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穿]好哥哥人生 > 第84章 红楼(84)

我的书架

第84章 红楼(84)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淮玉这个六元及第的状元被人津津乐道很久, 但是很快他这件事情的热度被即将举办春猎取代。

庆隆帝下令,在五月初一举办春猎,而且大办。

自从宣布举办春猎后, 京城平静的表面下有暗潮开始涌动。不过,这些事情跟刚成为翰林院侍读的林淮玉没有什么关系。

殿试传胪结束后,林淮玉这个六元及第的状元就被封为翰林院侍读。这个翰林院侍读的职位并不突出,每一届的状元都会被任职这个职位。

一开始, 关于林淮玉这个六元及第的状元任什么职位, 大臣们还为此争执过。有的大臣觉得林淮玉是大庆朝第一个六元及第的状元,应该给他高一点职位, 翰林院侍读的品级有些低了,不适合。但是, 以太傅为首的大臣觉得不应该给林淮玉高的官职,得让他跟其他状元一样从翰林院侍读做起。

庆隆帝询问叶文赋和宋修文的意见, 他们两人觉得没必要因为林淮玉是六元及第的状元就给他特殊,还是按照以往的惯例,让他从翰林院侍读做起。

对林淮玉本人而言, 他对翰林院侍读这个职位非常满意。翰林院珍藏着各种书籍,他可以帮系统收集书籍,积攒寿命天数。

林淮玉这个翰林院侍读的每天工作就是整理翰林院里的各种书籍、各种资料、各种文献。除了整理这些资料以外, 他还负责登记记录。

叶文赋见林淮玉做的不错,心里很是欣慰。

翰林院的工作很是枯燥无趣,又没有什么权利,很多人都不愿意来翰林院任职。像刚考中状元、榜眼、探花的学子们,以为自己高中后就能施展抱负,结果被分到翰林院里整理书籍和资料,这让他们心里接受不了这样的落差, 无法安心又认真地在翰林院做事。

虽然翰林院的工作枯燥无聊,又接触不到什么大人物,跟权利也搭不上边,但是林淮玉倒是很喜欢这种简单的工作环境。

林淮玉每天除了忙着整理书籍,还忙着看书。翰林院里有各种书籍,而且很多书是世面上没有的,甚至有不少孤本,对林淮玉

来说就是一个宝藏。

对系统来说也是一个宝藏,翰林院里所有的书籍都已经复制到系统里的图书馆。收集到翰林院里的书籍,足够让林淮玉在现代活几十年。

“林大人,时候不早,还不走吗?”说话的是榜眼,他也被分到翰林院做事,他的职位是翰林院侍讲。探花郎没有分到翰林院做事,而是被分到内阁,他的职位是内阁侍读。

“我看完就走,陆大人你先走吧。”

“那我先走了,明日见。”

“明日见。”

林淮玉每天都是第一个来翰林院,也是最后一个离开翰林院。

等他看完书离开翰林院,已是酉时。等他回到叶府,叶文赋还没有回来。

马上就要举办春猎,叶文赋和宋修文他们一群大臣非常忙,每天早出晚归。

回到叶府,林淮玉跟叶夫人和小黛玉一起用晚膳。

“我今日去状元府看了看,基本上已经修缮打理好了,不过还是要好好地重新布置一番。”

虽然之前庆隆帝赐给林淮玉一座状元府,但是这座状元府已经是某个大人的府邸,空置了很多年,多多少少有些破坏。这段时间,宫里的工匠们一直在修缮状元府,因为林淮玉并没有搬去状元府住。不过,就算状元府是好的,他暂时也不会搬进去住。

“义母,您做主就好。”

“状元府是你和傅家大姑娘的新房,我得好好地布置一番。”叶夫人说完这话,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对了,傅家那边送来了傅家大姑娘的生辰八字,我也把你的生辰八字送了过去,到时候会找人核对你们的生辰八字。”

林淮玉听到这话,手中的动作顿了下,抬眸惊讶地望向叶夫人:“这么快就要对八字吗,是不是太早了些?”

