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穿]好哥哥人生 > 第65章 红楼(65)

我的书架

第65章 红楼(6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林淮玉他们进宫之前, 宫里的娘娘正在给皇后娘娘请安。

后宫里的嫔妃每天早上都要给皇后娘娘请安,这是规矩。

“德妃姐姐,你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 是昨晚没有睡好吗?”

贾元春听到这话, 刚刚端起茶盏的手顿了下,随后拿起茶盖轻轻地拂着水面。她没有急着回答周贵人的“关心”, 而是慢悠悠地喝茶。

打扮艳丽的周贵人见贾元春不搭理她,心中暗恨, 继续阴阳怪气地开口道:“唉,这女人啊,不好好保养就会老得快,你说是不是琴贵人?”

打扮地非常素雅的琴贵人轻轻摇着手中精美的团扇,优雅地开口:“周姐姐说得对,这女人不保养是老得快。”

“德妃姐姐,这女人年纪大了就容易睡不好觉,您可千万要保养好自己,不然皇上又长时间不去您那,怎么办?”周贵人一直不服气贾元春这个德妃, 她觉得自己不管是样貌, 还是家世都超过贾元春,凭什么贾元春被封为德妃,而她只是贵人。这几年, 她一直比贾元春受宠,可是她还是贵人,而贾元春还是德妃,凭什么啊。

琴贵人附和着周贵人的话说:“德妃姐姐,您要是不嫌弃, 嫔妾那里有皇上刚赏赐的高丽红参,最是补血养人。您吃了,气色一定会好,到时候皇上一定会去看望您。”

“哎哟,还是琴贵人细心,嫔妾那里也有皇上赏赐的补品,德妃姐姐不嫌弃,嫔妾待会派人给您送一些去。“

其他妃嫔没有插口说话,静静地看着周贵人和琴贵人挤兑德妃娘娘。

德妃娘娘虽然位于妃位,但是这几年并不怎么受宠。自从入夏后,皇上就再也没有翻过德妃的牌子,至今也有三个多月了。再加上,德妃娘娘这几年没有生下皇子或者公主,她这个德妃做的让很多妃嫔不服气。

面对周贵人和琴贵人的嘲讽,贾元春并没有气恼,相反她非常平静。咯的一声,她放下手中的茶盏,目光平静又冰冷地看着周贵人她们:“本宫不需要什么补品,倒是需要一些花。两位妹妹既然这么关心本宫,不如亲自去帮本宫采一些花,怎么样?”

贾元春身为德妃,位份要比周贵人她们高两级,可以指使她们两个去采花。别说采花,就是罚她们两个去外面跪着也可以。

周贵人听到贾元春这么说,气得沉下脸,刚准备开口说什么。这时,皇后娘娘出现了。

“嫔妾参见皇后娘娘。”

“都起来吧。”

接下来,就轮不到周贵人她们这些小嫔妃开口了,而是吴贵妃和良妃她们之间的刀光剑影。

几位娘娘都有皇子,坐在一起自然不会和谐相处。刚刚没有开口,主要是因为皇后没出现。等皇后娘娘一出现,她们之间的“战斗”就开始了。

周贵人她们这下小嫔妃在这种时候可不敢插嘴,只能安静地坐在一旁见皇后娘娘她们过招。

贾元春是妃位中唯一一个没有皇子的,良妃她们之间的斗争牵扯不到她。不过,她倒是希望能牵扯到她。

对于贾元春这个德妃,淑妃她们是很不屑一顾的。她们从未把贾元春放在眼里,这对贾元春来说就是一种羞辱。

这几年,贾元春吃了不少偏方,但是就是怀不了身孕。明明太医说她身子康健,没有任何问题,可是就是怀不了孕。

如果她有一个皇子,谁还敢小看她。贾元春急需一个孩子,但是她越是想越是怀不上。

庆隆帝对贾元春一直不冷不热,经常一个月或者两个月才会翻她的牌子,不过三个多月没有翻她的牌子,倒是第一次。

贾元春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呢,惹得皇上三个多月没有来见她?她之前亲自画了一幅画,做了些吃食送给皇上,但是皇上依旧没有来见她。好像她无论做什么,都不能吸引皇上的注意。

这段时间,贾元春的心很乱,她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她想要争宠,但是庆隆帝对她仍然不搭理,这让她很挫败。

皇后娘娘与吴贵妃她们之间的“战争”,以皇后娘娘一句“本宫乏了,你们退下”而结束。

妃嫔们纷纷行礼告退。贾元春刚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被皇后娘娘叫住了。

“德妃,你留下来。”

贾元春听了这话,心里微微吃惊了下,同时疑惑皇后娘娘为什么叫住她?

