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穿]好哥哥人生 > 第35章 红楼(35)

我的书架

第35章 红楼(3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日后, 林淮玉兄妹俩跟着叶文赋夫妇去给宋修文祝寿。原本以为会有很多人来给宋修文祝寿,没想到并没有多少人。

宋修文是内阁学士,正二品高官, 身居要位。按理来说, 他过寿,朝中会有很多人来给他贺寿。

不过, 他不喜欢整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每年过寿只邀请叶文赋一个人,并没有邀请其他人。

朝中其他人知道宋修文的脾性, 虽然本人没有来亲自祝寿,但是也会派人送来寿礼。宋修文也不好意思把人家送来的贺礼给扔出去,只能暂时收下寿礼,等第二天再一一送还回去。

每年都是这样, 弄得他非常不满。他明明说了不收礼, 但是这些人每次都送礼。他派人还回去,结果又送来,他只好再次还回去, 来来去去好几次才停下来, 弄得他非常烦。

虽然宋修文不收其他人的礼物,但是对叶文赋和林如海是非常不客气的。他的生辰还没有到,就提前跟他们要好了寿礼。

见到林淮玉他们兄妹俩,宋修文跟叶文赋一样对林如海生出羡慕嫉妒恨的情绪, 说林如海走了狗屎运,居然生出这么好看的儿女。

林淮玉见宋修文长相比较凶,以为是一个很严厉的长辈,没想到却是一个傲娇的长辈。

原本叶文赋早就打算把林淮玉兄妹俩带来见宋修文,但是这段时日宋修文很忙, 几乎天天不在家。如果不是过寿辰,恐怕他这两日还不会回来。

宋修文见了林淮玉后,就考问起他的功课。一开始他考问的题目很简单,但是慢慢地越来越难,完全超出了林淮玉平时学习的范围。虽然超纲了,但是林淮玉回答地还算不错。

“你这小子不错,比你父亲有灵性。”宋修文继续说道,“你爹像你这么大的时候,绝对没有你聪明。”

叶文赋接着他的话说道:“所以,我说林如海捡到宝了。”

宋修文撇撇嘴,用一副不屑又有些羡慕的语气说:“林如海一向狗屎运不错。”

听着两位伯父对他父亲的羡慕嫉妒恨,林淮玉心想只有真正的好朋友间才会这么损对方。

“你这小子还有点比你父亲强,你的画不错。”宋修文爱画。准确来说,他是个画痴,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画画和收集画。他自己也是非常有名的画家。“等我忙完这段时间,你过来跟我学画。”

不用叶文赋提醒,林淮玉连忙站起身向宋修文行礼:“谢宋伯父,侄儿一定好好跟您学画。”

叶文赋在一旁笑着说:“淮哥儿,你宋伯父的眼光非常高,这些年一直都没有收徒。你一来,他就收你为徒,说明他很中意你,你可要好好地跟他学。”

林淮玉一脸受宠若惊:“真的吗?”

叶文赋笑道:“还不赶快给你宋伯父磕三个头。”

林淮玉听了这话,动作麻利地给宋修文磕了三个头。

宋修文没有让他起来,接受了他这三个磕头。

就在这时,管家过来了,他手中捧着好几个锦盒。这些锦盒都有一个特征,那就是细长细长的,一看就知道是装画的。

“老爷,这些画是太子和其他几位皇子派人送来的。”管家说完,又连忙加了一句,“还有理亲王派人送来的。”

宋修文听到这话,眉头立马皱了起来,神色有些不悦地说道:“拿下去,明日一早全都还回去。”

对于太子他们送来的画,宋修文连看一眼都懒得看,直接让管家拿下去。

叶文赋调侃道:“我听说太子殿下前段时间弄到一幅赵孟頫的画,说不定用来做寿礼送给你,你不看看?”

