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丧尸恋爱手册 > 第37章 第 37 章

我的书架

第37章 第 3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御无奈地进入厨房, 方衍正在开冰箱,看里面的菜,“鸡蛋面吗?还是想吃点其他的。”方衍一副大厨上手, 顺便点菜的大佬模样。

“其他的你也不会啊!”江御双手环抱, 靠在墙壁上吐槽。

“不会我会学呀。”方衍对方十分乐观。

“嗯。”江御应了一声, 还不忘嘴毒一下, “不过感觉你没什么天赋。”

“江御,你有点过分了。”方衍有点气。

江御眼中浅藏笑意, “挺有活力,不怕了?”

“怕当然还是怕啦, 不过有你在身边比较安心。”虽然很不服江御说的话, 但方衍最后还是只能憋屈地敲鸡蛋煎蛋和下面条,谁让他真的好像其他的做得很不咋的。

乐观方衍现在很自闭, 自闭到他觉得自己什么妖魔鬼怪都不怕了,能一手一只小鬼。

“你其实不用怕那些东西,都是假的, 末世有时远比鬼怪还恐怖。”

“可我觉得末世似乎也不怎么吓人。”方衍飞快将差点煎糊的鸡蛋从平底锅里铲了出来, 还不忘和江御说话。

他至今都没觉得那些只会嗷嗷叫的家伙有什么可怕的。

“那是因为你没有见过泯灭的人性,末世有时可怕的并不是丧尸, 而是我们身边的人。”而我又不怎么想让你看见太多不美好的东西。

最后一句话江御没说, 怪矫情的。

“那有机会见见就好了。”方衍随意道,用筷子下面条, 搅动面条, 免得面条粘黏在一起。

“笨啊,能不看见当然是不看见的好,你怎么还上赶着想见识一下。”

江御说话时语调轻松,方衍回头看了一眼, 就撞上了一双说不清包含多少复杂情绪的眸子。

方衍愣了一下,险些被火燎了手,“江御,你是在伤心吗?”

“没有,我突然没事伤心什么?”

“可我感受你就是不太高兴的样子。”方衍手足无措,突然有点讨厌起自己没有记忆。

他和江御,他有时感觉自己离江御很近,就在咫尺之间,有时又觉得自己离江御很远,他分明就在江御的身边,可为什么江御给他的感觉却又是孤独的。

方衍不太懂,他低敛下自己的眼眸,任由锅内响起咕咚咕咚声。

“方大少爷呀,煮面的时候可以适当加一点凉水,为的是不溢锅和让面条均匀受热,这样煮出来的面条更有嚼劲,当然也别加多了。”见方衍不知怎么就又神游天外,江御索性自己亲自动手,直到他都环绕过方衍加了点凉水,又说了句话,方衍才回过神来。

“方衍,你好呆啊!”江御由衷感叹。

回过神来的方衍长叹一口气,同样感叹,“江御,你真的好奇怪哦。”

“你在学我吗?”

方衍眨眼,一脸纯良。

江御笑了,摇了摇头,点点方衍的脑门,“别老发呆,你这是想东西就要彻底放空自我吗?不太好。”

“我在想很重要的事啦,江御你不懂。”

江御是真不怎么懂方衍的想法,很快,面条就煮好了,把面从锅里捞出来,然后又是放调料,很清淡的一碗面,几点葱花,连辣子都看不到一点。

江御把面端出去之后,又拿了两双筷子,递了一双给方衍,“来,一起吃点。”

“我不是很饿耶。”

江御刚要以为方衍要拒绝,没想到方衍的下一句就是“要不就吃两口”,江御把面往方衍的面前推了推,方衍拿起筷子尝了一口那清汤寡水的面条,意外的味道不错。

方衍电影声音放得不大,但在餐厅这边却听得很清楚,他一听到那背景音乐就微微颤了一下,之前还说要一手一个小鬼的方衍当场就怂了,也不顾橘猫护体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到客厅,在出现什么恐怖画面之前先点了暂停。

此等操作看得江御不厚道地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要直接关了,结果只是暂停。”

