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丧尸恋爱手册 > 第32章 第 32 章

我的书架

第32章 第 3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把橘猫带回家过后, 又是一阵兵荒马乱,先是给猫喂了些易于消化的食物,然后就是给橘猫洗了一个惨绝人寰的澡。

这只小猫咪大概是不太喜欢水, 哪怕江御已经让对方的小jiojio提前感受了一下, 试了试水温, 可真正将橘猫放下去的时候, 对方依旧挣扎的跟要它猫命一样。

小猫咪叫得可凄惨了,方衍都怀疑是不是他们打算把这只小猫咪洗了下锅煮, 吃猫肉,不然对方怎么叫成这样。

“江御, 要不还是算了, 先别洗了。”

方衍拉了拉江御的袖子,就为了洗一只猫, 江御身下都已经被水打湿了大半,而且小猫咪看起来好可怜啊!这时候方衍无比庆幸自己当初遇到江御时会自己洗澡,不然江御会不会也这么凶残地洗他啊!

“没事, 你退开一点, 免得水溅你身上。”或许是猫咪太不配合,江御洗得全身都是水, 反而越发要把对方洗干净。

就这样在猫咪的惨叫声中, 江御把猫硬生生洗了四遍。

足足四遍,小猫咪虚弱地叫了叫, 湿乎乎的毛全沾身上看起来一副瘦弱无助且可怜的模样, 太惨了,方衍一边吃着小鱼干一边唏嘘。

野猫都有着几分野性,方衍一开始想接近小猫咪的时候都被抓了好几爪子,要不是他调动体内能量恢复得快, 手上肯定是好几道长口子。可江御这么给橘猫洗了一个澡,它都没有抓江御一爪子,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欺软怕硬。

方衍倒吸一口冷气,手中的小鱼干都不香了,觉得小猫咪这样多少有点过分。

江御甩着手上的水,很想再给橘猫洗一遍身体,可对方都已经小小地瑟缩起来,总感觉再来一次这猫就能直接没了。

江御捏了捏这猫的粉色肉垫,橘猫弱弱的喵呜一声,还怪可怜。旁边还有一个方衍眼巴巴地看着,他也就没有继续勉强,而是用毛巾将橘猫包住,开干水分,用吹风慢慢吹着橘猫的猫,等毛蓬松起来后,仔细看看这猫其实长得还是挺不错,眉清目秀的。

橘猫大概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并不瘦弱,皮毛也挺漂亮,要不是洗了三盆脏水出来,而且对方身上有着流浪猫身上的通病,江御都要怀疑这是一只离家出走的家猫了。

江御将手中吹干皮毛的橘猫递给了方衍,方衍高高兴兴地抱着自己被洗香香的猫猫。

换了个人,刚刚还恹恹的小猫咪一下子就精神起来,吧嗒一下一爪子按在了方衍的手上。

“它有没有抓到你。”江御还在清理刚刚洗猫时留下的痕迹。

“没。”方衍从愉快的撸猫中回过神来,想了想后回答。

他当然有被橘猫抓,还是好几条血口子,但是吧,现在伤都好了,他要是说被抓了,怎么解释手上没伤口。

“那就好,要是被抓了,最好去医院打几针疫苗,不然容易感染病毒,流浪猫身上应该有很多细菌。”江御提醒道,希望方衍自己能小心一点。

方衍:“!!!”

他现在说自己其实被抓了还来得急吗?还是被抓出血的那种。

“如果感染了会怎么样?”方衍抱着猫,故作不经意地问,心头却已经敲起了咚咚咚的小鼓。

“一般也就存在疼痛红肿感染等现象,严重一点就会得狂犬病。”

方衍听着感觉不是什么很严重的病,狂犬病而已,一看就是小动物才会得的病,他松了口气,拿了旁边的杯子喝了口水,十分天真地问道:“要是得了狂犬病会怎么样?”

“狂犬病是致死性疾病,一旦感染百分百死亡。”

要不是那口水已经喝下去,方衍感觉自己能一口水吐出来,看罪魁祸首小猫咪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橘猫对此一无所知,伸出自己的小白爪子捧方衍的脸。

猫猫是无辜的,方衍很快将矛头指向橘猫的指甲。

方衍的表情实在太可疑了,江御不放心地看了看他的手,“被抓到了?”

