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穿]好哥哥人生 > 第32章 红楼(32)

我的书架

第32章 红楼(3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由于林淮玉跟小林黛玉每天在叶文赋家里用完晚膳才回到荣国府, 回来时已很晚,林淮玉不方便进入后院给贾母请安打招呼,所以他一般都是早上出门前跟贾母请安, 晚上直接回到锦画堂休息。

他们兄妹俩白日里不在荣国府, 张嬷嬷他们就紧闭锦画堂的大门,从不在荣国府乱窜, 也不太跟荣国府的下人来往。

锦画堂的后门临靠宁荣街,张嬷嬷他们缺少什么,直接从后门出去即可, 不用特意绕道从前面走。

之所以把锦画堂的大门紧闭,一是不参与荣国府的是非,二是张嬷嬷他们要去布置林家在京城的府邸。

这段时日,张嬷嬷他们前前后后跑了许多趟, 终于把林家在京城的府邸里里外外全部打理好。

自从薛姨妈他们一家人来了后, 荣国府就变得非常热闹。荣国府的下人们平时最喜欢嚼主子们的舌根,薛宝钗他们来了后,基本上他们每天讨论的话题都是他们。

薛宝钗并不像原著中那么受荣国府下人们尊崇。原著里, 她端庄娴雅, 为人处世圆滑,对下人们也是十分地宽和,尤其是在跟尖酸刻薄的林黛玉对比下,她显得更加温和有礼。不过, 现在她并没有像原著中那样。一是他们第一天进荣国府时走了正大门,给荣国府上下所有人留下不懂规矩礼仪的坏印象。二是没了林黛玉的尖酸刻薄做对比。

荣国府上下所有人对林淮玉兄妹俩的印象非常好。虽然小林黛玉的光环没有她哥哥的大,毕竟她哥哥长得太好了,但是荣国府所有人都觉得她漂亮乖巧,没有像原著中那样认为她尖酸刻薄。

小林黛玉比薛宝钗小几岁, 荣国府的下人们私底下经常拿她们做对比。虽然小林黛玉没有薛宝钗长得好看,但是下人们觉得她比薛宝钗懂规矩,比薛宝钗知礼。下人们还经常说林黛玉不愧是曾经侯府的小姐,不是皇商之女的薛宝钗能比得上的。

林淮玉得知他妹妹在宁荣两府的名声很好,比薛宝钗好,不禁感到意外,毕竟在原著中薛宝钗的名声要比林黛玉好很多。

张嬷嬷言道:“虽然我们林家现在不是侯府,但是也不是皇商之家能比的。”他们林家虽然不再是侯府,但是一直以来都是书香门第,也是名门大家,自然要比薛家好很多。“从他们第一天进府走正大门就能看出来他们薛家不怎么样。”

“薛姑娘通过选秀的初选,日后要是被选入公主或者郡主的陪侍,怕是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桂枝不以为意地说道:“通过初选算什么,后面还要选两次。”说完,她想到之前为薛宝钗办的庆功宴,嘲讽地笑道,“薛姑娘只是通过初试,就大摇大摆地办庆功宴,还赏赐赏钱给下人们。现在,宁荣两府的下人们都巴巴地讨好她,好像她已经入选了一样。”

“别的不说,就说薛姑娘的样貌是极好的,说不定还真的能被选上。”佩兰非常客观地说道,“奴婢之前碰到过她一次,她为人挺和气的。”

林淮玉喝完张嬷嬷特意给他炖的补汤,说道:“她不会入选。”

张嬷嬷心疼林淮玉他们天天读书,每天都会给他们兄妹俩炖补汤。这补汤不仅能补身子,还能补脑子。每天晚上,林淮玉他们兄妹俩回来都会喝几碗汤。

他这话一说,张嬷嬷她们几个,包括小林黛玉都纷纷把目光投向他。

“少爷,您怎么知道薛姑娘不会入选?”