“我这不是等你一起看吗?”方衍鼓着腮帮子,这叫要怕一起怕。

之后不论江御怎么问他还吃不吃,他都不再吃一口。

靠在沙发上窝成一坨,方衍剥着花生吃,等江御说完了方衍才问起江御在外面有没有遇见什么。

刚把碗洗了,把洗碗机安好的江御闻言抬了抬头,看向探头瞧他的方衍,“我都还没问你的一日生活,你倒先问起我了。”

“我不是关心你吗?”方衍小声嘟嚷,有那么一点心虚,他说的是原因,却只是原因之一,主要还是谁让今天的江御看起来怪怪的。

“其实也没什么。”江御云淡风轻道,“我去洗一个澡。”

方衍听出来了,不是没什么,而是江御不想说,那他应该怎么去哄哄江御呢?

他一手戳弄着玫瑰花,一边想。

江御出来时看见的就是方衍一手戳着玫瑰花,一边想着什么。

那玫瑰十分的娇艳美丽,如一团炽热的火,足足二十一朵,江御虽然以前还没送过谁花,但被巫曼送过,二十一朵玫瑰代表的是真挚的爱,就一天不在,没想到方衍就被人追求了。

“方衍。”

“昂?”方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神。

“如果有人追求你,不要太轻易答应,要先了解对方的人品,且对方与自己是否合适。”

“嗯?”方衍就很懵,怎么江御突然就和他说到追求的事。

“你要是对那个人有好感可以适当给予回应,要是没有好感,最好还是拒绝得彻底一点。”毕竟都末世了,还跟陌生人讲什么人情世故。

方衍更懵了,不太懂这个话题从何而来,但还是点了点头,他向江御招手,“要一起看电影吗?”

最后的结果是江御看了恐怖片眼睛都不带眨一下,而方衍却抱着自己的枕头敲响了江御的门。

江御一打开门就看见了头发湿润,眼巴巴看着他,还抱着一个枕头的方衍,其意思很明显,江御故作不知,“欸”了一声,“你这是要打算干什么呢?”

方衍把枕头往上面挪了一下,把自己半张脸遮住,才理不直气不壮地道:“今天不是看了恐怖电影吗?我怕你晚上害怕,于是主动过来陪你了,不用太感动,谁让我们两个关系好。”后面说顺了,方衍的表情就真跟担心江御晚上害怕一样。

就很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逗逗,江御挑了下眉,“可我其实并不害怕,要不你还是回了。”

方衍当场垮下了脸,死要面子活受罪啊,于是他愉快地从了心,“好吧好吧,是我害怕,需要江御哥哥晚上保护我。”

江御有点受不了这个,耳尖微微发红,又被勾起了对方昨天那句“好哥哥”的回忆。

江御哪怕耳尖已经发红,仍是面瘫着一张脸,身体微侧,读懂意思的方衍飞快缩进江御的房间。

把方衍让进来之后,江御揉了揉眉心,问:“你都不带吹头的吗?”

方衍明显刚从浴室出来不久,现在头发还是半湿的。

“等下就干了。”现在天气闷热,就算不吹干头发,也会很快被热气烘干。

“还是吹一下,湿头发睡觉会头痛。”江御找到吹风给方衍吹头,方衍乖乖坐在小板凳上。

方衍的头发又长了一些,完全垂下来的时候显得五官更加精致,眉眼如画,俊美无俦,好看到已经超越性别。

江御看了一眼就不再多看,温柔地吹着手上细软头发,任由发丝从手上流动,“说起来你还是我第二个吹头发的人。”

“第一个是谁?”方衍当即竖起了耳朵,他心中其实已经有了猜测,但还是不知所谓地问了出来。

方衍有些忧郁,他真的是江御最好的朋友吗?

