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丧尸恋爱手册 > 第34章 第 34 章

我的书架

第34章 第 3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方衍总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小喜好, 比如街道边总有比旁边高一点的路沿,方衍就喜欢站在那路沿上走路。

走在那略微高一点的台阶上似乎有什么别样的魅力,方衍就喜欢动不动走上去, 哪怕这次抱着一只橘猫也依然如此。以前可以用两手保持平衡, 这次却只能靠自己肢体控制平衡, 江御以为方衍应该会很快从上面下来, 没想到方衍平衡力挺好,走得很稳。

在重心不稳的时候, 江御还能顺手搭把手,让方衍能继续保持平衡。

方衍乐此不疲地玩着自己的小游戏。

“你为什么会喜欢这样, 一般不都是小女生和小孩子才喜欢的吗?”江御在又一次被方衍撑了一下后问道。

之前就从江御那里了解到自己已经二十岁的方衍闻言后歪头, 不以为耻,反而笑道:“为什么不能喜欢呢, 为什么要是小朋友和女孩子才能这样,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我喜欢这个并没有什么问题, 江御你这样老旧的思想是不对的。”

好家伙, 方衍现在都会说大道理了,还会反过来说教他。

江御兴奇的同时仍不忘问, “那你为什么会喜欢这个呢?”

“因为挺有趣, 站在石沿上会让我体验不一样的感觉,跟踩在平地上不同, 我随时得担心掉下去, 如果旁边还有一个人扶着我就更好了。”方衍疯狂暗示,表达江御你可得扶好我的意思。

“我以前认识一个女生,她也很喜欢这样,每次还要我在旁边让她撑, 她掉下来了就得嫌弃我护驾不周。”

方衍觉得那个女生肯定没有他厉害,他可以直接在这上面蹦跑,要不是为了让江御过来扶他,他一定晃都不会晃一下,他挺喜欢江御紧张他的模样。

“那那个女生叫什么名字?”方衍突然问。

他很好奇能让江御在旁边扶着的人除了他还有谁。

“白君怡。”江御顺口应下,这个名字其实也并没有他想的那么难以启齿。

方衍眨了眨眼,很熟悉的一个名字,巫曼曾经提到过,她说江御当初离开学校就是为了找这个女人,这是一个对江御来说很重要的人。

“那你们之前是什么关系呢?”方衍小心询问,生怕听到江御说那个人才是他的好朋友。

“你猜呢?”江御没有一口告诉方衍,而是吊起他的胃口。

方衍觉得江御学坏了,他眼巴巴地看着对方,很耿直地道:“我不知道。”

“能是什么关系,我和她的关系,同学、朋友、邻居?可能都是,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别人口中的青梅竹马,但如果真要加上什么特别关系,我喜欢她算吗?”江御笑了一声,笑得前有未有的洒脱,这话也不知道是说给方衍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喜欢的人。

那可真是一种亲密关系。

心脏抽疼一下,方衍不太好受,他茫然地用另一只没抱猫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心头竟是觉得空荡荡的。

“江御,我有点难受。”

方衍呆愣愣地看着江御,江御脸上的从容冷漠有一瞬间消散,他眉头微皱,又靠近了方衍半步,碰了碰他的额头,“哪里难受?”

“胸口,我可能有点饿。”方衍摸着胸口,那种抽疼感不在了,但一股不知名的难受却如影随形,怎么也摆脱不掉。

“你是不是傻,胸口疼和肚子饿能有什么联系。”

“没关系吗?”方衍很茫然,什么是吃东西不能解决的,只要补充了充足的能量,什么疼痛都会消失。

“真很难受?还能走吗?我背你去医院看看。”江御脸上已经浮现着急之色,不等方衍回答,他就蹲下了身,“来。”

宽厚的背脊看着很靠谱的样子,还很温暖,方衍用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然后趴在了江御的背上,双手环过对方的脖子。

感觉到那切实的温暖,方衍有些安心,与他特意营造的温度不同,江御是真真实实温暖的,方衍首次意识到他可能和江御不太一样,他可能其实是一个异类,别人的心跳才不需要特意控制。

“江御。”方衍在江御的耳边轻轻唤道,声音透着股无精打采的颓废感。

“嗯,你说。”

“我不想去医院,也不想去看医生,就刚刚疼了一下,已经不痛了,我们回去好了。”

“方衍你知道吗,你这是讳疾忌医。”江御的声音很严厉,方衍刚刚的表现有点把他吓到。

“我真的没事,江御,这不是讳疾忌医。”

方衍声音冷冷的,江御要是不是担心方衍真出什么毛病了,那一定会发现方衍说话方式好像比起以前要更成熟一点,甚至带着点命令式的语调。

见方衍似乎真没什么大事,对方也没有要从他身上下来的意思,索性就由着对方,慢慢悠悠地背着人回家。

方衍很安静,呼吸都放得很低,在江御都以为对方睡着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微哑的性感男音,“你为什么会喜欢她呢?”