“她没有背景,就凭长相和品性是入不了选的。”在原著里薛宝钗就没有入选,但是并没有写薛宝钗为什么没有被选中,不过也能猜到原因。“这次参加选秀的女子非常多,而且不少出身名门望族,薛姑娘没有背景争不过那些人的。”

“老奴听说二太太一直在帮薛姑娘打理这件事情,因此还送了不少银子给宫里的夏太监。”张嬷嬷说道,“再者,荣国府的大小姐不是在宫里么,有她帮衬,薛姑娘不会不入选吧?”

“如果荣国府的大小姐有这么大的本事,为什么这些年在宫里一直没有消息?”林淮玉语气淡淡地说,“荣国府虽说是国公府,但是并没有实权,不能和那些有着权利的名门世家相比。最重要一点,薛家是皇商,并不是名门望族。”参加选秀的女子,家里人会花不少关系、金钱提前打理好。薛宝钗一个皇商之女,本来出身就比那些名门世家低了不少。再加上,薛家在朝中和后宫都没有很硬的关系。不管薛家出多少钱,薛宝钗都不会被选中。

听到林淮玉这么说,张嬷嬷她们觉得非常有道理。

“这么说,薛姑娘是选不上了。”

“她要是想被选上,必须有能在朝中说上话的官员帮忙。”林淮玉看向还在小口小口喝着汤的妹妹,“如果是妹妹去参加选秀,妹妹就会被选上。当然,妹妹没必要去参加公主、郡主的陪侍。”

“有老爷在,还有叶大人在,小姐要是去参加选秀,肯定能被选中的。”

小林黛玉眨了眨眼,一脸疑惑地看着她哥哥,问道:“哥哥,我为什么没有必要参加?”

“因为你不需要,你是我们林家的大小姐,没必要做公主或者郡主的丫鬟。”林淮玉是不会让他妹妹去做丫鬟伺候别人,他说过他要把妹妹宠成公主。“这次的选秀,说好听点是做公主和郡主的陪侍,说难听就是给公主和郡主选会读书识字的宫女。我们林家还没有沦落到送你去做公主和郡主的宫女。”这就是薛家和林家最大的不同。薛宝钗他们一家人眼巴巴地想入选成为公主或者郡主的陪侍,但是林家却不屑。

张嬷嬷非常赞同林淮玉这句话,连连点头说:“少爷说得对,我们林家还没有沦落到送小姐去做宫女。”

佩兰和桂枝笑道:“小姐身份贵重,怎么能去宫里给公主或者郡主做宫女。”

“哥哥,那为什么薛姐姐要去做宫女?”哥哥说她没必要去,那薛姐姐为什么要去?

“因为他们薛家没落了。”而他们林家并没有没落。林如海还活着,林家会变得越来越好。日后,他要是考中,也会出力让林家变得更好。

小林黛玉一向聪慧,听到她哥哥这么说,立马就明白了,随后她脸上露出同情的表情,“那薛姐姐太可怜了。”

“她不可怜。”林淮玉对妹妹笑了笑,“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做公主或者郡主的陪侍对薛宝钗来说并不是苦差事,相反她求之不得。以她的性情和手段,如果真的被选中,她在公主或者郡主身边也会混得非常好,说不定还能得到一门好婚事。

小林黛玉恍然地点点头:“也是。”

“少爷,你们明日休沐,有什么打算吗?”张嬷嬷问道。

“没什么打算,准备好好地休息一天。”来到京城后没多久,就去叶伯父那里读书,这一读就读了十几天没有休息。虽然每天读书不是很累,但是连续十几天没有休息,说实话有点累了。

林淮玉忽然想到贾宝玉,他担心他明天休息,贾宝玉又来找他们,到时候就不能好好休息。

“贾宝玉这几天没有来找我们吧?”

