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丧尸恋爱手册 > 第11章 第 11 章

我的书架

第11章 第 1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方衍本来是没打算睡的,没想到自行车骑行间,他居然还真睡了过去,这是何等的心大。

方衍醒来时,第一眼就看见了发黄的天花板,上面还有着一盏布上蜘蛛网的灯,网上并没有蜘蛛,大概是太久没有打扫,灯上蒙了厚厚一层灰,也不知道还能不能亮起来。

唔,灯是能亮起来的吗?

方衍思维发散了一下。

等稍微清醒一点后,没看见江御,方衍第一反应就是江御不会真的生他气,把他丢下车了吧,本来毫无波澜的心一时间有些不舒服。

晃了晃略显昏沉的头,方衍觉得自己的头应该被磕了一下,后脑勺有点疼,肚子还有点饿。

虽然被人喂养了几天,但方衍一直就没有吃饱,此时加上头疼就显得肚子更饿了,他把自己团吧团吧,缩紧了一点。

等磨蹭了一会,方衍脑子终于正常工作,想起自己可以把精神力放远一点,去感知江御在哪里。

他视线猛地转向屋外,果然没多久江御就推开门,手上还有着几个黄橙橙散发着甜香的橙子。

江御也没想到一回来就看见瞪大眼睛的方衍,怔了一下,把橙子都丢给了方衍,“来,给你的。”

他本来还以为方衍会一下就高兴地扑向橙子,没想到对方还看着他发愣,江御摸了一下脸,问:“怎么?这副表情。”跟个受委屈的小媳妇一样。

“我以为你像上次一样走了。”方衍抱住手中的橙子,橙子的皮凉凉的,心却仿佛暖暖的,江御果然是很可靠的朋友呢。

江御一听这话,“啧”了一声,似乎觉得好笑,“难道我们的方大小姐没看见我,差点就伤心到要哭了。”

要是以前的江御还能继续跟哥们调侃下去,比如‘来,让哥哥看看是不是眼睛红了’,但江御及时想到他跟方衍不是情敌关系吗?你说动下恻隐之心带对方去基地也就算了,这么带着调侃意味的开玩笑就有些过火,他们似乎还没这么熟。

“大小姐?”方衍惊奇,瞪大了一双猫猫眼,没想到江御居然这么叫他。

“可不就是大小姐,娇滴滴的哪像个大老爷们。”

方衍鼓着脸,橙子也不吃了,拒不承认自己是娇滴滴的大小姐,他明明那么帅!江御压根不懂欣赏。

最后橙子该吃的还是吃的,方衍边吃橙子边看江御,那一口一瓣恶狠狠的模样,跟在咬江御似的。

“方大小姐,别看我了,看了我也不会改口。”

方衍不说话继续看着江御,眼神激光扫射,橙子吃完了也不忘继续盯着江御发呆。

这是哪里来的幼稚鬼,怎么能这么幼稚。

“哎,我真是服了你了。”良久僵持下,江御终于妥协道。

方衍眨眼,然后有些期待起来,大概是觉得某人要改口了,身体都不自觉坐得更端正了一点。

“方衍,你可真麻烦。”江御如此道,好歹是没叫那句大小姐,方衍心满意足。

不过他觉得这句话有些意外的熟悉,他好像不久前也说过类似的。

“好了,让开,我要睡觉。”两人一阵僵持之下,天色不知何时竟是暗了下来。

方衍反应了一下,才想起这里好像就一张床,上面还被铺了一层软垫,他刚刚就是睡在这软垫上的,江御如此明显没有走远的讯息,他醒来时居然没发现。

吃人手短,刚吃了人橙子的方衍听话地缩到了床里侧,江御刚刚躺下没多久,方衍就又缩了回来,差点没撞到江御的鼻子。

江御没好气道:“咋啦?”

“有蜘蛛。”说完之后,方衍尤嫌不够,还补充道,“大蜘蛛。”

然后继续往江御这边缩,大概是觉得江御凶神恶煞,足以震慑蜘蛛。

方衍与蜘蛛向来是他躲蜘蛛,蜘蛛躲他,按道理以他的能力不应该怕这种小家伙,但某些东西就如同刻入了骨子里,并不会因为力量而改变,比如方衍怕蜘蛛。

夜晚的风声,树叶摇曳的影子与月光一起通过窗户投入屋中,本来是唯美的场景,可一旦加上蜘蛛,方衍就觉得不太美妙,甚至有些恶寒,身体神经质的抽动了一下。

也许他需要一点力量来震慑那只大蜘蛛,方衍惊慌失措,好似暗夜里最娇弱的玫瑰。

血肉浇灌而成的玫瑰拥有它锐利的尖刺,尖刺能够轻易的划破敌人的皮肤,可它同样的脆弱娇艳,甚至经不起寒风的侵袭。

“啥?”江御被那声有蜘蛛都给喊蒙了,“就这。”