手上一点伤痕也没有的方衍只能摇头,江御狐疑地走过来,把橘猫放一边,抓起方衍的手上下看了看,胳膊都没有放过,见真没伤口才道:“被抓到了也没事,打几针就好了。”

“打几针是几针啊!”方衍探头询问。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五针。”

五针,方衍吞了吞唾沫,“江御,你说我刚刚那么跟它亲密接触是不是也需要打一两针?”

江御放下方衍的手,“没事打什么针。”

“以防万一。”方衍弱弱道。

江御又逼近了方衍半步,眼睛直直盯着方衍的眼睛,方衍不太自在,眨了眨眼,“怎么?”

“你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了?”方衍用着自己拙劣的演技很努力地证明自己没问题,他多正常啊!他只是被小猫咪抓了两爪子,可能在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时候感染上绝症。

“那你没事怎么会突然想打两针?”

“因为你说的狂犬病有点吓人,我害怕不行吗?”

这个理由似乎说服江御了,他撤回身,揉了揉头,“只是抱抱它不会有事的,明天送它去宠物医院打疫苗就好了。”

原来罪魁祸首也得打针,方衍看向橘猫的目光总算好了点,大家都是同命相连的可怜人(猫)啊!

江御某些时候是个很细心的人,但有些时候也直男到令人发指,没看到方衍身上有划伤,也就没有多想。

把之前冷掉的饭菜热了热,简单吃完就监督方衍把碗洗完。

“要不整个洗碗机算了。”江御突然道。

听说洗碗挺伤手,方衍手好看,总感觉用来洗碗有些浪费。

“江御,你是受什么刺激了吗?”洗完碗的方衍滑到了江御的身边,江御突然的良心发现简直把方衍可能染病的忧愁都冲掉大半。

“洗上瘾了?那你也可以继续洗。”江御蹲下身,把到处闲逛,如同巡察领地的橘猫抱了起来。

“我们还是买一个洗碗机吧,改善生活!”

江御随口答应,把橘猫带到阳台,用垫子和小毛毯为对方弄了一个临时小窝,还没去宠物医院,江御实在不太愿意橘猫走来走去,然后他又想到了橘猫的入厕问题,一阵头大,希望对方能够聪明点,自己上厕所。

屋子里有两间房,江御和方衍一直是一人一间,等到快十点了,两人都洗漱完,江御冲了澡就回了自己那间房,按照以往习惯,方衍这时候差不多也回自己的房间了,他不会这么早睡,但玩玩魔方积木等益智玩具也就差不多了。不过今天不一样,方衍在喝完睡前牛奶之后依旧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看着橘猫直叹气,那幽怨的小眼神看得橘猫都不想搭理他了。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怎的,方衍感觉自己浑身不舒服。那之前被橘猫抓过的地方如同有蚂蚁在爬一样,痒酥酥的,反正就是不对劲,他都担心自己的血肉之中已经有小虫在顺着血液流动。

心慌,气短,就跟要命不久矣一样。

方衍指甲轻轻划过被抓过的皮肉,想着要不要划破看看是不是真的有小虫。

橘猫在旁边喵了一声,方衍怕小猫咪看见血腥场面,先把灯给关了,然后才打算动手,结果橘猫黄色的眼睛,在晚上就跟金黄色的两小灯泡,直勾勾地盯着客厅里面的两脚兽。

方衍感觉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对方尽收眼底,这还怎么割,总不能带坏小猫咪啊!

方衍缩到墙角角,酝酿了一下,找准位置,圆润的指甲在方衍有意识的需要下,变得尖锐了许多,方衍刚想快刀斩乱麻,江御的房门一下子就打开了,然后看见了蹲在墙角的某只。

“你在做什么?”

方衍手抖到差点切动脉了,他屏住呼吸,全当自己不存在。

江御走进了几步,敲了敲方衍蹲的墙角,“你在偷吃?”