“没有,宝二爷有了新玩伴,这几日天天跟着新玩伴去贾家义学读书。”张嬷嬷说完,又补充道,“新玩伴是隔壁府里少奶奶的弟弟叫秦钟。”

“这个秦钟长得非常秀气,跟女儿家一样,宝二爷吃住都跟他在一起,荣国府的下人私下里对他们指指点点,说的话可难听了。”桂枝想到荣国府下人们说贾宝玉跟秦钟的那些不堪入耳的话,脸上是满满地嫌恶。

原来秦钟来了啊。

原著里,贾宝玉跟秦钟的关系非常亲密,不过他们两个到底有没有做那事并没有写。

“那我明日可以清净了。”

见小林黛玉喝完汤,林淮玉就牵着她去院子里散步,香菱跟在他们的身后。

想到之前跟贾琏四处游玩京城,但是并没有好好地逛京城的街。女儿家都喜欢逛街买东西,明日下午就带妹妹去逛街。

“妹妹,明日下午,哥哥带你去逛街好不好?”

“哥哥,你要买东西吗?”

“给你买东西,也给父亲买些东西。”林淮玉想着不能总是让妹妹呆在家里,也不能让妹妹只知道读书,“我们还可以去茶馆喝茶听书,听听京城的说书先生说的故事有没有扬州的好听。”

“说书先生说的故事都没有哥哥说的故事好听。”在小林黛玉心里,她哥哥说的故事又好玩又好听,茶馆的说书先生说不了哥哥说的故事。

“谢谢妹妹这么捧我的场,你不想出去逛街吗?”趁妹妹年纪小,就带她多出门走走,不然等她年纪大了,就不能随意出门。

“我愿意跟哥哥一起出门逛街。”

“那我们明天下午出门逛街。”

“好。”小林黛玉忽然想到一件事情,笑盈盈地说道,“哥哥,我把你之前跟我说的故事写了下来,香菱也帮我写了,我待会拿给你看看。”

“你怎么想到把它写下来?”

“是香菱说的。”

林淮玉停下脚步,目光望向站在他们身后的香菱。

香菱微微红着脸,小声地说道:“奴婢觉得少爷跟小姐说的故事好听,所以就想写下来,这样以后小姐能随时翻看。”

“这个主意不错,既然这样,那你们就继续写吧。”林淮玉没想到香菱这么细心,“不过,写归写,不能把自己累到,知道吗?”

小林黛玉乖顺地点点头:“哥哥放心,我不会累到自己的。”说着,她对她哥哥甜甜地笑了笑,“我知道我的身子最重要,做任何事情都不能累坏身子,不然哥哥和父亲会担心的。”

