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丧尸恋爱手册 > 第36章 第 36 章

我的书架

第36章 第 36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回到家后, 方衍往嘴里丢了两块他眼中的石头,打算有机会出去多弄一点回来当零嘴,他身上已经没有多少颗了。

嘴里嚼着嘎波脆的晶石, 手上放下大橙子, 任对方在屋子里撒野。

他将手里那一捧新鲜玫瑰从包装里拆开, 有些有了些许的破损, 不过问题不太。方衍小心将玫瑰全插之前的花瓶里,满满当当的玫瑰花挤在透明玻璃瓶里, 蛮好看的,方衍心情愉悦, 他打开冰箱找起蔬菜瓜果, 最后拿出两个油桃和两大块肉。

他不怎么会复杂的家常菜,但烤肉还是会的, 就把大肉肉拿出来腌制一下,然后丢烤箱,调好时间就对了。

等他把肉烤好的时候, 巫曼也刚好来敲门了, 感知到外面的人是谁后,方衍看了一眼自己烤好的肉肉, 再看了一眼门外的人, 然后瞪大了眼睛——不会吧,他自己做饭, 巫曼都要来蹭饭, 这是有多饥不择食啊!

护食的方衍很不想开门,更何况门外还是他不怎么喜欢的巫曼。

但最后方衍还是开了门,这东西怎么说,他总不可能真的把巫曼拒之门外, 万一对方和江御说自己欺负她怎么办,而且男生这么对女生总显得很不绅士。

已经在门外唱起“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的巫曼一见到方衍就笑,然后开始满嘴跑火车,“衍衍小兔子可算是开门了,这么久才来开门这是怕遇见坏人吗,这防护做得可真好,看来江御麻麻出门前有好好嘱咐我们的衍衍兔呢。”

巫曼这一番话让方衍愣了愣,他下意识就说了一句,“江御是男孩子,才不是妈妈。”表情还超严肃的,如同生怕巫曼有性别认知障碍。

由于等待太久而略微不耐烦,故意说这话臊方衍的巫曼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你怎么这么可爱,难怪江御能跟你相处的这么好。”

突然就被夸可爱了,方衍皱了皱鼻子,“你是来蹭饭的吗?我烤了肉,一起来吃呀,不过我再烤点。”

巫曼算是发现了,方衍说话真的是超直接的,让人都生不起气来的那种直接,就挺可爱。

“我可不是来蹭饭的,严格意义上来说我还是江御特意拜托过来给你送饭的,不过感觉你会自己做一些吃的,我就先来提前看看你吃了没。”

“这样啊。”方衍退开了一点,把门口的位置让开,客气道,“我已经做好了,要不要进来坐坐,一起吃点。”

巫曼差点没忍住又笑出来,宝,你的表情可一点都不像是欢迎我进来。

巫曼也挺忙的,没打算进去,她其实并没有方衍想的那样吃货,之前老是来蹭饭,也主要是为了那么个人,现如今根本没这必要,她就站门口和方衍说了句江御回来的会比较晚,晚饭也得方衍自己解决后就打算离开了。

“你真的不吃吗?那我给你一个油桃。”方衍看着巫曼将要离去的背影又问了一句。

“不用了。”巫曼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真不用,然后如同想到什么,她又倒回来压低声音道,“趁着江御不在,顺便问你一个事如何?”

“你说。”对方不仅帮江御带话,连他的饭也没有抢,方衍打算不管巫曼问什么只要他知道就尽量告诉对方。

“方衍,你是不是喜欢江御?”由于这里的空间并不如何私密,巫曼声音放得很低,刚好够方衍听到。

方衍闻言后没有第一时间给出答案,而是问道:“那什么才算是喜欢?”