“早什么,皇上都已经给你们赐婚了,明年你们肯定要完婚的。”叶夫人笑着说,“听说皇后娘娘已经让钦天监的人选出一个好日子,等选定好日子就要纳彩了。”

“就不能晚两年成婚吗?”明年,他才十七岁,这么早结婚,真的……

叶夫人轻

轻地瞪了一眼林淮玉,“如果傅家大姑娘没有及笄,倒是可以晚两年成婚,但是傅家大姑娘和你一般大,怎么可能晚两年成婚?”

“傅家就不想再留女儿两年吗?”

“傅家倒是想啊,但是皇上都下旨赐婚了,是不可能推迟成婚的。”叶夫人瞧着林淮玉有些不高兴明年成婚,在心里犹豫了下,开口问道,“淮哥儿,你不喜欢傅家大姑娘?”

林淮玉被问得一怔,随即语气淡淡地说道:“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吧。就算我不喜欢,我还是必须娶她。”皇上赐的婚,不管你喜欢不喜欢,愿不愿意都得娶。“我就是觉得现在成婚太早了。”

“怎么,你还想等到二十几岁成婚啊?”叶夫人想起林淮玉之前说他二十几岁成婚一事。

“我倒是想,但是现实不允许。”

“几年前,你不是见过傅家大姑娘吗?”叶夫人也想起来几年前在皇后娘娘的赏花宴上曾经偶遇过傅家两个姑娘一事,“傅家大姑娘长得漂亮,性子温柔沉稳,又有才华,跟你很是般配。”

“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

“怎么,你想见见现在的傅家大姑娘啊?”叶夫人揶揄道,“你要是想见也不是不可以。”

“我也想见。”小黛玉对未来的嫂子非常好奇,也想见见。

“见她吗?”林淮玉若有所思道,“见不见都可以,不过能见一面也是不错的。”如果等到成婚当天才能见面,说实话这个就有些……最好还是在成婚前见一面,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叶夫人听到林淮玉这么说,心里误会了,打趣他道:“想见人家姑娘就直说。”

“我不是……”林淮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叶夫人打断,“明日,我就和黛玉去拜访下傅家。”

“哥哥,我先帮你看看嫂子。”小黛玉戏谑道,“到时候我详细地跟你说嫂子好不好看。”

听到妹妹这么说,林淮玉哭笑不得:“那你可要看仔细了。”

“哥哥放心,我一定会看得非常仔细。”

“淮哥儿,你什么时候休沐?”

“明日,

我就休沐,不过明日要去一趟荣国府看望外祖母。”贾母的病还没有好,一直卧床。

“那黛玉得跟你一起去荣国府看望。”

“让妹妹跟您去傅家吧,明日我一个人去看望外祖母。”林淮玉言道,“之前,妹妹去看过外祖母,这次不去,外祖母不会说什么。”

叶夫人想想觉得也是,“行,那明日黛玉还是跟我去傅家。”

用完晚膳,林淮玉和小黛玉在院子里散步消食。

“哥哥,你成亲的时候,爹爹会不会来?”

这个问题问得林淮玉愣了下,他想了想说:“应该不会,父亲这几年都不能离开福建。”

听到林淮玉这个回答,小黛玉满脸地失望:“我以为哥哥你成亲,爹爹会赶来。”有几年没有见到父亲,小黛玉心中十分想念。“哥哥,你成亲这么大的事情,父亲不在场……”

“唉,这就是我想晚几年成亲的原因。”他成亲,父亲不能来参加,真的是太遗憾了。对父亲来说,也是非常可惜。“这婚不是我想晚几年就能晚几年成的。”

“真的不能晚几年吗?”小黛玉觉得哥哥成婚,爹爹一定希望他能在场。

“晚不了。”再者,人家傅家大姑娘已经十六岁了,不能再拖着不成婚,不然对她的名声不好。“不过,等你日后成婚,父亲应该在场。”

听到这话,小黛玉立马红了脸,恼羞成怒地叫道:“哥哥!”

“明年,你就要及笄了,再过两年你也要嫁人……”他的话还没有落音,手臂就被妹妹狠狠地掐了下,“嘶……你谋杀亲哥啊。”

“谁叫你乱说话。”

“我说错了吗,再过两年你就要嫁……“林淮玉见妹妹又要掐他,动作非常灵敏地躲了过去,“难道你不想嫁人?”