宋修文瞪了一眼叶文赋,没好气地说:“他就算弄来王羲之的《兰亭集序》,我也不会收。”说完,他哼了一声,“他也没有本事弄来王羲之的《兰亭集序》。”

“理亲王那边……”叶文赋皱着眉头,神色有些不太好看,“最近蹦跶地挺厉害的。”

宋修文冷着脸,语气冰冷道:“秋后的蚂蚱,让他蹦跶。”

叶文赋见林淮玉在场,不好再说朝中的事情,毕竟林淮玉太小,不适合听这些事情。

宋修文也没有再跟叶文赋说朝中的事情,看起林淮玉写的诗来。

林淮玉在作诗方面没有他妹妹有灵性,用词用句中规中矩的,不出错,但是也没有什么亮点。

“你小子的画非常有灵性,怎么作诗这么干巴巴的?”宋修文很是嫌弃地说道,“怎么跟你父亲一个德行?”林如海在诗词歌赋这方面也非常地一般。

林淮玉想了想说:“比起诗词歌赋,我和父亲更喜欢经义。”

叶文赋放下手中的茶盏,笑着说道:“还别说,林如海在经义方面是不错的。”

“一点情趣都没有。”说完,宋修文看向叶文赋,“你是怎么教他的,没教他做诗吗?”

叶文赋叫屈:“我可是拿出我的看家本事教淮哥儿写诗的,但是他在写诗这方面没有什么天赋,跟林如海一个样。”身为翰林院掌院学士,叶文赋在诗词歌赋上面也是有一番成就的,是朝中有名的大诗人。当然,宋修文也是有名的诗人。“他跟他父亲一样以后做实干家,不做诗人。”

宋修文看向林淮玉,故意板着脸说:“你还是诗词歌赋看少了,多看一些,你就会做了。”说完,他十分认真地叮嘱道,“你必须学会作诗作词,这对你以后有好处。”

林淮玉对做诗不感兴趣,他并不想做什么诗人,也不想做什么才子,但是宋修文是长辈,他这么吩咐了,身为晚辈的他只能听从。

“我以后会多看看诗词歌赋。”

虽然现在科举考试不考诗词歌赋,但是在朝中做官还是要会作诗作词。一直以来作诗作词是标榜一个人才华的最基本要求。历史上不少诗人,明明没有考取到功名,但是凭借他的诗才成为有名的才子,甚至名留青史。

宋修文一脸深意地说道:“有时候人还是需要沽名钓誉。”说完,他想起一件事情,“对了,端阳节会有诗会,你到时候去看看。”

“端阳节的诗会,京城很多读书人都会去参加,你到时候去看看也是好的,能涨涨见识。”叶文赋捋着胡子说道,“不过你要是写出一首不错的诗词来,届时就能名扬京城。”

林淮玉点点头,非常乖顺地说道:“好,那我到时候去看看。”

见林淮玉明白他们的意思,宋修文满意地笑了笑:“趁年纪小,赶快出名,这样对你以后考科举有帮助。”

林淮玉听到宋修文这么说,忽然想到现代的一句话:“出名要趁早吗?”

叶文赋笑眯眯地说道:“对,出名要趁早。名利这个东西,有时候挺有用的。”

听着宋修文和叶文赋这番话,林淮玉心中是非常惊诧的,他没想到两位伯父竟然这么的……怎么说呢,这么地耿直。不对,用“现实”来形容比较合适。

他原本以为像叶伯父他们这样的人会很清高,觉得读书是为了学问,而不是为了名利,但是很明显他们不是这样死板迂腐的人。通过他们这段话来看,他们非常支持用诗词来博取名利,并且利用名利来为自己博取好处。

没一会儿,管家又拿着寿礼进来了,说是忠顺亲王、南安郡王、东南郡王、东平郡王、西宁郡王、北静郡王等都派人送来了礼物。

林淮玉听着这些王爷的名称,忽然想到在原著里出现过,是在秦可卿的葬礼上,这些王爷都有派人送来祭品。

百家讲坛里的红学家说过以北静郡王为首的这些王爷都是理亲王一派的人,跟宁荣两府的关系都非常好。

“这些人有完没完。”宋修文很恼火,每年他过寿,或者过节,这些人都不请自来地送来礼物。

“看来理亲王不拉拢到你不罢休啊。”叶文赋也挺烦理亲王一派的人,这群人就跟蚂蟥一样粘人,甩都甩不掉。

宋修文冷哼一声:“再过几个月就是秋闱,他们在打什么主意,以为我不知道吗?”好好的一个生辰被这些人弄得乌烟瘴气。

秋闱?

