他是真的病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