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穿]好哥哥人生 > 第24章 红楼(24)

我的书架

第24章 红楼(24)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贾琏见贾政还要跟林淮玉聊读书的事情,赶紧上前一步说贾母还在等着林淮玉他们,这才让贾政“放过”林淮玉。

临走时,贾政告诉林淮玉,他这里有很多书,如果他要读书,可以随时来找他。

林淮玉谢过贾政,这才跟着贾琏离开。

走出贾政的院子,贾琏非常夸张地松一口气道:“终于离开了。”

林淮玉被贾琏这副“劫后余生”地表情逗笑了,揶揄道:“表兄,你很怕二舅?”

“怕,这府里谁不怕二叔。”贾琏压低声音对林淮玉说道,“二叔最为死板严格,他还喜欢逮着谁就考问学问,就像刚才考问你一样。”

原著里贾政最为迂腐死板,一开始见贾宝玉聪慧,希望这个儿子能好好读书,日后考个功名回来。结果这个儿子被贾母宠得无法无天,不仅不好好读书,还四处吃丫鬟脸上和嘴上的胭脂,这让他对这个儿子非常失望。

如今,来了一个读书的好苗子,而且还有好好地读书,这让贾政十分喜欢林淮玉这个外甥。

“你刚才被二叔考问功课不怕吗?”

“这有什么好怕的。”

“宝玉每次看到二叔就像老鼠看到猫一样,就怕二叔考问他功课。”贾琏惊奇地看着林淮玉,“你竟然不怕。”

“我在家时,父亲也经常考问我的功课。”林淮玉笑道,“二舅刚才的考问跟我父亲的考问比起来简单多了。”

贾琏听到这话,瞬间明白林淮玉的意思。

“你这是读书好,所以不怕被考问功课。宝玉之所以怕被二叔考问功课,主要是他没有好好读书。”

“我听说宝玉表弟非常聪慧,他读书应该会很厉害吧?”

“他是聪明,但是他的聪明用在歪门邪道上。”贾琏边走边跟林淮玉说贾宝玉在府里干过的混账事。“宝玉和你同龄,但是跟你相比差远了。”

林淮玉听完贾琏的话,装作一副诚惶诚恐地模样:“表兄,你这是太抬举我了。”

贾琏伸手拍了拍林淮玉的肩膀,笑着说:“淮哥儿,你就不要谦虚了。”说完,他想到隔壁府里,“对了,你们今日才到,待会要好好休息。明日等你从叶大人那里回来,我再带你们隔壁府里见珍大哥。”贾珍只是兄长,不需要立马去拜见。

林淮玉瞧着妹妹的神色有些憔悴,就同意贾琏这个提议。

“好,那明日再去隔壁府里。”

“走,我们回老太太那里。”

等林淮玉他们回来,贾母忙问道:“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贾琏答道:“老祖宗,淮哥儿去拜见二叔的时候,二叔得知淮哥儿在读书,就考问起淮哥儿的功课来。”

贾母一听这话,很是无奈地说道:“淮哥儿第一次见他这个舅舅,他竟然考问起功课,真的是……”说完,她看向林淮玉,温声问道,“淮哥儿,你有没有被你二舅吓到?”

“外祖母,二舅很是和蔼,我并没有被吓到。”

“和蔼?”贾母还是第一次听人说她小儿子和蔼,“你这孩子不会被你二舅吓到了吧?”

“老祖宗,刚才二叔夸奖了淮哥儿,还慈眉善目地说他书房里有很多书,如果淮哥儿想要看书,可以随时去找他。”贾琏故意用夸张的表情说道,“我一直以为二叔不苟言笑,没想到二叔会笑,而且还笑得慈眉善目。”

贾母他们被贾琏这番话逗笑了,一个个都非常好奇。

“淮哥儿,你二舅考问你什么呢?”

“二舅得知我现在在学四书五经,就考问我一些关于四书五经的内容。”林淮玉简单地把贾政考问他的问题跟贾母他们说了说。

“这政儿怎么考问你这么难的问题。”贾母读过四书五经,听到林淮玉刚才说得那些问题,她都觉得难,不一定能回答出来。

“老祖宗,淮哥儿全部回答出来了,不然二叔也不会夸他。”贾琏想趁机炫耀下林淮玉的聪慧,“老祖宗,您有所不知淮哥儿跟姑父一样喜欢读书,在来京城的途中,他每天都读书写字。他跟我说他以后想要像姑父一样考取功名,继承姑父的衣钵。”

王夫人听到贾琏这番话,这才正眼看向林淮玉,心想要是宝玉也能像林淮玉一样好好读书,日后也一定能考取功名。

“好志气。”贾母夸赞道,“你父亲年轻时就考中了探花,你要想像你父亲那样,还得好好读书。”

“老祖宗,您不知道姑父对淮哥儿有多严格,淮哥儿明明来京城游玩做客,结果姑父还给淮哥儿安排了先生,让淮哥儿跟他的好友读书。”贾琏继续说道,“明日一早,淮哥儿就要去拜见姑父的好友。”

王熙凤附和道:“姑父还真是严格,林表弟来我们这里玩,还不忘让林表弟读书。”

“我让淮哥儿来我这里玩,怎么姑爷还给安排先生。”贾母微微蹙眉说道,“这姑爷真的是……”说着,她拉起林淮玉的手说,“淮哥儿不要听你父亲的话,你放心地在外祖母这里玩。外祖母亲自写信跟你父亲说,让他答应你不去读书。”

“外祖母,我要想像父亲那样考中探花,一定要更加努力读书才是。”一般家长都希望家里的孩子能好好地读书,不要贪玩。估计只有贾母才觉得玩比读书重要。“还有,父亲的好友叶伯父学识过人,这次来京城能被他教导,是我的荣幸。”

“叶伯父?”贾母一脸疑惑,“这位叶伯父是谁?”