难道理亲王他们想在秋闱上动手脚啊?

林淮玉从系统那里得知,如今朝中有好几方势力。首先是当今皇帝一派的势力,林如海和宋修文他们就是皇帝的人,他们只效忠皇帝,不站任何皇子。接着是四个皇子的势力,然后是理亲王一派的势力。

理亲王一派的势力在朝中影响力很大,甚至超过了四个皇子。理亲王曾是先皇的太子,后来因为犯了错,被先皇废了太子之位,贬为亲王。

先皇在世的时候,理亲王一派的人都非常低调老实,不敢有什么动作。等到先皇病重的时候,理亲王原本想夺回属于自己的帝王之位,但是先皇和当今的皇帝堤防着,他夺回皇位的计划没法实行。

先皇去世,新皇登基后,理亲王一派人的老实了一段时间,让新皇误以为他死心了,对皇位没有任何觊觎之心,但是他暗地里一直在发展自己的势力。等新皇察觉时,理亲王一派的势力在朝中非常壮大。

理亲王的势力不仅壮大,而且还根深蒂固,毕竟他曾经做过太子。当今皇帝想要除掉理亲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只能一点点地铲除。不过,理亲王想要取代当今皇帝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毕竟他被废了太子之位。再者,先皇在世的时候,指名让当今皇帝接替他。当今皇帝是名正言顺地登上皇位的,如果理亲王想要取代当今皇帝,那就是造反。

造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理亲王想要造反,也不敢冒然地造反,只能暂时地在朝中跟当今皇帝“搏斗”。

宋修文身为内阁学士,并且负责秋闱,自然是理亲王一派人最想要拉拢到的人。还有林如海,他身为巡盐御史,掌管着整个江南的盐。掌管着盐,等于掌管着江南的财富。理亲王一派的势力当然想拉拢到林如海这个“财神爷”,但是林如海对当今皇帝忠贞不二,不接受理亲王一派人的示好拉拢。

