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丧尸恋爱手册 > 第15章 第 15 章

我的书架

第15章 第 1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吃饱喝足的方衍十分讲究地擦着手指,手还没擦完,他就“哦豁”了一声,离开太久,江御已经发现他不在原地了。

方衍二话不说就直接跳下天台,而这栋楼起码有二十多层。

一旁刚刚还瑟瑟发抖的高级丧尸:???

意识到方衍真的离开后,他们就激动的嘶吼起来。

好耶,大恶魔走了。

江御是在那处阳台的不远处发现的方衍,此时的方衍正蹲在道路边拨弄着一株鲜艳的玫瑰。

柏油路上长出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怎么看怎么奇怪,而方衍却不会这么觉得,反而低头嗅着玫瑰的清香。

猛虎嗅蔷薇。

江御心下微动,好家伙,方衍一只小猫崽居然都能让他联想到大猫了。

“这好像是我异能之前催发的。”那个木系异能者尴尬地笑了笑,当时掏种子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就掏到玫瑰花种子,现在看着还挺尴尬。

“方衍。”江御板着脸把方衍叫了回来,

还不等江御责备方衍乱跑,方衍就顺手把地上的玫瑰摘了下来,小跑几步过来,将玫瑰花递到了江御的面前,冲着他笑了下,“你要吗?”

阳光下,俊美青年,身姿颀长,那半长微卷的头发都被阳光晒得透光儿,青年手持鲜红玫瑰,再那么一笑,跟优雅贵公子似的,贵气逼人,面对此情此景,少有少女能够忍心拒绝,光是看着心都化了,只可惜江御不是少女,没那个浪漫情怀,方衍一过来他就给了一个板栗。

方衍摸着头,眨了眨眼,眼上蒙上一层薄薄水雾,叫道:“江御。”

江御冷笑一声,还嫌自己敲对方脑门敲轻了一点,遍地丧尸的也就这大少爷敢到处乱跑了。

“知道错了吗?”

“江御,好疼。”方衍抱着头,眼中水雾更浓,一双眼湿漉漉的,跟要哭出来似的。

被人敲了头,却只能向罪魁祸首撒娇,看得一旁的空间异能者妹子一阵心疼,怎么能这样凶的对弟弟。

“……”江御瞥了一眼方衍的泪花花,有点受不了这个,脸色略微缓和过来,但还是板着,“乱跑什么乱跑,就你这二两肉还不够丧尸塞牙缝。”

“江御,疼。”手持玫瑰的方衍这次连主动道歉都不道了,只抱着自己的头说疼。

江御上前几步,冷脸看着眼泪汪汪的方衍,问:“哪疼?”

总不会他敲一下把方衍敲出脑震荡了,也没用多大力啊,他还特意收了一些力气。

方衍伸出自己的手,那白皙修长的手指被玫瑰的尖刺划出了一个小口子,不止划破了皮,还有血液从中缓慢涌出,大少爷不愧是大少爷,细皮嫩肉的,流个血都跟雪地里开了一朵红梅般漂亮。

江御“啧”了一声,似乎嫌弃方衍矫情,但还是从自己的空间里掏出一瓶碘伏给他喷了喷。

碘伏比起酒精是没有疼感的,所有这处理起伤口来方衍也没有叫唤,而是看着那从小瓶子里喷出来的浅黄液体。

“还有哪里疼吗?”江御问。

方衍一听这话张开了口,口中色泽红艳的舌头还微微动了一下,意外的有点暧昧。

“……你做什么?”江御愣了一下。

“我嘴巴里面也疼。”方衍说话。

他们离得近,江御能够感受到方衍的呼吸,以及舌头在口腔中翻卷的声音,方衍生得好看,好看的人就算随便做点什么,都带着别样的魅惑。

江御皱了下眉,诡异的感觉有点不自在,好像再靠近一点就算是冒犯对方一样,他回头看了一下那四人,问道:“碘伏能口腔消毒吗?”

原谅学渣江御还真不清楚碘伏能不能往嘴里喷,这东西有毒吗?万一吞下去引起不适咋搞。

这问题一出,那四人都愣了愣,木系青年率先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这年头谁还研究碘伏能不能往嘴里喷。

倒是那个空间系妹子为江御解了惑,她手指不自觉地抠着自己灯笼袖的袖口,有些紧张地答道:“可以的,碘伏对口腔黏膜的刺激性较小,如果有条件的话建议先用生理盐水漱漱口。”

江御点头示意了一下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就开始帮方衍口腔消毒。

方衍张大嘴巴,暗自庆幸自己偷吃之后有好好消灭证据。

等把伤口处理好之后,方衍就有些焉哒哒地坐在一旁。

看似疲惫,实则在养机蓄锐,吸收能量的方衍抬眸看了看那个跑到他身边来的小姑娘。

“你有事?”方衍说话缓慢,带有一种别样的腔调,妹子当场觉得心都酥了。

她干咳一声,放缓声音,问道:“你是叫方衍对吧,我叫肖雯。”

方衍点了点头,由于之前在那个临时基地就被小女孩儿搭讪过,所有他对此接受良好,甚至可以说是业务熟练。

“你还有什么事吗?”见小姑娘眼巴巴地望着他,一点离开的意思也没有,方衍沉默了一下之后淡声问道。

肖雯似乎也发现方衍有些呆呆的,还怪可爱,她靠近了方衍些许,又特意把声音放低了一点,“你和江御是不是一对啊?他看起来好紧张你的样子。”

“?!1方衍脑后的那一撮小揪揪都惊得晃了一下。

“一对?”他同那小姑娘一般把声音放得很低,好像生怕谁听见一样。

“就你是不是他的男朋友?”小姑娘还以为方衍装懵,但面对这么一张脸她耐心十足。

男朋友=有对象=谈恋爱。

方衍脑子懵了一下,迅速答道:“不是。”

“那你能不能考虑做我的男朋友。”小姑娘看起来害羞腼腆,没想到直接就来了一个直球。

方衍瞪大了猫猫眼,用更快的速度答道:“不能。”

“欸?”小姑娘笑了一声,追着问道,“为什么不能啊,你觉得我不够好看吗?还是觉得我们不熟,也可以先像朋友一样处处,还是你觉得我们没有未来?实在不行及时行乐一下也好呀。”

说到这里要是江御早就听出来对方是玩笑的意味居多,但方衍不知道埃

小姑娘的追问都要把方衍砸懵了,这都哪跟哪,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语重心长地道:“女孩子要自己爱惜自己,而且我有喜欢的人了。”虽然他不知道那人是谁,但应该是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小姑娘在怔了一下之后,笑出了声,“你好可爱埃”

方衍脑后的小揪揪都抖了一下,表情超凶,男孩子怎么能说可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