“是,皇后娘娘。”

其他妃嫔看了一眼贾元春,随后全部退了下去。

“皇后娘娘,您有什么吩咐吗?”

皇后娘娘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坐下来说吧。”

“谢皇后娘娘。”贾元春表面上非常淡定地坐好,但是心里却有些不安,不明白皇后娘娘为什么单独留下她?

“叫你留下来,是让你见两个人。”

“见两个人?”贾元春面露疑惑,“不知娘娘让嫔妾见谁?”

“马上你就知道了。”

这时,叶夫人带着林淮玉他们正在往坤宁宫走。

一路上,叶夫人再三叮嘱林淮玉他们不要失了规矩。

林淮玉他们并不是第一次进宫,虽然这次时隔了几年再进宫,但是这几年他们一直跟赵姑姑学规矩礼仪,没有忘记进宫的规矩。

因为是第二次进宫,林淮玉和小黛玉并不像几年前第一次进宫那样紧张。又或许是两人长大了不少,这次进宫,心态很平静。

没一会儿,三人抵达坤宁宫门口。

“皇后娘娘,叶夫人求见。”

“让他们进来吧。”

很快,在宫女的带领下,叶夫人带着林淮玉他们兄妹俩走了进来。

“臣妇参见皇后娘娘。”

“学生林淮玉参见皇后娘娘。”林淮玉如今是秀才,自称【草民】不合适,自称【学生】才合适。

“民女林黛玉参见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和善地说道:“都起来吧。”

“谢皇后娘娘。”

坐在一旁的贾元春听到林淮玉自称【学生林淮玉】时,惊得瞪大了双眼。这个时候,她终于知道皇后娘娘让她见的两个人是谁。

“这位是德妃。”

德妃?

叶夫人心里惊了下,随后给贾元春行礼,“臣妇参见德妃娘娘。”

林淮玉和小黛玉一听“德妃”两个字,两人心里都惊讶了下,随后跟着叶夫人一起向贾元春行礼。

“都起来吧。”贾元春这时站起身朝皇后娘娘行了个礼,“原来娘娘让嫔妾见的两个人是表弟和表妹啊。”表弟和表妹什么时候来京城的,她怎么没有听母亲说过?

“本宫想着你是淮哥儿他们的表姐,所以就留下你,让你们见见。”

“谢皇后娘娘。”贾元春走到林淮玉和小黛玉的面前,仔细打量着他们兄妹,神色又是惊喜又是惊艳,“没想到表弟和表妹如此出众出色。”她原以为他们家的孩子最属宝玉的长相最为出众,尤其是宝玉这两年长大了,五官长开了不少,比小时候越□□亮,但是和林淮玉相比,宝玉就逊色多了。

“几年不见,这两个孩子真是越发出色。”皇后娘娘看到林淮玉,眼里是满满地震撼,忍不住在心里惊叹林淮玉的容貌。这孩子比几年前长得还要漂亮。

五官渐渐长开的林淮玉,摆脱了小时候的稚嫩可爱,变得越发立体精致。用陆先生曾经说过的一句玩笑话说,就是世上最好的画家也画不出林淮玉这张脸来。

林淮玉虽然长相极为漂亮,但是却丝毫没有女气,相反随着年龄的增加,他眉宇间的英气越发浓。再加上他资质沉稳,很难让人觉得他是女儿身。

皇后娘娘让林淮玉他们坐下来,随后关心地询问他们在来京城的途中有没有出事。

林淮玉先是谢谢皇后娘娘的关心,随后表示他们一路非常顺利平安,没有出任何事情。

皇后娘娘得知他们来京城没有出事,心里就放心多了,接着又问林如海的身子怎么样。

林淮玉表示林如海的身子很好,还能继续为皇上效力。

这话说得很讨皇后娘娘喜欢,皇后娘娘想到林淮玉考中小三元一事。

“你没有让本宫失望,这几年有在好好读书。”

“皇后娘娘的教诲,学生不敢忘记。”

皇后娘娘问道:“你考中了小三元,三年后有没有把握考中大-三-元啊?”