理亲王一派的人一直在拉拢林如海,但是一直被拒绝,彻底惹怒了他们。于是,他们暗中各种对付林如海。这就是林如海上辈子早死的缘故。

~~~~~

林淮玉兄妹俩去给内阁学士宋修文祝寿一事,他们并没有跟贾家人说,不然贾母他们一定会让他们带寿礼去祝寿。张嬷嬷他们也守口如瓶,没有跟贾家下人透露一个字。

在宋修文家用完晚膳,林淮玉兄妹俩这才回到荣国府。刚回来,就听张嬷嬷说贾政找他。

贾政找他?找他做什么?

“今天二老爷那里来了不少门客。”贾政忽然找林淮玉,张嬷嬷自然要打听清楚贾政的目的,“上午的时候,二老爷有叫宝二爷去前院陪客,但是没多久二老爷就大发雷霆地把宝二爷给赶了出来。”

林淮玉记得在原著里,贾政的那些门客都是拍须溜马、阿谀奉承之人,没有什么学问。

他一直好奇贾政的官职很小,又没有什么实权,为什么要找一些拍须溜马的人做门客?难道是为了让这些人奉承他?

“少爷,二老爷派人来了好几次,您还是赶快过去吧。”

林淮玉心里疑惑贾政这么急找他做什么,“那我先过去看看。”说完,他看向小黛玉,“黛玉,你先在书房里看书,我待会回来。”

小黛玉乖顺地点头:“我等哥哥回来。”

林淮玉伸手摸了摸妹妹的头后,就带着刘寄奴前往贾政的院子。

此时,戌时还未到,天刚刚擦黑。荣国府挂满了灯笼,亮如白昼。

在去贾政院子的路上,林淮玉遇到刚从隔壁府里回来的薛姨妈和薛宝钗母女俩。

“薛姨妈。”林淮玉先给薛姨妈行了个礼,随后跟薛宝钗打了声招呼,“薛姑娘。”

“淮哥儿,你怎么在这?”薛姨妈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林淮玉,有些惊讶,“你这是要去哪里,隔壁府里吗?”

“二舅找我有事,我现在去找二舅。”

“那你赶快去吧,我们就不打扰你了。”薛姨妈刚说完,忽然想到一件事情,忙问道,“淮哥儿,你什么时候休息?”

林淮玉听到这个问题,微微怔了下,“暂时还不清楚什么时候休息,薛姨妈您有什么事情吗?”

“也没有什么大事情,就是想请大家吃顿饭,你和黛玉一定要来啊。”薛姨妈来到荣国府有一段时间了,虽然吃喝不在荣国府,但是他们一家人住在荣国府,于情于理都要请贾母他们吃顿饭。“这样吧,等我定好日子,我派人跟你们说,到时候你和黛玉晚上回来来我这里吃饭。”

“薛姨妈,您不用这么客气。”林淮玉客气有礼地说,“我和妹妹是晚辈,您不用在意我们。”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就这么说定了啊。”薛姨妈不给林淮玉拒绝的机会,“到时候你和黛玉一定要来吃饭啊。”说完,她又补充一句,“你赶快去找你二舅,我就不跟你说了。”

林淮玉无奈,“薛姨妈慢走。”

薛姨妈和女儿手挽着手往回走,“这么晚了,你姑父找林淮玉做什么?”

薛宝钗温声道:“或许是有什么事情吧。”想到刚才遇到林淮玉,他一直都没有看她,不像贾宝玉每次看到她,一双眼睛恨不得黏在她身上。

对于遇到薛姨妈母女一事,林淮玉并没有放在心上,七拐八绕终于来到贾政的院子。

贾政的院子,灯火通明。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出来的鼓声和欢呼声。

林淮玉没有急着进去,而是让贾政院子门口的小厮通传一声。

贾政听说林淮玉来了,连忙让小厮请进来,随后他炫耀般地跟他的门客说起林淮玉。

门客们一听林淮玉如今正在跟翰林院掌院学士读书,一个个惊呼不已。等他们见到林淮玉后,一个个对林淮玉夸赞不停。

林淮玉先给贾政行了个礼,随后在贾政的介绍下,跟他的门客一一打了声招呼。