“对,你的身子最重要,任何事情都不及你身子重要。”这几年,他对妹妹灌输的一些事情,妹妹都有好好地听进去,这让他心里非常欣慰。

~~~~~~

虽说今日不用去叶文赋府里读书学习,但是林淮玉跟小林黛玉还是早早起来。兄妹俩在锦画堂用完早膳,手牵着手前去给贾母请安。

他们到的时候,薛姨妈母女俩、王夫人、王熙凤、三春、秦可卿等人全都在场。

每天早上,她们这些人都会早早地来给贾母请安。王熙凤和王夫人有时候还会伺候贾母用早膳。

贾母用早膳,可不是像林淮玉他们喝点粥、吃几个烧饼就解决的。她用早膳的排场,完全不输给午膳和晚膳,十分地精细和讲究。

见他们兄妹二人来了,贾母朝他们招招手,关心他们昨晚睡得好不好,早膳用了没有,吃了什么。

林淮玉没有回答,而是让妹妹回答。小林黛玉把他们早上吃了什么东西,非常详细地跟贾母说了说。

贾母见他们兄妹俩一连十几天都去叶府里读书学习,很是心疼他们。

“你们来到京城没多久就去叶大人那里读书,这都上了半个多月,怎么不让你们休息?”

“外祖母,我和哥哥今日休息,不用去叶伯父那里读书。”小林黛玉乖乖巧巧地说道。

“你们今日休息怎么不多睡一会儿?”贾母看了看外孙和外孙女,觉得他们俩都瘦了,“你们这段时间早出晚归的读书都瘦了,今天得给你们好好地补一补,让厨房给你们做一些好东西。”

“外祖母不用了,我和妹妹都不能吃油腻的东西,大鱼大肉吃多了,反而不好。”林淮玉不觉得他和妹妹瘦了,他和妹妹在叶家的吃食并不差。不过,叶家的饭食不像贾家这么奢侈夸张,比较家常。

“那就让厨房给你们炖清淡补身子的汤。”

贾母这么说了,林淮玉也不好一再拒绝,“听外祖母的。”

“你们俩一天天地读书也是辛苦,以后让厨房天天给你们炖汤补身子。”

“外祖母,张妈妈有天天给我们炖汤补身子。”林淮玉说道,“张妈妈很会炖汤。”

“对,张妈妈很会炖汤。”当年,贾母让张嬷嬷伺候贾敏,就是因为她会炖汤。

这时,秦可卿忽然站起身说道:“老祖宗,孙媳妇想要请你们赏花。”

“好啊,待会我们过去赏花。”贾母望向林淮玉他们,“淮哥儿,你们也去。”

“林表叔,父亲一直想好好招待您,您今日休息,课一定要赏脸啊。”

秦可卿这话说得林淮玉不好拒绝,只能答应:“珍表兄的邀请,我一定会去赴约。”

“太好了。”秦可卿笑着说,“老祖宗,我先回去准备一番,待会你们一定要来啊。”

王熙凤打趣道:“那你可要好好地招待我们,要是招待不周,我不会客气。”

秦可卿知道王熙凤在跟她开玩笑,但是也很配合她露出害怕地神色:“二婶的话,我记住了,今日一定会好好招待你们。”

“我闲着没事,就过去帮帮你。”王熙凤跟秦可卿的关系很好,就跟她一起去了宁国府,帮她准备东西招待贾母他们。

贾母让薛姨妈她们也去,还说大家一起去赏花热闹些。

薛姨妈自然不会拒绝,还说没看过宁国府的牡丹花。

“对了,把蟠儿也叫上。”贾母笑道,“待会等宝玉和秦钟醒了,让他们今日不要去义学读书,待会一起去隔壁府里赏花。”

“老太太,蟠儿就算了,他去了只会捣乱。”对于自己的儿子,薛姨妈又爱又恨,还非常无奈。

“男孩子调皮捣蛋很正常,再说调皮的孩子聪明。”贾母说道,“把孩子们一起叫上热闹。”贾母人老了就喜欢热闹,就喜欢子孙后代们围绕在跟前。

一时半会儿也不去隔壁府里,林淮玉就带着妹妹先回到锦画堂。

“老祖宗,我跟惜春她们先去锦画堂找林姐姐玩,到时候跟林姐姐他们一起去隔壁府里。”

“行,你们先去找黛玉玩。”贾母刚说完,想到薛宝钗,就对她说道,“宝钗,你要不要跟着探春她们一起去锦画堂?”

薛姨妈对女儿说道:“你来这么久,还没有跟林姑娘好好地说过话,不如现在就跟三姑娘她们一起过去。”

“好。”薛宝钗站起身向贾母她们福了福身,随后就跟着贾探春她们前往锦画堂。

在去锦画堂的路上,贾探春跟薛宝钗说了不少关于林黛玉的事情。当然,她没好意思说林淮玉的事情,毕竟她是女儿家,不好说男儿家的事情。

林淮玉他们刚回锦画堂没多久,就见贾探春和薛宝钗她们来了。他跟她们打了声招呼后就退了出去,让妹妹好好地招待她们。

贾探春很喜欢林黛玉这个表姐,看到她就忍不住想要亲近,她拉着林黛玉的双手,说道:“林姐姐,可算盼到你休息了,想跟你聊天都见不到人。”

小林黛玉被贾探春这番话逗笑了,“你这话说的像是每天看不到我一样。”