方衍不吭声,他只是想看看自己的血液里面有没有虫子,可解释起来肯定要说到被猫咪抓了,骗人真的是一件很不好的事,一个谎言总是需要千千万万个谎言来掩盖。

“你不会是担心自己的零食担心到夜不能寐。”江御靠在方衍旁边道,笑了一声,“又不会真的拿你的小鱼干和零食给猫吃,它有专门的食物,才不稀罕你的小零食。”

“才不是担心小零食。”方衍终于肯吱声了。

“也不知道是谁当初为了自己的零嘴狠心要将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猫咪丢掉。”江御看向窗外,叹息一声。

今天的月亮不圆,但天上的星星却格外的多,星月争艳空气清新,明天应该是一个大晴天。

被提到前不久才发生的黑历史,方衍羞愤得又不搭理江御了。

“方同学,你这样很让人为你日后的安危担心。”

“我又没怎么样。”方衍小声反驳。

“但你突然无缘无故不理我。”

“才不是无缘无故。”

“好吧,不是,今晚的星星挺好看的。”

方衍很快就被转移注意,他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星星,说道:“有17颗。”

“不是13颗吗?”同样有数星星的江御当即反驳。

“你蹲在我这个位置数,就是17颗了,你在外面去数说不定可以更多。”

江御笑了声,没想到方衍的空间方位感还不错,“你怎么知道的?”

“我以前无聊的时候就数过,那边晚上的星星比这边更多,我经常躺房顶上数星星,只不过那时候就我一个人,也不知道数对没有。”方衍说起以前事语调很平常,就跟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小事一样。

夜晚看星,听起来还挺浪漫,但漆黑的夜晚就只有自己一个人,无聊到需要去数满天星辰,这不是浪漫,而是一种孤独。

“那你喜欢自己一个人吗?”

方衍悄悄收回自己的指甲,改蹲为坐,“当然不喜欢啊!一个人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那多无聊啊!而且我很喜欢和江御你在一起。”

“你不是嫌我凶吗?”

“没有啦,这叫糖蜜的抱怨,其他人想抱怨都还找不到人勒。”方衍翘jiojio中,jiojio翘着翘着,他就想到自己可能已经感染未知病毒了便悲从心起。

“江御,我要是突然没了,你会不会伤心呢?”方衍很认真地问,但凡江御为此伤心一下,他都会好受很多。

闻言后江御敲了一下方衍的后脑勺,“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有的没的。”

这话跟当初那句‘江御你要是死了,我一定会伤心’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江御只当方衍又发散思维了,没有太过于在意。

“才不是胡思乱想。”方衍好不容易才高涨上去的情绪又低落下来。

江御并不是一个特别体贴的人,但不至于还察觉不到另外一个人情绪突然的大幅度变化,他想了想,问道:“是去道歉的路上遇上什么事了吗?”

方衍没回答,这事也不好回答,他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自己的伤口现在居然能够快速愈合,但他最起码还是知道他这样的才是异类,正常人的伤口根本不可能这么快愈合。异类就说明格格不入,会被其他人排斥,方衍倒也不介意被其他人排斥,但他不想也被江御不喜欢,那样他应该是会伤心的。

“你刚刚那表情……”江御欲言又止。

“嗯,怎么了?”方衍摸了摸自己的脸蛋。

江御“啧”了一声,笑,“活像我欺负了你。”

方衍揉了揉自己的脸,“那应该是错觉。”

“方衍,你在伤心什么呢?”

“我刚刚有在伤心吗?”方衍并不觉得自己在那转瞬之间有伤心。

“是在伤心,你一般不是呆呆愣愣的,就是在笑,那样的表情我可不会认错。”两人聊了这么好一会,江御也没有开灯,或许是觉得黑夜挺适合谈心,“你不用伤心,就算那个医生不原谅你,又或者遇到了其他的事,其实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有的。”有什么大不了的。

方衍小声说。

“不论遇到什么事,我会陪着你一起解决。”方衍的情绪太过于低迷,江御说话都不自觉温柔起来。

“真的吗?”

“我骗你做什么。”江御揉了揉方衍的头发,“方大少爷,你这是惹下多大的事了。”

“没有惹事。”

“那是?”

“江御,我感觉自己不太舒服。”方衍放弃治疗,选择坦白从宽。

“哪里不舒服?”

