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夜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嗯?”
秦戟在那边先是缩了缩头。
随后靠在椅子上,战术性的捂了捂嘴。
“系统......这个女英,我要是没听错的话,应该,是个活人吧?”
“是的,本系统也支持活人打赏。”
“擦,你们这是人口买卖,这是犯法的奥。”
秦戟翻了个白眼。
这赵匡胤是不是多少有点毛病啊?
秦戟忍不住这么想着,别人都打赏的是金银玉石一类的东西。
好家伙,你给弄出来了一个活人?
这其他的不说,身份证也不好搞啊。
秦戟翻了个白眼。
“请宿主放心,身份证一类本系统已然准备好,宿主可以先行召唤,若是不满意,自然可以拒绝接受。”
系统这么说,那就是有退回去的空间咯?
小周后啊。
秦戟不由得摸了摸下巴。
这也是一个苦命的人啊。
当下躺在靠椅上面,摇了摇椅子。
毕竟是历史名人,若是不见一面,那岂不是太过于可惜了。
当下点了点头。
“行吧,召唤吧。”
秦戟如此一声,随后小周后,女英便出现在了秦戟的面前。
一身青绿色的宫装,庄严而不失俏丽。
鬓列金饰,额施花饼,微微一拜,衣袂飘扬,真如同月殿嫦娥,广寒仙子。
更兼眉如翠羽,肌似羊脂,一双杏眼,说是人间绝色,真是没有一丁点的问题。
特别是女英额头上的愁绪和本身的凄苦更为她带来了一种,摄人心魄的魅力。
这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自然升起的保护欲望。
甚至隐约之间,秦戟还闻到了一股香气。
只能说毕竟是小周后,其容貌身段,天下无双,没有一丁点的问题。
“女英,参见仙人。”
女英对着秦戟如此一拜。
“诶,你起来吧。”
秦戟挥了挥手。
坦白说,他不是正人君子,但是正所谓,做人始终要有一些底线。
于是秦戟长叹了一口气。
“在我这里,其实也没必要拘束,我和常人并没有多少的区别,你想在我这里住下去也没关系,当然,你想要回去,那也行。”
秦戟撑着脸看着面前的小周后。
“我.....我真的还能回去吗?”
小周后双眼忍不住泪汪汪的看着秦戟。
“啊,我就知道你肯定是忘不了李煜,对吧?”
小周后不由得低头。
“仙人明鉴。”
“唔。”
秦戟忍不住撑着脸。忍不住歪头问道。反正看也是看过了不是?
“那我这就送你回去?”
正如同前面所言,什么赵光义强幸小周后,假的,真的是假的不能再假了。
赵光义这个人其他的不说,对于自己的品格还是看的很重的。
因为他要超越他的哥哥,可惜的是,没成功。
而且另一个方面来说,根本没有记载赵光义临幸小周后.....
那副出了名的图,是后人伪作的。
因为其实不管是赵光义还是他大哥,两人都是帅逼。
正儿八经的大帅哥,甚至赵光义还开发出了养龙膏,保养自己的皮肤。
但那副画上面的赵光义丑的批爆。
真要是他自己叫人画的,万万不至于画成那个模样就是了。
因此,小周后和李煜的生活,其实还算不错。
吧?
这里要加个疑问,毕竟是亡国奴,说要好,肯定也好不到哪儿去。
小周后是一个机敏,而且聪明的人。
她自小进皇宫,尽管和她姐姐闹得不是很愉快,而且李煜也是个不折不扣的渣男。
但小周后的聪慧,却是实打实的。
而现在小周后又是亡国奴。
所以她比任何人,都更明白自己当下的处境。
回去,可以。
但回去过亡国奴的日子,绝对不行!
她希望好好儿的生活,哪怕是和李煜一起归隐山林,那都是好的。
但是要达到这样的目的。
她就这么回去,肯定不行,而且极有可能被认为是触怒了仙人,从而招来杀身之祸。
只有秦戟开口,她才能够过上自己想过的生活。
小周后想明白了这些事情以后。
反而是摇了摇头。
“请仙人允许我,在此地住上哪怕是一天,可否?”
小周后眼神泪汪汪的盯着秦戟。
“嗯,也行。我没啥关系。”
秦戟点了点头。
而且这个时候,本身天色就不早了,已经是夜晚。
“额,那我去外面睡沙发吧,左转就是我的房间,你睡我那儿吧。”
秦戟如此开口。
随后走了出去。
小周后看着秦戟的模样。
咬了咬嘴唇。点了点头。
随后走到自己的房间之中。
“额,床头那儿的灯可以自己关,没问题的。”
秦戟稍微叮嘱了一下,也就关门自己躺在了沙发上。
小周后一个人在房间里面,坐在床边,感受着柔软,随后看着周围的陈设。外面的灯火。
让她有一种恍若身在梦境的虚幻感。
更是有着一种惶恐。
她微微的闭上眼。
随后关了灯。
躺在了床上,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似的。
她一直在等待着,没有睡觉。
一直到了深夜,门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
她终于是有些忍耐不住,咬着牙,轻轻的扭开了房门。
随后往客厅沙发上看去。
客厅有着昏暗的灯光,能够看到秦戟正睡在沙发上面。
随后小周后缓缓的走了过去。
一件一件,逐渐的脱去身上的丝绸和复杂的宫装。
在沙发上,自上而下,贴住了秦戟。
“嗯?”
秦戟醒了过来,还有些好奇。
然而已经看到小周后的面貌,以及身前的碧色的肚兜。
嘴唇之上,忽然感受到一阵的温热。
秦戟想开口说些什么。
但这个时候,自然说什么都没有太大的意义。
手,无师自通的开始抚摸起来。
这是一个,完美而且让人无比回味的夜晚。
至少秦戟一个晚上都没有如何睡着。
宫装,美女,古典。更兼柔软而且恰到好处的身型。
这些东西柔和在一起,让秦戟几乎是有些。
欲罢不能。
一个晚上,就这么以极快的速度走了过去。
以至于第二天秦戟起来的时候,都忍不住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昨晚.......似乎是有些......过于疯狂了来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