“只有每天早上才能看到你,都来不及和你多说话,你就走了。”贾探春拉着林黛玉的手不放,笑着说,“今天你休息,我们可以好好地聊聊了。对了,还有宝姐姐。”

薛宝钗微微地笑了笑:“一直以来也没有跟林姑娘好好地说过话,今天终于有机会跟林姑娘说说话了。”

贾惜春说道:“林姐姐是大忙人。”

这时,张嬷嬷她们端来花茶和点心,请薛宝钗她们品尝。

几个姑娘家坐在榻上,边喝花茶边聊了起来。

贾探春问林黛玉平时在翰林院掌院学士那里学什么,难不难、累不累?

林黛玉说她上午跟叶伯母学《女戒》等书,下午学琴棋书画和女红。林黛玉所学的东西,全部都是叶夫人一个人所教。

叶夫人年轻时是京城有名的才女,十分擅长诗词歌赋和琴棋书画。

“林姐姐,老太太说了,过段时间会请女先生来教我们读书,也教我们琴棋书画,到时候你跟我们一起学吧,这样你就不用去叶府了。”贾母见林黛玉这么小就开始学读书识字,还学琴棋书画,想着也该给孙女们安排了。

小林黛玉摇摇头说:“我要跟哥哥一起,不然哥哥一个人去叶伯父那里读书太孤单了。”随后,她问薛宝钗平日里喜欢读什么书,喜欢做什么事情。

薛宝钗表示她平日里读的最多的书是《女戒》,喜欢女红。

“林姐姐,你别听宝姐姐的,她刚刚谦虚了。“贾探春娇哼一声道,“宝姐姐和我们一样也喜欢读诗词歌赋。”

薛宝钗谦虚道:“我不及你们。”

“宝姐姐,你要是不及我们,怎么能通过选秀的初试。”贾探春揶揄道,“给公主、郡主做陪侍,不仅要会读书识字,也要会诗词歌赋和琴棋书画。宝姐姐,你就不要谦虚了。”

“没有你说得那么厉害,我只是通过初试。”

小林黛玉看着薛宝钗,满脸好奇地问道:“薛姐姐,参加选秀考什么啊?”

“林姐姐考得东西不少,宝姐姐之前说过,首先要考仪容和仪态,然后考规矩礼仪。”

薛宝钗微微点头:“初试主要考仪容仪态和规矩礼仪。听说复试要考学问。”

虽然贾迎春和贾惜春不怎么说话,但是坐在一旁津津有味地听贾探春和林黛玉她们说。

林黛玉她们三个人聊得挺尽心的,从参加选秀的考试内容聊到好吃好玩的,最后不知不觉地聊到林淮玉身上。是林黛玉说到她哥哥,然后一不小心就向贾探春她们炫耀起她哥哥来。

“我没有哥哥厉害,我跟你们说我哥哥画画可好了。”说完,她就让香菱把林淮玉之前送给她的画拿出来。

林黛玉的东西都是香菱帮忙收的,她很快就拿出近日来林淮玉给林黛玉做的画。

贾探春接过林黛玉递给她画卷,动作非常小心地打开,只见画的是林黛玉双手撑着小脸趴在石桌上,她的小脸上是满满地笑容,眉眼都笑弯了,双眸明亮。

这幅画画的非常好,人物的神韵勾勒地非常传神,最重要的是这幅画画的十分温暖明亮,让人看了,心头不由地一暖,也忍不住跟着画中人一起笑起来。

薛宝钗也打开了一幅画卷,画的是小林黛玉蹲在一株野花的面前,低着头轻嗅着花香。这幅画也画得非常好,让人从中看到了温柔。

“我哥哥还给我画了漫画。”

“漫画,这是何物?”贾探春第一次听说“漫画”这个词,满脸地疑惑。

“你们看了就知道了。”林黛玉拿出两本漫画,分别递给贾探春和薛宝钗。

“好可爱,这是什么画法,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么画?”林淮玉给林黛玉画的漫画是q版的,自然是十分可爱。

“第一次见这种画法,很可爱。”薛宝钗也被漫画里的q版人物给萌到了。

“我哥哥说这是可爱小人画法。”

贾探春她们看了一会儿后,发现这个漫画记录地是林黛玉他们之前游玩京城的事情。

“林姐姐,这是……”

“哥哥说要把我小时候做的事情用漫画画下来,等我长大了就能知道自己小时的事情。”小林黛玉笑吟吟地说道,“对了,哥哥还说这是我的成长记录,记录我从小到大的变化和做过的事情。我哥哥已经给我画了很多本漫画了,不过大部分漫画都在扬州家里。”

听到小林黛玉这番话,贾探春她们心中震惊的同时,又非常羡慕小林黛玉有这么好的哥哥。

“林表哥太用心了吧。”她以为宝玉是世上最好的哥哥,但是跟林表哥相比,宝玉就……从林表哥给林姐姐画漫画记录她的点点滴滴这点就能看出来,他十分疼爱林姐姐。

薛宝钗听了,心里羡慕地同时又有些泛酸。同样是哥哥,为什么她哥哥只知道闯祸,而林黛玉的哥哥却把她宠上天?

