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穿]好哥哥人生 > 第122章 清穿(36)

我的书架

第122章 清穿(36)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六阿哥不希望自己的病好那么快, 因为他知道他的病好了,就要回永和宫,但是他又不敢不吃药, 又不敢晚上踢被子让自己着凉,因为他知道这样做会让小胤禛和佟贵妃担心。

小胤禛每天下午下了学回来,就会来到偏殿陪六阿哥一段时间。喂他喝药,喂他吃东西,陪他玩玩具。这对六阿哥说来说,是一天中最幸福快乐的时光。

六阿哥在王嬷嬷他们的精心照顾下, 很快就好了。不过,德嫔并没有好。

德嫔这次病地很严重。什么叫病来如山倒,德嫔这次终于体会到了。其实, 她的身子一向康健。哪怕是生□□弱的六阿哥, 她的身子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休养了大半年就好了。

她不知道她之前因为生六阿哥伤了元气, 虽然她很快就恢复正常, 但是身子并没有彻底恢复好,多多少少还有些问题。这次,她伺候太皇太后,是真的累到了。她这一累到, 就把这几年的隐藏在她体内深处的问题全都引发了出来, 让她一病不起。

卫贵人的病情比德嫔还要严重。她原本就身子弱,生八阿哥的时候还难产,差点大出血。生下八阿哥后, 她彻底伤了身子, 这两年来一直没有休养好。

伺候太皇太后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 柔弱的卫贵人根本没有承受不住这么辛苦的事情, 但是太皇太后让她伺候,她不能不伺候。其实,在伺候太皇太后期间,她身子就不行了,但是为了不忍怒太皇太后,她一直硬撑着不敢生病。等到终于把太皇太后伺候好,卫贵人再也坚持不住地病倒了。

太皇太后一开始觉得德嫔和卫贵人是故意在她病好的第二天就病倒,但是后来见德嫔和卫贵人病得越来越严重,她还是不太相信。为此,她还特意把太医叫过来,严厉地询问太医,卫贵人和德嫔是不是真的病得严重。当太医们告诉她,卫贵人和德嫔是真的病得非常严重,她这才相信。不过,她并没有为此觉得愧疚,反而觉得卫贵人和德嫔的身子太娇弱了。

苏麻喇姑觉得卫贵人和德嫔是为了伺候她才病得如此严重,就劝说太皇太后赏赐一些补品给卫贵人她们,不然就会显得太皇太后太过无情。

太皇太后听了苏麻喇姑的建议,赏赐不少补药和其他东西给德嫔和卫贵人。

佟贵妃每天都会去延禧宫和永和宫看望卫贵人和德嫔。见她们两个脸色惨白地躺在床上,一副虚弱无比的样子,很是同情她们。

虽然太皇太后赏赐不少东西给卫贵人和德嫔,但是她把卫贵人和德嫔折磨到病倒是事实。一时间宫里的人对太皇太后议论纷纷,当然是在私底下讨论,所有人都觉得太皇太后太过狠毒。

这些话,当然没有传到慈宁宫里,但是佟贵妃还是听说了。不过,她装作没有听到,任由宫里人议论。这次的事情是太皇太后把自己的名声弄坏了,她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稍稍地推波助澜了下。

当佟贵妃得知卫贵人和德嫔生病后,就知道机会来了,于是就“略施小计”。

很明显,佟贵妃的”略施小计”的结果很不错,太皇太后的名声差了。

佟贵妃在去看望卫贵人的时候,见到上辈子对胤禛威胁最大的八阿哥。八阿哥才两岁,不像上辈子那样足智多谋,更没有众多的阿哥和大臣支持他。

八阿哥只遗传了卫贵人三分的姿势,虽然长得很漂亮,但是却并没有小胤禛精致。

见到佟贵妃,八阿哥很是乖巧地行礼。

佟贵妃坐在床边,关心地询问了下卫贵人的情况。

即使卫贵人脸色苍白,不见半点血色,但是依旧美得惊心动魄。准确来说,病中虚弱的她比平时更加楚楚可怜,比平时更加让人怜惜。

卫贵人先是虚弱地感谢佟贵妃的看望,随后表示自己没有什么大碍,休养一段时间就能好。

佟贵妃让她好好安心休养,其他的事情不要担心。

“娘娘,太皇太后那边……”卫贵人心里很清楚,她们在太皇太后的病好后第二天生病,肯定会惹怒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不是赏赐东西给你们了么,这代表她没有生你们的气,你和德嫔就安心地养病吧。”

