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博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璐掐住我脖子,从她包里掏出了一把水果刀,用刀尖抵在我的喉咙上,厉声喝道:“快说,李雯派你来,到底是干什么的?要是不说,我保证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说吧。”秦璐勾起我的下巴,舔了舔嘴唇,满脸妩媚,“迄今为止,你是李雯派来的最帅最有气质的男人,说实话,我真的有点儿心动了,这样吧,我给你一条活路,弃暗投明,投靠我,我包养你,李雯能给你的,我秦璐照样能给你!”

我脑海里涌现出和李雯结婚后的一幕幕,想到了她在宾客面前说我是残疾,似乎又听到了宾客那连绵不断的巴掌声,想到了她和老男人在车里的一幕,似乎听到了那老男人对我说:快看,老子在搞你老婆呢!

我看到了我跪着用嘴去叼银行卡的情景,看到了在认罪书上按手印时眼里屈辱的泪水,看到了她拿皮鞭狠狠地抽我时的狼狈,也感受到了从她胯下钻过去时的沉重和低贱。

侮辱,谩骂,狠踹,抽打,捆绑,威胁,这就是我和李雯在一起的生活,我不要再回到那样的生活,坚决不要。

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的母亲会再一次面临危险的深渊,只要李雯稍微添油加醋地给我妈打个电话,就有可能要了我妈的命。

我输不起,一点儿都输不起!我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我没有选择,我没有退路!

秦璐在此之前,就在q上试探了我一次,从那时起,我就在想,如果秦璐不是在q上试探我,而是在约会见面的时候突然这么说一句,我应该是怎么样的表情,说怎么样的话,才能欺骗过对方,不露出破绽,为此在私下里,我还专门进行了针对性的训练。

绝对不能失败的信念,加上先见之明的训练,让我在秦璐陡然转变的情况下,保持着强大的冷静和自信,我斜眼看了看抵触在我喉咙上的尖刀,轻笑着说:“宝贝儿,你在说什么呢?什么李雯张雯的,我会有啥破绽了?”

秦璐把尖刀更递进一点,刀口在我脖子上留下一道红线:“还不死心是吗?那我说给你听听,你虽然演得挺像,说的谎浑然一体,但你却没发现,你说的谎自相矛盾发生冲突了吗?”

秦璐从我的穿着打扮,以及年少得志就事业有成,还有保护欲强推断,说我是一个个性张扬,爱表现的男人,说这样的男人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会想方设法地表现自己,博取女方的好感,可是她给我机会表现,我都不表现。

她说经商是我的强项,按照我的个性,我会和她高谈阔论才对,但我却说不想谈,其实不是不想谈,而是根本没法谈。

接着,她又说我不是不会接吻,而是根本就是没接过吻,她不相信一个会熟练约妹的男人,连接吻都不会,还有从山脚能背她爬上海拔几百米的山顶,那不是大老板,那叫苦力,还说大老板爬山,那是为了山上的农家乐,而我爬山,就是为了爬山。

秦璐说我把自己定位成了一个大老板,却做着穷人才会做的事情,不是骗子是什么?

我的心里拔凉拔凉的,秦璐说的完全对的,而且也正是我的真实情况,但我的情况不允许我承认,即便她说中了真实情况,我也决不能认输。

我把头往上抬了抬,脖子被尖刀划破了,血顺着尖刀一滴一滴地流在床上,我强忍着刺痛,直直地盯着秦璐说:“宝贝儿,你错了,不是年少就轻狂,我能成功,靠的可是我的内敛和忍耐。”

我说我之所以会打扮得这么张扬,是因为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讨你喜欢,只能以大众的标准来打扮自己,要是我真的张扬,我会在见你的那一刻,就让所有人看到我把365枝玫瑰花送给你。

而我之所以没有这么做,一是我不喜欢招摇,二是我们可不是谈恋爱,是出来玩玩的。

我说之所以不和你谈经商的事儿,是因为我不想把商业秘密和自己的身家老底随便掏给别人,我也不相信你,正如你不相信我一样。

至于为什么能把你从山脚背上山顶,是因为摸着你的屁股,那种感觉麻痹了我劳累的神经,而且我也经常进行登山运动,爬上一座山顶我觉得很有成就感。

“我在农家乐里,可不能像在深山里那样肆无忌惮地摸你的屁股,作为一个商人,我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约会也一样,我把你约出来,是为了现在能和你上床,可不是为了在你面前装逼有钱,宝贝儿你缺钱吗?不缺!”

“我是不会接吻,因为我不喜欢接吻,我觉得那浪费时间,最直接地解决问题是我的风格,就好像公司遇到问题了,我喜欢采取那种一针见血的方案一样。”

忍着脖子上的刺痛,看着自己的鲜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我死死地盯着秦璐的眼睛,平静地把这些话说完,秦璐动容了,不过马上又恢复了过来,一把扯开床头柜上我的西装喊道:“那这是什么?你把另外一个手机放在西装里,偷偷录视频想干什么?”

“彼此彼此,你不是也偷拍着现在发生的一切吗?”

我在赌,而且是在用命赌!因为要是秦璐没有偷拍的话,那即便她信了刚才我说的话,我也彻底露馅了,但是我根本不知道秦璐有没有安装偷拍器。

很庆幸,我赌赢了,秦璐把刀子收了回去,拿起挂在包上的钥匙链扬了扬说:“看来咱们互相都要信任对方一点儿,抱歉,之前我的死对头李雯,也想用这种方法拍下视频威胁我,所以我不觉得不妨,还请哥哥谅解。”

“现在我相信哥哥了,李雯派来的人,无论演技再好,都在我软硬兼施的试探下原形毕露了,只有真正单纯是约会的人,才能挺过来。”秦璐把我脖子上的血擦干,用创可贴贴好,把我按倒在床上。

我假装询问那些李雯派来的人她是怎么识破的,她说只要把刀架在他们脖子上,那些人就吓得尿裤子了,自然实话实说了,其中有一个演得挺像挺了过来,不过经不起她的利诱,投靠了她,她直接把那人阉了。

我才明白,秦璐刚才让我什么弃暗投明的那些话都是骗人的,只是为了让人原形毕露,只要确定是李雯派过来的,绝对死路一条,而我要是没有母亲那层顾虑的话,肯定会选择投靠她,那我现在至少是个太监了,想想都后怕。

“我的好哥哥,爱爱的事儿,可不是像公司决策一样直奔主题哦。”秦璐堵住了我的嘴,搅拌着我的舌头,榨干着我的口水。

此时的秦璐,早就扔掉了平时的那种高冷范儿,但是我脑海里却总是拿她高冷的样子和她现在发骚的样子作对比,这种对比,让我心里更刺激,更有征服感和成就感。

我觉得李雯和秦璐都是表里不一的女人,李雯外表一股书卷气儿,和蔼可亲的样子,但骨子里却高傲得像凤凰似的,秦璐外表冷得一副谁都不能接近的样子,但骨子里却藏着一股让你意想不到的骚劲儿。

被她撩得起火了,我轻轻地在她耳边说道:“宝贝儿,我想要。”

“我的好哥哥,今晚恐怕不行哦。”

“怎么了,宝贝儿还是不相信我吗?”

“不是啦,我的好哥哥,你看”秦璐说着,就把包臀裙底拉了起来,褪下底裤,我一看,傻眼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