~~~~~~

贾宝玉和秦钟过来了,叫林淮玉他们去隔壁府里,还说老太太他们已经动身前往隔壁府里了。

薛宝钗问她身边的丫鬟,她哥哥薛蟠去了吗?莺儿告诉她,薛蟠早早就先去隔壁府里了。

小林黛玉请薛宝钗他们先走,她去叫她哥哥。

贾宝玉说大家一起走,他们等林淮玉,还说要把秦钟介绍给表兄认识。

秦钟来到贾家已有一段时日,早就从他姐姐和贾宝玉的口中得知林淮玉是一个钟灵毓秀般的人物,但是却一直没见到过。

小林黛玉不好拒绝,只好请贾宝玉他们稍等片刻,她去书房叫她哥哥。

林淮玉正在练字,见妹妹来找他,就知道隔壁府里准备好了。

“哥哥,隔壁府里请我们过去,表兄他们在院子里等着我们一起过去。”说完,她想到秦钟,又忙说道,“表兄说要把秦钟介绍给你认识。”

林淮玉忽然问道:“薛蟠来了吗?”

小林黛玉摇摇头说:“没有,薛姐姐的哥哥已经去隔壁府里了。”

林淮玉看了一眼站在小林黛玉身后的香菱,想了想说:“香菱,你留在锦画堂,不用跟小姐一起去隔壁府里。”

他的这个吩咐说得小林黛玉和香菱都一愣,“哥哥,香菱为什么不能和我一起去隔壁府里啊?”

香菱以为自己做错了事情,一张秀丽的小脸上露出不安的神色来,“少爷,是不是奴婢哪里做的不好……”

“不是,不让你去是为了以防万一。”虽然薛蟠在来京城之前已经抢过人,但是并不代表他见到香菱后不会起色心。“我听说薛蟠好色喜欢抢人,在来京城之前就因为强抢一个民女打死了一个人,香菱去隔壁府里要是被他看到,他或许会当面问你要她。”

小林黛玉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事情,惊得小嘴巴张地非常大,发出一声惊呼:“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香菱被林淮玉这番话吓到了,“奴婢听少爷的话,留在锦画堂。”

林淮玉看了一眼佩兰和桂枝,“你们也留在锦画堂,让张嬷嬷陪着小姐去隔壁府里。”他不是怕薛蟠抢他家的丫鬟,而是懒得搭理这种人。

“是,少爷。”

贾宝玉他们见林淮玉他们出来,拉着秦钟急忙走了上去。

“表兄。”

林淮玉对贾宝玉轻点了下头:“表弟。”

贾宝玉拉着秦钟向林淮玉介绍道:“表兄,这是秦钟,是隔壁府里蓉儿媳妇的弟弟,”

秦钟看到林淮玉微微红着脸,像小姑娘一样害羞地说道:“林公子,在下秦钟。”他一直觉得宝玉长得好看又贵气,但是跟这位林少爷相比,宝玉……就像他自己说的他不及林少爷。这位林少爷果真是钟灵毓秀般的人物,仿佛天地间的灵气都注入他一个人身上。

林淮玉打量了下秦钟,在心中感叹道,果然如原著中描写地那样跟个女儿家一样漂亮。

“秦公子。”

