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丧尸恋爱手册 > 第27章 第 27 章

我的书架

第27章 第 2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盘子有没有离家出走江御不知道,方衍这心虚的表情他还是看出来了,如此清新脱俗的谎言也不知道方衍是怎么想出来的。

“你觉得盘子能长腿吗?”江御眼尾上挑了一点,眼中含着一丝笑意,气势逼人,就跟家长审问犯错的熊孩子一样。

“不能吗?”方衍瞪大了眼。

“当然不能,难道你还觉得能?”江御笑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嘲讽还是好笑。

方衍耷拉起头,戳着那朵就算插玻璃瓶里养着,也已经变得没精打采的玫瑰。玫瑰终将会枯萎,谎言也终将会拆穿,更何况方衍还是个不会说谎的。

“盘子呢?”江御追问。

“碎了。”

“残骸呢?”

“丢了。”

在这一问一答间,方衍头耷拉得更低了,恨不得钻桌子底下。犯错的猫咪哪怕知道自己犯了错,也依旧会因为主人的责怪而委屈。

江御走进了几步,目光快速扫过方衍的手,红艳的苹果,些许果汁,并没有看见被碎瓷片划到手的痕迹。

他收回目光,冷淡道:“快吃你的苹果,要氧化了。”

方衍看了看自己的红果果,被咬过的地方的确开始发黄起来,他一大口下去,咬掉小半个苹果,差点连核一起咬掉,然后咔嚓咔嚓咀嚼起来。

过于凶残的进食,以至于整个嘴上都沾上苹果汁,江御给了方衍一张纸巾,状似不经意道:“方衍,你想恢复记忆吗?”

刚刚还耷拉着脑袋的小猫咪,现在已经啃起了苹果,闻言抬了抬头,含糊不清道:“什么东西?”

“你想不想记起以前的东西,你是谁,你的亲人朋友,以及你从小到大的经历,记忆并不是都值得被想起,但遗忘也并非好事。”江御询问着方衍的意见。

有时候忘记是一种解脱,有时候忘记便是一种痛苦。大少爷方衍应该没什么值得忘记的东西,那忘记对他来说无疑是一种遗憾。

方衍不知道恢复记忆自己会想起什么,但他还是很想知道自己以前是什么样子,好奇自己与江御的往事,他歪了下头,最后点头道:“当然想知道啦1

“就算是让别人的精神力探入你的脑子里?”江御继续问。

“啊?”方衍犹豫道:“我突然不太想恢复记忆了。”

别人的精神力探入自己的脑子里,想想就不舒服,没人会喜欢这样的感觉,光是想想方衍就很想拒绝。

还以为方衍会一口答应下来的江御有点意外,但也不算太意外,脑子是一种私密的东西,就算方衍脑子不太清醒,应该也是本能排斥。

“那就不去。”江御没有勉强方衍的意思,已经打算回绝巫曼的好意。

“不。”方衍似乎很纠结,但最后还是说,“疼不疼啊,要是不是很疼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唔,就算疼也是可以的,但他一定要小心,不要把我脑子弄坏了,我听人说过,精神系最擅长把人脑子弄坏。”方衍大概是挺害怕,自说自话中,还悄悄把自己蜷成了一坨,似乎很怕自己的脑子不小心坏掉。

唉,怎么会有人这么傻乎乎到令人心软,这就是传说中被人卖了还帮着人数钱的小笨蛋吗?江御心中忍不住笑意。

“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江御唇角微翘,“你刚刚不是很拒绝吗?”江御委婉把怕改成了拒绝,免得伤害到小朋友的自尊。

方衍将苹果吃得干干净净,然后把那只剩一点点的核丢进垃圾桶,想了想道:“因为我还是想知道更多关于江御的记忆啊!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可你记得我,我却不记得你,这样并不公平。”

江御心尖一颤,抬眼看他。

那一眼过于复杂,方衍不太懂,他认真分析里面的情绪,试图将其简单化,却已经听到江御说了一声“傻货”。

方衍:?!!

他有点委屈,他怎么了啊,怎么又莫名其妙地骂他,江御无理取闹!

方衍气成河豚,决定要单方面与江御绝交一分钟。

江御要去和巫曼了解一下那个所谓的精神系大佬,完全没发现方衍生气了,走之前和方衍说了一句实话,“其实我们并不是好朋友。”

这真是真的不能再真的实话,江御和方衍分明是情敌关系,怎么在脑回路清奇的方衍这里他们就成了朋友,这必须要提前说清,不然到时候落差太大方衍哭鼻子怎么办。

在江御走出屋之前,他听到身后传来方衍有些沙哑的声音,“江御你是不要我了吗?”