“谢谢娘娘……”卫贵人以为是佟贵妃帮她们说好话。

“你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

“娘娘慢走。”卫贵人对站在床边的八阿哥吩咐道,“八阿哥恭送贵妃娘娘。”

“胤禩恭送贵妃娘娘。”

“八阿哥不用这么多礼,你好好守着卫贵人。”对于八阿哥的存在,佟贵妃暂时不会除去,因为八阿哥的存在有利用价值,是很好的“挡箭牌”。

“是,贵妃娘娘。”

佟贵妃前去正殿,跟惠妃聊了一会儿。其实,就是吩咐惠妃好好照顾卫贵人和八阿哥。她还说如果惠妃把卫贵人和八阿哥照顾地好,皇上回来一定会奖赏她的。

惠妃一听这话,立马向佟贵妃表示她会照顾好卫贵人和八阿哥。

不给惠妃一点好处,她是不会好好照顾卫贵人母子的,所以佟贵妃才这么说。

看完卫贵人,佟贵妃就带着荣妃回到景仁宫。至于德嫔,在看望卫贵人之前,她就去永和宫看望过德嫔了。

回到景仁宫,王嬷嬷立马向佟贵妃禀告:“娘娘,那件事情已经传到前朝了,不少大臣都知道了。”虽然康熙这次塞外巡幸,带走了不少大臣,但是还是有不少大臣留守在京城,每天进宫处理政事。王嬷嬷说的那件事情,就是太皇太后把卫贵人和德嫔折磨病重一事。

对于这个结果,佟贵妃非常满意。

“让这个传言传到京城,不过要小心点。”

“是,娘娘。”王嬷嬷退了下去。

“娘娘,如果太皇太后知道了,怎么办?”荣妃心里很是担忧,“以太皇太后的性子,得知了这件事情,一定会大发雷霆的。”

“知道了就知道了。”佟贵妃心里并不担心,神色平静地说道,“我并没有打算瞒住她,不让她知道这件事情。”

“娘娘,您的意思是……”

“她现在可以知道了。”

这边,佟贵妃刚把话说完。那边,太皇太后得知了这件事情,果然如荣妃所料那样,在慈宁宫里大发雷霆。

苏麻喇姑早就听说了这件事情,让慈宁宫里的人瞒着太皇太后。但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还是让太皇太后知道了。

“去查是谁传得这个传言,查到后立马杖毙。”

“太皇太后,杀鸡儆猴就行了,没必要全部杖毙。”

太皇太后揉了揉太阳穴,语气阴森地说道:“全部杖毙。”

“太皇太后,您这么做只会让大家更加相信您……”苏麻喇姑说到这里,停顿了下,随后好言好语地劝说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在苏麻喇姑的劝说下,冷静了下来,收回刚才全部杖毙的命令,让苏麻喇姑抓两三个杀鸡儆猴。

打杀了两个散播传言的人后,关于太皇太后狠毒地折磨卫贵人和德嫔病重的传言在紫禁城里消失了,但是它早已在京城传开。

太皇太后呆在紫禁城里,想要知道京城里的谣言是件很简单的事情,但是佟贵妃提前防她知道,她是不能知道的,毕竟她很多年不管后宫的事情。再加上,苏麻喇姑不想让太皇太后知道这件事情,那她老人家就更不知道了。

从今年年初起,太皇太后的脾气就变得非常古怪,非常的阴晴不定。太医说这是太皇太后年纪大的缘故,如果想要让太皇太后心平气和,那就不能让她烦神。

为了不让太皇太后烦心,苏麻喇姑很多无关紧要的事情都没有告诉她。

“娘娘,苏麻喇姑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把这件事情告诉太皇太后?”

“我听顾院判说太皇太后年纪大了,不适合再为别的事情伤神。”佟贵妃拿着茶盖轻轻地拂着水面,若有所思地说道,“所以苏麻喇姑才会瞒着她老人家。”

荣妃见佟贵妃好像在思索什么,问道:“娘娘,您在想什么?”