贾政告诉林淮玉,叫他来是让他和大家聊聊天,交流下读书的心得。

林淮玉表示他年纪小,刚读书没几年,没有资格跟现场的前辈们讨论交流。

门客们让他不要拘谨,更不要紧张。他们读书交流没有辈分之分,再说大家都是读书人,互相交流讨论很正常。

林淮玉心想我跟你们一群蹭吃蹭喝的老头子有什么好讨论交流的,跟你们讨论,还不如自己好好看书。

贾政也让林淮玉不要紧张,让他加入到他们正在玩的击鼓传花中。

林淮玉不好走,只能跟贾政他们玩起击鼓传花的游戏。玩的是对楹联,以上一个人的最后一个字作为开头对楹联。

击鼓传花对楹联这个游戏,林淮玉在扬州的时候,就经常跟朋友们玩,并且玩得还不错。

门客们以为林淮玉跟贾宝玉一样,不想让他难堪,一开始说的楹联非常简单,但是很快他们发现,林淮玉对出来的楹联不简单。

林淮玉不想跟这些老头子浪费时间,一上来就加大了对楹联的难度。一开始,门客们中有几个人能对出来,但是没一会儿,门客们就慢慢地对不出来了。

他给出的上联:水有虫则浊 水有鱼则渔 水水水江河湖淼淼 。

这下把在场的门客们,包括贾政都给难倒了。贾政他们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好的对子来。

门客们面面相觑后,就非常虚心请教林淮玉下联是什么。

林淮玉给出下联:木之下为本木之上为末木木木松柏樟森森。

他这下联一出,门客们立马鼓起掌来,对林淮玉各种彩虹屁。

之后,对对子的游戏变成作诗的游戏。虽然林淮玉自认为他做的诗一般般,但是比起贾政和他的门客们要好很多。

做了一会儿诗词,门客们就有些相形见绌,没有再做诗词,而是聊起四书五经的经义。

在经义这块,林淮玉是非常擅长的。再加上,他被叶文赋教导,在经义上面的理解,他要比贾政和门客们强很多。

贾政和门客们没想到林淮玉在经义上的领悟这么高,夸赞他不愧是翰林院掌院学士的学生。

林淮玉正准备找借口离开,没想到门客们却先告辞离开了。门客们临走的时候,又把林淮玉夸赞了一番,顺便恭维了下贾政。

等门客们离开后,贾政就把林淮玉叫到书房,非常认真又关心地询问他这段时日的读书情况。

林淮玉看得出来贾政是真的关心他,就简单地跟他说了说他在叶文赋那里读书的情况。

贾政听完后,一脸欣慰地点点头:“你父亲知道你这么认真地跟叶大人读书,一定会非常高兴的。”说完,他想到自己的儿子贾宝玉。如果贾宝玉能有林淮玉一半听话懂事就好了。“淮哥儿,舅舅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

林淮玉看到贾政的表情有些纠结,心里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过他面上没有显露出来,而是问道:“舅舅,您有什么事情请直说。”

“是宝玉。”贾政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我想让你教教宝玉。”

果然如此!

他就知道贾政忽然找他没有什么好事。

“舅舅,您让我教表弟?”林淮玉装作一副吃惊地模样,“您想让我教表弟什么?”

“教宝玉读书。”贾政说道,“宝玉很喜欢你。你的话,他或许会听。”

“舅舅,您错了,表弟并不听我的话。”林淮玉言道,“我之前劝说表弟好好读书,考取功名。结果表弟气急败坏地说我跟那些禄蠹一样,还说我不知好歹。”

贾政听了这话,顿时火冒三丈。

林淮玉继续说道:“舅舅,表弟还说圣贤书都是骗人、害人的书,您让我怎么教他读书啊?”

“畜生!”贾政气得抬手狠狠地拍打了下桌面。

