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丧尸恋爱手册 > 第19章 第 19 章

我的书架

第19章 第 19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巫曼本就不是什么高冷女神,性格有些爷们气,江御对此早就熟知,所以接受良好。

倒是方衍一脸惊奇地看着巫曼,似乎很惊奇巫曼居然是这样的高冷御姐,那表情就差把我有问题写脸上了,傻不愣登的,江御默默地把脸偏开了一点,略微遮挡在他旁边的方衍。

巫曼不可能没有发现这一点,却只是勾着红唇笑,与江御聊一些有的没的,聊的内容可以简称巫曼发家史。

聊到最后又聊回了江御的身上,“要我说你当初就不该离开,我们学校离这才多远,末世一个月的时候这基地就已经初见雏形,你要是不跑说不定混得比我还好。”

“如果没猜错你是高阶异能者。”巫曼盯着江御看了几眼,最后笃定,江御身上有一种强者的气常

“嗯。”是异能者这一点江御还不至于否认。

“什么异能?”

“风系。”江御简短道。

“风系?”巫曼顿了一下,笑,“有点意外,居然是这种辅助性异能,我还以为你得是火系雷系这一类高攻击异能。”

“风系挺好,利于逃跑。”江御道。

要不是风系异能他怕也不能死里脱生那么多次。

巫曼“嘁”了一声,不与苟同。

江御也没有为自己辩解的意思,看方衍比较无聊,给他折了架纸飞机,递给了他玩。

在两人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的方衍接过纸飞机,神情恹恹,情绪略显低迷。

“不舒服?”江御低声关心。

“没。”方衍没精打采地回答。

“你难道晕车?”江御不是很确定,毕竟方衍面色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问题。

“方衍晕车吗?我让小陈开慢一点。”一直饶有兴趣盯着他们的巫曼适时开口,让开车的那个青年把车开得更稳了一点。

方衍把自己团吧紧了一点,不太舒服的样子,江御弹了一下方衍的脑门,没什么精神的方衍一爪子拍开了江御的手。他有点伤心了,觉得江御喜新厌旧,有了新朋友就不在乎他这个旧朋友了。

江御轻快地笑了下,“你要不舒服就睡一下,很快就到了。”

方衍低声“唔”了一声,并没有睡,视线转向窗外,手中纸飞机尖头一下一下地戳着手心。

“话说白君怡呢?你当初不是找她去了。”巫曼突然问道。

江御身体僵了下,很快又放松肌肉,也就他旁边的方衍感受到了那细微的变化。

“没找到。”江御淡声道,眼中神色有一瞬间的复杂。

巫曼懂了,难怪江御不太愿意提,这都一年了,又不是隔着几个城市,没找到不就等同于凶多吉少。

“大概是去其他城市了。”巫曼安慰。

“也许。”

话题一下就沉重起来。

“介意我抽烟吗?”巫曼问道。

“曼姐你高兴就好,反正我吸二手烟都习惯了。”青年第一个捧场,话语中难掩苦逼。

“随意。”江御回道。

巫曼将目光转向方衍,她这个问题主要还是问方衍。

方衍点了点头,跟着江御道:“随意。”然后就偏开了头,继续看向窗外快速划过的风景,残垣断壁,荒草杂生,没什么好看的,还没有身边的江御好看,但方衍这时候有些不太高兴。

巫曼没什么问题,漂亮,热情大方,但他不太喜欢这个抢他好朋友的人。

对此一无所知的巫曼打开了车窗,取出一根烟,火苗从精巧的翻盖打火机中冒出,香烟点燃,烟雾弥漫间她幽幽叹了口气。

此时天色已暗,火星点点如同在灰幕中烫出了一个洞。

美艳性感的女性抽烟带着一种别样的魅惑,好看到人想要与其一起沉沦,她吸了一口香烟,然后吞吐出来,问,“江御,你要吗?”

江御手指摩挲,拒绝,“不用。”

他说完之后又补充了一句,“你也少抽一点,对身体不好。”

巫曼可有可无地应了一声,然后继续抽着。

“曼姐,有高级丧尸在靠近。”开车青年可没时间给巫曼去深沉,哀悼以往情敌,连忙提醒道。

那是一个速度加成的干瘦丧尸,速度比他们车速还要快上许多,毋须一分钟对方就能追上他们。

巫曼烦躁地揉了下头,一手夹着烟,另一手竟是从座位底下掏出了一把狙击枪,方衍眼睛发光地来了一句“帅哦”,那大家伙实在是好看,漆黑纯粹,低调帅气。

对于方衍的惊叹,巫曼十分受用,她驾着枪开始瞄准,通过窗户然后一枪打了出去。

看似随意,然而只距离他们不到百米远的干瘦丧尸成功体验了一把一枪爆头的酸爽。

原本神色淡淡的江御眼中神色骤然凌厉了一点,感兴趣道:“枪内的子弹是你的异能化成的。”

“是用冰幻化,冰系异能是水系的变异,同样拥有水的无形,可变化任何形态。”巫曼收起枪,吸了一口香烟,又吞吐出来,慵懒地靠在座椅上。

“那你完全可以自己凝聚出一把枪。”

“有现成的的就用现成的,没现成的谁还费那苦力冰化一把枪出来,直接冰刃不香吗?嗯?是吧,江大学渣。”巫曼调笑道。

江御不说话,他的确挺学渣,当初要不是去学了艺体,说不定本科线都够不到。

大抵是车开得着实太慢了,方衍开始脑袋一点一点地,昏昏欲睡起来。

在方衍脑袋将要碰着玻璃的时候,江御及时护住了方衍的头,又将对方的脑袋轻轻往他这边挪,最后让方衍靠在了他的肩上。

巫曼将这些尽收眼底,低声开玩笑,“没想到你们关系还挺好。”

江御没回答,巫曼就又继续接了下一句,“如果没记错你们还是那关系来着,怎么就突然这么好了,男孩子的感情可真奇妙。”

江御没搭理巫曼,巫曼是开了口就停不下来的类型,等这样说下去,方衍也不用睡了。

巫曼也没有继续开口,将烟熄灭之后,就小憩起来,在江御都要以为对方睡着的时候,巫曼用很轻的声音道:“感觉这次见面之后你就有意疏离我,是因为我和你告过白吗?不至于吧,江同学,我们就算做不了情人,也是老朋友。”

巫曼就是这样,喜欢直来直往,有什么就直接说出来,有时候这样的性格就挺得罪人,但江御还挺喜欢对方的直率。

“是不至于,只是末世这段时间的经历不太美妙。”

江御点到即止,巫曼在末世这段日子也见识了不少的人性,不再多问,只轻轻道:“江御,其实我很高兴能遇见你。”

开车青年大气都不敢喘一声,汽车内诡异地静谧起来,江御给方衍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在巫曼都要无声叹息时,低沉道:“我也是。”哪怕被熟识的人那样背后捅刀过,再看见曾经的朋友他其实还是高兴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