“喜欢算是一种既简单又复杂的东西,怎么,方大校草都不知道自己对江御是什么感情吗?”巫曼戏谑道。

巫曼给出的答案太笼统了,且自相矛盾,方衍还是不怎么懂要拥有怎样的感觉才是喜欢一个人。

他歪了歪头,故意道:“我自然是喜欢江御的。”

就在巫曼一脸我果然没有猜错时,方衍继续道:“毕竟我和他是最好的好朋友。”

方衍有悄悄的为自己最好朋友的身份立名,但巫曼完全都没有察觉到,只笑着说了句“我说的不是这种喜欢”,她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但通讯响了,巫曼是真的忙得飞起,只好挥手走了,脸上那表情大概还挺后悔自己居然会问方衍这种问题。

方衍望着巫曼离开的背影眨了下眼,大学时的普通朋友吗?那为什么会关心他是不是喜欢江御。

他思考了一下,最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边吃边想,等到吃完的时候都差点忘了自己在想什么。

把用过的盘子丢洗碗槽里,方衍打着呵欠来骚扰猫猫,橘猫在吃猫粮对于方衍这个不速之客有些爱答不理,但方衍揉它毛的时候也没有躲,还任由方衍戳它的耳朵,摸它的尾巴尖,可以说是一只脾气很好的流浪猫猫了,可当方衍摸到橘猫屁股的时候,橘猫终于生气了。

被摸了如此隐私的地方,橘猫身体僵硬,喵呜一声,险些炸毛,一爪子给方衍挥舞过来,小猫咪总会有特别不喜欢被人摸到的地方。

方衍抱歉式地摸了摸大橙子的下巴,哄道:“好吧好吧,不摸你那里了。”

小猫咪生气了,别开了头,趴地上用屁股对着方衍。

方衍对可爱的小猫咪十分锲而不舍,又去摸了摸对方的头,安慰道:“你害羞了吗?别生气,我不是故意的,明天给你带猫薄荷怎么样?”

橘猫“喵”了一声,方衍全当他们交易成功,用自己的手掌与猫咪的肉垫来了一个击掌,觉得自己的手太大,猫爪子太小,就又换成自己的食指与猫咪的肉垫碰了碰。

大概是之前一个人呆着的时间太久,方衍很会消磨时间,抱着橘猫一起睡个觉再望着窗外发会呆,一转眼居然都要晚上六点了。

方衍从冰箱里拿出两个鸡蛋,再从厨柜里找到面条,一边用大锅烧着水,准备下面条,一边用平底锅煎着鸡蛋,方衍下意识就做了两份,等发现的时候,江御那份的鸡蛋他都卧好了。

他看着撒上葱花的鸡蛋面发了会儿呆,要不是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他根本就不想做饭,他做饭其实一点都不好吃,不美味还总有奇奇怪怪的味道,但江御总会吃完,然后还夸奖一句“不错”,但方衍是有自知之明的,他知道除了自己放调料的面条要好点外,其他的其实都不怎么好吃,他没什么用,还得靠江御养着,连性格也不怎么讨喜,江御会不会迟早有一天会讨厌他。

盯着鸡蛋面发呆的方衍有点自闭了,给自己的面条加了不少红油辣子和小米椒后,没精打采地嗦着面条。

方衍把碗刷完之后,带着橘猫一起去饭后消食,说完只想睡的橘猫满脸拒绝,但最后还是被方衍这个不懂猫语的抱了出去,就很身无可恋。

方衍一开门就跟一个二十出头,头上扎着两个可爱小丸子的女性碰上了,那女孩衣服有些嘻哈风,也不知道是长时间熬夜,还是画了一个烟熏妆,反正眼睛看起来黑眼圈浓重,但对方五官精致,哪怕顶着那么个黑眼圈,也是让人眼前一亮的美女。

“诶,我隔壁什么时候搬来了这么大个帅哥。”丸子头女孩一见面就热情地打招呼,目光不动声色地从方衍身上落到对方的猫咪身上,再挪回来。

“啊,你好。”方衍同样仔细看了两眼面前的小姑娘,觉得对方的衣服可真好看,当然那两个小坨坨也挺可爱的,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萝莉。

“天啊噜,不是我说帅哥你这也太帅了,放末世前你这绝对都是我不敢上前打招呼的类型。”邻居妹子有些两眼冒星星地道。

“为什么会不敢和我打招呼?”方衍单纯好奇,他觉得自己挺好说话的,别人要是和他打招呼他一定会给予回复。

没想到会被这么问,她也就随口一感叹,邻居妹子好歹是异能人,这一年来其他的不说,自信心与脸皮还是涨了不少,她“嗨呀”一声,道:“因为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见到帅哥当然就怂了,我这种俗称网络上的老色批,现实中的害羞女,见到帅哥多看一眼都不敢,更不要说聊天了。”

方衍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对方的害羞,但邻居妹子说话直率,方衍还是挺喜欢的。

“这是你的猫吗?基地里养宠物的可不多,你的猫咪好可爱,这耳朵可以飞机耳吗?”