“舅舅,表弟不止一次说圣贤书是骗人、害人的书。”林淮玉神色看起来很是为难,“舅舅,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你说。”

“像表弟这样再三诋毁圣贤书和圣人是大不敬的,如果传出去……”林淮玉把话说到这里就没有再说下去,但是他的意思很明显。“舅舅,表弟非常痛恨读书,也讨厌读四书五经的人。”

贾政一张脸气得铁青,嘴里骂道:“孽畜!”他原本以为贾宝玉不会再说出大逆不道的话来,没想到贾宝玉竟然死性不改,还在说这种给家里招祸的话。

林淮玉一脸歉意地说道:“舅舅,我教不了表弟,您还是请其他人教表弟吧。”说完,他又加了一句,“前两日,表弟又劝我不要读书考功名,我说了表弟一顿,恐怕表弟心里对我很不满。”

贾政气的肝疼,“淮哥儿,这事不怪你,是那个畜生的错。”

“舅舅,您不怪我就好。”

贾政之所以让林淮玉教贾宝玉读书,是听了王夫人的话。再者,他也想贾宝玉学好,能像林淮玉一样好好读书。

“对了,我这里有一些不错的书,你要是喜欢,拿回去看看。”贾政自己读书不太行,但是却非常喜欢崇拜读书好的人,而且他还喜欢收藏书籍。

听到贾政这么说,林淮玉自然不会客气,“舅舅,您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贾政看到林淮玉一脸激动的模样,不禁失笑道:“不用客气,你喜欢什么书,就拿什么书。”

林淮玉见贾政书房里收藏了不少书,而且很多书很不错。最重要的是有不少书是他们林家没有的。

他不客气地拿了几本书,这些书对系统来说有非常高的收藏价值。对他来说,这些书是他的命。

贾政还告诉林淮玉,他把这些书看完了,可以再来他这里拿书。

林淮玉表示,他以后会经常来他这里拿书看。

贾政见林淮玉这么喜欢看书,觉得他找到了“同道中人”,对他这个外甥越发喜欢。

林淮玉临走的时候,贾政还送给他一套极好的文房四宝。

看在贾政这么大方的份上,林淮玉决定不跟他计较,他突然找他来,耽误他读书学习时间一事。

贾政书房里这么多宝贝,他以后一定要多来。

王夫人得知林淮玉从贾政院子离开了,立马派人来请贾政。

贾政一见到王夫人,就把贾宝玉大骂了一顿。

“你看你教的好儿子,你看看他现在成什么样。”

王夫人心里委屈,不服气地反驳道:“宝玉可不是我教的。”如果她亲自教导宝玉,宝玉一定会像珠儿一样优秀。

贾政听了王夫人这番话,一时间噎住了。

王夫人红着双眼,表情非常委屈,“我也想宝玉学好,不然也不会跟你说让淮哥儿教宝玉。”让林淮玉带着贾宝玉一起去翰林院掌院学士读书学习是不可能了,但是可以让林淮玉教宝玉读书,只是没想到宝玉……都是老太太的错。如果不是老太太惯着宝玉,宝玉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老爷,你跟老太太说说。”

贾政闻言,看了看王夫人,随后重重地叹了口气,“你让我怎么说?”关于教导宝玉一事,贾政不知道跟贾母提过多少次,但是每次贾母不同意。

“可是,不能任由宝玉这样下去。”在没有见到林淮玉之前,王夫人觉得贾宝玉现在这样也没有什么问题,毕竟他还小。等过两年,他长大了,就会变得懂事,会好好学规矩,也会好好读书。但是,林淮玉来了后,她发现宝玉全身都有问题。跟林淮玉相比,贾宝玉可以说是一无是处,这让她着急紧张起来,她觉得不能再让宝玉这么下去,不然宝玉永远赶不上林淮玉。

王夫人嫉妒贾敏,自然不希望她的儿子输给贾敏的儿子。再说,她自认为贾宝玉并不比林淮玉差,只要贾宝玉好好学,一定会比林淮玉强。