蜘蛛有什么好怕的,白君怡一个女孩儿当初可都是徒手抓蜘蛛,还能来挑衅江御,结果方衍一个高冷男神居然还怕这东西。

江御板着脸帮方衍捉蜘蛛,谁让他大人有大量不和傻子计较。

早知道方衍害怕蜘蛛,他以前就该丢一只到方衍的书里,可让他现在用蜘蛛吓方衍,他又实在做不出这样没品的事。

把蜘蛛丢到窗户外面后,江御拍了拍方衍的肩,“好了,帮你丢出去了。”

方衍脸都白了,用一种要哭出来的表情看着江御。

江御向来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当即就安慰了一句,“没事了。”

“你用刚刚碰了蜘蛛的手拍我。”方衍委屈,他以前都是与蜘蛛保持绝对的距离,什么时候这样与蜘蛛间接接触。

“……”江御拳头有点痒了。

他决定等下就算出现一只半人高的美人蛛要吃方衍,他都不会管,就这白眼狼还管什么管,自生自灭去吧。

方衍抬起江御的手,面色更加白了,上下打量了一下,“你不会被蜘蛛咬了吧1

江御冷呵一声,“放心,我好得很。”

“可你这里都红了。”方衍明显还是不太放心,他很怀疑江御食指上的小红痕就是蜘蛛咬了之后留下的痕迹。

江御能告诉对方这是脑抽摘橙子不小心划的吗?不能啊!他江御不要面子的吗?

就在这时,方衍低下头把江御的食指含进了嘴里,一股湿热柔软的触感从指尖传来,让江御身体下意识地发麻,如同有一股电流从指尖直窜大脑,脑子里跟炸开了烟花似的,关键是方衍他特么的还吸。

这场景实在是太涩了。

江御连忙抽出了自己的手,嘴先于脑子的动了,“方衍你傻逼吗?干什么?”

手被猛然抽回,方衍茫然了一下。

“给你消消毒,顺便帮你把毒吸出来。”方衍好不容易克制恐惧下嘴的,现在感觉浑身都不舒服了,甚至有些发冷。

“傻逼吗你,我要真中毒了,你来吸,只会跟我一起中毒。”江御真是要被方衍的神操作气笑了。

“可我想帮你。”

“帮人的前提是得先顾好自己。”江御脸色有点冷,倒不是真的很反感那种亲密举动,而是他居然在方衍的身上看见了自己曾经的影子。

江御是一个体校生,虽然大家都说体校多渣男,但除了渣男这一点,体校学生大多都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仗义。江御就是一个仗义的人,也格外顾恋情分,对他的那些好兄弟好哥们更是好得没话说,但他得到了什么,在利益之下曾经的朋友彼此之间耍心眼,他被他舍命救过的兄弟推入了丧尸潮,只为了能够短时间抵挡一会丧尸,人性太过于难以捉摸,他知道他不应该因为个别存在,而对所有人都报有恶意,但空间出现,力量的快速增长,又怎么能惹人不眼红……

江御闭了闭眼,方衍现在就像极了曾经傻逼的自己,舍己为人一点也不好,太过于真心待人更是不好,他甚至都不知道把这样的方衍送到基地到底是对还是不对。

江御没有开口说话,方衍同样没有,他还有些不开心,闷闷地鼓着腮帮子。

过了一会,方衍主动拉了拉江御的袖子,“江御,我不太舒服,我是不是中毒了。”他的脸色愈加惨白。

这副可怜样子,要不是江御知道自己没有被蜘蛛咬,他都要信了。

“我觉得你想多了。”江御对此十分冷漠,手指上的那股奇怪触感似乎还有残留,搞得江御也跟着不舒服。

“江御,我难受。”方衍可怜兮兮。

“错觉。”江御言简意赅。

“我感觉我有点冷,我是不是要死了。”

“……不会。”

“江御,你把蜘蛛丢到外面,它不会跑回来吗?”方衍对此很担心。

“不会。”江御现在都想把那只蜘蛛捉回来。

这次方衍终于安静了,不再继续作妖,过来良久,独属于方衍的声音再一次低不可闻地传来,“可是江御我害怕。”

本来以为是等不到回答了,方衍悄悄靠近了一点已经发黄的墙面,就听到幽幽夜色中,一声轻得能被风吹跑的叹息从旁边传了过来,“方衍,那蜘蛛没有毒,也没有咬到我。”

又过了好一会,他才补充了下一句,“害怕的话,我会保护你的。”

说完之后江御似乎又嫌有些矫情,偏头去看方衍的反应,好家伙,居然直接睡着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