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等风无别事 > 第六十九章

我的书架

第六十九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今日前来,其实也是看看。却没想过,竟能欣赏到如此精彩绝伦的演出,真是让我,都大吃一惊。”

  众人心想,不是,你刚才可不是这样说的。你刚才说的可是偶遇,怎么说着说着就变了呢?

  “今日,因慕家的长辈也在此,便不沾染什么血腥了。当然,你们还得感谢自己,又一个好儿子,一个好哥哥。托了他的福,你们还能在这呼吸。我仍视他为好友,有些事,也就不和你们计较太多。”

  尹家等人迅速松了口气,尹潇心想,这青茶说到底,还不是不敢对他们尹家怎样。

  “但,这死罪可免,活罪嘛,也是难饶的。”

  众人再次倒吸一口凉气。

  来了,来了,她来了。带着她的心狠手辣,走来了。

  “既然,你们尹家人目光之高,是尽可目空一切对吗?那么,万颐总行了吧?”

  青茶覆手,目光肃清的看了眼华氏兄弟。

  “把她们母女二人,送去给国外的万颐。就说,是我青茶说的,好生招待着便是。”

  华风华义两人,尊敬称是,便迅速的想把两人带走。但这尹潇死活都还要纠缠,死死的挣脱着两人束缚她的手。

  “青茶,你以为你就可以只手遮天了吗?你这么对我,夏渡哥哥不会就这么看着我去死的。”

  “只手遮天......”

  尹潇的话,惹的青茶是开怀大笑。她走至已被控制住的尹潇面前,捏起她的下巴。

  “不用只手遮天,我就是天!一句话,便可决定的你的生死的天!只要我这手,再稍微的动点力,你便会马上死在我面前,无人敢救你。你能有多嚣张!还能嚣张的过我!”

  青茶之话,带着强大又狠毒的气场。眼眸中的杀意,踩在快失去理智的临界点。

  无论尹潇她多么的放肆与骄纵,仍是被青茶的杀意镇压到整个身子都软了下来。要不是华风在后压制住了她的双手,相当于扶了她一把。不然,她非得倒在众人面前。

  对于青茶的裁决,从未敢说过半句言语的尹父,也知道,该是论到自己了。

  青茶暂时收敛住了自己眼中的杀意,目光转向尹父。

  “我曾答应过尹湛,不会伤他满门。所以你的内眷,我也不会让她们有性命之忧。但具体如何,我想你也不用知道的太清楚。你曾向慕家长辈们,真诚赔礼道歉,也出手教训过你女儿。今日之事,我便不会与你计较。但你仍是教女无方,过度纵容。如此,你便先退休吧。我会帮你寻回尹湛,你便在他身后,享受清福,即可。”

  尹父一时有些惊慌失措,不敢置信的看着青茶。

  她这就算是?放过自己了?

  自己退休,传位给尹湛,本就是迟早的事,并且也已在计划之中。这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是惩罚,而是青茶“宽宏大量”的放过自己。

  青茶之话,没说过要动尹家的根基,并且是给了尹家自家人尹湛,她连同尹湛都一并放过了。

  尹父郑重的向青茶点了点头,最后看了那母女二人,便就此离去。

  他不再挣扎些什么,不是不想救,而是无能为力去救。青茶现在没伤两人性命,日后也没再这个必要。他相信青茶的为人,说道便会做到。

  日后之时,日后再说。总之现在,只能先是如此了。

  尹父离开后,华氏兄弟也迅速将母女二人带走。在场的,仅剩下了慕家人与青茶一人。

  气氛,不由的,有点尴尬。

  “今日之事,是青茶处事不周。让各位长辈受惊了,还望各位长辈见谅。”

  受惊?这是能一个受惊,就能形容的震撼吗?

  青茶怕是看不到自己的眼神,刚才她面对尹潇时,所流露出来的杀意。岂是只用受惊,就能所概括的?

  连同他们这些事不关己的长辈,都是腿软的坐在椅上,久久无法言语。

  但反观慕烨,他的脸上竟是毫无恐惧之意。就连刚才得闻有关青茶身份的消息,他都是处之淡然的微微一笑而已。

  天,他们非但不了解青茶这个人,连同他们一手带大的孩子,都不是如此了解。

  但如此阴狠毒辣的青茶,竟还能对他们保持尊重,怕不是托了慕烨这孩子的福。

  气氛僵在此刻,连同青茶都不知说什么好,只能尴尬的说道:“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那我就先行离开了,就不打搅各位吃饭的雅兴了。”

  “要不,青小姐留下,和我们一起吃个便饭吧。”

  说此话的是慕母。当然,她也不是这么愿的想青茶留下来吃饭,只因气氛实在是太尴尬了。她宁愿顶着青茶的气压,吃下这顿饭。亦不愿礼仪没做好,青茶觉得他们并不待见自己。

  但说完这话,慕母就有些后悔了。只因空荡荡的餐桌上,仅有一壶茶水。他们还没开始吃饭,就已然开始开撕了。反观青茶那边桌上,就只剩下些剩菜。

  青茶客气的笑了笑,了然于心慕母的目的。尽可能的压低自己的气场,拿出了自己最温柔的态度来与慕母言道:“客气了伯母,我已经用过了。也吩咐了下属,让饭店尽快为各位上菜,这里的饭菜也还不错。这单我埋过了,算是给各位长辈刚才受惊,赔不是。”

  青茶的处事周到,竟然慕母一时亦无法言语,也就只能先这样了。

  青茶向各位点头后,便自行离开。

  慕家长辈十分诧异,慕烨竟没跟上去。

  “嗯,我答应过她,会和她保持距离。我说过的话,亦算数。”

  既然我不能找她,那么,就让她主动来找我吧。

  这,就并不算破坏,他所承诺过之事。

  青茶离开后,就连自家人也都开始尴尬起来。

  首先,是无法形容刚才的震撼,二是,谁知道青茶会不会又躲在那里窃听。

  到饭菜上齐后,众人品尝,眉宇都不约而同的皱了起来。

  这?就是,青茶所说的?嗯?味道还不错?

  嗯,可能是他们品味,还不够高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