“我感觉自己的胸口闷,心跳加速,呼吸不畅,而且血液里跟有小虫子在流动一样。”

血液里跟有小虫子在流动一样算什么形容词,但江御还是严肃起来,他想打开灯,但方衍起身阻止了,他按着江御的手继续道:“其实我有被小猫咪给抓到,我是不是已经感染病毒了。”

“伤口呢?先用肥皂水冲洗一下,没事,问题不大,抓一下而已,放心。”

“伤口好了。”方衍哭唧唧。

啊,这莫非就是传说中还好来得及时,再慢一点伤口就愈合了。

明明方衍都一副吾命不久矣的可怜样,但江御还是有点忍不住想笑,原来方衍不仅可爱,还是一个憨憨。

他忍住笑,“那我们明天去打一针疫苗好了。”

“打一针够吗?”方衍很担心,不是说要打五针吗?

“那我们多打一针。”

如此不靠谱的答案引得方衍瞪视,方衍这次真的伤心了,江御压根就不在乎他。

在方衍瞪过来的目光下江御终于忍不住笑了,“要打五针,五针才有用,而且还得分开打,你要急的话我现在就带你去打一针。”

方衍唔了一声,“这么晚了,还是明天吧!”

“也行,你别多想,没什么大不了的,伤口不深的话没那么容易感染,我们去打针就好。”

江御这话一说,方衍好不容易憋回去的泪花花又要来了,他这也不是小伤口啊!但说出来后好歹好受了许多。

“你今一晚上都在纠结这事吗?”

“嗯。”方衍点头。

“就没见过比你还逗的,没想到我们的方大少有居然这么怕死。”江御见方衍情绪好转,开始逗他玩。

“才不是怕死。”方衍怒,“我分明是怕再也看不见你。”

这话说得gay里gay气的,有那么一瞬间江御都要以为方衍不会是对他有意思吧,但方衍眼中并没有那种喜欢人的色彩。

江御放心的同时,又觉得好笑,“这么舍不得我?”

“才不是舍不得你。”方衍生气了,也不和江御聊天了,起身就要回自己的房间睡觉。

“方衍。”在方衍走了好几步之后,江御突然道,“我之前希望你能够活下去,现在我希望你能够幸福快乐的活下去。”人总是贪心的,希望更好。

他难得慎重考虑起来,自己真的要这么把方衍丢到这里吗?他这种行为算是什么,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背叛,一旦抛下一次就是一种背叛,小朋友为什么要经历这些。

他一厢情愿地认为把方衍带到基地是对他好,现在带到了就想甩手离开,这种行为实在太不负责了。

他想把方衍交给巫曼照顾,但巫曼本就没有照顾方衍的义务,仅凭他俩的交情就要要求对方这么做,那就巫曼也实属太不公平,对方衍同样不公平。江御突然很不想这样,就算有巫曼,就算有一个方衍还挺喜欢的医生,他也不想这么做了,方衍会哭的,就挺麻烦的。

“江御,你好奇怪哦。”方衍回过头歪头看着江御。

“晚上不睡觉黑灯瞎火独自数星星的小朋友才奇怪好不,好了好了,早点休息。”

方衍对着江御挥了挥手,“晚安,明天见。”

“好,明天见。”江御嘴角上扬,勾出一个愉悦的弧度。

或许他可以和巫曼一起组一下新队伍了,他就算要离开,恐怕也不是这一时半会,还不如帮着巫曼脱离一下前组织。

方衍第二天就和江御一起来到了宠物医院,把小猫带去做检查注射疫苗,体内外驱虫,剪指甲,去耳螨等一系列操作。

而方衍自然是把自己那一针疫苗也打了,说实话看着那长长的针头时,方衍是有点虚的,可真当针头注射进手臂之后,感觉好像也没那么痛,就是那医生注射液体就注射液体,为什么还要在边注射时边摇两下,这摇的两下还是挺疼的。

方衍抓住江御的手,安安静静地打完一针。

安静得江御还挺意外,他以为方衍应该会怕的要自己蒙住他的眼睛,没想到方衍不仅没有要他蒙眼睛,而且还一个劲地看着针头。

“好了吗?”方衍摇了摇手,感觉没什么区别,但心理上还是放心了许多。

打疫苗是按1、3、7、14、28的规律来的,他最后一针足足得等将近一个月。

打完针后,他就回去眼巴巴地看自己的橘猫,橘猫被专业人士好一通打理,已经今非昔比,那干净得方衍都觉得自己该回去冲冲澡了。

刚好同样有个来取猫的帅哥,还是个长着三白眼的帅哥,那厌世高级感几乎让人眼前一亮,他的猫是一只很漂亮的狮子猫,方衍盯了好几眼对方的猫,看得那帅哥都忍不住回头看向方衍,要不是方衍长相欺骗性大,对方都要以为他是想抢猫。

“你的猫真漂亮,是小母猫吗?”