“不知道,我觉得你也挺厉害的,算不得普通人。”方衍礼来我往,别人夸了他和他的猫,他当然得夸回去。

“怎么个厉害法?”邻居妹子好奇。

“在我见过的人中,你的力量排得上前几。”虽然方衍见的人也不多。

“真的吗,那可真是我的荣幸。帅哥方便说说你叫什么吗?什么时候搬过来的,我就出门不到半个月,没想到我不仅多了一个邻居,还是一个帅哥。”

“方衍,你呢?”

“戚可可,大概是我爸妈希望我可可爱爱吧!”

“你真的有可可爱爱哦。”

“哇哦,长得帅还嘴甜的帅哥这年头可不多了,你这是要出去玩吗?”戚可可有点聊嗨了,忘了她这样自来熟的妹子也不多。

“对,我朋友出门了,可能比较晚才回来,我有点无聊。”

“我女朋友也老是动不动出门忙着各种事,有时候能两三天不着家。”邻居妹子对这种无聊深有体会。

方衍先是想着江御不会也两三天不回来吧,然后后知后觉才留意到刚刚那妹子说的是女朋友,惊奇道:“女朋友?”

“啊,对啊。”邻居妹子对此并不打算藏着捏着,很坦然地道。

“那一定是个很好的姑娘。”方衍首先对素未谋面另一个邻居表示了认可。

“她是挺好的,很帅的一个女孩子,你很无聊吗,要不要我推荐你几部比较好看的恐怖片,我最近都是看这个打发时间的。”

最后方衍门没出成,还被安利了好几部电影,邻居妹子实在是太过于热情了,只希望对方对江御不要也这么热情就好。

方衍先是找了一部戚可可强烈推荐的电影看着,把橘猫放在自己的腿上一起看,方衍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大屏幕中突然的场景和背景音乐的加成下,方衍成功被被吓到了,闭上了眼睛,把橘猫挡在自己身前,但音乐稍缓,还不忘偷看一眼,然后继续橘猫遮挡,反正江御回来时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场景,某人被吓到了都还不忘偷看两眼,只能说明电影还不够恐怖。

“大晚上的看恐怖电影你都不怕晚上睡不着吗?”

方衍还在橘猫护体中,一看到江御回来就惊喜地叫了一声江御,然后弱弱地道:“我已经睡不着觉了。”

能看这样的恐怖电影看得津津有味的戚可可果然是一牛人。

江御带了一个洗碗机回来,成功解放方衍的双手,没想到厨房还给他留了一碗鸡蛋面。

江御盯了一会鸡蛋面,道:“不是说了我很晚才回来吗?怎么还煮我的份。”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煮好了。”隔着一面墙,方衍稍微把声音提高了一点道。

江御拿起筷子,从筷子搅拌了一下已经坨了的面,“谢谢。”

还被恐怖电影弄得有点怕怕的方衍“啊”了一声,小声道:“有什么好道谢的,面都坨了,要不你来拉我一把,我重新给你做一碗。”

“为什么要我过来拉你一把?”江御很会抓重点。

“因为我现在有点腿软啊!”方衍害怕得很理直气壮,虽然橘猫胆子好像都比他肥。

江御从厨房里出来,给客厅开了一盏灯,手上还拿着面和筷子,“不用麻烦了,我吃两口这个就好。”

江御一坐过来,刚刚还腿软的方衍赶快缩到江御的旁边,他看了看面相已经惨不忍睹,甚至已经冷透了的面,“要不还是不要吃了,都冷了。”

“那我热一下。”

“我还是给你重新给你做。”腿软衍衍坚强站起来,迈进厨房。

江御吃了口坨掉的面,面已经冷透了,并不好吃,甚至是难吃,但好歹是方衍的一片心意。

厨房里传来了开火烧水的声音,很温馨的感觉,回家之后能有一盏灯,留好的饭菜一直都是他对未来的幻想,虽然平淡,但平淡的幸福才最真,没想到这居然会在方衍这里实现。

江御刚有些感动,就听到方衍道:“江御,你还是来厨房陪我吧!我有点害怕。”

江御:“……”好的,感动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