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丧尸恋爱手册 > 第26章 第 26 章

我的书架

第26章 第 26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失忆的小朋友又奶又乖,江御很难强制性要求对方做什么,所以让方衍适应自己所处环境,再交给对方一定技能并没有他想的那么容易。

但好在方衍足够听话,也愿意配合江御,一些基本的小事他已经可以独自处理。

时别两日,巫曼再次来到江御暂居处,开门的依然是江御,不过这次方衍蹲在厨房垃圾桶旁边剥蒜皮,他放地上的小盘子里已经有了两块白生生的蒜瓣,而江御刚刚应该是在切菜。

巫曼摸了摸鼻子,还真的生活气息满满呢。

“我这是又赶上饭点了。”巫曼笑。

方衍轻轻哼了一声,十分怀疑这人就是故意的,剥蒜皮的手都剥得更狠了一点。

“刚好赶上帮忙。”江御半开玩笑。

“江御,来者是客好吧,你怎么能指挥客人帮忙。”厨房杀手巫曼连忙拒绝这项重大任务,蹭饭还行,帮忙免谈,不然到时候厨房容易出事,委屈的还不是自己的胃。

“那你就在沙发上乖乖呆着,别添乱。”江御本来就是开玩笑,没真让巫曼帮忙的意思,对方厨房杀手的名声,他还是略有耳闻。

江御回到厨房继续切刚刚没有切完的菜,指挥方衍再理一下空心菜,这是个简单工作,只需要掐掉黄叶子和老的地方就可以。

本来因为巫曼到来而心情不佳的方衍不由又雀跃起来,小声哼着不知名的曲调。客人不能帮忙,他却能帮忙,不就等于江御不把他当外人,江御离不开他吗?

嗷呜,完美。

方衍美滋滋地帮忙炒了一个蒜蓉空心菜,不仅把菜炒很了,还不小心多放了一勺盐,把蹭饭的巫曼吃的那叫一个面容扭曲,还不好打击方衍的积极性。

江御面容平淡地吃了一口,用一种没什么感情的语调道:“还不错。”

方衍高兴了,自信了,膨胀了,眼睛笑眯眯地自己尝了一大口,然后全都吐了出来。

场面之惨烈,巫曼无情笑出声,方衍这表情也太搞笑了,还想用纸巾擦掉舌头上的咸味,怎么这么呆,还有点可爱。

方衍什么时候遭受过嘲笑,哪怕明知道巫曼没什么恶意,他低垂的眸子里也闪过一丝寒意,一个抢他朋友,嘲笑他,还老串门的坏女人。

在方衍眼中森冷要聚成一片猩红时,巫曼给方衍递了一杯水,“我可真没想到堂堂临大学霸这么可爱。”

方衍抬头看向巫曼,眼中看不出什么情绪。

“嗨呀,其实第一次做成这样已经很棒了,卖相不错,就是盐多了一点,不过也很棒,我别说第一次,就是现在煎蛋都要煎糊。”巫曼安慰起人来可是一点都不在乎自贬。

方衍不太懂这个女人是什么意思,对方不是要和他抢江御吗?

巫曼轻轻晃动了一下自己的手,“喝点水洗一洗,应该会好受很多。”

方衍眼中有迷茫闪过,最后接过水,小小地抿了一口,不太自在道:“谢谢。”

巫曼笑了笑,“嗐”了一声。

方衍埋头喝水洗味的模样实在是可爱,巫曼没忍住小声嘟哝了一句,“好软。”

方衍刚对巫曼改观了一点,巫曼就把江御叫出去说有要事相商,把方衍一个人留到了屋里洗碗。

独自留在家中的方衍捏碎了手中的盘子,“啪咔”一声盘子碎落一地,方衍的手上有着两道捏碎盘子时造成的伤口,血液从手心滴落,溅在地上染成一滴艳丽血花。

方衍眯起双眼,将手递到唇边,伸出舌头轻轻把血液舔去,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地上的碎瓷片也在转瞬之间泯灭,如同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

唇边沾染上些许艳红的俊美青年喃喃道:“要不将她杀掉好了。”

“可是江御知道了会生气。”

“好麻烦哦。”

屋内传来青年烦恼的叹息。



“你约我出来是要和我说什么?”

“这么直奔主题的吗?都不和我客套客套。”咖啡厅里巫曼刚叉了一口甜点。

“我们已经聊了半个小时,客套也早该客套没了。”江御冷漠道,再这么谈下去,他怕家里已经被方衍水漫金山。

“江御,你是在担心方衍?”巫曼福至心灵道。

江御皱眉,“你觉得他值得让人放心。”

“对啊,一点也不让人放心,我只是把你约出来半个小时,你就这么担心,要是你走了,他可该怎么办呢?还不得被人欺负死,小可怜。”巫曼优雅地吃掉叉子上的甜点,目光直直地看着江御,充满了侵略性。

“所以?”江御没有被巫曼的气场镇住,只是冷淡地回望。

“所以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我知道你放心不下他,江御你这人其实很容易心软,就如你我都分开了这么久,你依旧愿意帮我一样。”巫曼叹息道,江御来到基地这两天一直都有了解巫曼的处境,要不是巫曼之前腾不开身,恐怕早就为巫曼出谋划策。

“放心不下也只能这样,我不可能为了谁而怎么样。”

“如果这人是白君怡呢?”