“谢谢,是公猫。”帅哥回答十分简洁。

“嗐,我还不知道我家猫是小公猫还是小母猫。”

“公猫。”在旁边的江御给出答案。

那个三角眼帅哥同样给出一样的答案,“公猫,应该是一岁了。”

“那我们两的猫要不配个对,你看他们多配。”

帅哥一点都没感觉到哪里配,抱歉一声,只说了句两只公猫不可能就走了。

方衍“欸”了一声,“他为什么就这么走了,我有哪里没说对吗?”

“他大概以为你想撩他。”翻着时尚杂志的江御冷漠道。

方衍那样子,上来就想用自己的公猫和别人的公猫配对,别人没骂他脑壳有病都是有涵养了。

“可是那只猫真的好漂亮。”方衍只是单纯的眼馋。

虽然自己猫咪的粉色爱心小肉垫很可爱,但那只狮子猫的皮毛更漂亮,方衍想要摸一把,摸一把就好。

方衍抱着自家的小可爱狠狠撸了一把,满足了,小猫咪真是人间天使。

现在时间还算早,江御也就没急着带方衍回去,刚好看见方衍对陶瓷比较感兴趣,就带着对方一起去玩泥巴了。

没什么艺术细胞的江御看这个自己做陶瓷,就跟看人玩泥巴一样。

别说陶艺体验馆里面的人还挺多,而且基本都是些能力不错的异能者和权贵,一般人在末世已经玩不起这东西,为了点吃的就能奔波劳累一整天,末世的残忍很多都放在了普通人身上。

s市基地在许多人眼中已经算是一片乐土,但在江御眼中其实都算不上一个好基地,虽然它已经尽量给普通人很多生存的机会,但等级制度还是很严重,末世该给予普通人的应该是如何面对丧尸的能力,而不是一离开异能者就只能任人鱼肉。

方衍从来没玩过这些,新奇地看着别人怎么玩,等自己玩的时候,玩得还挺有模有样,揉个泥跟揉面粉一样起劲,再拉坯利坯,别说做出来的东西还挺好看。

江御手里捏着陶土,觉得以自己的能力最多也就做个小印章,陶瓷什么的就太高看他了,索性就看着方衍怎么玩了,一玩就是大半天,一看时间都过了午饭的点。

“下次再来,走,回去吃饭了。”江御打了个哈欠,天晓得,他居然看着看着就睡着了,身上还盖了一个不知道谁披的毯子。

方衍人好看,手好看,看他认真做某事那就是一种享受,江御瞄了一眼,果然方衍身边的联系方式比起之前多了许多。

方衍有些意犹未尽,他就只有一个小罐子上了色,其他的连颜色都还没有上,并不是每个做的都需要烤,方衍就选了这个上了色的,还有一个歪脖子,很有艺术感的陶瓷半成品。

本来自己制作就是娱乐至上,都不怎么指望能做出特别好看的,方衍这已经算是超标完成了。

等收拾好离开店的时候方衍伸了伸懒腰,“江御,我想吃西红柿鸡蛋面。”他怀里抱着刚刚在猫爬架玩了大半个上午加小半个下午,已经筋疲力尽只想打瞌睡的橘猫。

“家里没西红柿了。”

“那我们去买两个,我来做。”方衍抠搜道。

他是真的心情愉悦,抱着橘猫让对方体会了一下什么叫飞翔的感觉。

江御都怕方衍不小心把猫甩出去,彻底让新成员橘猫体会一下飞翔的味道。

好在方衍还是有分寸的,转了两圈就又把猫抱了回来,反正橘猫整张猫脸上都呈现生无可恋的表情,摊上这么个主人它大概也很后悔加无奈。

买个西红柿而已,江御和方衍索性就在附近的超市去买,这里有木系异能者供上来的蔬菜水果,不论是口感还是质量都是很不错的,不过超市里面都需要积分,江御身上只有巫曼存的部分积分,他本人却是没有的。如果要长久呆下去,看来他需要适当完成一些任务赚取通用币。