“苏麻喇姑好像精通医术。”

听着佟贵妃这句没头没尾的话,荣妃先是怔了下,随后就明白佟贵妃的意思。

“好像是的。”荣妃犹豫了下说道,“娘娘,慈宁宫有苏麻喇姑在,我们根本不可能做什么。”

“的确,苏麻喇姑不是一般人。”佟贵妃放弃刚才那个打算,“她跟在太皇太后身边伺候几十年,对太皇太后十分忠心,想从她下手是不可能的。”

“娘娘,只要苏麻喇姑在一天,慈宁宫就功不可破。”

佟贵妃看向荣妃:“你的意思是……”

荣妃见佟贵妃明白她的意思,神色郑重地点了下头。

“苏麻喇姑也不好对付。如果除去她,皇上势必会生气,毕竟苏麻喇姑对皇上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人。”虽说康熙从小是被太皇太后抚养长大,但是大多数都是苏麻喇姑在照顾康熙。“还是得从长计议。”

“舒妃呢?”荣妃忽然想到舒妃是除了苏麻喇姑,第二个跟太皇太后最为亲近的人。

“你觉得舒妃那个脑子,可以吗?”在佟贵妃眼里,钮祜禄氏就是一个没有脑子的人。

“不可以。”的确以舒妃的脑子,估计事前还没有办,就会被太皇太后知道她的目的。

佟贵妃微微眯起眼,眼底划过一抹精光。

“我们首先得了解苏麻喇姑的医术有多好。”

“娘娘,你的意思是?”

“梁升荣。”

“奴才在。”

“去把顾院判叫来。”

“是,娘娘。”

“娘娘,顾院判知道苏麻喇姑的医术?”

“应该不知道,但是我们可以试探苏麻喇姑的医术有多好。”

听到佟贵妃这么说,荣妃立马就明白佟贵妃要做什么。

没多久,顾院判就来到景仁宫。

佟贵妃吩咐他在太皇太后的药里动手脚,当然不是让他在太皇太后的药里下毒,而是增加或者减少一味药,以此来试探苏麻喇姑能不能察觉。

顾院判早就被佟贵妃收买。准确来说,在佟贵妃重生后,她就收买了顾院判。

佟贵妃让顾院判一点点地试探苏麻喇姑,这样就能试探出苏麻喇姑的医术水平。

顾院判明白该怎么做,并且保证不会让苏麻喇姑发觉他的意图。

对顾院判办事,佟贵妃还是非常放心的。

“接下来,我们就看顾院判了。”

“娘娘,试探出苏麻喇姑的医术水平后,您打算怎么做,要……”荣妃没有说出“除掉”两个字,但是意思很明显。

“不,我不会除掉她,毕竟她现在还不能死。”佟贵妃想要知道那件事情的真相,必须从太皇太后或者苏麻喇姑嘴里得知。她觉得那件事情极为重要,应该只有太皇太后和苏麻喇姑知道,所以必须从她们嘴里撬开。“她活着还有用。”她不会让太皇太后死掉,但是会让太皇太后一病不起。

荣妃明白地点点头:“希望顾院判能顺利。”

“不能顺利,那我们就想其他的办法。”佟贵妃一脸深意地说道,“总会有办法的。”

“娘娘说的是。”

两人又聊了搬去畅春园一事。再过几天,他们就要搬去畅春园。

“娘娘,卫贵人和德嫔还没有好,要带她们去畅春园吗?”

“如果她们好了就带她们去。”佟贵妃说道,“如果没好,那就让她们继续在宫里养病,等她们病了,再派人来接他们去畅春园。”

尚书房里,小胤禛他们得知过几天要搬去畅春园,很是兴奋。比起呆在宫里,他们更喜欢呆在畅春园里。

畅春园里也有尚书房,也有阿哥所。他们搬到畅春园,先生也会跟着搬去畅春园。

“畅春园的莲花应该开了。”

五阿哥接着三阿哥的话说:“我们可以吃莲子了。”

三阿哥正准备吟一首关于莲的诗,结果听到五阿哥说吃莲子,吟诗的心情瞬间没了,气得他抬手狠狠揉搓五阿哥的小胖脸。

“五弟,你就知道吃。”

五阿哥很委屈地说道:“莲子很好吃啊,三哥你去年吃了很多啊……“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嘴巴直接被三阿哥给捏住了。

小胤禛笑着说道:“莲子的确好吃。”

坐在他身边的六阿哥一脸茫然地问道:“四哥,莲子是什么?”

自从六阿哥的病好了后,佟贵妃允许他去尚书房找小胤禛他们,也允许他晚上跟着小胤禛他们去阿哥所。

这两天,六阿哥彻底变成了小胤禛的小尾巴。小胤禛去哪里,他就跟着去哪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