“表兄,秦钟跟我们是一家人,你不用这么客气,直呼他名字即可。”贾宝玉笑着说,“秦钟一直想和你认识,但是你天天出去读书,见不到你人,今天总算见到你了。”

秦钟一张脸红得厉害,望着林淮玉的眼神充满羞涩。

“林公子直接叫我秦钟就好。”

林淮玉被秦钟“娇羞”的眼神雷到了,不动声色地后退两步,与他保持距离。

“时候不早了,我们先去隔壁府里吧。”

“珍大哥还等着我们呢。”贾宝玉走到林淮玉的身边,想伸手去拉他的手,“表兄,我们赶快过去吧。”

林淮玉早就看出来他的企图,动作敏捷地闪到一旁,牵起妹妹的手,对贾宝玉说:“表弟,你们先走。”

贾宝玉见没有牵到林淮玉的手,心里有些失落,不过他很快就恢复正常,随后就见他牵着秦钟的手。

看到贾宝玉跟秦钟手牵着手,林淮玉的眉头轻轻地挑了下。虽然原著里没有具体写这两位做过那事,不过看他们这副亲密的模样,怕是真的是那种关系。

林淮玉牵着小林黛玉走在前面,贾宝玉牵着秦钟走在他们的身边。薛宝钗和贾探春她们走在他们的身后。

走到隔壁府里,林淮玉就把妹妹交给了张嬷嬷。随后,他带着刘寄奴前往宁国府的前院。

“表兄,你去哪儿啊,你不和我们一起去找老太太吗?”贾宝玉见林淮玉往另一个方向走,忙问道。

“表弟,我去前院找珍表兄。”林淮玉说完,又补充道,“我身为男子不方便进入后院。”

“表兄,那你去吧,我去找老太太。”贾宝玉不愿意去前院跟那些臭男人在一起玩,牵着秦钟跟薛宝钗她们一道往后远走。

张嬷嬷瞧着贾宝玉他们要跟她们一起去后院,微微拧起眉头,表情有些不太好看。她悄声地对小林黛玉说道:“小姐,离宝二爷他们远一些。”

小林黛玉乖顺地点头:“恩。”

贾探春就在小林黛玉的身后,自然听到了张嬷嬷对小林黛玉说得话,这让她有些尴尬。按照规矩,宝玉跟秦钟不应该同她们一起去后院。,但是宝玉从来不在意这些规矩,一向都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他要进入后院,也不会有人说他什么。

小林黛玉他们一行人去了宁国府的后院,尤氏和秦可卿早就在等着,见他们来了,连忙招呼丫鬟婆子伺候。

秦可卿没有看到林淮玉,忙问道:“林表叔没有来吗?”

张嬷嬷恭敬地回答:“我家少爷去前院见珍大爷了。”

听到张嬷嬷这么说,秦可卿就没有再说什么,继续招呼着小林黛玉他们喝茶、吃点心。

等他们吃了一会儿点心后,她就带着他们前往后院的牡丹园。

贾母她们比小林黛玉她们早到,此时王熙凤正陪着她们逛牡丹园。

贾宝玉和秦钟跟着小林黛玉她们一起去牡丹园赏牡丹,完全不觉得他们跟着有什么问题。

张嬷嬷好几次开口想说,但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她想着以后宁荣两府再举办什么宴会,一定不能再让小姐参加。虽然小姐现在还小,还没有满七岁,但是还是远离宝二爷比较好,省得小姐的名声被宝二爷毁了。

前院那边,林淮玉跟贾珍他们一一见了礼。对于他的到来,贾珍他们十分欢迎。

贾琏见到林淮玉,自然是十分欢喜,便通他开玩笑道:“我还以为你只顾着读书,不知道休息。”

“琏表兄,你这是笑话我是个书呆子吗?”