听到这个问题,林淮玉心里咯噔了下,疯狂地跟系统吐槽:“为什么他们觉得我能考中小三元,就能再考中大-三-元?”

【宿主,这是他们对你的期盼。】

“他们这么高看我,我真的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自从他考中了小三元,大-三-元这个词就不断出现在他的生活里,“大-三-元有多难,他们心里没有一点数吗?”

【宿主淡定。】

“不,我想疯狂地吐槽。”林淮玉也只能跟系统吐槽。

“皇后娘娘,说实话学生没有把握。”

皇后娘娘以为林淮玉会说他会争取在三年后考中大-三-元,没想到他直接说自己没有把握,这倒是让她很意外。

“没有把握,这么没信心啊,这可不像你啊。”几年前,林淮玉进宫参加赏花宴给皇后娘娘留下了深刻地印象。她一直都记得在她面前自信淡定地说自己会好好读书,考取功名为朝廷效力的孩子。

“学生那时小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知科举考试难。”林淮玉才不会傻到说自己争取考中大-三-元。把话放了出去,如果到时候没有考中,那就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再说,他从来不会许下自己做不到的诺言。“学生这次参加了科举考试,才知道科举考试比学生想象中难。”

“可是,本宫听说你参加童试时考得非常轻松,经常上午答完所有考题,下午在考场里睡觉。”

林淮玉:“……”为什么远在京城的皇后娘娘会知道这件事情?

【是主考官告诉庆隆帝的。】

林淮玉无语了,主考官闲着蛋疼么,竟然跟庆隆帝说我考试睡觉的事情。

【宿主,庆隆帝之前要你全部的考卷,主考官就顺便向庆隆帝汇报你考试时的情况。】

林淮玉在心里吐槽道,我考试睡觉有什么好禀告的。

“难道不是这样吗?”皇后娘娘笑着说,“本宫看了你所有的考卷,你答得非常好,没有任何错误,可见你平时有用功的读书,你怎么没把握呢?”

“皇后娘娘,乡试要比童试难很多。”小三元在大-三-元的面前就是小弟。大-三-元可比小三元难一千倍。

“本宫觉得你没有问题。”

我觉得我有问题啊。

“本宫相信有叶大人和宋大人的教导,三年后你一定能考中大-三-元。”皇后娘娘温和地笑道,“叶大人可是跟皇上许下诺言,说一定教导你考中大-三-元。”

“义父真的这么说的啊?”

“你问你义母。”

林淮玉看向叶夫人,“义母,义父真的这么说了?”

叶夫人微微颔首:“皇后娘娘没说错。”

林淮玉:我心里有句mmp,不知道该不该说。

坐在一旁的贾元春听到林淮玉叫叶文赋夫妇为“义父义母”,心中十分震惊。

皇后娘娘见林淮玉忽然垮下小脸,神色十分凝重,好奇地问道:“怎么了,这是?”

“学生忽然觉得压力很大,学生要是三年后考不中大-三-元,岂不是害了义父和宋大人的名声……”义父啊,您老人家没事跟皇上许什么诺言啊。

皇后娘娘被林淮玉这副苦恼地模样逗笑了:“你这三年可要好好地跟叶大人他们学习。”

“学生一定会好好地跟义父他们学习。”他这只鸭子被赶上架了只能拼了。

“本宫期待你三年后考中大-三-元。”

“谢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贾元春的存在,对她笑了笑说:“德妃,本宫留你下来,一是让你见见你表弟和表妹,二是让你也见证一下。”

“皇后娘娘,您让嫔妾见证什么?”

“林淮玉他们要认叶大人和叶夫人为义父义母,林大人请皇上和本宫做个见证。”皇后娘娘说道,“本宫想着你是林淮玉他们的表姐,就想着你一起来见证。”

贾元春心惊,但是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这是嫔妾的荣幸。”姑父竟然请皇上和皇后娘娘做见证,这……

过了一会儿,就听到外面传来给庆隆帝请安行礼的声音。

“皇上来了。”

林淮玉心里不由地期待起来,他想知道能让他父亲和叶文赋拼命效忠的皇帝是什么样子的。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更奉上。

如果写清穿穿成四爷的话,肯定不会让四爷从小就悲惨,那肯定要虐德妃和十四的。

就是不知道是想看年代文的多一些,还是想看清穿文的多一些?

感谢在2021-08-30 18:06:38~2021-08-30 20:50: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莉柚好甜 66瓶;九条鱼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