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等风无别事 > 第六章 两情相悦,天作之合

我的书架

第六章 两情相悦,天作之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坐在他们身后屏风已久的荆越,发出了一声无可奈何的冷笑,悻悻然的走了出来。

  “好久不见呀,青茶。”

  青茶喝着红酒,面容上难得的流露出笑意。

  “是蛮巧的,荆公子,我还以为‘偶遇’不到呢。”

  荆越毫不客气的,直接在旁桌拉了一张椅子,在青茶身边坐下。

  “你这样强买强卖,还不如考虑我。以青小姐你这样身份,去强求别人,不觉得有失身份吗?”

  青茶轻笑,眼神放在了季弦身上。

  “季先生?觉得很为难吗?”

  季弦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知道荆越是谁,但不知他竟然会与青茶有交集。既然荆越这么优秀的人,在追求青茶,青茶为何还执意拖自己下水?

  可别说什么青茶是因为喜欢自己。她的面露不善,可不是只有写在表面这么简单,已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冷漠。

  季弦一时也不知如何应对,只能先事流露出笑意,淡定的摇摇头。

  青茶再次轻笑,笑意中渗出了一抹冷意。

  “既然如此,我们便是两情相悦,天作之合,荆先生还有什么疑问吗?”

  荆越失笑,他也是大费周章,昨晚才彻底查出青茶的资料。以她现在这样的家境来说,难怪可以对他不屑一顾,是他失敬了。

  荆越摇了摇头。

  “我只是觉得,还可以继续争取一下青小姐你而已。”

  青茶不是没考虑过荆越这个人选,但可惜,荆越对自己的目的性太强,眼神中留有兴趣,这些她并不需要。她想要的,不过是个想柏焕的人,一个乖乖听话的替身即可。眼前的季弦,就挺好。乖巧,肯听话,不事逼,还话少。最重要的是,他并不喜欢自己,还带了一丝柏焕的气息在。

  “没什么可争取的,也没什么好说的。”

  青茶站了起来,既然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再坐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

  荆越来不及思绪,手先行,下意识拉住了青茶。青茶雷厉风心的手刀,直接毫不留情面的打在荆越的脖子上。但幸好荆越也不是省油的灯,还是躲过了青茶的出招。不然她这一记手刀下来,荆越非得当场晕厥。

  青茶此刻带藏杀心的眼神,狠狠盯着荆越不放。她有个很大的禁忌,就是很讨厌别人不经她同意触碰她。当初应汝给她的一记拥抱,她都是极力隐藏了自己的厌恶,勉强容忍下来。现在她没冲上去杀了荆越,算是给足了他上次帮她的回礼。

  “荆公子这样?不合礼数吧?毕竟,我新交的男朋友,还坐在你身边。”

  突然被cue到的季弦,不由浑身打了一个冷战,他这个“男朋友”这么快?就要上纲上线了吗?

  迫于青茶的“盛世美颜”之下,他只能逼迫自己强行进入“男友”的角色。快步走到了青茶身侧,却仍要保持一点距离,连衣角都不敢与她有任何触碰。

  “我是喜欢青小姐的,不存在荆先生说的被迫。”

  季弦也是演技派的小生,迅速换上一副非常“关心”的暖男模样,细心的问着青茶,刚才有没有伤到。

  青茶唇角边勾勒出了一抹冷笑,对于季弦没心没肺的快速入戏,还是较为满意。

  这也是为什么,她选了一个娱乐圈的顶流的原因。并不需要他真心实意的关心,是需要他弄虚作假之时,他能够给自己足够的反应即可。

  青茶没再理会身后的荆越,快步离去,季弦也随后跟上。

  荆越略显狼狈的从地上半跪起身,要是刚才他再慢半拍,真的会躲不过青茶出手的速度,青茶要比他想的还要深。

  荆越拿出手机,目光不悦的仍停在离去的两人身上。

  “潘黎,把你知道青茶初恋所有的故事,告诉我。”

  待季弦把青茶到她的座骑前,青茶彻底离开时,目光都没有再停留在季弦身上。

  “我会再联系你。”

  毫无感情的一句话,季弦也只有木纳的点了点头。

  等青茶彻底离开后,季弦才敢把这件事跟自己的经济人说。经理人听后,也是大吃一惊,不知所措,也庆幸季弦没有拒绝。

  季弦公开谈个恋爱倒也没什么,青茶是个有头有脸的上流社会富家女,长相和才华皆是上品。就算被曝光出去,粉丝倒也服气,青茶配上季弦绰绰有余,祝福会比恶意重伤的多。

  但,问题是,季弦是个有女友的人。从大学谈到了现在,虽说没结婚的打算,但起码也没分手的念头。

  最坏的结果,不是被媒体曝光季弦一脚踏两船。而是,要是被青茶知道了,这样的后果,才是季弦无法承受的。

  “这件事,你瞒着应汝并不现实,因为不知道青茶有一天会不会让你曝光。要么你和应汝说分手,要么就只能先让应汝受委屈。你打算怎么做?”

  季弦沉默了片刻,他不是无情之人。应汝好歹陪伴了他这么多年,他也是个念及旧情之人。不然也不会在这么水深火热的娱乐圈里,还能与应汝不离不弃多年。

  “我想应汝应该能理解我。青茶对我的态度没有喜欢,大概只是想利用我,但她具体想做什么,我并不知道。但这场闹剧,应该很快就可以结束。”

  经纪人考虑了利弊之后,也是赞成季弦的做法。青茶是个万万不能得罪之人,更何况,这件事连荆越都扯了进来。这件事要是处理不好,直接关系到季弦以后的演绎生涯,是非同小可的问题。

  季弦挂断经纪人的电话后,气愤不已,一拳打在了墙上。

  他不懂这么扯的事,怎么就发生在了自己身上。自己就连思考拒绝的权利都没有,直接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任人宰割。

  青茶?之前也没听过这个名字,梧城什么时候就出了这一号人物?

  季弦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被迫无奈之下,还是拨通了应汝电话。

  “我们,见一面吧。”

  权势,有时候,真的是一个可以逼死人的东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