贾琏替林淮玉答道:“老祖宗,姑父的好友是翰林院掌院学士叶大人。”

贾母一脸震惊:“翰林院掌院学士?1

王夫人听到这话,一张木脸也惊得露出吃惊的神色来。

王熙凤不知道翰林院掌院学士的官位有多大,不过她看到贾母这副震惊不已的表情,猜到官职应该很大。于是,她小声地问贾琏:“这翰林院掌院学士是什么官?”

贾琏故意大声地说道:“这翰林院掌院学士是从二品的官。”

“从二品?1王熙凤惊得倒抽一口冷气。

贾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神色变得十分认真:“你父亲请叶大人教你读书,那你是该好好读书。”她没想到姑爷竟然和翰林院掌院学士是好友,这件事情不曾听敏儿说过。看来,姑爷虽在扬州,但是跟京中的官员也有联系,而且关系还不错。

“父亲也是这样说的,所以明日一早,我和妹妹要去拜见叶伯父。”

贾母连连点头:“应该的,明日一早让琏儿送你们去。”

王夫人听说林淮玉明日一早要去拜见翰林院掌院学士,心中顿时有了计较。她决定待会去找贾政,跟他说说这件事情。

这时,屋外响起给贾宝玉请安行礼的声音。

贾母见贾宝玉回来了,立马笑道:“宝玉回来了,你跟宝玉同龄,想来一定能玩在一处。”

林淮玉在心里吐槽道,他跟贾宝玉可玩不到一处。

贾宝玉走了进来,果然跟原著中描写的一样,长相俊美。

他一走进来,第一眼看到的是站在贾母身边的林淮玉,惊得都愣住了。

这世上竟然有长得如此俊美的男子,居然比女儿家长得还要漂亮水灵!

府里的人都夸赞他长得好看,但是他从不觉得自己长得好看,跟女儿家相比,他就是一坨泥巴。

他也一向觉得世上的女子都是水做的,男子都是泥巴,不曾想这世上竟然有男子比女儿家还要好看。

林淮玉见贾宝玉一直盯着他,没有盯着小林黛玉看,在心里悄悄地松了一口气。他随即连忙看向妹妹,见小林黛玉没有好奇地盯着贾宝玉看,心里又松了一口气。

贾母瞧着宝贝孙子呆呆地盯着林淮玉看,朝他招了招手:“还不过来见见你的表兄和表妹。”

贾宝玉这才回过神来,走到贾母的身前,撒娇地叫了一声:“老祖宗。”

贾母拉着贾宝玉的手,向他介绍道:“他们是你姑姑家的淮哥儿和黛玉,之前跟你说过。”说完,她又望向林淮玉他们,“淮哥儿、黛玉,这是宝玉,是二舅家的儿子。”

贾宝玉朝林淮玉作了个揖:“宝玉见过表兄。”

林淮玉瞧着贾宝玉这么有礼,心里小小地惊讶了下,随即还礼:“见过表弟。”

小林黛玉也朝贾宝玉福了下身,“黛玉见过表兄。”

这个时候,贾宝玉这才注意到小林黛玉的存在。虽然小林黛玉长得也非常漂亮,但是跟她哥哥相比还是差了些。她跟她哥哥站在一起,所有人都会第一时间注意到林淮玉,之后才会发现她的存在。

林淮玉见贾宝玉盯着他妹妹,心中的警铃顿时拉响,微微侧了下身子,挡住贾宝玉的视线。

小林黛玉悄悄地挪了几步,躲在她哥哥的身后。

对于妹妹这个躲避的动作,林淮玉心中十分满意。看来,他之前给妹妹灌输的“表兄是个坏东西”的观念没有白费。

“宝玉,你一直盯着淮哥儿他们看做什么?”贾母问道。

林淮玉心想,接下来贾宝玉一定说”这个妹妹,我曾见过。”

“我曾见过表兄和表妹。”

林淮玉:“!!!!1这跟原著的台词不一样埃他要说见过林妹妹还能理解,毕竟原主是这么说的,但是见过他是几个意思。

贾母被贾宝玉这话说得一愣,“又胡说了!你什么时候见过他们?”

贾宝玉道:“虽然没见过,但是他们看着眼熟,像是久别重逢一样。”

林淮玉听着贾宝玉这番原著中的话,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翻一个大白眼。

贾母听了,满脸笑容地说道:“好好好,这样你们以后能和睦地相处。”

贾宝玉一双眼灼灼地看着林淮玉,“表兄、表妹,尊名是哪两个字?”

林淮玉把他和妹妹的名字是哪两个字跟贾宝玉说了,接下来又听他问他和妹妹有没有字。

“不曾有字。”林淮玉担心贾宝玉当下要给他们兄妹俩取字,立马补充道,“等我和妹妹满二十岁,父亲自会赐字。”

“不如我送表兄、表妹字如何?”

果然跟原著一样。

他都这么说了,结果贾宝玉还要送字。

林淮玉马上沉下脸来,语气中含着怒气:“表弟,你这是何意?”

贾母见林淮玉生气,这才意识到刚才贾宝玉的话不妥当,笑骂道:“胡闹,淮哥儿他们的字,自会有你姑父取,何时轮到你龋”说完,她对林淮玉笑了笑,“淮哥儿,宝玉刚才在跟你们开玩笑。”

开玩笑个屁!

“外祖母,玩笑不是这么开的。”林淮玉可不想让这件事情被贾母糊弄过去,“自古以来,字都是长辈赐。表弟要给我们取字,是想做我们的长辈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