~~~~~

贾政的门客里,有几个人经常去一些读书人爱去的地方。有个人就把林淮玉前几日跟他们说的对子和其他人说了说,得到了其他人的很高评价。

没多久,林淮玉说的“水有虫则浊”的对联,就在京城的读书人圈子里有名起来,连带着他也变得小有名气起来。不过,身为当事人的林淮玉暂时不知道这件事情。

这两日,林淮玉跟小黛玉都变得忙碌起来。

林淮玉上午跟着叶文赋学习四书五经,下午跟着其他先生学习六艺。小黛玉上午跟着叶夫人学习知识,下午跟着教养嬷嬷学习规矩。

教养嬷嬷姓赵,赵姑姑她刚从宫里出来没多久,就有很多达官贵人请她来府里做教养嬷嬷,不过都被她拒绝了。

赵姑姑在宫里见过太多腌臜的事情,出宫后不想再见到这样的事情,更不想卷入到王公侯府的是是非非中。她之所以答应叶夫人,主要是当年她受到过叶夫人的帮助。当年,要不是叶夫人出手相救,或许她就死了。

她答应叶夫人做她府里的教养嬷嬷,主要是报恩。但是,她见到小黛玉后,就喜欢上这个乖巧可爱的小姑娘,愿意悉心地教导她。

学习规矩礼仪是一件枯燥又辛苦的事情,但是小黛玉不怕辛苦,非常认真地跟着赵姑姑学。

林淮玉发现妹妹才跟赵姑姑学习两天,她整个人的仪态和举止都发生了变化,变得优雅稳重了些。

张嬷嬷也发现了,直说赵姑姑厉害,还说让小黛玉跟教养嬷嬷学规矩礼仪是对的。

今日,林淮玉和小黛玉提前下了学,早早地回到荣国府。他们之所以提前回来,是为了参加薛姨妈的宴席。

昨日,薛姨妈特意跟林淮玉他们打了招呼,让他们今日早点回来。

林淮玉他们刚回来,薛姨妈就让薛宝钗亲自去请小黛玉,让贾宝玉去请林淮玉。本来她是让薛蟠去请林淮玉的,但是薛蟠现在非常惧怕林淮玉,一听说晚上要请林淮玉吃饭,就吓得跑了出去,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表兄,我们来请你们去姨妈那吃饭。”贾宝玉早就忘了之前的事情,屁颠屁颠地来找林淮玉。

秦钟跟在贾宝玉身后,有些娇羞又有些害怕地跟林淮玉打招呼:“林公子。”

林淮玉看到贾宝玉他们两个,眉头轻挑了下,语气淡淡地说:“我现在跟你们过去。”

贾宝玉笑嘻嘻地说:“表兄,姨妈准备了很多好吃的。”说着,他就要伸手去拉林淮玉的手,但是被林淮玉躲了过去。

没有牵到林淮玉的手,贾宝玉有些失落地撅了噘嘴,不过他很快就没有在意,继续笑呵呵地跟林淮玉说起薛姨妈准备了什么好吃的。

秦钟走在一旁,一直用仰慕又害羞地眼神望着林淮玉。

林淮玉直接无视秦钟。对于秦钟这样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无视他的存在。

薛宝钗她们三个没有跟林淮玉他们走在一起,而是说说笑笑地走在后面。

贾探春亲昵地挽着小黛玉的手,用惊奇地眼神看了看她:“林姐姐,我发现你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小黛玉面露疑惑:“是我脸上有东西吗,还是我衣服穿得不好看?”

“不是。”贾探春先是摇摇头,随后又上下把小黛玉仔细打量了一番,“林姐姐,我感觉你变得……”贾探春也说不上来小黛玉哪里变了,但是的确和以前有些不一样。

薛宝钗知道贾探春想说什么,林黛玉的仪态有些不一样了,比以前多了几分优雅稳重。

小黛玉很快就知道贾探春想说什么,故意开玩笑说道:“你是觉得我变漂亮了吗?”

贾探春听了这话,揶揄地笑道:“对对对,林姐姐你变漂亮了。”

小黛玉微微扬起下巴说:“我一直都很漂亮。”

贾探春被小黛玉这句臭屁的话逗笑了:“是是是,我林姐姐是最漂亮的。”说完,她看向薛宝钗,“薛姐姐,你说是不是?”

薛宝钗笑着附和:“是,林妹妹最漂亮。”

“错了,我不是最漂亮的。”小黛玉忽然变得非常严肃,“我哥哥才是最好看的。”在小黛玉心里,她哥哥是世上最好看的人,没有人比她哥哥好看。

贾探春跟薛宝钗听到小黛玉这话,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小黛玉很不满意她们的反应,微微鼓着脸说:“你们笑什么,难道你们不觉得我哥哥长得好看吗?”

贾探春微微红着脸说:“好看,林表哥长得好看。”

薛宝钗看到贾探春这副害羞的模样,眼底划过一抹深意。

小黛玉抬眸望向薛宝钗,认真地问道:“薛姐姐,你不觉得我哥哥最好看吗?”

薛宝钗被问得一愣,随即大大方方地说道:“你哥哥最好看。”

小黛玉这才满意地点头:“本来就是。”

薛姨妈他们住的院子离锦画堂不远,走过去一刻钟都不要。

见林淮玉他们来了,薛姨妈满脸笑容地说道:“你们两个终于回来了。”

“姨妈,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没有久等。” 薛姨妈拉着林淮玉的手,笑着问,“肚子饿了吧?”