“白君怡?”

方衍没有应答,江御没有继续问,直接说了,“没什么好为什么的,从小一起长大,她长得还那么漂亮,性格也好,喜欢不是很正常。”

“江御,你真肤浅。”方衍似乎生气了,把头埋在江御的肩窝不出声了。

江御笑了一声,没有回答,见方衍似乎真因为这个和他冷战了,更觉得好笑,他喜欢个人,怎么方衍还生起气来了。

等快要到了他才开口道:“我喜欢白君怡的确很正常,从小我们父母就开玩笑说他们不会要结成亲家吧,我小时候几乎也以为白君怡会成为我的妻子,从小爱护她保护她,把她当做未来伴侣对待,在这样的心理暗示下我喜欢上她很正常。”

“她也喜欢你吗?”方衍声音有些轻飘飘。

“她不喜欢我,她喜欢另一个人,一个挺好的人。”江御对此态度坦然。

“单相思啊!”方衍唏嘘,心底小人却是不道德地小声欢呼。

“对啊,单相思,她也单恋着另外一个人,我和她算得上同病相怜。”

“那你现在还喜欢她吗?”方衍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

“你问题可真多。”江御吐槽。

“这是最后一个。”方衍摇了摇自己的手指示意这真的是最后一个了。

“不告诉你。”大概是方衍真的很想知道,江御偏偏不告诉他。

方衍猫猫撒娇,“好江御,告诉我嘛。”

“就不告诉你。”江御欺负起人来一点都不心虚。

最后回到家了,方衍都没有要到结果。

方衍说自己又饿了,江御打算给他烤一点曲奇饼干,方衍是一个有毅力的好青年,哪怕江御已经忙起来,依旧不忘在旁边用猫猫眼看着江御。

“江御,你就告诉我吧,我真的很想知道。”方衍可怜兮兮,好惨的。

“为什么一定要知道,这个对你来说应该不重要才对。”

“我这分明是关心你。”方衍不忿。

江御笑了笑,腾出一只手摸了摸方衍的猫猫头,“原来是关心我啊,我还差点以为你喜欢我呢?”

方衍眨眼,立刻澄清,“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嗯。”仔细想想还有点好笑,放一年前江御肯定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和情敌方衍做朋友。

其实吧,他对白君怡的感情很复杂,深厚是自然,但要说喜欢似乎又没了之前的那种怦然心动,这些年来他对白君怡的喜欢早已说不清是念念不忘还是不甘心。

体校多出渣男,或许还是有几分真实性。

“江御,你告诉我也没什么大不了,我又不会笑你。”方衍还在努力中。

这毅力都把江御逗笑了,至于这么执着吗?

他想了想,道:“说点好听的,就告诉你。”

“什么叫好听的?”方衍白净的脸上闪过茫然。

“就是我喜欢听的,或者我听了会高兴的话。”没想到方衍这么认真,江御给出提示。

方衍似懂非懂,自己到一边去想好听的了,还抱着大橙子,在吃猫粮的橘猫被一把抱走,猫粮都没有吃完,直喵喵叫,试图挣扎出去,但最后还是只能认命的妥协,意犹未尽地舔舔自己的爪子。

江御把曲奇饼干都放进烤箱了,方衍都还没有想到好听的话,江御只当对方忘记了,找了一本闲书看了起来。

江御看了十多页,正看到有趣的故事,方衍就悄悄来到了江御的身后,一手撑着沙发,一手抱着橘猫,在江御身后道:“我想到了。”

“嗯。”江御可有可无地应了一声,方衍如此毅力,他打算不论听到什么都直接告诉方衍好了。

方衍酝酿了一下,正要开口,如同想到了什么,提前打招呼,“你可不许笑我。”

“好,你说,我听着。”江御注意力从书上抽离,打算认真听。

方衍满足了,他身子略微下俯,凑到江御的耳边,轻声道:“好哥哥,你告诉我好吗,我真的很想知道。”

他的声音放得很低,透着点沙哑,方衍声音本不是低沉那一挂的,而是属于有着少年感的清朗悦耳,此时声音特意压低,如同在诉说情话,低沉,性感,撩得人耳尖发烫。

方衍离江御实在是太近了,说这话时就如同特意在江御耳边吐息,炽热,滚烫。

江御耳朵在那一瞬间发烫,手臂上都被撩出了鸡皮疙瘩,他下意识退后了半步,震惊地看向方衍。

他强作镇定,声音仍然透着浓浓的不可置信,“你在撩我?”

那句“好哥哥”如同在耳边萦绕不去,撩得人心尖痒痒,这已经不是一句好听的,而是情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