江御冷淡的目光变得幽深起来,巫曼擦了擦嘴,自知失言,“抱歉。”

“没什么,如果这人是白君怡,我反而更放心将她留下。”

巫曼第一时间没懂,懂了之后又心绪复杂。因为白君怡能自己照顾自己,因为白君怡并不喜欢江御,所以江御能走得更放心,可方衍不一样,他没什么自理能力,还全心信赖于江御,有多少人愿意丢下这样全心信任自己的人。

咖啡店里没什么人,除了他们这桌,就还有一桌,隔他们老远,仗着开了屏障,巫曼点燃了一根细长的烟。

“江御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会喜欢你吗?”

没等江御回答,她就又继续道,“因为你为人温柔还仗义,身上带着股侠气,我以前就在想你要生在古代肯定是一代大侠。”

手中夹着的烟星星灭灭,烟雾模糊了巫曼的脸,也模糊了两人的视线。

江御的视线从烟雾上方往下移,放到了巫曼夹烟的手上,“我记得你以前不怎么抽烟的。”

“压力大啊!江江哥哥。”

“恶心不你。”江御当然知道巫曼压力大,这一声玩笑似的江江哥哥仿佛让两人回到了从前,他们还是可以一起逛夜店撸串打架的朋友,他和巫曼关系哪有那么复杂,又何必因为一次告白生疏至此。

“那你现在还喜欢吗?”

“你希望我喜欢还是不喜欢。”巫曼抽了一口烟,将烟雾从肺腑里吞吐出来。

“这不是我希不希望的问题。”江御失笑。

“应该是不喜欢了吧。”巫曼往椅背上靠了靠,又吐出一口烟雾。

什么叫应该,江御没有多问,就跟他现在也说不清自己对白君怡的感情一样。

迷雾弥漫间,江御低沉醇厚的声音从对面传来,“我可能已经与你印象中的人不太一样了。”

所以不用继续喜欢我了。

分明没有喝酒,但听着那如同白兰地与醇厚咖啡碰撞的声音,巫曼还是觉得自己有点醉了,她好像又被人无声的拒绝了。

眼睛微微发酸,巫曼拨弄了一下自己硕大的耳坠,耳坠敲击发出清脆的声响。

“江御你这人怎么说。”

巫曼掐灭了手中的烟,烟雾消散,美艳女人露出了以往的笑容,打趣道:“你要是把对方衍的贴心也放在白君怡上,说不定早就把人拿下了。”

不等江御反驳,她就继续道:“我们先说说方衍本身的问题,我感觉他与其说是脑子有问题,倒不如说是失忆了,思维倒退到十几岁的少年状态,他有自己的思维,逻辑也没什么问题,只是没有记忆,我们大可以让他想起来,恢复记忆。”

“怎么恢复记忆?”江御直切重点。

好问题,方衍的情况江御与他相处了这么久自然也发现了,思维逻辑没什么太大问题,有时候还挺可爱,乖巧又听话,要不是江御要做独行侠,还真不介意养一只小猫咪。

“我们基地有一个精神系的大佬,他可以刺激方衍的神经中枢,就看你愿不愿意一试了。”

江御抬了抬眸,没有一口答应下来,“我需要回去问问方衍的意见。”

巫曼展颜一笑,“慎重一点总归是好的。”

“多谢。”

“有什么好谢的,虽然我很想让方衍成为你的牵挂,让你不要离开,但比起能时常看见你,我还是更希望你能高兴一点。”

这话江御不好接,但巫曼也没什么要江御接话的意思,刷了自己的积分就潇洒离开了。

江御失笑,一年没见让他险些忘了巫曼是个什么样的人。

巫曼啊,在男人追女生送花送礼物的时候,她就敢反过来送江御一大束鲜红玫瑰以示追求。

开朗,热情,张扬,很好的女孩,却不该属于他。

江御多看了两眼店里的绿萝,也不知在想什么,直到外面的风铃被风吹响,他才沉默地离开咖啡店。

回到家中,与想象中的水漫金山不同,今天的水池里只有一半多的水,江御很欣慰,看向方衍的目光都跟看崽长大了的老父亲一样。

悄悄放了一半水的方衍一点也不心虚,手里啃着一个红果果。

只是检查方衍有没有洗干净的江御发现了问题,“怎么少了一个盘子。”

方衍视线飘忽,“可能盘子嫌我做的菜太难吃,离家出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