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熟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清姐抓住我腿间,还用拇指指甲掐了一下,疼痛的同时,一股无比舒服的酥痒流遍全身,让我爽得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两下。

我不禁吸了一口凉气,这金发碧眼的美女清姐,对付男人的手段实在是太厉害了。

清姐肌肤白里透红,东方好看的脸蛋儿,加上西方的高鼻梁,深眼睛,菱角突出的特色,感觉她把中西方的美都结合起来了,是个十足的美人,第一次遇上异国风情,我真的差点儿把持不住。

不过我心里总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她看中我,就是因为我满足客人‘处’的要求,可她现在却要破坏客人的要求,不是太奇怪了吗。

我摇了摇头说不能,她问为什么,难道她不美吗,我说清姐美,但是一旦和清姐做了,我就不能满足客户的要求了。

清姐拍了拍手,很满意的样子,说她刚才是在试探我,就是看我懂不懂得自己的价值,试探的结果她非常满意。

她说我这个人和一般人不太一样,反正就是有种一般人不具备的东西,问我为啥会选择这条路,感觉真的可惜了,我说缺钱没办法,清姐立刻就说,钱不是问题,如果可以的话,她可以给我钱,养我,让我协助她管理美容院,还强调,这次不是试探,而是真心的邀请。

我依旧摇了摇头,她惊讶地问为什么,我说我只想靠自己的本事获取相应的报酬和地位,清姐摇了摇头,一脸疑惑地说:你们中国人真奇怪,我搞不懂你们。

吻了耳垂后,她没有让我动她的胸,而是让我吻她脖子,可能是她的脖子比较敏感吧,或者我力度掌握好了,清姐居然有了反应,她把手指放进嘴里,触摸着舌头,身体轻轻蠕动,她这副模样直接把我看硬了。

过了好长的时间,她才让我吻大腿内侧,不过她穿着丝袜,我只好隔着丝袜吻,渐渐地我也有些经验了,明白了这是技术活儿,不是一味地靠蛮力就行了的,清姐的身体不像小红一样有股恶臭,反而很清香,我也越吻越入戏了。

之后清姐让我把她丝袜脱了,不过我刚脱下一半,她又不让我脱了,说这样更有情调,继续吻了一会儿,清姐身体越抖越厉害,把双腿大大地分开,一只手疯狂地摸着自己的大腿,一只手用力地搅拌着自己的舌头,没一会儿她浑身一震,抖了两下,一泻千里,浸湿了底裤。

清姐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对我说学得挺快,接着她又换了一个‘精油开背’的视频,把那个负责人叫了过来,对我说这是她的经理,让我按照电视上教的在经理身上按摩。

那经理三四十岁的样子,保养得不错,相貌中等偏上,身材还可以,很丰满,听了清姐的话,虽然有些不愿意,也只得脱光趴在我面前,任我‘蹂躏’

之后几个小时,我根本没得到休息,在经理身上学会了基本的按摩后,清姐又把她领导层几个女的,全部叫了过来,让我舔,并对我下达要求,要把她们都能舔得舒服了才算过关。

那几个女领导都长得还不错,至少化了妆后还是很好看的,不过身材一般,一晚上下来,老子舌头都麻木了,也才让一个女的一泻千里了。

早晨,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出了美容院,准备回学校,出去刚转了一个弯,我就被五六个男的拦了下来,看到我二话不说,就对我又踢又打的,我连他们是谁,怎么惹了他们都不知道。

我双手抱住脑袋,尽量保护着自己脆弱的部位,蜷缩在地上,任由他们踢打,忽然我想到是谁了,阳哥,对,肯定是阳哥,除了他谁还会打我,虽然想到了阳哥会找我的麻烦,但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那几个男的骂骂咧咧的,说我长得这么丑也好意思抢他们生意,让我滚出美容院,有个男的说他又回来咋办,另外一个男的就说干脆把他脸划破脸吧,这样那个美容院都不会招聘他了。