“我可没有这么说,我还以为你不会休息。”贾琏心想他没有见过比淮哥儿喜欢读书的人,最起码他们贾家没有。

“琏表兄,我是人,连续读了十几天的书,自然会累。”林淮玉轻笑道,“就算我不累,叶伯父也会累,他也需要休息。”

贾珍他们都知道林淮玉跟着翰林院掌院学士读书,对这事很是好奇,就问起他跟翰林院掌院学士读书是什么感受。

林淮玉表示叶文赋学问极高,能被他教导是他的荣幸。还说叶文赋是个严师,对他的要求非常严格。

聊了一会儿天后,贾珍就招呼着大家去庭院里玩射箭或者投壶。射中者、投中者会有彩头。

贾琏跟林淮玉比较熟,也敢和他玩笑。

“淮哥儿,待会你要是没中,给我们做一首诗,怎么样?”

林淮玉听到这话,轻挑了下眉头,“琏表兄,如果我中了,你该如何?”

“你想让我如何?”

贾蓉很是大胆地说道:“林表叔,你赢了就让琏二叔唱曲。”

他这话一说,其他人连忙赞成,还调侃贾琏唱戏唱得好。

林淮玉第一次听说贾琏会唱戏,颇为惊奇地说道:“没想到琏表兄还有这本事,那我赢了,琏表兄就唱一段吧。”

贾琏也不是扭扭捏捏之人,非常爽快地答应:“行啊,只要你投中,我就给你唱一段。”

“琏表兄爽快,那我们开始比吧。”林淮玉问道,“琏表兄想先比什么,投壶,还是射箭?”

“先比投壶吧,看看我们谁投中的多。”贾琏笑着说,“我比你年长,就让你先投。”

“那我就不客气了。”

贾蓉从下人手里拿过箭矢,随后递一根给林淮玉。

林淮玉向他道了一声谢,壶摆放的距离并不远,目测一下大概有三米,这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之前在扬州的时候,他跟过朋友玩过投壶,而且玩得还不错。

林淮玉拿着箭矢轻轻一扔,咚的一声,准确无误地投入到壶中。

贾蓉带头鼓掌欢呼了起来:“投的好。”

林淮玉继续投,五根箭矢全部投中。

贾琏吃惊地看着林淮玉,“淮哥儿,没想到你是个投壶高手啊。”

林淮玉一脸谦虚地说道:“今天运气不错,接下来看表兄你的表现呢。”

贾琏也是投五根,但是只中了三根。这一局,他输了。贾蓉他们就起哄叫他唱戏,他也不扭捏,非常大方地唱了一段。

林淮玉没想到贾琏唱戏唱得居然还不错,看得出来平时有练习过。

“我来和林表弟比试一下。”薛蟠见到林淮玉时,就被他的长相惊艳到了,心里起了异样的心思。

林淮玉早就注意到薛蟠看他的眼神不对,如今见他跳出来要和他比试,自然知道他要打什么主意。在原著里,薛蟠男女不忌。先是在贾家义学里跟几个学生乱搞关系,后来见到柳湘莲想霸王硬上弓,结果却被柳湘莲揍了一顿。

“林表弟,我和你比试,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既然你送上门来被虐,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贾琏知道薛蟠在打什么主意,正准备说什么,结果就听到林淮玉说:“薛表兄想跟我比什么?”

“就比投壶,如果我赢了,林表弟陪我喝几杯怎么样?”

“可以,不过你要输了,怎么办?”

贾琏在一旁出主意道:“淮哥儿,要是蟠哥儿要是输了,让他学狗叫。”

作者有话要说:  林黛玉:我哥哥最好!我哥哥最厉害!

作者:兄控来了!

贾探春和薛宝钗:羡慕ing!

换了新封面,小可爱们觉得好看不?看到有小可爱留言看到新封面误以为是骨科,咳咳咳咳,不要瞎想啊,封面上的女人是女主,可不是妹妹。

对了,明天凌晨要上收藏夹,为了能有个好位置,明天的更新推迟到晚上十一点更新。后天恢复正常更新,在早点六点更新。

最后继续求收藏!求留言!求包养!求营养液!

感谢在2021-08-05 00:21:23~2021-08-06 01:46: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终于肝到鹤的喻文州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君上卿、gardenia 10瓶;关怡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