“哥哥……”小黛玉追着她哥哥打闹了起来。

叶夫人远远地看到兄妹在打闹,无奈又宠溺地说道:“这两人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

赵姑姑说道:“少爷和小姐的感情真好。”

“是啊,他们兄妹的感情真好。”叶夫人想到小黛玉明

年就要及笄,该给她安排婚事了,“等淮哥儿成婚后,得给黛玉好好地找夫婿了。”

“夫人,那您可得好好地把关了。”赵姑姑忽然想到一件事情,提醒叶夫人道,“夫人,少爷快要成亲了,是不是该安排姑娘伺候少爷?”

“哎哟,你不说,我还真忘了。”叶夫人抬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我真是老糊涂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忘了。”

“夫人,前几年就该给少爷安排了。”

“那个时候淮哥儿在忙着读书,我不想他分神就没有给他安排。”一般来说,男孩子在十一岁左右,有条件的人家都会给男孩子安排一个姑娘伺候。“他现在快要成亲了,是得赶快给他安排。待会问问他。”

兄妹俩玩闹了一会儿,就各自回到各自的书房看书。

林淮玉刚回到书房看书,就见叶夫人过来了。

“淮哥儿,有件事情得跟你商量。”

“什么事情啊?”

“佩兰、桂枝、香菱,你喜欢哪个?”叶夫人说完,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还是你都喜欢?”

林淮玉庆幸自己在这个时候没有喝水,不然一定会被呛到。

“义母,我一个都不喜欢。”

“啊,一个都不喜欢吗?”叶夫人一脸惊讶,“她们三个长得都不错,你一个都没有看上吗?”

听到叶夫人这么说,林淮玉就知道她找他是为了什么事情。

“义母,我不需要她们伺候。”说完,他怕叶夫人还不明白他的意思,他又特意强调道,“义母,我不需要通房丫头。”

“真的不要?”

“不要。”跟长辈说这件事情,还挺羞耻的,“义母,桂枝她们年纪也不小了,你改日问问她们想不想嫁人,如果想嫁人,您安排一下吧。”

“淮哥儿,我觉得佩兰她们挺不错的。”

“她们是不错,但是我不需要她们……”林淮玉神色有些尴尬地说道,“您不要给我安排这件事情。”

见林淮玉不愿意,叶夫人也不勉强。

“既然你不想要,那就算了。等过几日,

我就问问佩兰她们。”

“麻烦义母了。”

“你这孩子跟我客气什么。”叶夫人见林淮玉要看书,就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翌日,在家用过早膳,叶夫人就带着小黛玉去傅家,而林淮玉去了荣国府,不过他先去找了贾琏。

贾琏见他来了,很是高兴:“淮哥儿,你怎么来了?”

“今天休沐,就来荣国府看望下外祖母。”

“老祖宗她……”

林淮玉见贾琏脸色有些沉重,关心地问道:“外祖母的病情加重了?”

贾琏微微点头:“这几日说话有些不对劲了,这两日一直在叫着姑姑的名字。”

“叫母亲的名字?”听说人在死之前会叫过世亲人的名字,难道贾母不行呢?

“恩,还说姑姑来找她了。”贾琏说到这里,语气变得沉重起来,“老祖宗只怕……”

“不是没有什么大毛病吗?”贾母的病虽然一直没好,但是却不是什么大病。

“老祖宗病了这么长时间,再好的身子也禁不起这么折磨,所以……”贾琏微微皱眉,很是苦恼地说道,“二叔不在家,这……”

“大舅不管吗?”

“我父亲每天醉生梦死,哪里有心情管这事。”贾琏幽幽地叹了口气,“我觉得还是提前准备下比较好,但是我早已不管家,不好跟二婶开这个口。”

“表兄,顺其自然吧。”

贾琏想想,觉得也只能顺其自然了。

“走,我先带你去见老祖宗。”

贾母屋子里,贾探春正在伺候贾母喝药,听到琥珀说林淮玉来了,她喂药的动作顿了下,不过很快恢复正常,继续喂贾母喝药。

贾母听说林淮玉来了,让琥珀赶快把他请进来。

贾探春见林淮玉要进来,连忙放下手中的药碗,转身躲到床后面。

林淮玉跟贾琏走了进来,先给贾母行了个礼。

贾母见到林淮玉,满脸喜色地朝他招了招手,“淮哥儿,过来坐。”

林淮玉坐在贾母的床边,“外祖母,您的身子好些了吗?”