“姨妈,我们不饿。”林淮玉发现贾母她们不在,略微疑惑地问道,“姨妈,外祖母她们还没有到吗?”

“老太太她们晚上就不过来了。”薛姨妈轻轻地拍了拍林淮玉的手背说,“今晚就招待你们几个小辈,你们不会嫌弃我这个老太婆吧?”

贾宝玉连忙说道:“姨妈,我们当然不会嫌弃。”

林淮玉有些受宠若惊地说道:“姨妈,这太不好意思了。”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薛姨妈和蔼地说道,“我特意让人给你们做了扬州菜,你们待会要好好地尝一尝。”

“姨妈,让您费心了。”薛姨妈这么郑重地请他们兄妹吃饭,让林淮玉不禁多想。

“不费心。”薛姨妈先招呼着林淮玉他们坐下来喝茶。她知道林淮玉他们不喝茶,特意让人准备了蜂蜜水。

林淮玉喝了几口蜂蜜水后,见薛蟠不在,开口问道:“姨妈,薛表兄呢,他不在吗?”

“不知道他去哪里鬼混了。”提到儿子,薛姨妈一脸嫌弃地说道,“不用管他。”

这时,薛姨妈身边的嬷嬷走进来说晚膳已经布置好了。

薛姨妈就招呼着林淮玉他们去膳厅用膳,“淮哥儿和黛玉饿坏了吧,我们现在过去用膳。”

等到了膳厅,林淮玉发现他们几个人要坐在一张桌子上用膳,立马就说道:“姨妈,我和表弟他们不能和薛姑娘她们坐在一起用膳。”

“淮哥儿,不用在意这些,今晚你们几个小辈坐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吃一顿饭。”薛姨妈笑道,“我这个老太婆就不和你们坐在一起用膳,省得让你们不自在。”

“姨妈,我和表弟他们真的不能和薛姑娘她们一起用膳。”林淮玉坚持到底地贯彻他紧守规矩的人设。

“表兄,姨妈都说不用在意了,你就不要扫兴了。”

“不能不在意,毕竟关乎到薛姑娘她们的名声。”林淮玉神色非常严厉,“薛姑娘还要参加选秀,我们理应避嫌。”

薛宝钗听到林淮玉这么说,心底深处被触动下,对林淮玉越发有好感。

“表兄,宝姐姐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贾宝玉不满地嘟着嘴说,“再说我们都是亲戚坐在一起用膳有什么关系。”

薛宝钗听到贾宝玉说她不在意,眼中划过一抹不悦,脸色有一瞬间地难看。谁说她不在意。

薛姨妈听了林淮玉这番话,觉得很有道理,立马改口说:“既然这样,宝玉你们陪淮哥儿一起用膳。宝钗你陪黛玉她们一起用膳。”

贾宝玉本来想反对,但是后来一想,这样他和秦钟就能“单独”地林淮玉一起用晚膳,岂不是更好。

秦钟明显也想到这一点,伸手轻轻地拉了从贾宝玉的袖子,示意他答应。

贾宝玉会意,满脸笑容地说:“姨妈放心,我和秦钟会好好招待表兄的。”

站在一旁的秦钟用力地点了点头。

林淮玉这才意识到他待会要和贾宝玉他们一起吃饭,胃口瞬间没了。早知道这样,他就不过来了。

失算了。

他以为贾母他们都在,没想到却只有他们几个。

还有,薛姨妈的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作者有话要说:  对了,严谨一点,林淮玉说的那对对联是在度娘上查到的。

看来,小可爱们很喜欢万贵妃啊,那我的努力就没有白费。

下一章秦可卿病逝,贾元春封妃,好戏要来了。

小可爱们猜猜薛姨妈在打什么主意。

谢谢小可爱们支持正版,爱你们么么哒。

感谢在2021-08-08 00:56:22~2021-08-09 01:29: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膝丸 30瓶;scorpio 14瓶;零 10瓶;寒夜戚戚 6瓶;gardenia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