方衍没江御想的那么多,眼里看的全是那一个个红艳艳的西红柿,那饱满多汁如有露水的模样就跟刚刚从田里摘下来的。

方衍十分节制地就选了两个大小适中的西红柿,然后就和江御一起去付账,江御比方衍靠谱,还想着他们家多了一只猫,买了些猫粮和罐头之类的。

“你还要点其他东西不?”江御问,方衍手上就拿了两个西红柿。

“不用。”

“零食也不要了吗?”江御拉了一个小推车过来,把猫粮罐头都放推车里,顺手把西红柿也丢了进去。

方衍就是一个吃货,面对如此诱惑,马上就动摇了,不等他接话,后面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江御。”

声音之熟悉,方衍单是听着就已经知道是谁了。

方衍回头看去,果然不出他所料,就是那个女人。今天巫曼身上穿着一条黑色长裙,庄重的同时又添了几分魅惑。

巫曼身边还有着几个气势不弱的小年轻跟着她身边,把巫曼大姐头的地位衬托得很到位。

“好巧。”江御也没想到这么多家超市,刚好在这遇见了来超市的巫曼。

巫曼跟身边的小年轻们说了几句,小年轻们笑着应了,没有离开在原地等着她。

巫曼上前几步来到两人身边,目光一扫,笑道:“这是什么时候养的猫?”买猫粮不是养猫是什么。

“昨天。”江御回答过分简单。

“没想到啊,我以前还以为江御你不喜欢动物,没想到你居然会在末世选择养宠物。”在末世养宠物的哪个不是之前就一直养着的,割舍不掉,像江御这种末世之后养宠物的不多。

方衍一整天的好心情都因为巫曼的到达消了三成,为什么江御还有其他朋友呢,方衍无声叹息,不是觉得有其他朋友不好,而是当这个朋友抢了江御对自己的关注时,就哪哪都不舒服,希望江御就只有自己这么一个朋友。

“路上捡的,还挺可爱。”

“原来是路上捡的流浪猫,你都说可爱那看来是可爱惨了,对了,叫什么名字?”巫曼突然对那只不知名猫咪感兴趣起来,能被江御夸一句可爱,那得多可爱啊!

什么名字,方衍彻底垮脸,没有名字。

他看着货架上面摆的橙汁,憋了一个名字出来,“叫橙子。”

江御有些惊讶,总不会方衍喜欢吃橙子猫也就叫橙子了,感谢说的不是脐橙。

巫曼看江御反应就知道这名字怕是临时想的,但江御也没有说不是,就是承认了。

“橙子,还挺可爱的,是只橘猫吗?”

一口就猜出来,方衍险些自闭,“是橘猫,橙子是我和江御的猫。”

这是生怕她抢猫不成,巫曼没忍住笑出了声,“没事,别担心,我对猫的热爱仅限于摸两把。”

方衍倒吸一口凉气,只想摸不想负责,果然是渣女。他全然忘了自己几个小时前还想摸一只狮子猫来着。

闲聊了几句,江御看了眼巫曼之前身后跟的那群小年轻们,男男女女都有,有个别还小声讨论着巫曼和他的关系。

“这些就是你选择的队友?”

这个“队友”什么意思两人都懂。

“对,没到齐,还有些没一路。”巫曼长叹一口气,“江御你看我这么势单力薄,要不要考虑也加入我们,我现在都还不敢直接闹崩。”

“好。”

“当然你不加入也无所谓,我们……淦,你刚刚说什么来着。”巫曼后知后觉,江御刚刚好像是答应她了。

“我说好,本来也说过要帮你的。”

巫曼脸色几经变化,最后只能一声“好兄弟”,脸上表情似想要笑,又不确定江御到底是不是认真的。

“好了,你这脸都要抽筋了,我难道还会出尔反尔不成。”

“可你之前不是说……”巫曼隐晦地看了方衍一眼。

方衍被看得莫名其妙,且眨了眨眼。

“我现在不打算急着,而且我们还养了只猫。”江御回答也挺隐晦,反正巫曼能听懂就好。

这态度前后变化也太大了吧,不知道是谁之前那么冷酷无情,恨不得马上离开,巫曼这次终于重视起江御和方衍的关系来,她有一个最不可能,仔细想想又极有可能的想法冒上心头。

巫曼过于惊讶,瞳孔地震,直接脱口而出,“卧槽,你们不会是在交往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