贾母握着林淮玉的手,笑着说:

“今日感觉好了些。”

林淮玉见贾母的精神看起来不错,不像贾琏说的那么严重。

“淮哥儿,怎么就你一个人过来,黛玉呢?”贾母朝林淮玉身后看了看,没有看到小黛玉,“昨晚,我梦到你母亲了,你母亲托梦告诉我,让黛玉嫁给宝玉,让我们两家亲上加亲……”

贾母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林淮玉打断:“外祖母,您病糊涂了。”

“我没有糊涂,这是你母亲亲自告诉我的,等明年黛玉及笄了,就让黛玉嫁给宝玉。“

“不可能。”林淮玉站起身说。

“宝玉跟黛玉是表兄妹……”

贾琏打断贾母的话,“老祖宗,您还是先把药喝完。”说完,他对琥珀使了使眼神,“你先伺候老祖宗喝药,我们待会再来。”

“是,琏二爷。”

“外祖母,您先喝药,我待会再来。”

“淮哥儿,你听我说……咳咳咳咳……”

离开贾母的屋子,林淮玉一张脸就沉了下来:“没想到外祖母还没有放弃。”

“我也没有想到。”

“表兄,外祖母这样可不像病重说胡话的样子。”林淮玉冷笑道,“拿母亲做筏子,让想妹妹嫁给宝玉,她还真是会想。”

“老祖宗这是病糊涂了。”贾琏没想到贾母竟然还惦记着让黛玉嫁给宝玉一事,“自从她病了,二婶就没有让宝玉来看过她。有段时间,她病得连宝玉都忘记了,不知道今天怎么又想起宝玉。”

林淮玉冷着脸说:“病了还痴心妄想。”

等林淮玉他们离开后,贾母拉着贾探春的手一直说黛玉和宝玉最为相配,黛玉就应该嫁给宝玉



贾探春见她情绪激动,担心她会昏过去,就一直哄她,终于哄她把药喝了下去。

贾母喝完药,没多久就睡着了。

林淮玉去了贾琏的屋子,继续跟她说事情。

“淮哥儿,有件事情跟你说。”

“什么事情?”

“这段时候,不少人进入隔壁府里。”贾琏小声地说道,“你还记得冯紫英吗?”

“记得,怎么

了?”

“以他为首,这些天经常来隔壁府里找珍大哥他们。”

林淮玉听到这话,不由地想到五月初一的春猎。

贾琏见林淮玉神色沉思,心头狠狠地挑了下,“淮哥儿,是不是要出事呢?”

林淮玉冲贾琏点了下头:“恩,快要出事了。”

贾琏一听这话,心头猛地一沉,面上露出惊惧的神色,呢喃道:“果然要出事了。”

“表兄,你继续盯着隔壁府里,顺便打听下他们说了什么。”林淮玉若有深思地说道,“表兄,或许你可以有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淮哥儿,你的意思是珍大哥他们……”贾琏一脸难以置信地表情,“珍大哥他们怎么会……”

“表兄,你打听的时候注意些,不要打草惊蛇。“

贾琏深吸一口气,强逼自己冷静下来,但是脸上的神色越发惊恐不安:“淮哥儿,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林淮玉见贾琏被吓到了,没有再说这件事情,转移话题说起生意上的事情。在贾琏这里用了午膳,林淮玉这才回到叶府。

见叶文赋回来了,林淮玉就跟他说了冯紫英去宁国府一事。

叶文赋听了,竟然一点也不意外。

林淮玉心想,这些事情果然和春猎有关。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小可爱们,今天有事,晚上才回来码字。

还有一更,不过要晚些。

明天加更,我争取在这两三天里完结红楼这个单元。

感谢在2021-09-08 19:28:02~2021-09-09 19:09:4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叶落雨稀、小笨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布熊不是小熊 3瓶;梦里不知身是客 2瓶;漠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