“第一个当然是我妈。”江御笑着道,“不过我妈的头发可没有你的这么好,她臭美总爱烫发染发,头发受损严重,发质不好,还老分叉,她后面就不敢这么乱折腾了,生怕自己年纪轻轻头先秃了。”

“那江御一定很喜欢自己的妈妈。”方衍笑了一声,不是那什么白君怡就挺好。

“倒也不是,我以前挺烦她,她挺啰嗦的,老念叨我,可当真正看不到人时,我却希望她能继续念叨我,我也一定不会再顶撞她,人呐,总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方衍有点不知道如何应答,在“轰轰”的吹风声中,他手指不知所措地绞着。

“我当时跑出校园,其实第一时间并不是为了找白君怡,而是回去找我爸妈,在信号出问题的时候,我妈其实和我打上了一个电话,说我爸变成了怪物,她现在很害怕,我和她说让她等我,我很快回来,她却让我乖乖呆在学校里,先别乱跑,现在满大街都是吃人的怪物,还和我絮絮叨叨说了许多,连以前不怎么愿意和我说的年轻时候的事都和我说了。”

江御顿了顿,手指感受着发丝的柔顺,继续道:“她和我爸是包办婚姻,一开始她是不满意的,她年轻时是真漂亮,追她的人能排几条街,但在打打闹闹柴米油盐酱醋茶中两人反而越发相爱起来,她以前不怎么和我谈心,只会拿着大家长的架子,那天却和我说哭了,她和我说她很爱我,我一直是她的骄傲,从小只会拿别人家孩子和我比的她居然会说我是她的骄傲。”

方衍怔怔地听着,眼中闪过一抹茫然与微不可察的动容。

“其实她和我说这一通话的时候我就知道她要做什么傻事,我当没有听出来,我和她说不要怕,等我回来,她却还反过来安慰我,说她和老江一辈子打打闹闹过来,现在老江去了,她也总该去陪着,不然老江会找不到她的,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哪有什么找不找得到,你说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女人,我当时跑回家,却到底不敢真的打开家门。方衍,我也许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坚强。”

“江御。”方衍很想要安慰对方,但却实在不知道如何开口,“所以你今天是……”

“这边离我家不是很远,我刚好顺路,就回家看了看。”江御平淡地道。

一年前他怯弱了不敢推开家门,一年后,他重返故地,亲手推开那道已经沾染灰尘的房门。

江御在这一年来,见过的丧尸多着去了,早已练就一副冷血心肠,可当真正看到至亲之人身影时,却还是因此感到心脏骤紧的疼痛。

以往臭美的老妈身上散发着令人恶寒的尸臭,脸上清灰,肚子被人开膛破肚过,手也少了一只,最爱惜的头发都被人啃秃噜皮了……

所以啊,傻女人现在后悔了吗?

江御如同一阵清风,没有惊动室内的两只丧尸,拿走一张全家福,就轻轻和上了家门。

将他的过往都锁在了家门里。

望着照片上女人幸福的笑容,他想对方是不后悔的。

最后撩了两下方衍的头发,江御关掉吹风,随着轰轰声的停止,江御不再多提一句今日外出的事。

放好吹风,江御刚回过头就看着方衍放下枕头,小跑两步跑了过来,然后一把抱住了他,好吧,准确来说是一把扑入他的怀中,然后抱住了他的腰。

江御愣了下,一脸懵逼,“怎么?”

“江御你别伤心了,就算你的爸爸妈妈不能陪着你了,我也会一直陪着你的。”方衍小声安慰,把江御抱得很紧,虽然江御说这些的时候面色很平静,但他能察觉出来,江御就是在为此感到难受。

江御发出一声语气叹音,“我哪里伤心了,分明是你害怕了,要我抱,怎么还甩锅给我。”

“好吧,是我害怕,江御哥哥抱抱我好不好?”方衍将头埋在江御的肩窝,闷声闷气道,吐息全喷在了江御的肩窝,痒痒的,弄得人心下发软。

江御盯着方衍的发梢,头发散发着一股牛奶香氛味,香味萦绕着在江御的鼻尖,有些惑人。

他摸了摸方衍柔软的头发,回抱住对方,将方衍彻底搂在怀里,“好好好,抱。”他真挺喜欢方衍喊哥哥的,又撩又可爱,有谁能拒绝这样的一声哥哥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