我不太听得懂他们说的话,感觉好像与我无关啊,心想他们是不是找错人了,可是这些人根本不会听我说话,一个爆炸头拿着小刀就要朝我脸上划来,我挣脱开了,其余的几个立刻围拢上来,狠狠地踹了我几脚,分别把我手脚按死在了地上。

一个男的让爆炸头搞快一点儿,说马上就天亮有人了,爆炸头说了一句好勒,掐住我喉咙,直接朝我脸上划来,当时我真的吓惨了,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死神的迫近,也不怕大家笑话:我尿都吓出来了。

就在这时,一颗石子飞了过来,打在爆炸头的手上,爆炸头啊的一声尖叫,手垂在地上,像断了似的,动都动不了一下,而他手中的刀子,则是被弹出去了老远。

我偏头一看,救我的人再次让我感到意外不已,竟然是阳哥。

“魏阳,你他吗什么意思?平时看你娘的就不爽,信不信老子今天把你一块儿办了?”那爆炸头一脸痛苦地骂道。

阳哥没有理会爆炸头,单枪匹马地冲了过来,这边四五个人一拥而上,阳哥身上挨了三四拳,被踢了两脚,就把对方全部放倒了,猛地一逼,然后问我能起来不,我说能,他就自己先走了,我赶紧爬起来追了上去。

这帮人既然不是阳哥的人,那会是谁叫来的呢,还有本该收拾我的阳哥,怎么会突然发善心救我呢,他在耍什么花样,一时之家,我满脑子的疑问。

追上阳哥,他递了一根烟给我,我说我不抽烟,他也没逼我,收了回去,然后自己点燃了一支,狠狠地吸了两口。

他满脸的愁绪,给我说现在我看的才是真实的他,然后立正向我鞠了一躬:“杜灿,对不起,以前我欺负你,是我不对,请你原谅我!”

阳哥太反常了,让我感到强烈的不安,我一时之间愣在那里,不知道说该怎么回答。

“杜灿,我做这个工作,有迫不得已的理由,我相信你也一样,有说不出的苦衷,所以,我认为你能明白我的无奈和痛苦,因此,请你不要把我在美容院干的这种工作告诉苏菲菲,好吗?”

我恍然大悟,阳哥会救我,会给我道歉,原来是因为苏菲菲,对啊,哪个女生听到自己的男朋友居然在做鸭,肯定都是以分手结束的吧。

阳哥的眼神真诚而带着恳求,满脸忧愁的他散发着一股独特的男人味,我点了点头说:“好的,我一定不会告诉苏菲菲的。”

阳哥给我说了一声谢谢,转身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说如果我敢告诉苏菲菲他的工作,那么他将比刚才那帮人更加凶残地对付我,说到做到。

“小红是个小肚鸡肠的女人,你得罪了她,并且害她被扇了一巴掌,所以她才会怂恿美容院里她管的那些人来弄你,你自己以后小心点儿。”阳哥说完,上了一辆公交车走了。

麻痹的,真没想到刚才要划我脸的那帮人,居然是小红叫来的,那万人草的表子也未免太狠毒了吧?我得想个办法回敬她一下。

阳哥的事情,扰乱着我的思绪,我觉得应该把真实情况告诉苏菲菲,不告诉她,我心里感到内疚,总觉得对不住她,但告诉她,阳哥肯定会弄我,阳哥还是之前的那个阳哥,他刚才吓唬我的那些话,绝对是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最后,我再次怂了,做了一个违心的决定:当做没看到,不知情。

白天上课,浑浑噩噩地睡了一天,晚上接到美容院经理的电话,说那个大客户要提前来享受一番,让我迅速赶过去。

站在高级vip包厢门前,我紧张得浑身发颤,手哆嗦得半天才打开门,脑袋里一片空白,走进去后,我的头埋得下巴都挨到胸口上了,脸热腾腾的,无比滚烫。

“杜灿?”一道熟悉的声音惊诧地传进我耳朵里,我下意识地抬起头来,看到对方后,浑身一颤,差点儿没站稳摔倒了,“妈?怎么是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