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等风无别事 > 第十三章 你怎知,我救不了你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你怎知,我救不了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青茶有晨跑的习惯,等她维持习惯归来,马上就手下汇报,容祈已经回到了。

  “喔?这么快就回来了?那就让他过来吧。”

  手下立刻去通报,荣祈就出现在了青茶的餐桌前。

  “我昨晚才让你回来,你早上就到了?国外就这么近?你坐的是火箭吧。”

  荣祈已跟随了青茶多年,是青茶最忠心的拥护者。

  是青茶从几万个孤儿里,万里挑一。没有任何弱点,没有任何牵挂,也是她唯一手下。

  “青小姐的命令,从来都是第一位。”

  青茶不是没和他提过,不用叫自己青小姐。也不用对自己使用敬语,可以帮自己当朋友看,不用每句话都如此小心翼翼。

  但,荣祈听是听了,做倒是没做。只说,礼不可废,就算他为她挡子弹,都是应该的。

  “最近我没什么事,你就跟着我妈后面,帮她管理些公司的事吧。”

  荣祈明显有些微愣。

  “我是青小姐的下属,应该跟在青小姐身边。”

  “这又不是国外,会有什么危险?要是连我都打不过的人,会有你什么事?我当初没带你一起回来,就是觉得会觉得大材小用你。你要是不愿意的话,可以继续回到国外。”

  “我可以帮青小姐挡子弹。”荣祈言辞灼灼的说出肺腑之言。

  “那要是来个轰天炮?你还能替我上天?”

  荣祈无言。他虽很想反驳青茶,国内那来什么轰天炮。但这又等于变相打了自己的脸,国内这么安全,那来挡子弹这一说。

  青茶无奈的揉了揉眉心。荣祈什么都好,就是对她太过于忠心。要是她在国内,去那都带着荣祈,那她也什么都不用做了,荣祈会冲动的比她更迅速。在他眼里,不会容忍她受一丝委屈。

  “听话。现在就这样安排。让子公司与我妈的公司合作,但不要过度把国外的事,告诉我妈。”

  荣祈虽很不情愿,但还是点点头。

  待青茶出门时,就看到蹲在她家门口的劫匪两人,荣祈下意识挡在了青茶面前。两人衣衫褴褛,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正要出手,就马上被青茶制停。

  “你们到了,怎么就不进来呢?”

  劫匪一号,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其实我们昨晚就到了。但这不?时间还早,怕您还没睡醒,想等晚些的时候,再叨扰。”

  “哟,这还挺细心的,刚好给你们介绍一下。荣祈,我的人。以后你们就跟着他混,他让你们做什么,你们照做就是了。”

  两人马上向荣祈问好,荣祈略微的点了点头。他不知自己不在青茶身边的这段时间,青茶为何找了这样的两个人回来。但他从来不质疑青茶的任何决定,他只需要跟从命令照做就是。

  “我不需要知道你们叫什么名字,但我们家有家规。新加进来的人都会有名字排序,现在开始,你叫华义,而你就叫华风。

  青茶略微的点了点头,她都快忘了这个规矩是自己定下的。她选字的时候,还特意选用华字辈。只因,就算她当时在国外,都要时时刻刻记得自己是个华国人。

  名字与身份,就这样定下来了,一号叫华义,二号叫华风。

  “你先带他们去休整一下吧,我们青家,没有落魄之人。”

  青茶自顾自的坐上了自己的驾骑,她还有个“朋友”要见,不能耽误时间。

  荣祈恭敬的行礼,告别青茶。

  待华氏二人真正走入青家时,才发现别有洞天,根本没有外面看到的那么简单。待他们真的了解到青家时才懂,为什么价值五千万的钻石,青茶可以说扔就扔。那个“小小”的钻石,真的不值青茶一提。

  青茶来到一家三甲医院里。

  经历了昨晚的教训,她发现国内也不是这么安全,还是会有被认出来的可能。她学会了伪装自己,小帽子小口罩小墨镜直接戴上,也许还能遮得住,她的气场。

  但事实就是,她想多了。游嵊坐在办工作桌前,只是用余光瞟了她一眼,便马上开口说道。

  “你再不来复诊,我会觉得你已经自杀身亡了。”

  青茶不愤的摘下墨镜。

  “我就这么好认?”

  “等你什么时候学会收敛锋芒了,也许我可以晚多几秒认出你。”

  这话说了等于没说。

  “刚才电梯里,听到小护士们讨论你有女友了?到底是谁这么有本事,把我们的高岭之花,给攻略下了?”

  正在特殊病例柜前找出青茶资料的游嵊,头也没回的直接说:“是你。”

  青茶不急不躁的,等待游嵊的下文。他与夏渡不一样,夏渡是老爱随意拿她做挡箭牌,而,游嵊不是这样的人。

  “我刚回国,认识的人不多,也没有谈恋爱的打算。你只需要复诊时间,大张旗鼓的来到我办公室即可。作为交换,关上门后,我依旧帮你看病。但不会记录在案,保守你病情的情况,与免去的你医药费。”

  嗯,当青茶说他不是这样的人,这句话收回。

  “我准备大张旗鼓公开个恋爱,帮不了你。”

  游嵊拿病例的手,明显颤抖了一下。但幸好,他是背对着青茶。

  “公开?是什么意思?”

  “你可以理解为,没谈,而是公开。”

  游嵊这才正式打量了青茶一眼:“炒作新闻,对于你来说,有什么好处?”

  “没任何好处,也许还有些麻烦。我只需要表现的像个正常人一样,活在阳光下的公开恋爱即可。”

  游嵊不明青茶又在打什么主意,但根据她以往的种种疯狂行为,不能小看的她每一件作为。

  “你可以找我。”

  青茶轻笑的摇了摇头:“我视你为知己好友,不愿你,参杂到我这荒唐的一生。”

  “对方是谁。”

  “一个不足挂齿的路人明星。他配合我演戏,我许他前程。”

  游嵊沉默,寂静的盯着青茶的双眼。许久,才缓缓开口。

  “说到底,你还是为了他。”

  青茶苦笑。

  “这个世界,只有你我知道,我的时间是以常人的两倍速度在消失。你也不敢保证,我还有没有明天。我的心愿,不多。只想,最后听他真心实意的,说一句,爱我,而已。”

  一向以冷静自称的游嵊,直接把办公桌上的所有物品,一扫而下,琳琅满地。

  “你给我闭嘴!你怎么就知道最后我就救不了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