江御感觉自己如同被质问的渣男,“……那啥,我就去了解一下那个精神系异能者靠谱不,很快就回来。”

他回头看向方衍,就看见方衍眼圈红红的站在原地,艹,跟快要哭出来一样,猛男最见不得这些了。

“小可怜,你是要哭了吗?”

“才不是。”方衍偏过头,但很快就又回过头,“你是生我气了吗?为什么?”

“没生你气,我们之前确实关系并没有你想的这么好,就普通朋友那种。”

“可我现在把你当做我最好的朋友。”方衍低垂下眼眸。

“傻瓜,那是因为你现在接触最多的就是我,等多交几个朋友你会发现我也并不是那么独一无二。”江御有点担心方衍独自垂泪,他以前怎么没发现方衍居然还是一个小哭包。

方衍轻轻揉了下眼睛,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抹泪,怪可怜的。江御回到方衍身边,给他倒了一杯刚好入口的温开水。

“是眼睫毛又进眼睛了?”江御试探。

方衍没有回答,江御在旁边等了一下,才听到方衍小声道:“可江御就是独一无二的啊,谁也无法代替。”

江御愣了一下,他的耳根不自觉地发热发烫,为这一句无法代替而动容。

“你也是独一无二的。”江御轻声道。

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这世界上的美人妙人太多,江御觉得就算过再久他应该也会记住这么一个方衍,独特的方衍。

最后江御还是出门了,也去见了见那个精神系大佬,巫曼在s市基地被人排成武力值前三的大能,但巫曼自认为自己应该没有那么厉害,因为这位精神系大佬在她看来是极厉害的人,但在排行榜上前十也没有进。

精神系大佬名为沈流溪,一个很古风的名字,但其却是一个正经的医生,带着金丝边眼镜穿着白大褂,怎么看怎么斯文败类,好在对方气质温和,交流起来也有理有据,江御还算比较放心。

做在椅子上的方衍有点慌,不是昨天才在说这事吗?怎么今天就直接把他带来了。

消毒水的气味,以及房间里面性冷淡的装修让方衍有那么点害怕,趁着江御在外面等他,他悄悄问:“医生,疼吗?”

“只是你不排斥我的精神力就不会痛,放轻松。”沈流溪对病人十分的耐心,他没有急着开始治疗,而是与方衍聊一些生活小事,降低方衍的防备心,不然对方这随时要炸毛的模样,怎么利用精神力治疗。

“嗯?!你也很喜欢玫瑰吗?我也很喜欢!希望以后每天都能收到一朵玫瑰。”

“那你希望是谁送给你?”

“当然是江御。”

“为什么?”

“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其实他也不用每天送我,只要在这朵玫瑰枯萎之前送我下一朵就好了。”

“看来你很喜欢他。”沈流溪和善地笑了笑。

“那当然啦1方衍很喜欢这个医生,已经彻底放松下来,说到高兴地方脑后小揪揪还会不自觉动一下。

“那你了解他吗?”

这话可就问到点上了,好像一直是江御在照顾他,他并没有怎么回报过江御,甚至连对方喜欢什么都不知道。

看方衍反应就已经知道一切的医生友善地笑了笑,安抚道:“这并没有什么,你可以尝试去了解他。”

第一次见面医生并没有给方衍治疗,一连三次都这样,方衍已经把医生当做一个很好的聊天对象,他很喜欢这个医生,因为对方会聊他喜欢的东西,会听他分享有趣的事,然而这些事不过是他与江御的日常相处罢了。

第四天医生告诉方衍他要探出精神力进入方衍的脑袋,方衍在愣了一下之后,点头同意了。

对世界尚且懵懂的小朋友就是这么好说话。

沈流溪温柔地将自己的精神力探入方衍的脑中,在一开始方衍的下意识反抗后,一切顺利许多,只不过方衍的意识被一团黑雾所笼罩,沈流溪根本探不进去。

这什么东西?

那黑雾透着一股恐怖死亡的气息,他不好贸然撞进那团黑雾之中,只能在外围刺激方衍的神经系统。

主管逻辑思维和记忆的是人的左脑,而引起失忆除了受大刺激,还有一个可能便是脑淤血。

沈流溪检查得很认真,确定不是脑部受伤而失忆后,顺便悄悄清理对方脑中的那团黑雾。

好像有什么东西受到了威胁,方衍表情难受起来,脑内一阵刺骨疼痛让他忍不住痛苦尖叫,毫不犹豫将脑中不属于他的精神触角斩杀切断。他捂着头,痛苦不堪,露出的眼睛死死盯着嘴角流血的医生,眼神阴郁凶狠,和之前会炫耀好朋友的小太阳判若两人。

“你,想做什么?”

男人声音低沉危险,目光冷寒,如同高高在上的王俯看蝼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